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36章 九幽莲子,审判劝说

第836章 九幽莲子,审判劝说

  轩辕南星目光扫来,让拓拔野浑身一颤“哼,想要以自爆换取你孙子拓跋宏一丝生机?还是算了吧音响在耳畔,拓跋野心头一痛,身上忽然绽放出一圈血光,投向沉沦之剑。

  再看拓跋野的时候,生机全无。

  拓跋宏就站在拓跋野身后,看得hún飞魄散。这把突然出现的黑剑,拥有神鬼莫辨之能,感应过去如泥牛入海,深不可测。

  怎么办?刚才还想着,把轩辕南星干掉,除去心中梦魇。现在却只想逃离此地,再也不要见到这个命中煞星才好。

  拓跋野一身精血,受到沉沦之剑吸引,贡献出绵薄之力。

  确实是“绵薄”之力,血液中潜藏的能量,无论是宇宙能,还是战器雷光,最后都被赤道风压缩成一缕毫毛般能量,汇入剑身之中,经过紫金光脉洗练,逐渐化为黑暗能量,精纯无比。

  每一次攻击都有消耗,而且消耗巨大,若是没有补充,那就太吃亏了。轩辕南星非常满意新剑神威,心中生出无边自信,如此大杀器在手,银河任何地方都可去得。

  拓跋宏看到拓跋野身死,仅仅懊恼了零点零三秒,之后他便擎起手中布满裂纹巨剑,不要命的挥舞出去。

  想保命,就要先拼命。

  在生死危机逼迫下,拓跋宏爆发出全部潜能,巨剑轰出去的瞬间,便完全碎裂开来,将周遭空间切割得体无完肤,到处都是空间裂充轩辕南星信手一挥,打葬一条通道,抬步便要跃出。

  不曾想这远古精灵晶剑威能尚在预计之上,其碎片切割出无数空间裂痕之后,剑柄部分经由拓跋宏灌注所有能量,绽放册一团银光。

  这银光看上去并不刺眼,而是显得柔和。

  下一刻,轩辕南星不得不停住脚步,周遭空间裂痕正在放大,从中泄lù出净化力量,等到剑柄散发出银光,净化力量更是受到牵引,向外喷涌而出,覆盖整片空间。

  拓跋宏正是借助这个机会,转身就逃。

  “这鬼东西真是难缠。”轩辕南星瞳孔与眉心交织成三位一体感官,眼神洞彻九幽,直接扫视炼狱最底层情况。

  那是一朵好似莲花的植物,叶片颤颤巍巍,绽放出一圈又一圈rǔ白sè奇光。这奇光并非只有净化功效,还有穿破一切空间和阻碍的特xìng,令他不得不认真面对。

  “***,隔空净化。南星,出剑吧!它既然能够隔着空间散发威力,相信我也能隔着空间发动攻击。哼,到时候,看谁更胜一筹。”赤道风意志高昂,他已经与沉沦之剑融合,从此以后沉沦之剑便是赤道风,而赤道风也是沉沦之剑,二位一体,不分彼此,就像身体与意识。

  “好,攻上一次,如果能把这东西拿过来,也许对梅丽雅有些用处。”轩辕南星真是一个好男人,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不是脱困而出,而是为梅丽雅搞一朵有趣莲花,疼自己女人属一流。

  “嗡”的一道颤音,以黑sè大剑为中心,散发出一层又一层剑形虚影。轩辕南星的手臂微微晃动,世间很少有人看得清他如何出手,总之透空而来rǔ白sè光芒,突然一滞,不再流动。

  须臾,净化之力居然脱离柔和,生出一股凌厉之意。剑光穿过层层虚空,落在炼狱深处。

  这层空间只有净化莲花,由于超强净化之力的存在,竟然容不下任何其他物质,连空间特xìng都纯净无比,梳理得干干净净,却也有些脆弱。

  轩辕南星一剑破了进去,向着净化之莲横斩。说起来很漫长,其实拓跋宏还没有跑出去多远。

  如果这一剑真的落在实处,净化之莲不说连根拔起,肯定会断为两半。然而,这神秘植物已经不知道存在多久,竟然滋生出一丝灵xìng,对危险感应极为准确,叶片疯狂颤动,抖落万干白光,形成一条蜿蜒飘带,将自己保护进去。

  沉沦之剑新成,正是神完气足之时,轩辕南星一剑之威,岂是那么好抵挡的?剑光掀起剑气烟岚,只不过与展翅雄鹰形态不同,而是一道浪潮横扫。

  顷刻之间,剑气浪潮扫过,也不知道有多少白光湮灭。这净化之力隐隐与黑暗能量,有着很强烈的克制作用,如果有人能够操控净化之莲,适当的jī发出更强力量,剑气都未必奏效。

  近了,剑气烟岚越来越近。

  随着一连串轻微爆鸣,净化之莲光明大作,竟然通过粉碎空间,制造出层层阻碍。轩辕南星看得微微皱眉,心神隔空催动剑气烟岚,绞杀速度登井快了三分。

  “轰!”

  神秘空间光华乱颤,净化之莲毕竟是一株无主植物,尽管滋生出一丝意识,却仅能自保。

  剑气烟岚一闪,拖着九颗光华温润莲子回到轩辕南星身边。经过刚才的碰撞,净化之莲不说元气大伤,也差不多少,迅速将泄lù而出的净化力量全部收回,更将层层空间全部绞碎,进行堵截。错乱空间宛如坍塌碎石般,将莲花所在空间深埋炼狱之下,再也不愿意显lù威仪。

  “嘿,一棵植物居然如此小心谨慎,真是世间少有,再活上几万年都不成问题。”轩辕南星潇洒一笑,不再找净化之莲的麻烦,甩手将九颗莲子远远抛给梅丽雅,一剑拂过,阻碍全消。

  这剑可破空间,也可让空间恢复秩序。任何空间都有很强恢复能力,只要不是宇宙正在毁灭时刻,便能自主恢复。拓跋宏身影已经淹没在远方,狂飙出去百余公里。

  星判的速度往往极快,要不然怎么在宇宙间来去纵横?纵然拓跋宏一身能量亏空不小,逃跑的手段还是有一些的。脚下拖着两道亮光,一路之上不断加速,如果让他逃入云海,还真就难以追踪,即便轩辕南星有三位一体感官,看得到未必追得到,炼狱很多险地,非比寻常。

  剑光一晃,轩辕南星跨越数十公里。

  拓跋宏连回头看上一眼都不敢,由于战斗jī烈,以冷凝山地界为中心,云海已经扩充出去将近三百公里,肉眼望不到边际。

  那可是三百公里,山势全部显现,只要挨过最初一段路程,可蚊轻易接近蕴蓝绿洲,等于去掉一层天然屏障,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拓跋宏的目的地就是云海,他恨不得一头扎进去,到时候有厚重云雾遮挡视线,再竭尽全力做些布置,未必没有机会逃出生天。

  虽然失去了远古晶剑,甚至连远古精灵精血都喷洒出去大半,以增加晶剑威势,但是总归有些收获,至少暴君封号仍然在手,这便是他的希望。

  人不能没有希望,如果没有希望,那么便全完了。不管轩辕南星多厉害,拓跋野不停的告诉自已,不能就这样倒下去,不能就这样失败,他还要继续挣扎,他还要封王做主。

  轩辕南星又是一步踏出,缩短数十公里距离,然而有人看不下去了,那五位在炼狱空间之外观战的审判长,有摇头的,有叹息的,有愤怒的,互相之间经过短暂交流,竟然齐齐出手。

  不出手不行,他们定下了规矩,不想让对立封号徽章,在这个当口互相吞噬,那样会影响到他们的计划,也会让新一代审判长席位失衡。

  二十五位审判长,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如果轩辕南星继承的是其他封号,如果拓跋宏得到的不是暴君封号,五个老家伙之中,至少有四个不想去管这摊子烂事。

  哪怕大帝徽章有一丝吞噬暴君徽章属xìng的可能,也不能让拓跋宏死在轩辕南星手中。在五位老人心中,无规矩不成方圆,即便沉沦之剑显现出打破规矩的力量,此刻必须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不能把脸面丢在一个后辈手中。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五道气息透空传来,只听有人说道:“小子,可以了,你的实力高深,你的手段高明,给我们几个老家伙留些颜面吧!不要再追杀下去。

  如果让你杀掉拓跋宏,大帝徽章肯定会吞噬掉暴君徽章。你应该听说了隐龙要塞之事,我们不想新一代审判长刚刚上位,就彼此间发动战争,去争夺那一丝飘渺晋升契机。是,两块徽章合二为一,能够提升一些实力,可是对立徽章尚未成长起来,对于你的帮助不大。听我们的话,放他一条生路,等你见到我们这五个老朽的时候,必然给你相应好处。”

  “可是此人与我有仇,生死之仇,已经到了不杀死对方,便寝食难安的地步。”轩辕南星隐隐感受到五位老人强大,那种强大凌驾于诸多宇宙能量法则之上,以他目前程度,根本无法测度,先前能够凭借本源之剑震回五人力量,那是因为不计代价的结果,其实人家并未认真。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办不成的?你过来后,我们自然有帮助,让你获得很高起点,拓跋家算什么?猎王圣殿从此解散,重新洗牌。”其中一道声音竟然说要猎王圣殿解散,真是一伞震撼xìng消息“为什么要解散猎王圣殿?你们究竟有哪些计划,不妨透漏一些。”轩辕南星忽然问道,让虚空之上五位老人沉默片刻,直到十几秒钟之后,才道出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