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33章 封号之争开启

第733章 封号之争开启

  仍然是磨盘星mí踪峡谷,时间却错后三天。

  “不是吧!老莫居然不在。”蓝头发青年用力敲了敲机车上的显示屏,由机车底盘释放出数道粗壮扫描射线,在周围来回扫动,最后所有射线竟然指向峭壁上,莫问天曾经盘坐的地责。

  “情况怎么样?”机车狭小舱室中传来虚弱声音,像是极为关心莫问天去处。

  “哎呀!我说祁大哥,估计老莫被人请走了。你瞧瞧,这里,对,就是这里,老莫正在盘坐修炼,对面mí雾突然来了一个人。来者多半是女人,而且骑乘鹿型shì卫兽。啧啧,shì卫兽有五种常见形态,还有十二种稀有形态,却从来没有听说过鹿型,真想当面见识一下。”蓝发青年越说越〖兴〗奋,在屏幕上演示当时的情景,竟然有**分相似。

  “能追到吗?”舱室中又问了一句,似乎还不死心。

  “追踪?后面痕迹并不明显,给追踪带来极大困难。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倒是有些特殊办法进行定位。”蓝发青年摇了摇头说:“可惜,在这女人之后,又来了两批人马,虽然他们只在空中扫描,却留下淡淡痕迹,以我的探测水平,想不知道都难。”“可是接下来情况不妙。”蓝发青年摊了摊手说:“那女人身后至少有十数名星判护驾,特意制造踪迹,竟然把后面两bō人马引向陷阱。

  这后面两bō人马中,绝对有一支来自娄家。以老莫和莫家那么僵的关系,未必能留得性命。所以说,咱们还是不要轻易参与进去比较好。”“胆小鬼。”舱室内有人低声说道,旋即像是接受蓝发青年所说,不再钻牛角尖。

  “轰隆隆!”

  巨大机车发出噪音,拔地而起。

  蓝发青年〖兴〗奋大叫:“走,到你们那艘母舰上去看看,白犀人的铸造技术,还有来自阵陌恒星系的资料,我可是眼谗好久了。”顺着舱室窗户望进去,祁天平抚xiōng坐在众多零件中,正摇头苦笑。他舟车劳顿,好不容易把机修鬼手常天赐找出来,却与人意外交手一次,伤势不轻。本来得到莫问天线索,一路找到磨盘星,现在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是不知道何方人物捷足先登,竟然能让神力将军效力。

  老实说,即便找到莫问天,祁天平也没有绝对把握,把这位成名多年的神力将军请出山。

  概因莫问天与现在莫家掌权者属于敌对关系,近乎不死不休状态。若是把他邀请过来,说不定会承受莫家星判攻击。而莫家又分成好几系,暗中有人想让这位浪子归来。似乎牵扯到早年莫家几名重要人物感情纠葛,里面错综复杂,混乱的很。

  没能把莫问天请来,未必是坏事。

  只是这样一来,轩辕南星身边的适龄星判数量不多,真能在残酷竞争中独占鳌头,取得封号吗?祁天平有些怀疑。

  原本还很有信心,可是看到萧一刀之后,再也不敢轻视。想一想,如萧家的势力,在联邦范围就算不多,也有十几家,加上一些天资超常的家伙,聚拢一定数量星判,肯定大有帮助。

  “唉,希望南星能够取得封号,整合联邦各方势力,否则抵抗伯纳三族,谈何容易?”

  祁天平一边疗伤,一边暗自思考,慢慢的有些困乏,刚想入睡。

  突然间,他心神一动,仿佛受惊的小兽,隐隐有种诡异感觉。

  “嗡”的一声,机车前面打开一道缝隙,时间仿佛静止。

  机修鬼手常天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裂痕。谁有这么大能耐,在机车飞行时,进行精准锁定?无上威压传来,让人心底生出恐惧。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联邦面临外敌,我等不能坐视不理。封号之争就此开启,凡条件合适者,请持邀请函前往冥王星,印证各自艺业。记住,你们虽是竞争者,在未来战场上却是袍泽。我等老迈,不能留在现行宇宙,只能以另外一种方式,与尔等并肩作战。封号之争后,人类就此展开反攻。”声音徐徐传来,在精神层面掀起雷霆风暴。由那空间裂痕中,飞出一道光芒,笔直印在常天赐肩膀上。

  似乎还有一股bō动存在,对祁天平进行甄别。〖体〗内闪灵人本体竟然受到莫大压制,跟着感觉伤势恢复不少,耳边响起一声轻叹,传达着惋惜之意,旋即周围恢复正常。

  机车还是那辆机车,没有什么不同。向前方看去时,哪里有什么空间裂痕?刚才一切都仿佛梦幻,细细回想起来,非常模糊,亦幻亦真。

  只是,常天赐肩膀上留有光符,却是最好证明。

  “嘶,好大的手笔,由另一空间定位,不愧联邦审判长,居然能够做到如此程度。”常天赐愣了好一会,这才缓过神来,对于封号之争,忽然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收起先前的玩笑心态,变得格外郑重。

  与此同时,母舰上呈现出类似情景。

  轩辕南星面前忽然有空间缝隙开裂,精神层面传达着一种威严,一种豪情,心中无端端生出肃穆和崇敬之感,让人好似与伟人对话。

  “诸位大人,南星有礼了!”轩辕南星向空间裂痕中望了一眼,仿佛洞彻层层虚空,见到威压源头,然而这威压在他面前,却无法撼动心灵半分。

  “好,接受光符加身,进入冥王空间,来见我等。”联邦几位最高存在,竟然有人单独与轩辕南星说话,如果让别人知道,肯定会大为惊异。

  事实上,修炼到轩辕南星这种境界,外间能量想要在他身上留下印记,千难万难。如果他不想接受,联邦审判长又如何?隔着那么多重空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然而,正是这种能够抗拒光符加身的家伙,偏偏是种子选手。虽然距离遥远,但是耗费如此大心力和精力锁定人类星判,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送上邀请函的同时,想要先行鉴别一番。

  别的人弄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轩辕南星却看得分明,所以隔空说了一句话,等于先行跟几位审判长大人打招呼,不求让对方关照,起码能留下一个不错印象。

  光符缓慢印来,轩辕南星安心接受,心中感叹:“开始了,封号之争从这一刻开始,算算天幕行省到太阳系的路程,坐快船过去也要两个半月。虽说半年之内到达就行,但是玉牌数量并不算多,先到者说不定有优势。可惜,不能回珈蓝星看看。如果想家里面安好,还要我在外面拼搏,撑起一片辽阔天空,未来才有发展机会。”

  “啪!”

  光符停留在肩膀上,闪了一闪消失不见。

  凭此光符,方可进入冥王星异度空间,隐约感受到几位审判长对大战的焦急心态。

  看来开启封号之争确实是无奈之举,不是被逼到一定程度,这传承还延续不下来。轩辕南星转着念头,向着四面八方扫视几眼,不由得面有喜sè。

  母舰上这些星判,无论战力如何,倒是全都接受到邀请函。

  柯察金刚刚晋升,在联邦之内取得的名望却高,封号之争除了年龄限定,实力限定,还有名望加分。至于去还是不去,全看个人。

  从另一角度来看,得到光符是一种殊荣,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肯定。

  那些没有得到前往冥王星资格,却又在百岁之内的星判,估计嘴上不说什么,心中却不好过。

  其实,像柯察金这种,以名望参加封号之争的情况,还真就不少。

  很多大型势力,特地培育出星判级死士。这些星判级别并不算高,有些人甚至连六级执法者都不如,却有异乎寻常绝命手段。为了保护重要人物,为了增加争夺封号胜算,很多势力组合都在不择手段,而所谓的名望许可制度,是审判长特意留下的后门。

  这些审判长在世间留有后代,岂会不竭力相助?世间压根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不过他们相互制衡,有着底线,如果不是在某一方面小有名气,或者杀敌暴多,便不会授予资格。

  制造黑幕也要有制造黑幕的本钱,封号殊为可贵,关系到未来几百年运道,由不得各方势力不重视。

  轩辕南星身边仅仅聚起九名星判,那些势力根深蒂固名门望族,主要人物身边则有十几位或者几十位星判,综合实力深不可测。

  在先期争抢玉牌期间,能少消耗一点就少消耗一点,听说异度空间没有游离宇宙能,而且还会面对自身能量快速流失等困境,所以“聚势”至关重要。

  “做好准备,前往太阳系冥王星,也许有机会还可以到母星地球去看一看。”轩辕南星看向肩头,光符中有微弱空间之力流转,想来便是打开异度空间的钥匙。心中略微惆怅,此去冥王星多半会遇到hún牵梦萦之人,身上还有几件装备得自神圣佳音先知,更有闪灵人命匣改造而成的急救舱,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