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29章 对战拓跋野

第829章 对战拓跋野


  ‘你是谁,为什么打扰老夫沉睡?还要苦苦相逼。”身影再不能淡定,剑意让他抓狂,仔细感应探寻,不知道来自何方,如蛆附骨,无形无相。

  “是我苦苦相逼吗?你的shì卫兽狂暴,yù杀我方二人,刚才你还出手偷袭。很抱歉,就算我现在想放过你,也无能为力了。”轩辕南星眼神淡漠的可怕,好像在看一具死人尸骨。

  “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无能为力?”身影再度挪移出去,原地留下一条冰瀑,很是壮观,剑光从上至下楠过,冰瀑寸寸断裂。

  断裂速度很快,令人心头惊骇。

  这条冰瀑已经是身影能够拿出来的最强抵劫手段,他在许久前成名,纵横联邦百年,惹下无数强敌,若想活得长久,自然要找些保命招数。

  保命是星判圈子的终极课题,如果磨练得好,祸害几百年都不成问题。如果不会保命,那么就只好认倒霉,等着做炮灰或者被人灭吧!

  此人很强,生有一双金眼,从很小的时候,便挖掘出双重超能力,资质好得没话说。要不然落入炼狱以后,也不会尝试着突破炼狱,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能够找到方向,便是强人。

  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此刻,轩辕南星便是那个人外之人,天外之天。剑光既出,只有死……亡。

  从冷凝山腾出一道庞大身影,那头巨猿居然没有破碎,而且借助山中寒气修复自身,战力有所恢复,想要帮助主人抵挡住剑意。

  这金眼人很强,硬生生将体内剑意转移出去,加载到shì卫兽身上,希望通过shì卫兽,来帮助自己友过难关。

  想法是不错,可是他不了解这一剑的可怕。要不然以他那强大精神力量……什么样的剑意和剑光驱除不掉?为什么要如此费力,像小丑一样在轩辕南星面前蹦醚?

  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挪移途中,一连尝试数十和办法……仍然无法摆脱剑意。尽管xiōng中怒意翻江倒海,想要将几个小辈解决掉,可是他没有时间出手,一刻不驱除剑意,一刻便面对死亡。

  轩辕南星心中微惊,以他原来的想法,既然使出这一剑,对方最多坚持五秒钟。没想到蹦醚如此久……次又一次tǐng了过去……都快半分钟之久了,仍然挣扎。

  “轰,轰,轰,轰,毒!”

  黑sè剑光从巨猿体内爆出,把庞大身躯一下子桶成马蜂窝。这还不算,那金眼人身上同样有黑sè剑光穿射而出,掀起一簇又一簇凶猛光爆……好不耀眼。

  “你,你居然真能杀我?”金眼人想要自爆,想要与敌同归于尽……然而他吃惊的发现,已经无法调集体内能量,一丝丝鲜血喷射而出……被强横力量抽离。

  能源葫禁锢空间,消耗可是非常巨大的,顺便抽回点血来,补充一下,聊胜于无。赤道风如此做,更能阻止对方自爆,可谓一举两得。

  死了,死得虽然不够干脆利落,却的确死了,死在轩辕南星剑下。刚才那一剑,如果是针对炼狱空间,多半会轰出一处缺口,其产生的能量bō动,就算幕后那五位审判长也觉得震惊。

  百岁以下星判中,居然出现这么一个妖孽,让人无语。

  尽管能源葫在其中起到巨大作用,总要轩辕南星的实力够格。要知道这金眼人,百年以前就尝试着突破炼狱空间,自我成眠如此长久岁月,实力并未降低多少。能够将他击杀,确实是很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几率微乎其微,然而本源之剑偏偏成功了,战绩高得出乎意料。

  这位拥有巨猿星判,虽然不知道姓名,但是实力非常之高。生命徽章微微一动,黄金数码开始向上飙升,竟然连续突破五万和六万大关,到了七万多才停下来。

  开玩笑,黄金数码在联邦和星判圈子里通用,几千点就能减免好多精兵兵役任务,让他们免受战乱牵扯,让他们有时间做准备,更好的迎接挑战。凭空多出来如此巨额黄金数码,即便以轩辕南星的沉稳心性,也禁不住挑了挑眉头。

  “真没有想到,此人为人类立下过汗马功劳,击杀的敌人不占少数。只是,有着如此斐然战绩,为什么会被关入炼狱?”轩辕南星不解,不过也不需要了解,杀了便杀了,这人即便离开炼狱,在没有特殊条件触发下,恐怕也活不长久,千不该万不该,居然向梅丽雅出手。

  拍了拍衣衫,轩辕南星重新看向稍远处。还有一个拓跋宏和拓跋野没有解决,前面对手再怎样强大,终究是偶遇,是前人,是囚犯,与yīnhún不散的拓跋宏不同。要是让这个家伙抓住机会抖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即便自己承受得起,家里也承受不起。

  拓跋宏对于拓跋家没有多少归属感,拓跋家再如何强盛,以后也许与他有关,在这之前关联却不大,少了一份责任,遂少了一份威胁。

  轩辕南星不同,他是亲手将家族壮大,虽然总是甩手,交给老爹管理,但是雄屠战队与好多亲人都在发挥作用,真若发生事情,他能置身事外吗?这是软肋,必须将危险拖杀在摇篮中。

  先前几次就想杀拓跋宏,一劳永逸解决麻烦。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滑不溜秋,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若是没有完全压制对方的实力,还真就不容易得手。

  想再多也没用,该动真格的时候,不能有半点留手。所以,隔着很远,轩辕南星便开始暗中催动本源之剑,头顶上忽然多出一把黑sè光剑,黑得让人心惊,黑得让人紧张。

  “好强的气势,想不到百年来年轻一辈之中,居然有人能够达到这个程度。”拓跋野目光闪烁看向本源之剑,他先前出手轰击白蛇,便暴lù了行踪。本以为那巨猿厉害,巨猿体内珍藏的棺梃,更能发挥出自己所希望的效果,却未想过,人家一剑便结果从棺槟中走出来的强者。

  炼狱是什么地方?九成九关押进来的人都是高手,大家互相倾轧之下,只要能活下来,就是高手中的高手,除了那些炼狱中出生之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将身体尘封百年,被外人打扰,出来后还不大发神威?拓跋野是这样想的,他猜对了前面的部分,却没有猜对结局。

  此刻与轩辕南星裂锋相对,拓跋野的气息先就弱了三分。

  拓跋野出手轰击白蛇珍刻,想要借机除去方泽和兰新蕊,这份算计着实歹毒,若非轩辕南星和梅丽雅早有准备,以灭世青雷的难缠程度,说不定他已经成功。

  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没有道理只挨打,不还手。

  黑sè剑光越来越凶悍,前一刻明明在轩辕看星头顶上炫耀威势,下一刻已经接近拓跋野二人。

  “咔嚓”一声响,好似打了一道黑sè闪电,太快,没人看得清。拓跋野很厉害,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抬手轰出一道青雷,之后更是一道青雷接着一道青雷,想要将黑sè剑光抵消掉。

  本源之剑由原来的闪耀夺目,蜕变为现在的漆黑狰狞,代表轩辕南星不再留手,要以残酷和凌厉惩罚敌人,一剑既出,生死立判,大帝尊严,不容侵犯。

  拓跋野出手后便知道不好,与青sè闪电联系陡然断绝,竟然挡不住对方信手一击。

  哪里是信手一击?轩辕南星表面上很轻松,实际上尽了最大努力,能源葫需要恢复几个小对方能重新发动,眼下可是连半点辅助功能都提供不上。

  杀一个大高手,哪有那么容易?不付出一定代价,能成吗?

  代价肯定有,就看划小算不划算,总的来说,如此迅速剪除巨大危险,并且震慑一番,还是颇有成效的。

  此刻,才是本源之剑实打实的力量,其中融入的精纯黑暗能量,在轩辕南星调集下,已经全数运转起来,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便超强,无视敌人动用能量,无视距离远近,剑意变得完美无缺,连杀人都仿佛一门艺术,透着冰冷刺骨的美感。

  整个空间以黑sè作为基调,间或有青sè电光和青sè雷球窜起。

  拓跋野很强,真的很强,连轩辕南星都不得不承认,与刚才杀的那个人,几乎有着不分伯仲的实力。能源葫正处于最虚弱时刻,而本源之剑的黑暗能量也并非鼎盛时刻,在那咄咄逼人的黑sè杀机中,隐藏着一份虚弱。

  黑sè剑光一连破碎百道青sè电光,无比接近拓跋野。

  老家伙察觉不妙,身形扭转起来,突然散发出一圈气势万钧青光。而他的手臂,居然凝结出好多青sè结晶,汇聚成一柄长枪虚影。

  很古怪,很奇异的能力。

  轩辕南星并不知道,拓跋野疯狂到将自己与战器合体,把身体变为战器,威力之大超出预计。

  当青光扩散到一半,剑光开始破碎,黑暗突然散去,让拓跋野微微一愣,有些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虎头蛇尾,难道是刚才那一击之后,已经虚弱到无力再战?

  就在拓跋野心中狂喜之际,冷不防一股危机感靠近,不等他躲避,毒光从上至下笼罩,任他本领再大,大意之下也只能中招。

  “啊!居然敢算计老夫,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拓跋野还想张狂,却不料身上气息微微停滞,出现一丝不畅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