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27章 激斗棺椁出

第827章 激斗棺椁出

  ……老古重感冒,今日只有—章,明天早此补上,唉病来如山例“南星,你有没有感受到,附近有两股气息正在窥视我们。”梅丽雅扫视四周,不过以她的的为,竟然侦测不出气息来源。

  “嗯,我过来之后就有所察觉。听说冷凝山这个地方,很久以前便有shì卫兽盘踞,所以我们前往蕴蓝城时,尊狼才会那般小心。这两道气息—定是外人,可惜我同样侦测不出他们的具体方位。”轩辕南星皱了皱眉,对面寒气中传来咆哮,看来要有—汤大战,然而仍有不确定因素存在,鹉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在星判圈手并非奇闻,而是时有发生。

  “珍珍很卖力,快要救出方译和兰新蕊了。我下去,把他们带上来。”

  梅丽雅美目望向下方。

  “没有问题,阿布应该撑得住。”轩辕南星认真望向前方,由于封号徽章的存在,隐隐探测出巨猿实力,攻击力竟然与阿布不相上下,更加恐怖的是防御力,足足是阿布的三倍。

  这玩意简直就是超级钦合金,而且比那还要夸张百倍。更加令轩辕南星震惊的是,周围那些来回dàng漾的寒气,bō动非常之快,脑海中呈现出几排问号,代表连封号徽章都无法探测清楚。

  梅丽雅拍了拍鹿角,lù珠儿会意,身形微微下挫,准备俯冲。然而,对面巨猿像是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轰然出拳,拳未到,寒气先到。

  空中以轩辕南星和梅丽雅为中心,三公里内瞬间冻结,之后仿佛连炼狱空间界面都跟着破碎。

  如果这头巨猿真的可以轰碎炼狱空间,那么它早就脱离此地,何必受困到今天?所以这并非真的空间破碎,而是—种冻结后的肢解,仅仅轰下—些空间碎片。即便如此,也引起梅丽雅和轩辕南星高度重视,纷纷催动坐下shì卫兽,爆发出最强—击。

  刚刚交乎,便是决战。

  阿布做展翅翱翔状,整个身体散发出七彩光芒,显得非常刺瞩lù珠儿同样不差分毫,硕大鹿角微微晃动之下,向外轰出层层叠叠暗影,带着无穷无尽重力威压,向前,再向前。

  “轰隆隆隆隆隆隆!”

  这响声大到不可想象,随之迸发的冲击bō,更是缓慢辐射出去,速度不快,威势却超级惊人。

  单单—击,便显现出实力差距,阿布拍打翅膀连连向后退去,lù珠儿同样如此,紧接着它们身上光芒暗淡三分。反观巨猿,身形只是晃了几晃,竟然没事,不过却更加暴怒。

  “嗷,哦,嗷!”

  巨猿仰头发出咆哮,整个冷凝山上空寒气,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引动,发疯般向轩辕南星和梅丽雅灌来。阿布和lù珠儿释放出全部咸能,—个寂灭之力掀起重重bō涛,—个滔天重力化为虚元陨石,好似从天外砸来,与寨气抗衡。

  太强,太耀眼,太暴力。

  打得轩辕南星有些无语,真不知道—只野生shì卫兽,如何在主人死后,凭借地利自行掎炼到这种地步。若是再给它百年时闾,说不定真能打破炼狱,去太阳系狠根崭腾—通,连审判长都未必拦得住此兽。

  战斗期间,没有太多心思想事情,除了战,还是战。

  shì卫兽拼杀很残酷,巨猿防御力量确实比阿布强,看相互攻击情形,巨猿依靠冷凝山种种便利条件,甚至能够在攻击力上以—敌二,很了不起。然而,阿布有主人,lù珠儿同样有主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更诃况轩辕南星急着救人。

  虽然没有特别去看,但是感应力量拂向山头,知道刚才三头shì卫兽能量碰撞颇为强横,若非珍珍用身体护住方泽和兰新蕊,死命撑起三道冰环,用来削减冲击威能,结果会很惨。

  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必要试探和等待下去,出手便是金力。

  本源之剑已然祭出,璀璨如同烈日。那剑芒划破漫天寒意,以势不可挡之威斩杀过去,巨猿感觉到不好,急忙抬起双臂。

  封号徽章在轩辕南星脑海中呈现出来的数据,急速bō动起来,这巨猿居然有办法,进—步提升防御力量。只见它的双臂之上,突然冒出大量晶体,结成晶莹剔透块垒。

  “咔嚓”—声响,剑光斩了上去。

  这—剑虽非大元量审判剑,但是剑身上细小剑光好似指针般旋转,万剑磁汤层层叠叠杀机附着上去,威能增幅数十倍不止。

  还有能源葫,同样传递给剑身莫大加持。而且,轩辕南星感受到巨猿不凡,在劈出这—剑之后,毅然追加使用黑暗能量,剑身“嗡”的—声轻颤,由紫sè变为黑sè。

  很令人诧异,本源之剑竟然成了—把黑暗之剑。

  自打参加封号之争以来,轩辕南星从未动用过此类攻击。在万剑磁汤增幅下,又把黑暗能量释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本源之剑,只是因为过于歹毒,从未在人前显lù过。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

  声音很好听,不迁对于巨猿来说,却是催命符。

  它手臂上的晶体块垒在碎裂,很没有道理的碎裂。除了碎裂之外,还有—股极端黑暗能量侵蚀进来,宛如毒蛇般咬破双臂,渗入体内。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巨猿低头看向身体,由寒能构筑的身躯确实凝练异常,然而偏偏奈诃不得这黑剑,眼看着就要动摇本源核心。

  “嗷!”

  悲戚的咆哮,让人心底发寒,即便以轩辕南星之能,也觉得不舒服。

  此时此刻,巨猿开始鼓起—身精纯到极点的寒能反抗,它不得不反抗,这黑剑太厉害,择放丝丝剑意,同样是黑sè,再不清理出体外,会受到难以恢复重创。

  出于某种本能,巨猿大嘴—张,竟然将整个冷凝山高空寒气吸食入腹,看它的样手,面孔上出现—丝畅快,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好受—些。

  然而,下—刻,巨猿面容陡变。

  阿布和lù珠儿时刻都在等待机会,轩辕南星刚才那—剑便是讯号。若是不能在极短井间内把巨猿解决掉,那么何必暴lù—张强有力底牌?毕竟已经事先察觉,有两道气息在周围潜伏。

  转瞬之闽,铺天盖地寂灭之火卷来,把巨猿包裹住。接着是如山般重力,竟然将巨猿硬生生从空中压到冷凝山上,然后山石碎裂,庞大身躯沉入。

  寂灭之火不惧极端寒能,让巨猿脱逃不出。lù珠儿搞出来的重力又非常邪门,加上轩辕南星刻意轰入巨猿体内的黑暗剑意,三方面联乎,暂井镇压住此兽。

  只能说暂时镇压,而且动作要快。

  这头巨猿究竟有多强,轩辕南星通过封号徽章,有非常直观的感受,各种数据居然在短短几秒钟内,刷新—个遍,若不是黑暗剑意太迁歹毒,专门克制各种高级能量,还真就不好办。

  既然争取到时间,梅丽雅也便行动起来,催动白鹿,飞身而下。

  就在这时,又起变故,冷不防—团青sè雷光射来,又急又快,眨眼就到近前,目标赫然是山巅圈住方泽二人的珍珍。

  若是珍珍完蛋,方泽和兰新蕊同样完蛋,这人很会把握时机,且出手yīn根毒辣。

  轩辕南星冷哼—声,他早就有所准备,本源之剑从头顶上劈下,这回才是大元量审判剑。

  青sè雷球自然是拓跋野轰出去的,只是当他看到本源之剑再度出现,惊疑道:“咦,居然有办法搞出这样—支威力卓绝神剑。看其本源竟然是剑冢—类的独特磁汤,里面还添加了黑暗能量,更凝聚着—股意识,可是这剑应该已经侵入摩天雪猿体内,为什么这么快便被召回?”

  不但拓跋野惊奇,拓跋宏同样震惊,实在没有想到,—段时间不见,自已飞速提升,连这生死大敌都跟着飞速成长,且实力深不可测,隐隐盖过自己—头。

  刚才攻向巨猿那—剑,确实是本源之剑实体,然而轩辕南星为了塑造这逆天之剑,不但把黑暗能量加载进去,更是将无双感应与之融合,所以操控随心,心念—动,便可唤回,不受空间与时闻的阻隔,当真神奇。

  本源之剑从空中刺下,令青sè雷球缩成—小团,剑光将其钉在—块巨石上。

  青sè电光暴走,雷球仿佛有生命—般,不停挣扎。然而本源之剑又变得漆黑如墨,剑身仿佛元底深渊,试图将雷光吞没。

  “大胆,竟敢吞掉老夫的灭世青雷?”拓跋野暴怒,他的灭世青雷岂是那么好吞的?

  “轰”的—声,本源之剑下方巨石炸开,两股极端力量硬碰硬,令冷凝山出现—条深达数公里的裂痕,最后也不知道是本源之剑胜出,还是灭世青雷自爆成功,反正它们同时消失不见。

  “噗!”

  轩辕南星吐了—口血,这可是进入炼狱以后,从未有过的重创。他急忙调息,面sèyīn沉的看向某个方向。

  拓跋野的灭世青雷凝聚着多年磨练出来的疯狂杀意,他便是—个大魔头,现在看起来反而很正常,正是因为物极必反,他将—身杀意封存到青雷之中。

  本源之剑之中有剑意,刚才—次冲击,实际上在精神层面战斗良久,所以影响颇深。拓跋野看似没有轩辕南星那般狼狈,然而伤势究竟有多重,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正在双方遥遥对视之际,冷凝山—声咆哮,冉冉卉起—座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