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56章 剑书震慑

第756章 剑书震慑


  精灵族营帐之中,拓跋宏跪坐王座下方,正手拿一把匕首,距离梅丽雅十分之近。

  “噗嗤”一声,匕首狠狠插在肩膀上,整个刃部全都没入肌肉中,拓跋宏狰狞一笑,手中开始用力转动,让血水顺着伤口流出。

  说也奇怪,这些血滴并不落地,而是飘浮到空中,笔直向王座飞去。

  此刻,轩辕南星眯起双眼,仍然坐在马背上,遥遥看向营帐方向。虽然不知道拓跋宏为什么要自残,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梅丽雅有失,若是有什么yīn谋诡计,本源之剑瞬间便可斩杀而出。

  “嗡,嗡,嗡,嗡!”

  王座吸收拓跋宏的血液后,竟然发出异样震动,凭空浮现出许多拳头大字体,每个字体犹如蛇趴,又犹如单幅画卷,充满一种奔放美感,又让人充满危险感,好似带着警告之意。

  轩辕南星越看越不明白,拓跋宏的血液竟然起到这种功效,好似jī活王座某种功能。再向王座上看去,梅丽雅身具威严,宝相端庄,不容人侵犯。

  美丽容颜,却带着一丝陌生与冰冷,心中实在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神圣佳音智者留下的虚拟人格,什么时候才是终结。轩辕南星自感精灵族势大,而梅丽雅自身实力也庞大到难以想象,再加上精灵王座辅助,让气息连成一片,简直浩如烟海。

  如此阵容,如此威势,岂是一个“强”字可以尽述?

  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轩辕南星不想与精灵族发生冲突,这也是梅丽雅的嘱咐。他们二人想在一起,还真就不容易。也许封号之争能够让精灵族分流,到最后才有机会与爱人相聚。

  把目光又集中过去,只见拓跋宏看向梅丽雅,居然带着献媚之意。然而失了大量血液,拓跋宏的脸sè苍白得要命,似乎那血对他极其重要。

  精灵王座又是一阵颤抖,当基座把血液全部吸收进去,猛然生成一股能量。

  “轰”的一声,轩辕南星暗道不好,猝不及防之下,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这精灵王座竟然阻断其窥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真是难以想象。

  “怎么了,老大。

  “方泽心有所感,急忙抬起巨盾,护到近前。

  “我没事,只是冷不防遭遇精神冲击,有些不适。”轩辕南星用力晃了晃脑袋,只有他知道岂是不适那样简单?这王座反击实在厉害,隔着如此遥远,心神险些失守,差点受到重伤。

  这也就是轩辕南星,能在如此远的距离上窥探,换做其他星判能不能做到还是一说,做到后承受精灵王座反击,七窍流血而亡也极其正常。

  王座出现异样,梅丽雅显然有所察觉,当先一股威压滚滚而动,冲着雄屠战队所在方向而来。

  “锵”的一声,听起来好像拔剑声,无上剑意降临精灵族大营,在大帐之中书写起来,每个剑意书写字体都壁立万仞,明明体积不大,却生出恢弘气势,给人一种巍峨如山岳的感觉。

  “这是?”众精灵心中骇然。

  能够单凭剑意,降于营盘大帐,这得需要多高的实力?骇然之后又是愤怒,什么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不把他们精灵族众星判放在眼里?虽无杀意,却在刻字,空间都好像撕裂开来字体刚正不阿,凌厉内敛,述说之事让坐在王座附近的莫问天为之一惊。

  “莫卿家,敢情这剑意为你而来。”梅丽雅端坐王座,虽是女子,气势却不输男子,美目扫向莫问天,看不出喜怒。

  莫问天失神,全因剑意提到一个名字,那是他心中的痛。更加令他无法镇定的是,上面提到水无月死前并未怪他,修持多年的空寂之心蓦然一动,转而化为清泪洒在xiōng前。

  “无月,你不该这样,不该!让我内疚一生,让我dàng平莫家,这是我们莫家欠你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让男人伤心的往往是女人,莫问天年轻时自认风流,却因为一个人完全改变,那人便是他的终生挚爱,水无月。

  可是这注定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水无月完全是莫家内部派系纷争的产物,她刻意接近风流子,为的是引起莫问天与另外一位强有力竞争者内斗,然后幕后之人趁着他们两败俱伤,一举上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别看莫家素来低调,却是一个小小江湖。

  莫问天入彀,水无月身在局中,也许是入戏太深,渐渐生出情愫。可是如此被人利用,去害自己心爱之人于不忠不义,但凡一个心地善良女人,都于心不忍。

  最后,水无月死了,真相大白,让人心痛。

  曾经那个风流浪子仰天狂啸,他要问问老天,待一个心地善良女人,为什么如此不公。

  然而幕后之人的算计已经成功,莫问天无心在莫家继续待下去,不过心中越来越怒,他暗自潜藏数十年,为的便是成为军神把莫家从云端打落,他要报仇雪恨,他要断绝军事家庭体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他走向成功之际,心爱之人的留言呈现眼前。

  往事历历在目,这剑意叙说的情景,与原来全部契合,由不得他不信。即便莫家再能,也无法在这上面造假,以水无月的性子,确实不会怪他。

  莫问天闭上双眼,留言他已经收到,即便水无月无怨无悔,他执着许久,也不愿就此撒手。

  令左右精灵意想不到的是,剑意述说水无月留言之后,话锋一转,又在空中写到:“拓跋宏你给我小心,若是敢图谋不轨,随时取你性命。还有,你们精灵族也给老子小心,好好照看梅丽雅,若是她有半点闪失,定斩不饶。”

  字体刚刚结束,剑意向外横扫。

  周围精灵护卫早已经聚集过来,撑起密密麻麻防护光罩。想不到剑意威压,掀起光簇,任你防御再强,也拦截不住。耳边轰鸣不断,很多精灵强者出手,试图压住剑意,结果扑了个空。

  “轰隆隆!”

  营帐破碎,剑书散逸开来,好似从未出现过,然而淡淡空间刻痕,却实实在在存在于眼前。

  “狂妄!”

  “嚣张!”

  “混账!”

  在场之人均是精灵族有数强者,轩辕南星偏偏在他们眼前,以剑意传递剑书,并且对他们进行威慑。好像他们精灵族上下,都无法保护女王似的。

  再者说,这是什么地方?精灵族大营呀!外面防御何其严密?这剑意居然说来就来,说散就散,更对拓跋宏和精灵族上下进行警告,并且把大帐轰得面目全非。不说精灵族,就是精灵族的前身神圣佳音和血月警世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来者何人?太无法无天了,该杀。

  “哼,这么多人居然保护不住大帐,回去自己令罚。”精灵女王不去追查元凶,反而释放出强横力量,压向在场诸人,让精灵族众星判错愕不止,有些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拓跋宏面sè更显苍白,就在刚才,他硬生生承受了一道虚无剑意。本来就失血过多,用来给精灵王座增加威能,现在只觉体内躁动,源能力运转不畅。

  要说拓跋宏,心机可谓深沉,性子更是毒辣。他有三成机会挡住剑意,却并未出手。就是想看一看精灵女王会不会出手拦截,结果令他失望。

  早有传闻,提及梅丽雅与轩辕南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心中始终有个疙瘩,然而他拓跋宏继承的远古文明,偏偏与精灵族同源,又赶上封号之争,拓跋家却不想把筹码全部压给他。

  如此一来,只好投靠精灵族。然而以拓跋宏心性,怎愿屈居人下?所以早就谋划,想要削减精灵族实力,再接手过来,最好能够成为精灵王。

  梅丽雅貌美,拓跋宏惦记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位精灵女王实力高高在上,纵然有些鬼祟伎俩,也不敢显lù分毫。甚至对于这位女王,有些把不准脉搏,不知道是真的铁血还是假装。

  “狗男女,唱双簧,看来你们真有联系,我前面刚刚定下计策,你后脚就过来,而且正踩在我献出精源,力量亏空之时。妈的,逼我造反,臭娘们梅丽雅,你等着。”拓跋宏心绪jī动。

  “怎么?拓跋爱卿怨恨本王没有及时出手为你挡下一道剑意?”女王威严声音响起,仿佛要贯穿每个人的大脑,随即冷笑:“我们精灵族一路走来,不需要弱者。既然你有心加入我们精灵族,就收起你那点小把戏。看到了吧!这就是轩辕南星的实力,你们当中有几人能够站出来,拍着xiōng脯向我保证稳压于他?小小警告来得正是时候,让你们认清自己,认清联邦体系培育的高手。精灵族确实底蕴不凡,可是生出骄纵之心,路便走到尽头了,你们好自为之。”

  “是,臣等牢记在心,必定全力准备,迎接挑战。”精灵族众星判急忙低下头去,表乐臣服。

  拓跋宏浑身打了一个jī灵,只觉轩辕南星比自己强上一筹,而精灵女王不是省油的灯,这对狗男女不会有什么算计吧?他算计别人,也需防着黑手,不要弄个不好,泥足深陷而不自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