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768章 众强脱颖

第768章 众强脱颖


  ’绿光环绕,冰雪高悬,雄屠战队不得不停下来。

  “魁北克星都灵商会在此,诸位不用继续向前了,把玉牌交出来。

  嘿嘿嘿,交出来,还有你们命在。不交嘛?那就等着去地狱吧。”对面一名钢牙大汉骑乘八轮机车冲出,一双很难看的机械眼冒着绿光,左臂十分怪异,手掌开裂,钻出一颗颗细小蛇头,用众多小蛇充当手棒。

  “天龙行省都灵商会?倒霉,他们怎么会跑到此地埋伏。”唐梦倒吸一口冷气,在面对米勒家族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失态,现在面sè却一连数变,急忙控制战马向轩辕南星靠近少许。

  “商会?商会也能如此嚣张?”常天赐冷哼。

  “小常,你错了,他们确实有嚣张的理由。”柯察金面sè很难看,解释道:“魁北克都灵商会是天龙行省总军区最大供货商,尤其在军工方面,一直处于十四行省领先地步,你这个小子做宅男做得太腐朽,难道就没有看到过印有都灵商会标志的武器吗?真该死,怎么是他们。”“标志?那个上等军械上面无处不在的四环标记,不会就是都灵商会出品吧?”常天赐看到枰察金点头,就好像被人掐住脖子,话音越来越小。

  能够出产最上乘军械,能够抓住军方大部分订单,能够在科技竞争中始终领先,这个魁北克都灵商会的实力,已经不是深不可测,而是根深蒂固,就好像一棵大树一样,潜势力也许比爱德华家族都要恐怖,要不然唐梦不会如此失态。

  轩辕南星对于都灵商会的了解,是他稳身天涯星整修器械那段时日,赤道风根据几十年前的情况,给予的说明。

  几十年前,都灵商会就异常庞大,让人无法想象。

  是的,只能用“庞大”来形容。

  与其说是商会,倒不如说是商业帝国。都灵商会长期把持着天龙行省和天枢行省方方面面行业,更是垄断军方订单,每年从人家手指头缝里流出去一点油水,就够下面的商家趋之若鹜,争得头破血流了,其底蕴究竟达到何种程度,没人知道。

  按说,这些操控联邦经济的大财阙,是最逍遥法外的一群人。不知道他们出于何种心态,也跟着凑热闹争抢封号。如此想来,这封号也许并不仅仅象征权力,说不定还很“值钱”

  轩辕南星向外围看了一眼,周围的绿光和头顶上的冰霜竟然是复合型领域。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奇异景象,或者说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能将复合型源能力修炼到这种程度。

  曾经一度认为复合型源能力这条路走不通,可是今天彻底扭转了以往认知,从而打开一扇新的大门,证明条条大路可通巅峰,只不过根据每个人的条件,难易程度不同罢了。

  就在轩辕南星等人遇到魁北克都灵商会的时候,远方拓跋宏和精灵bō顿陷入危机。

  他们二人争来争去,已经错失击杀白头翁的良机。不但如此,也不知道这名卡特家高手使用何种方式,竟然把卡特家大军召唤过来。

  卡特家大军中,为首一名紫袍男子,面容冷峻,出手便是绝杀。还有一名女子,控制萧一刀死尸,发挥出生前七八分战力,最重要一点,死尸不怕死,每一次都是两败俱伤打法,实在让拓跋宏和精灵bō顿吃不消。

  “那个紫袍是厄尔卡特,不会错的,卡特家第一高他在执行任务时失踪,已经十几年没有lù面,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仍然活着,而且战力比传闻还要高上不少。”精灵bō顿细长耳朵抖了几抖,耳廓中有淡淡金纹显现,证明已经发挥出极高战力,可是身前背后都是卡特家星判,以他手中这点人马,还真就不够看。

  “跟我死战。”拓跋宏大吼一声,带领手下向前冲去。就在刚才,他苦心压制的玉牌,爆发出强烈光芒,五道光柱冲天而起。

  很显然,卡特家的主要进攻目标是拓跋宏,如果不想坐以待毙,就必须在卡特家合拢包围圈之前杀出一条血路,否则隐藏底牌再多,也会丧命于此。

  争斗越来越jī烈,不光轩辕南星和拓跋宏两处。

  在一处偏僻高山上,忽然站起一道人影,向山下越来越近人马看去。

  “啧啧,两块玉牌目标太过明显,先丢出去一块,逗逗你们这些家伙开心吧!”此人先是自言自语,然后拿出两块玉牌随意的掂量几下,好像要比对出哪一块更沉些,实际上没有分别。

  “嗖!”

  破空之声响起,向山下队伍一名星判砸去。

  “啊!敌袭。”感受到异种bō动,这名星判猛然反应过来,就在他出剑想要格挡之际,顿时瞪大双眼,只见一道上擎天下拄地金光向他飞来,不是玉牌又是何物?

  这名星判赶紧收回剑光,探手一抓,展开身形就向队伍外面冲。

  他们可不是世家团队,没有丝毫团结性可言,仅仅是民间星判和地方势力组成的联军。

  封号之争开启五六个月,经过各大世家清理,已经很少出现兽潮围攻团队的事情,所以闲散星判也能组队,不必担心额外支出战力,毕竟每次战斗后,没有宇宙能供应,恢复起来很难。

  大家聚集在一起,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起码胆气上升,大家族不会随意倾轧。可是,玉牌数量毕竟稀少,一旦队伍中有人获得玉、

  牌,又缺乏强有力人物站出来主持,那么很容易散伙。

  “啊!玉牌,拦住他。”“不能让他离开,见者有份。

  “笨蛋,不要过去,用远程攻击。”

  队伍乱成一团,有几个家伙,见到山峰上仍有一道金sè光柱,知道有人算计,他们毅然放弃留下来争抢玉牌,而是马不停蹄前进。

  不过,更多人停住步伐,向得到玉牌星判轰击,姹紫嫣红光彩一下子映亮半边天空,这些人在自己的地盘上都是老大,说一不二的主,向来杀伐果断,出手时绝不留情。

  “轰,轰,轰,轰,轰,轰!”

  威能翻天覆地,得到玉牌的星判尚未逃离便被轰个正着,全身上下光幕乱颤,阻挡几十下便烟消云散,他倒是jī灵,将手中玉牌甩脱,谁愿意要谁要去。

  “抢啊!”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数道庞大摄力升空,化作无形大手夺取玉牌,谁也没有注意到,队伍中一名邋里邋遢星判看向玉牌时,眸子里闪着灵动,正在计算出手和逃跑方位。

  时间不大,队伍中窜出去的几人,已经来到山峰之上,原地竟然放着一块玉牌,几人登时警觉起来,有些拿不定主意。

  “二哥,赶快去取玉牌,小妹掩护您过去。”红衣女子扫向周围,有些紧张的说。

  “呃!还是大哥先来,论年纪我排在第二位,论实力我可是连四妹你都不如,对这玉牌并没有多少奢望。”半个身体完全机械化大汉根本不上当,他们这个小集体总共六名星判,虽说来自同一星域,但是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要是让他去取玉牌,小命肯定没保障。

  “哈哈哈,都是自家兄弟,争个什么劲,难道也要像山下那些人狗咬狗?”为首汉子看似豪爽的大笑,眼角余光却盯向并未说话的老三,老五,老六。

  “大哥尽管取来,我和五弟鼎力支持。”老三感应最敏锐,察觉到大哥看他,急忙出言表态。

  老五和老六连连点头,至于兄弟几人心中究竟作何打算,绝对不会表lù出来。为首汉子倒是有些迫切起来,毕竟传闻中只要得到一块玉、

  牌,就有机会进入深层空间乃至异度空间,即便无法夺取封号,也有不少好处。

  想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要不然那些大家族只需坐下来协商一番,总能排出一个次序,何必打得如此辛苦?他们这些名不见经传星判心中都有一笔账,外界传闻是一方面,他们自己也懂得思考,不会被传闻轻易左右。

  “我取也好。”大哥抬步上前,然而当他的手就要碰到玉牌,左侧猛然射来一条锁链,夹带惊人气劲,把他的手指硬生生震开,裹住玉、

  牌便走。

  “小六,你好大胆。”六个人中老二狂叫一声,不过只是做做样子,并未上前拼死,反而是老三,错愕之余出手轰击。

  “嘭”的一声,老三发出的攻击,在中途便被拦截下来,那个最先说话的红衣女子,掩护老六到自己近前,然后两个人踮脚向山峰之下落去。

  “混蛋,叛徒。”大哥狂怒交加,带领另外三人追去。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红衣女子和老六在下落过程中,就被别人戳胡。凭空伸出一条手臂,抓住老六手中锁链,向着左侧用力一带,那锁链上迸发出雷电,再也把持不住,眼睁睁被抢去。

  来者呵呵一笑,身形电射而去,追之不及。

  老六和红衣女子的脸sè突变,他们看到刚才那人,脑海中跳出一个名字:“王牌抢夺者海尔。”“你们两个叛徒,纳命来。”上方攻势已到,他们这个小集体算是瓦解,眼下还是保命要紧。

  就在此时,山下人马当中,一名不受重视的邋里邋遢星判悍然出手,狂笑接过玉牌,晃身就突围而去,见缝插针的功夫妙到巅毫。

  “咦,乞讨者边锋,想不到娄这块玉牌最后到了他手中。”海尔回头望去时,自得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