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28章 逆鳞之爆发

第828章 逆鳞之爆发

  “嘎嘎嘎,南星,你回去真应该算算命,怎么每次都出现变故?”赤道风震动能源葫,笑声传出去很远,听着有些刺耳。

  “是啊!好像每次完事大吉的时候,都会平添一些b辕南星拍了拍额头,对面凭空浮起的棺椁闪着强光,这东西本来在巨猿〖体〗内,没想到被本源之剑打了出来。

  不用想就知道,棺椁里有猫腻。也许是某位厉害星判,用特殊方式续命,或者在进行某种独特仪式。遇到巨猿时就有这种猜测,可是棺椁内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所以一直没有当回事。

  白鹿冉冉升起,梅丽雅已经救到人,手背散发出柔和白光,正在为方泽和兰新蕊疗伤。

  若论医术,尊狼拍马也赶不上梅丽雅,经过她的治疗,原本损伤很重的两个人,瞬间有了起sè,方泽甚至tǐng起xiōng膛,让气机在〖体〗内加快流转。

  “老大,太好了,终于看到你了。”方泽很少佩服别人,轩辕南星肯定算一个,因为以个人力量奠定珈蓝星轩辕家崛起盛世,再加上一次又一次取得的彪悍战绩,让人生出敬意。

  “好,回来就好,我们三人一起进入炼狱,如今又聚在一起。”轩辕南星目光扫向二人,带着一份惊喜,赞道:“你们两个不错,一个获得盾师封号,一个获得异端封号,无论对轩辕家还是韩家,都将是强大臂助。只是不知道罗红老师他们是否进入炼狱,希望她们相安无事。”

  话音刚落,轩辕南星想到隐龙要塞,心中门g上一片yīn霾。不管眼下取得多高成就,有更令人疯狂的战斗在前面等着,那可是清一sè高手参加的战役,人类文明腹地受到威胁,联邦肯定拼命抵抗,就算审判长也不能独善其身。

  “小心,是拓跋宏和拓跋野打伤我们的,刚才那青sè电光,便是拓跋野的手段。”兰新蕊捂着xiōng口,她的伤势比方泽还要重,只是因为体质特殊,所以才能熬到现在。

  “拓跋宏?哼,还真是yīnhún不散。”轩辕南星摇了摇头,只觉得这家伙生命异常坚韧,上次家族战队受到算计,就想干掉拓跋宏,不曾想对方逃得飞快,想不到在炼狱之中仍能遇到。

  “老大小心,拓跋宏得到了暴君徽章。”方泽在疗伤的当口,还不忘提醒一声。

  “暴君徽章?”轩辕南星神情一滞,这可是重要信息,好像与大帝徽章相对的便是这枚暴君徽章,两种封号彼此克制,不知道都有哪些妙用。不过,想要变强,也不能完全依靠封号。

  封号究竟有多大威力?虽然轩辕南星到现在还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心中隐隐有个想法,东西越是厉害,越容易产生依赖。就像能源葫,若非赤道风与之相融,来历不明,还不知道是帮助自己还是毒害自己呢!

  从最开始的懵懂,到现在完全开放出能源葫威能,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机缘巧合。

  确实称得上机缘巧合,在阡陌恒星系的时候,侥幸借助白犀人工程师智脑进行破解,这才避开能源葫之中潜藏的陷阱。那些白犀人工程师倒了大霉,甚至成为整个阡陌恒星系覆灭的导火索。不过,那时仍未解开能源葫全部陷阱,这次好在有炼狱进行层层限制,又是一次侥幸。

  两次侥幸,促成今时今日能源葫大成,总算有了扬眉吐气的力量,自从源空间修成本源之剑以来,终于有了压箱底招数,心里比进入炼狱之前还要有底。

  轩辕南星得知拓跋宏获得暴君称号后,脑海中只是闪了几下,一连串心念涌过。他聚精会神盯住对面越来越刺眼棺椁,阿布则一点点向后退去,谨小慎微,想要避开这古怪至极东西。

  开玩笑,这棺椁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光看那巨猿的修为就知道,其主人有多么强大。

  联邦有数不清的奇人异事,有数不清的天纵英才,更有数不清的手段。神圣佳音先知能够把基因操控到随意转生地步,更是留下几近于分身的克隆体,其他星判冰封自己,以此来延长生命也并非没有可能。

  “嘭!”

  偌大的棺椁,就在轩辕南星眼前,化为漫天晶莹,点点飘散。

  这情景看得轩辕南星和梅丽雅同时皱眉,本以为棺椁中有人,却并未看到人影,就在二人有些困huò的时候,身后传来轰鸣。

  “轰隆隆!”

  声音震耳yù聋,然后整个世界变为白sè,那是恐怖的白sè,陷入进去,承受着难以想象压力。

  轩辕南星精神力量强横,然而今天遇到更加强横的存在,到处都是涌动的白光,很强烈,很恐怖,好像随时都要钻入〖体〗内,心底产生无法形容惧意。

  威压来自精神层面,由虚无凝聚成实体,白光结成精神海啸,每个人都被孤立起来,好像站在孤舟上,与滔天巨浪相对。

  轩辕南星明明知道梅丽雅就在身边不远处,可是也只是知道而已,从视觉到感应,完全失去梅丽雅的气息,就更不用说气息很弱的方泽和兰新蕊二人了。

  就算阿布,也失去联系,不知道是回到生命徽章之中,还是仍然在脚下。

  多么奇特的感觉,多么可怕的杀机,连对手是谁都没有看清楚,便落得如此境地。

  若是换做别人,白sè杀机一起,受到精神海啸摧残,必死无疑。想逃出生天,那种概率几乎不存在。然而放在轩辕南星身上,却适得其反,白光把他的全部气焰点燃,称得上惊天动地。

  梅丽雅一直是轩辕南星的心结,他来之前就曾说过,不想与之分开,一刻都不愿。大抵是长期分离后,产生的特殊心病。

  都说龙有逆鳞,以前轩辕南星还称不上龙,逆鳞是有,却无力守护。

  别看他修炼很快,却只能称作高手,最多光耀门楣,借助一系列机缘让家族走向强大。联邦疆域如此广阔,星判寿命相对悠久,所以在星判这个圈子里,顶多有些名气,远谈不上成龙。

  难道前面几代人就没有逆天人物?人家修炼时日比你多,你一个后生晚辈,就真能超越那些前人吗?也许可以超越,可是困难重重,历练不够不行,更需要有一股天下舍我其谁的心气。

  今天,轩辕南星爆发了,真正的天下舍我其谁。谁也甭想给他设置障碍,谁也别想让他与梅丽雅再度分离。也许有人会说为了女人,不够大气。可是在他眼里,很看重彼此情感,试问如果连自己女人都无法维护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谈大气?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强者。

  本源之剑出,光华结成霞光,照耀半边天空。

  不要被这美景míhuò,白光刚想反抗,霞光顿时变成无穷黑暗。整个空间化作深渊,什么精神海啸,什么白光空间,统统靠边站,黑暗之中剑意鼎盛,悬浮亿万黑剑,杀气凛凛。

  轩辕南星从腰间摘下葫芦,仰头便把最近一段时间漏出的酒液倒入口中。

  以他的修为绝对不会醉倒,也不需要以酒劲壮胆,他是吸收酒液中的宇宙能金液,全身能量暴走,整个人看似一点点沉寂下去,却给人一种正在暴怒边缘的感受,周围显得无比压抑。

  说来时间长,其实前后变化,也不过几秒钟的工夫。

  空中白光一晃,眼前景象恢复正常。阿布仍然在脚下,梅丽雅仍然在为方泽二人疗伤,可是在宽阔鹿背上,偏偏多出一道人影,正yù出掌攻击。

  这时候,轩辕南星侧头看来,眼中淡然得可怕,仿佛没有情绪bō动。其实恰恰相反,他的怒意已经沸腾到极点,就连手背上的大帝徽章都跟着震颤起来,束缚在上面的力量正缓慢飞散。

  此时此刻,轩辕南星便是真龙,有通天彻地神威,有傲啸九天之能,敢向梅丽雅出手,此人必须得死。

  能源葫散发出葫芦形红光,赤道风吼道:“沉沦之始,万物终结,空间枷锁,〖镇〗压天地。”

  静止,以轩辕南星为中心,除了那漫天剑意,一切事物都静止不动。梅丽雅身后,那道刚刚抬起手臂身影,lù出难以置信眼神。

  没有声音,完全处于静默状态,厚重剑光由上至下劈砍。

  仿佛这一剑,是整个空间所有威势的突破口,所有最为纯粹的杀机与剑意凝为一剑,就那样没有任何滞碍的划过。

  “哼,想杀我?你还欠些火候。”梅丽雅背后传来冷哼,身形一展,避让开来。

  表面上看去,轩辕南星倾尽全力,施展出一剑,之后便目光冷峻,不再出手。而梅丽雅也好似因为这一剑平安无事,仅此而已。

  那身影刚刚挪移出去,还有些讥笑。然而下一刻,他再也笑不出来,铺天盖地剑意将身体席卷进去,细细感应,剑意居然来自〖体〗内。

  “这怎么可能?”身影连忙施展逃命手段,在原地留下一具冰晶替身,逃之天天。

  接下来更加可思议,冰晶替身快速破碎,洒落到地面。那身影再次挪移出去,怪叫一声,又在原地留下一具冰晶替身,希望逃脱剑意抹杀。结果,他留下十八具替身,全部破碎消散。

  直到这一刻,这位从棺椁中走出来的强者才意识到,自己生命垂危,对手的攻击强大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