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35章 沉沦纵横,剑气烟岚

第835章 沉沦纵横,剑气烟岚

  第835章沉沦纵横,剑气烟岚——

  第835章沉沦,剑气烟岚

  当拓跋宏的剑即将接近轩辕南星的时候,涌起一圈空间障壁。

  这空间障壁肉眼就可看到,起初只是薄薄一层,很快增加厚度,形成一圈围墙,将轩辕南星包裹在内。

  拓跋宏冷笑,远古晶剑既然已经放大,威能何止翻了十倍,岂是区区空间障壁能够阻拦的?

  透明剑身斩入空间障壁,犹如将烙铁丢入棉花堆,顿时冒出一缕缕黑烟,开始灼烧。拓跋宏脸上出现兴奋笑容,仿佛看到轩辕南星身首异处。

  “老赤,怎么样?还没有好吗?”心灵之中涌起一道思感。

  “别着急,拓跋小狗若是真能伤害到你,那么封号徽章就白白开启了。嘿嘿,你可是冒着得罪那五个老家伙的危险,强行取得传承,连这一剑都挡不住,那可有些说不过去。”赤道风的声音徐徐传来,好像正在很遥远的地方关注此战,然而他与轩辕南星对话只是一瞬,并未提及什么时候沉沦之剑完工,也就是说眼下只能被动防守,没有还手之力。

  大帝徽章连接炼狱空间,形成强横防御,其他封号徽章却未必与之相同。每一位封号获得者继承能力皆不相同,强弱与否,看个人机缘。

  电光火石间,拓跋宏的剑已到,接下来便是检验大帝徽章防御力量的时刻。

  没有轰鸣,没有亮光,剑身灼热,除了焚化空间障壁,冒出一丝丝黑烟以外,没有其他效果。

  拓跋宏感到不好,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手中巨剑竟然有种劈入空气的感觉,软绵绵不着力。

  “咦,这是怎么回事?”拓跋宏能够确认,他真的已经劈砍到轩辕南星,只是剑身顶端发生扭曲,竟然弯曲半米,没有命中。

  “不,绝对不会这样,你给我去死。”拓跋宏胸中腾起怒火,他不管不顾狂催能量,手中巨剑轮转起来,想要来一次华丽横斩。

  很可惜,仍然没有成功,轩辕南星给人一种很“滑”的感觉,只要不把他身体周围,越来越厚重的空间障壁完全除掉,那么就别想伤害到他。

  拓跋宏面孔变得格外狰狞,轩辕南星已经成为他的心病,他是拓跋家的骄子,十岁成为五级精兵,十三岁成为六级精兵,然后坐火箭一样,成为执法者,依靠宁园星得到的晶剑,几乎半年便跨越一个阶层,顺利成长到星判阶层,顾盼生威,家族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之相比。

  然而,每次见到轩辕南星,都比他高上一头。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了。明明是一颗光华闪耀的新星,旁边却有一颗比他更加闪耀的明星,若是再任由对方发展下去,还有他的活路吗?

  远古晶剑突然爆发出嗡鸣,剑身上亮起大量光纹。

  此时此刻,拓跋宏已经顾不得许多,即便让晶剑超负荷运转,即便从此失去晶剑,也值了。

  轩辕南星面色一沉,一股战意冲天而起。封号徽章烁烁放光,将层层叠叠金光灌入空间障壁。

  “嗡”的一记颤音,无有远近,无有阻碍,空间障壁竟然成了虚影,剑光向内斩去,那滑不溜秋的感觉,再也不能成为阻碍,一路势如破竹,突破进去。

  纵然空间障壁璀璨夺目,强行与方圆百里炼狱空间连接,却也难挡这一剑之威。

  轩辕南星身形不断后退,冷不防从剑光之中,迸发出一串又一串细微空间裂痕,那种让人很挠头的净化之力再度出现,仿佛连同空间异象都要净化干净,邪门得紧。

  拓跋宏咬紧牙关,强行催动攻击,身体负担很大。

  他并非真的精灵,只是以独特方式,融合一些远古精灵皇族精血罢了,搞得身形拔高,双臂变长,与原来的样子大为迥异。

  然而,他一直认为这种付出值得,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肯定能够超越轩辕南星。只是那个宿命中的敌人,一次又一次践踏他的信心,如果此次再不能把对方干掉,修为恐怕会倒退。

  星判修的是能量,修的更是心灵,如果心中生出一种无力感,觉得战胜对方无望,那么此生便真的无望,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这是身为天之骄子的拓跋宏,所不允许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也绝对不允许轩辕南星继续活下去,他要杀,杀掉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空间障壁正在破碎,纵然身处炼狱空间,防御力有着加成,也难以抵挡这悍然一剑。那几乎是远古精灵族最精华攻击,对于空间概念的理解和破坏,位居人类文明之上。

  轩辕南星看向左右,空间障壁破碎的时候,渗入障壁的金光开始燃烧,形成金色束缚,试图缠绕住巨大晶剑。

  到得此时,晶剑又是“嗡”的一声爆鸣,震破金色光线。

  封号徽章急速震颤,显然已经阻挡不住。轩辕南星心中了然,所谓的帝气加身,护佑万安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再高便要伤害到封号徽章根本了,战后需要很长时间恢复,得不偿失。

  空间障壁确实很厉害,可是如果继承大帝封号之人,连出手抵挡一番的资格都没有,也便白瞎了这份加持,死掉也活该。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轩辕南星闭上双眼,任由巨大晶剑劈砍,好似已经放弃抵抗。

  拓跋宏再也不敢大意,一刻不看到轩辕南星身首异处,便有万种可能,他输不起,所以晶剑颤抖得越发厉害,将全副能量灌注进去,剑身隐隐变得斑驳不堪。

  “咚!”

  剑形波动以轩辕南星为中心,向外散发。晶剑击打上去,如同巨木撞钟,掀起一声沉闷钟声。

  说来奇怪,这声音散播出去,穿透层层空间,不分远近,只要身处炼狱之中,就能听到难以测度洪音,心中莫名其妙生出一种想要朝拜的感觉,有些修为低下者,当真跪伏在地礼敬。

  拓跋宏心中骇然,他的攻击竟然被挡住了,那是一把剑,一把三米长大剑,仅仅插在轩辕南星身前,便震偏远古晶剑。

  这时候,轩辕南星身上鬼泣战袍经过封号徽章散发出来的战意涤荡,变为金色披风,在背后猎猎作响,随着剑势呈现舞动姿态。

  轩辕南星的肩膀上,拓展出深红色护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庄严无比,眉心更是生长出典雅花纹,看起来宝相庄严,神圣不可侵犯。

  大剑并非悬浮,而是插在身前空间,剑身下方空间碎裂,竟然是以炼狱作为基石,紫金光线在剑身上飞速流转,剑锷上出现一张人脸,竟然与轩辕南星有着**分相似。

  这剑上人脸,本来如同轩辕南星一样闭着眼睛,忽然掀开眼帘,爆发出两簇奇光,让方圆不知道多少公里,跟着闪耀,拓跋宏突然生出被庞大气机锁住的感觉。

  大剑种种神奇,一时半刻不能尽述。

  剑柄末端耷拉着九条黑色锁链,“哗啦,哗啦”震动几声,凭空生成九条锁链,向拓跋野手脚缠绕而去。

  “束缚我?哼,再也别想。”拓跋野咬破舌尖,向晶剑喷出一口鲜血,从腰间拿出一支针剂猛然插在脖颈上,陡然爆发出强烈气焰,向晶剑灌注能量。

  随着战斗,晶剑变得越发斑驳。

  轩辕南星仍然闭着双眼,感受大剑带来的好处,以及种种不可思议力量,剑锷处突出的人脸忽然张口说道:“沉沦已成,披靡,银河之器,万古长存,镇压气运,祭器无双。”

  这声音中正平和,透着一股自强不息精神,炼狱空间为之震颤,无数高手心生向往,从修炼场所飞出,向着蕴蓝绿洲方向飞来。

  拓跋宏目光中带着惊惧,他万万没有想到,以精血侵润晶剑,仍然挣不开黑色锁链,他居然被捆绑起来,只有右手握着晶剑,还能向外劈砍。

  蓦地,轩辕南星抬起黑色大剑,一道烟岚由剑刃处生出,向前狂飙。

  “不!”拓跋野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拓跋宏身前,全身爆发出宏大青光,万千雷光交织成球体,想要抵挡剑气烟岚。

  沉沦一击,血杀万里,上天地下,唯剑独尊。

  烟岚仿佛雄鹰一般,展开一对翅翼,实际上是遇到阻碍后,一种自然而然的光漫射现象。

  这纯粹到极点的一剑,只包含一丝黑暗能量,不过经过沉沦之剑浓缩,威力却也纯粹到极点。

  巨大无朋青色雷球向内凹陷,烟岚微微震颤,卸掉无穷阻力,继续向前飞去。拓跋野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眼睁睁看着剑气烟岚从前胸穿了过去。

  “噗!”

  血水飞溅,拓跋野何等修为?更将身体与战器相融,已经接近能量化生命,却在这难以形容的剑气烟岚攻击下,穿了个透心凉。

  烟岚穿过拓跋野的身体,变得虚弱起来,然而并未消散,仍然向前飘去。

  说是飘,实际上速度快得无法反应,拓跋宏只来得及竖起晶剑,想要以晶剑帮自己度过一劫。

  “嘭”的一声,晶剑裂开,剑气烟岚渗透进去,穿过晶剑厚重剑身,穿过拓跋宏肩膀,带起丝丝血光,又飞出去数公里远,在冷凝山碎石上留下一道宽两米,长百米剑痕,这才敛去。

  多么惊人的一剑?多么可怕的一剑?

  拓跋野狂喷鲜血,吼道:“老夫和你拼了,宏儿快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