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59章 你胜半招

第759章 你胜半招

  ,你很强。

  独龙前所未有的凝重,手中金属剑慢慢化为金属屑,

  随风飘散。

  “你也不差。”轩辕南星把左手背到身后,握紧拳头以缓解掌心痛楚,心中暗付:“今天真是遇到高手了,这家伙怎么修炼出来的?就算把他拉到伯纳人领地与伯纳战神对抗,也未必会落下风。爱德华家族果然厉害,为联邦培育出这等强手,算是一个不小贡献。”

  “再来。”独龙扔掉手中残剑,突然发难。

  淡淡的波动扑面而来,轩辕南星心神微微一晃,发现精神层面出现变化。

  在精神空间当中,仿佛有无数剑光流转,还有密密麻麻剑意,有一种即将被万剑穿心的感觉。

  高手能够单凭杀意慑服凶兽,能够凭借战意发挥出数倍威能。轩辕南星早就心有所感,这个独龙精神力量要在他之上。

  独龙的剑意千变万化,退可守,进可攻,聚而强,散而妙。

  也就是轩辕南星,换做别的星判,剑意一起便会身首异处。只要生出万剑穿心的念头,便会深信不疑,剑意立刻产生作用,身死只在一念间。

  实际上那是自己杀自己,信则有,不信则无。

  然而,世间能够避开独龙真正杀意的人少之又少,轩辕南星的精神力量本就擅于防御,而且战意又与本源之剑相合,如此才未中招。

  精神层面不知道碰撞多少次,也不知道有多少道剑光碎裂。独龙再度退后半步,可是轩辕南星却退后三步,显然吃了一点小亏。

  二人面色低沉,把对手每个动作都映入脑海,只要寻到一丝漏洞便会死攻。

  脚步轻轻移动,呼吸悠长缓慢,独龙给轩辕南星的感觉是无懈可击,轩辕南星给独龙的感觉则是壁垒森严。他们碰在一起真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往常二人都是纵横无敌,也许几招过后就能置敌人于死地,可是今天却缠斗不休,难以分出一个上下高低。

  “三剑,我们再拼三剑,若还是平手,好处平分。”独龙今天说的话非常多,比两年来说的话加在一起还要多。

  高手寂寞,当你发现自己站在高处的时候,群山都在你脚下,还有谁能触及到你?所以沉默寡言成为常态,很多时候甚至还未想到,下面的人就已经为你做好,对于一个物质要求很低的人来说,实在没有什么苛求,心中只剩下修炼一途,没日没夜,分秒必争,想要达到极限。

  所以,独龙刚刚到达时,连开口说话都听着沙哑。

  现在好了,独龙的话音基本恢复正常,除了带有丝丝锐利之意,却没有先前那般别扭。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独龙定下三剑之约,显然不想与轩辕南星恶战下去。想一想,这是最明智的做法,毕竟以二人的程度,动辄便是空间破碎,还要担着两败俱伤风险,实在得不偿失。

  比过了,斗过了,做到心中有数,也就到此为止。

  能够让爱德华家第一高手妥协,证明轩辕南星实力很强。不过,独龙定下三剑,谁也不知道会有多强,若是施展出某种震古烁今杀招,胜负仍然是个谜。

  “第一剑,万物尽凋零。”独龙出剑了,看起来他不想给轩辕南星准备时间,这一剑既然叫做万物尽凋零,带有一些时间法则,在神秘剑光轻轻拂动下,死亡与破败气息横扫。

  “你要凋零,我偏偏让它生机盎然。”轩辕南星源空间之内,本源之剑用力一震,释放出惊天生机来,绿色剑光仿佛通灵,让二人之间战场陡然蒙上一派生机。

  死亡与生机并存,方泽等人感应到如此奇特气机后,都禁不住皱起眉头来。

  要知道,原来轩辕南星为了中和黑暗能量蚕食,搞到大量生命能量,尽管在伯纳人皇都星的时候用掉一部分,修复源空间又用掉大半,把源能力融入本源之剑时,却也残留下来一些。

  虽然并未动用本源之剑,但是这盎然生机却在剑中孕育许久,感受到独龙出手不凡,所以将生机逼迫出来与死气对抗。即便时间轮转再快,但凡留有一线生机,绿色剑光便大肆衍生。

  “嘭,嘭,嘭,嘭,嘭,嘭!”

  短短片刻,二人之间不知道出现多少细碎火星,点点师师,有的黑色,有的绿色,把周围空间渲染得光怪陆离,让人大为惊奇。

  能够打到这种程度,不说后无来者,恐怕也是前无古人。

  轩辕南星的剑是死意之剑,凝聚黑暗能量,眼下却专以生机克制对手,很是了不起。而独龙更是干脆利落,看凋零之剑无法建功,手腕微微翻转,又是一剑。

  “山舞银蛇,万剑竞妖娆。”独龙身量有些高,施展剑招的时候,突然向前迈出一步,加上他的穿着打扮倒有些像古代落魄诗人,陶醉在美景之中。

  

  然而在轩辕南星眼中,哪里有美景?只觉得漫天杀意笼罩,处处危机四伏,明明一剑却给人万剑的感觉,应该是一种空间错层。

  这空间错层比空间镜像难缠得多。如果仅仅是空间镜像,那是虚的,是假的,轩辕南星根本不放在心上。空间错层却不同,同样是把空间当成镜面,只不过剑意太过强横,将镜面硬生生击碎,并让破碎镜面折射剑意,以空间碎片作为杀招,能不强吗?

  说到击碎空间,形成空间错层,最起码要拥有五级星判的实力,独龙本身就是五级,比轩辕南星还要高着一级,自然能够轻松做到。

  独龙非但能够轻松做到,那蕴藏在空间碎片中的剑意岂止万剑?

  剑光当即就灭杀轩辕南星的生机之剑,止不住凌厉环绕左右,好似雷霆风暴,又好似巨大漩涡,要把周遭一切吞掉绞碎。

  “超限次强崩剑弧。”轩辕南星面对危局,并未胆怯,目光反而变得更加坚定。

  “轰懂隆!”

  剑光在空中拉扯出一道又一道光弧,以轩辕南星身体为中心,抽离出大篷弧线,每道光弧都有拇指粗细,就那样定在空中,妙不可言。

  攻势来得好快,几孚在光弧交叠一层之后,便轰然杀到。

  接下来响声震耳欲聋,像是有两头超级猛兽在光云中争斗。轩辕南星已经将强崩剑弧提高到匪夷所思程度,竟然连空间碎片都能反弹,却仍然没有真正动用本源之剑,可见隐藏得极深。

  本源之剑蕴育时间越长,对自己的帮助越大。再者说,独龙肯定有杀手锏,大家不会在现阶段就掀开所有底牌,最多进行常规对抗,大体上都有一个控制上限,谁也不会逾越过去。

  在轩辕南星和独龙眼中是常规较量,落在后面众人眼中,却是惊天动地旷世威能。尤其方泽和兰新蕊看到这一幕,心中掀起波澜,暗自与自身实力做对比,默默计算有没有办法抗衡。

  同样是观战,层次不够只能看热闹,层次足够看得便是门道。

  轩辕南星与独龙间的轰击愈演愈烈,只见光芒四射,剑光炸裂,时而形成光晕,时而又有耀眼礼huā散逸,几乎都是能量和空间在做碰撞和交锋,让人心底骇然的同时,又禁不住神往。

  同样是星判,级别差距是一方面,对于力量体系的领悟,对于力量真谛的探索,却千差万别。

  差距这个东西实在不能用道理来衡量,强就是强,弱就是弱,虚张声势没有用,最终都会在战场上体现出来。至于那些并未收到邀请的星判,那就差得更远了,只比执法者强少许。

  “轰”的一声巨响扩散,轩辕南星退后,嘴角带着苦笑,他此刻全身上下热力沸腾。这是施展强崩剑弧的后遗症,剑光与空间进行摩擦,有的时候会造成粒子流,与恒星深处温度相近。

  高温倒是无妨,关键在于独龙的剑招,往往认为已经抵消掉,没想到空间再度碎裂,又有新的空间碎片射来,碎片映照剑光,有种分光化影的感觉,格外难缠。

  “第三招!”独龙刚要出剑,瞳孔忽然收缩。

  开玩笑,都已经让他两度出剑,占得一些先机。难道轩辕南星是面团吗?随便揉搓?施展强崩剑弧时就在调整,为了后面反攻。

  “嘣,咔嚓!”

  颤巍巍剑光向前,轩辕南星出剑极其简单,没有浩大声势伴生,没有剧烈光影跟随,看似轻松的刺出一剑,然而这一剑却绝对不轻松。

  刺出这一剑实在太难了,几乎耗尽轩辕南星全部体能。

  那可是星判的体能,下可入地,上可寰宇,居然凝聚在一道剑光中,毫无huā俏的向独龙刺去。

  如果说独龙刚才那一剑,是破碎空间之剑,那么此刻轩辕南星这一剑,就是穿棱空间之剑。

  动作看似缓慢,其实是一种滞后成像。就好像在太阳底下舞剑,会有影子一般,真正的剑光在轩辕南星出手之际便已经抵达独龙身前,欲穿越而过。

  “噗,喽,噗!”

  独龙身上冒出红光,好似一轮红日。轩辕南星只觉得手中剑光触碰到某种空间,正在消融。

  当二人站定时,独龙看向胸口,微微皱起眉头,远古文明护具竟然没有挡住这一剑,在胸前留下一处细小洞口。

  “既然胜我半招,人给你。”独龙面不娄色,心中快速思考刚才轩辕南星那一剑,自付再次遇到时,绝对不会失利,如果不是三招之约,轩辕南星已经耗光体能,胜利之人应该是他。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