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62章 本源之剑出

第762章 本源之剑出


  “嘶,外面的温度怎么比两个小时前降低了两度?”塔克晏拖着蓝sè大剑,狭长双目折射出精光,虽然他没有轩辕南星那种洞彻幽冥的能力,但是对于温度变化极为敏感。

  迈开大步,塔克曼来到营地边缘。

  外面除了十几条蠕虫,并未发现敌人踪迹,警戒线安然无恙,暗中埋藏的警报器也没有反应。

  “难道是我多心了?”塔克曼重新扫视过去,总觉得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温度为什么会降低?

  也许在常人看来,降低一两度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塔克曼偏偏觉得异常,细细回想最近几天宿营的时候,温度始终恒定不变,这山腹中又没有什么节气变化,为什么温度会出现偏差?

  心中产生疑huò,塔克曼首先想到受异兽影响。只是宿营以来,并未遇到厉害的异兽,禁不住摇了摇头,觉得不对。

  接着又想到地质灾害,那就更加不对了。这块大陆地质虽然不稳,但是没有地下火山,更没有地下冰川,外面辐射倒是很多,却对山腹影响不大。

  忽然间想起睡梦中那把捣碎自已头颅的铁尺,塔克曼面sèyīn晴不定,总觉得有人正在盯着他。

  “哼,老子在这里守着,看谁敢来。”塔克曼也不去通知他人,就抱着大剑站定,双脚好像生根一样。只不过他感觉周围温度实在适中,很舒服,过不一会鼾声如雷,竟然站着睡着了。

  营地外面曾经撞击光罩的蠕虫,在某个时刻齐刷刷看向塔克曼。不过它们掩饰得很好,快速散开,四面蠕动,丈量营地范围。

  “呼,呼,呼,呼!”

  塔克曼呼噜声越来越响,不料突然间再剑。

  这家伙也算一名奇人,居然在睡梦中出剑,他是真的睡着了,却感受到对自已有一丝威胁的事物存在,当即觉得不爽,信手扫除。

  谁也不知道星判患上夜游症会是何种情景,亟霜之虎塔克曼便是一个特例,他先前在睡梦中察觉危机,觉得不大放心,所以出来查看,结果又睡去。

  只是这次没有那种一下子削掉脑袋的情景,不过仍然做着噩梦,好像某种毒安想要啃咬他,大剑就抓在手中,那还不由他做主?

  剑风穿透营地前面光蕈,准确无误的陨落在那几条可疑蠕虫身上。以蠕虫脆弱体质,哪里扛得住重压?当即粉身碎骨,化作染料溅射开来。

  塔克曼还在睡,皱起的眉头略微舒展,噩梦渐渐淡去,与刚才**,香甜不少。

  然而,过不一会,梦境又起变化,好像身体陷入海量虫子中,不停的进行啃咬,他跟着手舞足蹈起来,剑风化作巨澜,在睡梦中战斗。

  “滚,全都给老子滚。我跺跺脚,你们都得去死,哇呀呀,看剑!”塔克曼说着梦话,却没有看到身前冒出来大量蠕虫,连外围警戒线都被它们吞噬进去,竟没有触发警报。还好大剑形成风压把营地外面大半蠕虫碾暴,形成隔离地带。

  很明显有人在背后操纵,可是塔克曼依然鼾声大作,手中大剑来回舞动,却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说来也怪,外面闹出如此大动静,轩辕南星等人仍然在各自帐内安歇,好像对外面的情况一概不知。像是柯察金等人营帐,依稀听到鼾声,大家竟然在半个小时之内集体入睡。

  其实,也只有塔克曼的梦境,时而充满艰难险阻,需要爬山涉水,时而充满毒虫,需要尽力除去,其他人的梦境一片祥和。有的人梦到修为飞升,顺利夺得封号,成为联邦共主。有的人则梦到回到童年,在灾难前见到家人,并顺利帮助家人躲避过去,之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梦境无比真垩实,有痛觉,有阳光,有爱情,努力一生所追寻的东西,全部在梦中得到,虽非唾手可得,需要一定过程,但是更增添真垩实感,让人yù罢不能。

  就连轩辕南星,明明知道是梦境,却与梅丽雅两小无猜,结婚后生活在一起,儿女膝下承欢。

  人人都在追寻幸福,即便有野心,想要统一四海,也是对幸福的追求。这梦境妙就妙在能够极大的满足自己,满足各种虚荣心,满足各种心愿,满足各种yù望,仿佛梦中才是真垩实世界。

  心有所想,便有所愿!

  再朴实无华之人,再踏实勤恳之人,难道他们心底就没有sī密?就不想风风光光生活一生?

  塔克曼成了营地中,唯一一个战斗之人。不过,他也陷入梦境,渐渐演变为超级恐怖噩梦。

  梦境中,仿佛每个地方都有无法企及的敌人,仿佛每个敌人都高出他许多,就算先前能够轻易战胜的毒虫,也凭空变得高大起来,如同山岳一般,如同巨星一样,当头向他压来。

  “啊,不要!”塔克曼浑身释放出寒意,突然踏步向前方杀去,手中大剑舞动如飞,只是他的动作有些没头没脑,很多时候错过蠕虫,轰击在空处,殊为可惜。

  “轰,轰,轰,轰,轰,轰,轰!”

  营地前方出现炸响,地面跟着颤抖起来。轩辕南星在梦境中,突然间皱了皱眉头,看向爱子和小公主般的女儿,再看看圣洁的妻子,眼角多出一抹泪光。

  黯然销hún者唯别而已!

  美梦再好,却是虚妄,终究要分别。而越是美好,分别的时候越显痛苦。竟然让轩辕南星眼角挂上一抹泪光,不得不说背后之人手段高明,却也正中逆鳞。

  庞大怒火化为实质,营地附近气场扩散,狂风呼啸不止,把营帐吹得东例西歪。随后便是略带沧桑吼声,浑不似人类发出,锐如金铁,铮如顽石,传达着一种令人心悸的狂暴之意。

  “本源之剑,剑分天下,给我破。”轩辕南星连与独龙对攻,都没有施展本源之剑,这悄然而至的梦境,随风潜入夜的美好,以及后面不得不分别的痛楚,竟然把杀手铜逼迫出来。

  说是杀手悯或许不对,因为本源之剑是常规手段。只不过这种常规手段经过蕴育,却有着违背常理的威能,给世间留下一个惊叹号,完美的诠释着“逆天”二字。

  剑出如虹,大地静默。

  压力无处不在,惹怒了轩辕南星,是要付出代价的。

  整个地下空间仿佛凝固,就好像把活物投入到凝胶之中,定格在一幅画面。不过,这也仅仅是刚刚开始,真正的杀手却在后面,无分远近,无分距离,剑光到时,再想躲避,为时已晚。

  在本源之剑轰杀下,没有机会躲闪,因为那剑太快,快到逆天,念头有多快,剑光就有多快。

  距离营地五公里处,静静立着一支队伍。为首之人带着面具,看不出是男是女,那美妙梦境就是此人麾下十二名星判联手施展。

  先前面具人认真感应一番,觉得轩辕南星等人气息深不可测,可是十四块玉牌,对于他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凭空多出来十四个晋升名额,哪里还顾得许多?

  为了避免自家伤亡,队伍中不但有人制造梦境,还有人召唤蠕虫。他们希望兵不乒刃,就把雄屠安队十二人拿下,却不曾想遇到一个变数,夜游症患者塔克曼。

  星判患夜游症,还真是少见,不过有这尊铁塔横在营地前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很是不便。

  怎么办呢?面具人下令,要求手下将梦境演化到极致,再从附近召集蠕虫,把手持大剑的拦路击从营地中吸引出来。

  计策十分成功,然而塔克曼胡乱劈砍,引起的震动太强烈,让本就洞悉梦境几分本质的轩辕南星强行挣脱而出,随后更施展出本源之剑。

  五公里距离,在本源之剑面前根本不能称之为距离,说是面对面也不为过。

  剑起,头飞。

  血泊中躺着十二颗头颅,面具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有人竟然在他面前,瞬息斩杀他的得利部下,只觉得一股彻骨杀气从脚趾间升起,蔓延向全身。

  “不好,此人强大,快退。”面具人及时反应过来,全身上下分出几道电光护持,坐下独角兽奋力向后退去,然而想退就能退吗?当轩辕南星是什么人?

  空中形成一剑,紫金剑身,惊艳绝伦,气韵氤氲,意态傲然。

  就是这样一把紫金长剑,让十二名星判身首异处。此剑在空中稍作停顿,带着剑意急掠而下。

  每当淡淡剑意掠动,必带走一颗表情错愕人头,独角兽骑队本来具有极强防御能力,可是在紫金长剑面前,连阻挡瞬间的资格都没有,能够刺穿空间的攻击,又岂是普通力量能够阻挡?

  太强,太快,太血腥。

  然而也是这些人咎由自取,觉得自己人多,就认为吃定轩辕南星等人。到头来,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苦苦修成星判,却仿佛蝼蚁般,任本源之剑斩杀。

  “不,不要,我们是莫家巡弋大队,放过我们。”镂空面具终于承受不住,这紫sè长剑神秘莫测,短短片刻已经失去三十六人,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哼,莫家?从今往后,再无莫家。”轩辕南星既然使出本源之剑,就不会怜悯,何况人类星判远要比原本估计的数字要多,尤其军方家庭底蕴雄厚,是时候让联邦势力重新洗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