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66章 给脸不要脸

第766章 给脸不要脸

  两只巨大癞蛤蟆叠在一起,蹲伏在地。

  难怪米勒家族星判会笑,两个美女培育的shì卫兽竟然是癞蛤蟆!而且一大一小,看起来非常像母子。shì卫兽种类如此之多,怎么就碰上这种极品类型,确实让人忍俊不禁,笑声震天。

  “噗,太经典了,好强大。”常天赐没忍住,也跟着笑起来,他属于没心没肺类型,人家米勒家骑队已经靠近,纵然所谓的母子神兽能够阻挡一时,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是他们这十几人。

  唐梦狠狠瞪了常天赐一眼,顿时笑声止住。

  开玩笑,被这个老妖婆子惦记上,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唐梦第严眼瞪向轩辕南星,他们母女跟着雄屠战队,无非是想搭顺风车,可不想拼命。现在被对方算计,成了挡箭牌,心中自然有气。

  “好,好一个复合式shì卫兽,连陆地重力场都能调动起来,确实不凡。”轩辕南星厚着脸皮赞道,他能走到今天,若说心中没有一点腹黑,谁信啊?放着两个强手不用,偏偏让手下拼死拼活耗费战力,做老大如果做得如此仁义,还混个球?除了自己人,外人皆可牺牲。

  “少转移话题,你若不想合作,我们母女自当离开。”唐梦年轻貌美,不过骨子里却有些倚老卖老情节,至少她在雄屠战队之中,白然而然就把自己当做罗红那等人,以师长辈自居。

  “既然您谈合作,先前得到的那些消息,只够消费到今天的。若想合作下去,您看米勒家族来势汹汹,我们实在有些应付不过来,先前我的消耗又很大,所以只能请前辈出手。”轩辕南星腼腆一笑,好像十分不好意思似的,其实已经打定主意,从现在开始榨取唐梦的价值。

  前面那些天,轩辕南星老好人一个,把唐梦母女高高捧起,不让她们做一点事。那是因为时机尚不成熟,必须等到关键时刻,让她们母女再也没有时间去选择其他战队跟随,才好逼迫。

  轩辕南星隐隐猜到,唐梦母女二人熟知封号之争后面两个阶段的情况。

  两个月来旁敲侧击,发现这对母女很有自知之明,对于夺取封号热情并不高,反而对于借势进入异度空间十分热衷,可见她们隐藏着重要信息,希望做某些事情。

  还有什么东西,比提升修为更重要?到了星判这个阶层,无非求的是手段和延寿,只要能够晋升六级星判,就算安有封号,最起码活得比别人长久。既然无法争权,索性就想办法延寿。

  唐梦母女认为掩饰的好,却架不住轩辕南星用心琢磨。之所以逼她们出手,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合作关系,只有让她们全身心投入,才能最后摊牌,让雄屠等人加入进去。算起来身边有机会争夺封号的,无非方泽和兰新蕊二人,因为资质绝佳,即使罗红去争,机会也应该不大。

  战队前方,仍然蹲伏两只巨大癞蛤蟆,嘴巴慢慢鼓起,眼韩子来回转动。

  鹰钩鼻子埃尔文快速收拢队伍,再一次发动冲锋,这时速度放慢不少,主要防着两只癞蛤蟆。

  笑过之后埃尔文觉得心惊,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shì卫兽。

  除了古怪,两只癞蛤蟆将身体叠在一起,似乎构成某种能量循环,将气息联成一片,周围重力场极为诡异,很强势。

  唐梦听轩辕南星说的那些话,无暇想得太深。不过两个月来,她们母女被高高供起,确实很少出力,既然谈到合作关系,真没有脸面继续说下去,从始至终她们出工不出力,现在敌人强势,雄屠战队眼看受挫,既然她们有些手段,自然要施展出来帮忙,仍杵在旁边却是不该。

  “哼,米勒家族是吗?敢笑我们母女shì卫兽,活得不耐烦了。”唐梦收起温柔一面,双眼瞳孔登对立起,就好像蛇眼一样,全身上下多了一层战意。

  唐bō的状态大抵与母亲相同,顷刻间收起妖娆一面,气息中多了一份凝重,她们不知道通过何种手段,竟然把自己的力量灌注到两只癞蛤蟆身上,战场内外重力变得更加不可思议。

  “轰,轰,轰,轰!”

  鹰钩鼻子正在率领战队冲锋,不曾想绝大力量掼来,就好像一只无形大手,突然间把整个骑队捞起来,紧接着又狠狠摔在地面。

  这已经不是能量防御能够抗衡的威势,大部分骑兽半个身子陷入地面,大地出现裂痕迅速向四面八方铺开。

  众骑兽丙想起身,岂料又一股大力掼来,只留头部在地表,任骑兽如何使力,也挣脱不出。

  “啊呀呀,气死我了。还等什么?出手。”两次冲锋均被搅扰,三十几头威风凛凛骑兽竟然被压得不能起身,米勒家族的脸面往哪放?他埃尔文的脸面又往哪放?不能让对面那个混蛋轩辕南星太得意,见证自已比对方强的时刻到了。

  鹰钩鼻子忒不是东西,给脸不要脸。

  人家都把骑兽给压趴下了,应该有点眼力见,赶紧退回家族本阵,遥遥的说几句好话,看在阿尔法的面子上,也便把此篇揭过去,谁都没有想到他能这么jī进,抓挠着冲上去,看样子真要拼命。

  轩辕南星的脸sè沉了下来,唐梦母女相视一眼,都觉得心中发寒。

  实力这种东西真让人琢磨不透,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打破常规的。轩辕南星充其量,也就是四级星判,与唐梦和罗红相比,还要矮着一头。可是论手段,二人远远不及,差得千远万远。

  “咔嚓!”

  战队前方打了一道闪电,鹰钩鼻子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向下方。他的视角在腾飞,看到地面站着一具无头躯体,觉得有些眼熟口“啊!”头颅发出一声无声咆哮,惊再成分居多,随后扑通一声,跌落尘埃。

  作为星判,生机强大,仅仅削掉头颅,若是处理及时,还能连接回去。真正要命的是渗入脑髓能量,顷刻间把脑组织破坏殆尽,哪里还有机会复生?死得彻彻底底,没有一丝一毫拖沓。

  人死了,就是这么快,就是这么脆,全场震惊。

  阿尔法没有办法,谁叫自家这位星判不长脸呢?本源之剑既出,生死立判,本来老大轩辕南星有言在先,不会轻易动用此剑,言外之意,一旦动用,那是要见血的,心中只能叹息一声。

  “不要!”在后才观战的九叔,隔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等到头颅掉落地面,这才吼出声来。

  要是有心阻止,早干什么来着?如果仅仅想让鹰钩鼻吃点苦头,那要说声对不起,雄屠战队从来不受威胁,更加没有义务做陪练,安场上刀剑无眼,死了也是活该。

  “埃尔文呀!阿尔法你们怎么可以把他杀掉。”九叔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状,再次看向轩辕南星的时候,眼中带着畏惧。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人家一剑就能取埃尔文性命,说明从开始到现在,看在阿尔法面子上,确实在留情,是他们自大,觉得耀武扬威一番,能捞取好处。

  眼下怎么办?九叔即便想退,也要考虑后果。毕竟米勒家族的威名不容有失,就算对方真的很厉害,厉害到有些mō不透的境地,可是杀了米勒家族一位重要人物,必须付出相应代价。

  阿尔法看出来,九叔要钻牛角尖,急忙叫道:“且慢,九叔您还是回去吧!我家大人已手下留情,莫家百人骑士团又如何?顷刻间灭去大半,不要把诸位兄弟的性命全都搭进来,您才后悔,到时候什么都晚了。九叔呀!咱们两系在家族中虽然对立,但是我真心为了家族好。”

  这话说得非常恳切,就差跪下来,恳求九叔撤退了。达到轩辕南星这种层决,敌人数量多寡真的不起作用,除非独龙那种高手坐镇,他若杀人,有多少都不够杀。始终忍让,也是从星际局势出发,尽量为人类保存实力。真若给脸不要脸,阿尔法的面子也无用,救不下几人的。

  “好,我们走。”九叔扫向轩辕南星,结合种种传闻,心中惧意更甚,好就好在阿尔法是对立派系之人,回去之后有话说,而且刚才那一剑惊艳绝伦,要让族中几位高手来推测一番。

  米勒家族骑士团来的快,去的也快,临走前还不忘收尸。毕竟鹰钩鼻是一号人物,就这样死在剑下,没人说得清楚当时是什么滋味。总之,越快离开此地越好,这位联邦力棒的英雄真如外界传闻的那般,具有翻江倒海之能,即便仅仅出了一剑,不见大规模杀招,却令人胆寒。

  轩辕南星暗自松了口气,杀一人足以立威,杀太多就不是立威了,让阿尔法如何自处?幸好领头之人及时想通,要不然会搅起腥风血雨,严重的话会与整个米勒家族血拼,绝非他所愿。

  “我们也走,赶快办事。”轩辕南星表情平淡,挥了挥手。

  就在此时,远方正在大战,拓跋宏一剑劈向前方,传来铿锵之声,与残破铁尺碰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