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25章 老怪物拓跋野

第825章 老怪物拓跋野


  “宏儿,还没有搞定那个机械小妞吗?”拓跋宏身边渐渐显现出一道身影,在场众人除了感知到强大威压,竟然没有一个人有本事看出来,此人究竟是如何出现的。“呵呵呵,确实是有些慢了。不过,爷爷不是走得更慢?现在才过来。”拓跋宏竟然与身边老者是爷孙关系,这真是出乎意料。

  “多嘴!不就是一块异端徽章?也就你觉得有用,若是再给我几年,便可挣脱束缚,直接从炼狱走出去,到时候什么封号得不来。”老者剑眉倒竖,脚下踏着青sèbō动,浑然不把对面众人放在眼中。

  “妈的,装神弄鬼,兄弟们干掉他。”有人十分不忿,管你哪个是爷爷,哪个是孙子?只要手中有封号徽章,便是他们的目标。

  “轰,轰,轰,轰,轰!”

  绚烂sè彩交织成蘑菇云,等到蘑菇云膨胀,蒸发,又被炼狱的空间力量吞噬。封号徽章非常坚硬,是打不烂的,所以出手之时,不用有任何保留。

  这攻击来自五十多名星判,真的很强。他们久攻方泽无效,已经磨得没有脾气,好不容遇到暴君徽章,谁抢到,谁就后半生荣华富贵,远比方泽手中那块盾师徽章强得多。

  令人惊奇的是,大家全力轰杀的位置,出现一团青光。

  “哼,老夫闭关三十六载,想不到炼狱之人已经忘记我拓跋野。正好,今天就用你们这些猴崽子血祭。”老者全身青光湛湛,随着话音爆发出青sè雷霆,整个战场土石飞溅,好不热闹。

  “什么?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拓跋野,能够力抗翠竹绿洲和红岩绿洲的老怪物。”队伍中有高手进入炼狱较早,自然听过拓跋野这个名字,那可是一等一狠人,等闲之人根本得罪不起。

  人的名,树的影,老者刚刚报出自家名号,对面战队便泄了气。炼狱之中颇有几名深居简出老怪物,不知道活了多久,这个拓跋野绝对有实力排在前五位。即便己方人再多,面对青sè雷霆肆虐,全然不想反攻,只想着招架。如果说人名可以冒充,源能力手段却与传闻中一样。

  这拓拔野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早已步入六级星判层次。只是他同样发现,生命徽章呈现出来的印记,根本不能代表什么,最多吸收宇宙能的速度比五级星判时快一些,差距不是很大。

  怎么办呢?六级星判与预想中情形不一样,拓跋野另辟蹊径,竟然异想天开,想把身体与战器结合到一处。这样他会更加纯粹,无限接近于能量本质,成为与宇宙同生共死的伟大存在。

  想法也许可行,不过这条路异常艰辛,远没有当初设想的那般顺利。

  尽管时至今日,拓跋野仍然没有成功。不过,他的战力提升很快,又闭关多年,比当年扬威炼狱还要可怕。要不然以拓跋家的传统,即便是亲爷爷,拓跋宏也不会放在心上,一切都要凭实力说话,实力不行,能把亲爹当成孙子来使。

  青sè雷霆无情洗刷战场,拓跋野双眼爆发出强光,宛如探照灯般看向对面金sè光罩。

  方泽手上有一枚盾师徽章,兰新蕊手上有一枚异端徽章,这两枚徽章都是拓跋野想要收集的东西,虽然他还没有强大到直接从封号徽章中抽取本源力量的地步,但是假以时日,等到他神功大成,说不定会用到封号徽章,而且数量越多越好。

  人皆有贪心,星判也不例外,只是层面不同罢了。

  拓跋野的攻击很强,硬生生将围攻方泽战队全部轰散,攻击犹有余力向前方冲击,金sè光罩摇晃起来,情形岌岌可危。

  “给我挡住。”方泽猛拍金盾边缘,随着一声钟鸣巨响,金sè光罩重新稳定下来。然而,他刚刚稳住防御,拓跋野第二bō攻击已到。

  此时此刻,先前那些想要染指盾师徽章的星判们,根本就不够看。里面颇有几个凶徒,可是遇到这更凶更狠的猛人,顿时成了蔫茄子,能够保住一条性命便算运气,坏些的丢掉半条命。

  “轰”的一声,金光灿烂,方泽大口喷血。

  “金盾裂甲,无限防御。”方泽心知危险,不得不放弃手中金盾,盾牌很重要,然而人命更加重要。让防御化腐朽为神奇,那才是盾师发展方向。

  “咔嚓,咔嚓,咔嚓!”

  金光碎裂,不过不是破碎,而是很有规则的碎裂。只见方泽手中金盾裂开二十四块,每一块都爆发出冲天金芒,迎着拓跋野强横攻击而去。借助这个机会,方泽和兰新蕊急忙向后退去。

  “哼,想跑?”拓跋宏手持巨大晶剑,也不知道他手中这把晶剑经过何种变化,竟然由原来的三指宽,变成半米宽。

  晶剑很短,却很厚重,拓跋宏用力向前一挥,竟然形成一道烟岚,好似幽灵一般,上下飘浮着追向方泽和兰新蕊,若是真被击实,下场必定极惨。

  “世界之树,虚无现世。”兰新蕊察觉危险临近,头顶上猛然呈现出一棵巨树虚影,向外绽放数不清光丝,又宛如滑盖一般垂落光明,让人觉得既神圣,又晕眩。

  “咦,还有这一招。世界之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拓跋宏皱了皱眉,直觉他那隔空一剑难以跨越光树幕布,在那光树虚影之外,正在化为虚无,任何能量都会凋零毁灭,很是奇异。

  兰新蕊交躯轻颤,她这一路上消耗很大,已经接近力竭。这个时候强行召唤光树虚影,对她而言,负担不是一般的大。不过,生死一刹那,由不得她多做思考,只能以最强招数对抗。

  光树虚影渐渐淡去,拓跋野和拓跋宏轰然出手,突破二十四块金盾裂甲撑起的防御,瞬间来到兰新蕊与方泽刚刚站立的地方,只是二人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让他们爷孙俩郁闷不已。

  “能够在炼狱环境下进行空间传送,这世界树真是了不起。”拓跋野点了点头,他并未说兰新蕊了不起,而是单指世界树,两个后辈星判,要不是手上有封号徽章,根本不值得重视。

  “他们没有跑出去多远,下次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拓跋宏将巨型晶剑放到身后,默默感受片刻,向左侧一条山脉飞去。既然他认定方泽和兰新蕊是猎物,就绝对没有理由放弃。

  “嘿嘿,这份韧性,倒是我拓跋野的种。”老者用黑sè长指甲抠了抠两鬓老人斑,面sèyīn沉的看向周围那些人,随手就是一团青sè雷光,在雷光爆炸之前,他的身影快速淡去。

  “快跑,这是灭世青雷。”有人咆哮一声,用力向外奔跑,还有比他更快的,然而随着一声沉闷轰鸣,整个炼狱都好像晃悠了一下,除了极少部分幸运儿生还,大部分高手竟死在此地。

  拓跋野转瞬间到了拓跋宏近前,二人相貌确实有五六分相似,仍然脚下踏着青光,一步迈出便是半公里,在炼狱之中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移动,也只有那些熟悉地形的老怪物能够做到。

  再说方泽和兰新蕊,他们二人传送出去,立刻放出几只黑sè机械甲虫。

  “谢天谢地,黑魅虫终于有反应了。”方泽气喘吁吁,用得最顺手的金盾就这样没了,代表他的实力大打折扣。来之前轩辕南星担心失散,所以送给每个人几只黑魅虫,言明若是遇到强大敌人,或者不好对付的事物,可以通过黑魅虫定位,好前往集结。

  黑魅虫双翅微颤,触须冒出一点亮光,为方泽二人指明道路。

  “这边走新蕊知道拓跋宏难缠,一路上本以为甩掉对方,结果过了一会,居然又追上来,所以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若是跑赢时间,他们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方泽拿出最后一支宇宙能金液针剂,手脚麻利的为兰新蕊注射。

  他看得出来,这女孩肯定吃过许多苦头,要不然有世界树源源不断提供能量,不会搞得如此狼狈。反观自己,要比兰新蕊的状态好上太多,所以毫不犹豫用掉最后一支针剂。

  “好,谢谢你。”兰新蕊眼中带着感jī,她充分理解到战友这个词的分量。

  二人跨越前方石林,根据黑魅虫指引,深一脚,浅一脚,行出去数十公里远,突然看到一条道路,确实是一条人为开凿出来的道路。

  好在蕴蓝绿洲距离白瓷绿洲不算很远,而兰新蕊传送过来的方位,又刚巧处于前往蕴蓝绿洲的交通要道上,手中黑魅虫触须闪闪发光,让二人欣喜若狂,这证明他们找对路了……

  此时此刻的蕴蓝城热闹至极,轩辕南星发布一系列条令,挑选那些资质出众之人,更开放城主庄园,供给客居在城中的星判吸收宇宙能。当然,梅丽雅已经拔除毒素。

  大肆收买人心只是一时,与尊狼密谈之后,轩辕南星深知局势紧迫。要不然这种枭雄又岂会把到手的医皇徽章拱手让人?隐龙要塞太过重要,未来几年,也许会搭进去一半以上星判。

  就在轩辕南星正忙的时候,赤道风叫道:“咦,方泽和兰新蕊正在向蕴蓝城方向飞驰,好像非常危险的样子。不好,他们在云海中遇到强敌了,快去救他们,位置在冷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