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37章 第一块玉牌

第737章 第一块玉牌

  “啧啧,仅仅为保住消息,就要把你们五人除掉,真够狠的。”柯察金吧嗒吧嗒嘴,一点也没有想过自已这些人因为老大一句话,便把七个人搞得奄奄一息,是不是更狠。

  “把他们撇到山上,去黑水潭。”轩辕南星端坐高处,交代一声后,便闭目修炼去了。

  为了更好的适应异度空间,轩辕南星要对此地空间法则进行深层次了解,所以拜托罗红带队。

  柯察金一甩,把七个人甩到晶山上。

  这七位星判只需抬抬手,就可以传送离开。或者他们不愿回去,在山上休养,等体力恢复后再进行探索,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经过拷问,倒是得到一些有用信息,比如说玉牌所在方位,又比如说前面两个半月的情况。

  原来,在玉牌十几公里范围内,肩膀上的光符就会产生共鸣,仔细搜索一番,肯定有所斩获。

  先头那五名星判很幸运,在此地不远处感受到共鸣,最后锁定黑水潭。结果转过山头,遇到黑白无常兴高采烈赶来,双方正好碰到一起。

  每块玉牌都是出线机会,怎能轻易放过?再说五人对两人,已方胜算颇大,即便黑白无常没有出现,他们五人之间说不得也要争上一争,岂能把机会拱手让人?所以大打出手。

  等到双方交上手,五名星判额头冒了冷汗,心中惊惧,对方比他们厉害多了,从一开始就占据上风,连续动用几种手段,都未能逃离,异常狼狈。

  最后没有办法,五人只能边打边退,希婆借助传送点回到冥王星,就此脱离封号之争。

  争不起,躲总可以吧!却万万没有想到,突然冒出一队人马,几下子便把他们无法抗衡的黑白无常打得满地找牙。虽然他们五人也受到波及,但是总归强上不少,所以对方询问事情缘由的时候,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丰交代清楚,只求保命。

  光华升空,五名星判离去,他们已经断了争夺封号的心思,在此地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那倒霉的黑白二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极度郁闷。他们在天恩行省,可是非常有名的星判,麾下控制着几颗重要资源星。原本能够力压五名星判还觉得很威风,结果后面遇到这支队伍,随随便便跳出来一个人,他们连一剑都承受不住,那是什么剑?怎么那么厉害?

  怎么办?被打到如此程度,留下来有意思吗?

  黑衣男子咳出一口黑血,骂道:“直娘贼,出手真黑。还有后面那个负责拷问的小子,竟然把你我当成肉鸡,晃来晃去当真可恶……”。

  “老黑,你难道没有注意车顶上那人吗?嘿嘿,轩辕南星,他是轩辕南星啊!我们败在他的面前,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回去总归有些说辞,傅说是不是?”白衣男子无力笑道。

  “轩辕南星?对,是那个家伙。看来传闻不假,此人能够单枪匹马在伯纳人领地上做下那些惊天动地大事,我们败在他的手中,也没有什么不甘。”黑衣男子咧嘴一笑,话语中特意偷换概念,明明败在轩辕南星手下之手,却偏偏说成败在轩辕南星手中,这差别可就大了去了。

  白衣男子跟着一笑,他与黑衣男子互相搀扶着向山巅走去,他们要到高处,最后看看此地风光再离开。哪个星判心中没有豪情?曾经的梦想,曾经的努力,虽已截断,却仍需敞开心怀。

  “哈哈哈,总归来过一次,我们走。”黑白身影化作光华腾空而起,却不知道远方端坐车顶那人,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机车行进,接近黑水潭。

  在柯察金的拷问下,七名星判把自已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其实也称不上拷问,大家都是明白人,只要老老实实交代,看情形性命应该有保障。

  即便把这几人杀掉,能得到一些金色数码,可是轩辕南星却看不上眼,他真正需要的是情报。

  要是想要金色数码,多杀几名伯纳公爵即可,以今时今日战力,相信会很轻松,犯不着自掘联邦根基,每名星判都有机会发挥更大作用。不过,像拓跋宏等敌对星判,遇到就不会放过。

  “嗡”的一声响,柯察金的肩膀上冒出淡淡辉光,产生轻微颤动。

  其他人的肩膀上,也是相同情景,看来那几名星判没有说错,向这个方向寻找,确实能找到黑水潭。

  由于异度空间广阔,穿越光带区域后,大多数星判未能聚在一起,而是冬自散开。封号之争开启两个半月,联邦接到邀请函的星判,十有都已赶到。这段时间内,空间外围区域已经基本上被探索得差不多,黑水潭也属于外围,却仍然有玉牌存在,所以说那五名星判幸运。

  这处黑水潭位于重重晶簇之中,地点相对隐蔽,所以成为漏网之鱼。令人忧心的是……听黑白无常说,只有那些庞大势力,才会将人员聚集在一起。

  两个半月来,大家多多少少摸索出一些砚律。人员越多,遇到的危险也就越多,异度空间的怪物喜欢群体性活动,对于单个敌人并不在意,对于成群结队敌人反而很有警惕性。

  另外,有些玉牌并不固定在一处,也不知道做了何种手脚,竟然被怪物吞到肚子里,想要得到玉牌,必须先猎杀异兽。真正的难点是,当异兽受到一定程度伤害,它们会使用各种稀奇古怪方法逃跑,也许会把追杀者带入险境。

  黑白无常就曾经亲眼见到过,十几名星判追杀异兽,落入恐怖兽潮,他们二人机灵,最先逃到远处,不知道有多少人丧命其中。

  虽然理论上有六百块玉牌,但是真正拿得到的,却未必有这个数。

  机车缓缓下落,没想到黑水潭边缘处,正有几名星判,一边戒备,一边打捞,双方同时愣住。

  “滚,这里由我方接管。”塔克曼纵身而下,嚣张气焰铺天盖地,他已经是四级星判,手中蓝色大剑经过赤道风改进,异常强势。正愁没有对手磨练战意,所以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

  “我们先来,你们有没有……”

  “轰!”

  蓝色大剑劈煞而出,塔克曼狂笑道:“真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封号之争还要跟老子讲先来后到?我说过了,滚。再不滚,你们就不用走了。”

  刚才说话之人,已经被大剑重压劈砍出告。他刚想起身,却感受到刺骨寒意侵蚀,虽然身上没有半点伤势,但是身体僵直,短时间内竟然无法动弹。

  这几名星判的领头人,看向机车顶端,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轩辕南星在此,我们理应敬重三分。兄弟们,去别的地方找找,今天我们运气不济。”

  轩辕南星突然睁开双眼,寿向用白中缠绕头顶的星判。

  联邦有许多人喜欢奇装异服,也有很多人是遵循古老习俗,因此这副装扮并不奇怪。“谢了,我们来的晚,行事未免急切。改日若是相遇,定当秋毫不犯。”轩辕南星做人很有原则,他已经感应到,这些人身上还有另外一块玉牌,却不想把事情做绝。

  毕竟人家已经给你面子,还要赶尽杀绝,有些说不过去。现在便定下规则,凡是遇到小队或者势力组合,只取一块玉牌即可。反正人数也不多,以轩辕南星之能,凑齐十快应该不难。

  头中男挥了挥手,带领手下离去。

  开玩笑,轩辕南星是什么人?那是在伯纳人领地上都能大杀四方,连伯纳公主都能独力击杀的存在,作为星判,实力差不要紧,眼力却绝对不能差。

  塔克曼站在黑水潭边缘,猛的一跺脚。

  潭水瞬间结冰,寒气向内铺展。

  冷不防一头小兽跃到空中,嘴里还在“吱吱”怪叫,它竟然生就一颗龙头,遍体黑鳞,周身荡起白光,形戌光圈,把自已护持起来。

  众人恍然,难怪异度空间外围,还能有玉牌存在。敢情是这头小兽带过来的,瞧它那鼓胀的肚皮,就知道是把玉牌当做食物吃进去了。

  蓝色大剑忽然出现在小兽头顶上,劈砍而下。

  塔克曼显然早有察觉,冻结黑水潭只是第一步,暗中蓄积杀招才是重点。

  “锵锵,锵锵!”

  小兽身外白色光环转动,竟然代替它硬挨了一剑。塔克曼只觉得剑身一轻,认为十拿九稳的杀招竟然失效,剑势落到空处。

  “轰,轰,轰,轰,轰!”

  不知道什么时候,兰新蕊出现在空中,对准小兽拍出五掌,每一掌都将其退路封住,逼得小兽急速坠落,迎接它的是蓝色大剑。

  这次,塔克曼全神贯注,没有一丝大意。他这个人善于总结经验,每次出手必尽全力,小兽能力奇特,超出正常认知,刚才才会失手,可是绝对不允许第二次失误。

  “咔嚓!”

  经过赤道风改造,蓝色大剑沉重无锋,却能凭借重压,劈开宇宙间近手所有物体。

  小兽惊恐万分,不等它发出哀嚎,身体已经断为两半。机车上突然传来一股强大摄力,把玉牌从小兽半截身子中,强行拉扯出去。

  塔克曼为之一怔,有些弄不明白轩辕南星为什么如此急切,他知道以这位老大的心性,可是沉稳有度,万万不会心急至此。

  就在一愣神的工夫,断为两截的小兽发出龙吟之声,竟然将身体合到一处,化作白光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