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62章 谁是蝼蚁?

第862章 谁是蝼蚁?


  第862章谁是蝼蚁?

  这是一个脏兮兮小女孩,很多冒险者闹不明白,她是如何进入圣山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总会有买卖。冒险者汇聚,吃穿用度繁杂,很多冒险者实力很弱,却喜欢随着冒险团流动,从外面弄些紧俏物资,到驻地附近贩卖,赚几个辛苦钱。

  圣山之中越老越热闹,圣山深处发现一座远古大殿,对于“买卖人”是遥远的传说,他们自发组织集市,如果有危险,会在第一时间退去。

  金发女孩没有大名,因为在条件艰苦的移民星,大人怕孩子不好养,到九岁才会起名。所以她只有小名,兰香。

  很普通的一个名字,小地方人命贱,女孩前面有两个哥哥,全都夭折,父母恨透了这个环境糟糕的地方,几次深入圣山,无非是想攒够钱,带着她移民。

  然而,最后一搏耗尽了家中所有钱财。父母没有回来,女孩成了流浪猫,想尽办法赚远方旅客的钱,勉强度日,经常吃不饱饭。

  还好,世上总有好心人。女孩遇到了一个大胡子叔叔,遇到了一个酒鬼叔叔,对她都不错。

  兰香在想,也许以后有好日子过了,可以在两位大叔身边安心成长。然而,一夜之间,梦想全部破灭,胡子大叔回来以后,神神叨叨,之后离开便没有再回来。

  冒险团不需要小鬼,也许兰香是个女人,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可是她是身无四两肉的小排骨。

  她之所以在集市上打听大胡子的去向,是因为身上没有足够的钱回生养她的据点城市,如果还没有大胡子和酒鬼大叔音信,她打算在集市上给人打工,看看有没有好心人,能够让她打打杂,赚回去的船票钱。

  “臭大叔,离开前连一块天阳石都没有给我留下,粗心大意,大笨蛋一个。”兰香不止一次在心中大骂,这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把她提了起来。

  “小鬼,不要动,让我看看你身上究竟有什么古怪。”男子面色低沉,在女孩身上摸了起来。

  “哇呀呀,你是谁?快把我放下,我家大人若是来了,肯定打你屁股。”兰香被人上下其手摸来摸去,感觉很别扭,所以大叫起来。

  集市上的人见到男子抓住小丫头,不明所以。不过,没有人敢于出头,相熟的人称呼男子为老徐,外间却流传着一个外号“死人脸”,大家都知道这是巨阙冒险团的少东家,踏入二级执法者便开发出源能力,足以迎战三级执法者,让人畏惧。

  “哼,你家大人算什么东西?我看中的东西,没有人敢说不给。”死人脸认真起来,在小丫头身上来回摸索,觉得不可思议,那空间波动神秘莫测,究竟在哪?

  随着探索,死人脸一把抓住小丫头的手腕,他能够肯定,那一丝空间波动来自刺青。这不是普通刺青,而是某种空间纹理,有人在女孩身上藏了东西,也许是远古大殿宝藏。

  先前便接到消息,说大殿之中本应该有一座宝库,却神秘失踪,会不会有人借助一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向外转移宝物?

  这位少东家对于空间的理解实在浅薄,他固执的认为,有一天将源能力修炼得纯熟,就能自行开辟空间,却不知道自行开辟空间有多么困难,那是通天手段,举世罕见。

  “啧啧,我说老徐啊!你还真下得去手。小丫头片子一个,你真当她身上有宝啊?”持剑执法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男子身后,一脸怪笑。

  “少废话。”死人脸抓住兰香,向巨阙冒险团驻地快步走去,任女孩在空中手蹬脚刨,也没有放开,待到女孩挣扎得激烈时,抬手便是两巴掌。

  “啪,啪!”

  清脆的声音,兰香头晕眼花,只觉得手臂上有一股气流要冲出。然而,最后却又蛰伏下来。

  “你欺负人,以大欺小,算什么英雄好汉。”兰香很倔强,她的脸被打肿了,却没有像寻常孩子那样哭泣,明亮大眼中带着不服,恶狠狠看向高高在上的执法者。

  “妈的,小东西,我是执法者,你居然敢瞪我?说,手臂上的刺青哪来的?”死人脸越走越快,他可不想在集市上窥探刺青,如果里面真有宝物,会被许多人惦记,只有到巨阙冒险团驻地,他才安心,因为那里是他家的地盘。

  “不说,打死我也不说。”兰香倔强,按照她以前的习气,见到执法者会点头哈腰,然而她想到喝酒大叔,总有种感觉,这刺青似乎对她无比重要。

  “呵呵,嘴还挺硬,等会让你知道厉害。”死人脸笑了,笑得很难看,他身边那名持剑执法者微微皱眉,实在没有想到,这位少东家如此恶趣。

  执法者对于普通人可以予取予夺,尤其在天弓行省这种偏僻所在更是如此。虽然持剑执法者对于死人脸的做法心中鄙夷,却不认为有出口求情的必要,也许这个死人脸真的有所发现。

  脏兮兮小女孩,脸上留下两个巴掌印。她有些后悔,面对执法者大人应该谦卑,也许是因为胡子大叔和酒鬼大叔对她太好了,所以把她给宠坏了。

  时间不大,死人脸已经把小女孩带回驻地大帐。

  “啪,啪,啪!”

  死人脸抬手就是三个耳光,区区一个普通人,居然胆敢冒犯他?即便精兵,在他这个少东家面前都要战战兢兢,普通人在他眼中就是蝼蚁,不能称之为人。

  放在繁华大省,执法者不会如此肆意。往往一些偏僻之地,阶层之间倾轧得厉害,有一些人喜欢妄为,所以普通人惧怕高阶职业者。

  小女孩被打得不轻,她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一双大眼含着泪水,却始终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

  “说,刺青哪来的?是不是有独特开启手法,不要让我发怒,否则你会吃很多苦头。”死人脸越发嚣张,他刚才有一个惊人发现,那就是扇小女孩耳光时,刺青波动得厉害,仿佛就要触及刺青内隐藏的东西,,如果真是这样,他不介意多打上几耳光,好探究空间波动的隐秘。

  “少东家,您回来了?从哪找来的小鬼头,敢惹您不痛快?”几名精兵进入大帐,看了看持剑执法者,撇了撇嘴,他们可是少东家的心腹,纵然对方是执法者,也不放在眼里。

  “去,把我叔叔叫来,有一项重大发现。”少东家发话,底下的人马上照办。

  五六分钟后,从大帐外进来一名中年人,眼角眉梢带着一团死气,不时咳嗽一下,他最近在地下宫殿受了暗伤,所以回到驻地修养。

  “韶儿,急着叫叔叔来,有什么事情吗?”中年人进入大帐后,扫了小丫头一眼,起先没有在意,然而他这个人才智很高,侄儿抓了一个小丫头回来,肯定有原因在里面,所以他认真的感应起来,由于同样修有空间源能力,顿时意识到小女孩身上不简单。

  “嘿嘿,叔叔果然厉害,不愧咱们一脉厉害执法者,空间源能力越来越强大了。”少东家露出喜色,叔叔肯定有所发现,要不然神情不会如此。

  中年人目露凶光,笑道:“让我把这小丫头的皮割下来,看看到底有什么玄机?居然有散发空间波动的刺青,少见。”

  “叔叔,这可是侄儿的发现,您不能如此。”徐韶一惊,他发现自己把事情看简单了,这个混账叔叔显然有所发现,不念亲情,要出手抢夺宝物。

  这时候,兰香再也坚持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中年人捏住她的手臂,手劲无法忍受。

  哭声一起,剑意纵横。

  大帐之中出现一道至强颤音,璀璨剑光向外横扫。谁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变故。

  “什么东西肆虐?”中年人实力强横,想要出手压制,然而他低估了剑光强横程度,小丫头被他弄疼,心中带着恨意,这道剑光全力绞杀。

  “轰!”

  强如中年人,巨阙冒险团的巨头,眼看着就要达到半步星判,有望成为传说中的高手,从此带着冒险团一飞冲天,却不曾想,拦不住小丫头手臂上迸发出来的一道剑光。

  即便有圣山磁场压制,让剑光弱了七分,却也将中年人竖起的光盾应声击破。然后,一路势如破竹前进,把中年人彻底洞穿,连放出侍卫兽的机会都没有,剑光一震,化作漫天血雨。

  那位把兰香抓来的少东家,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蝼蚁般的存在,忽然化身为洪荒猛兽将他的叔叔杀了。

  不等少东西反应,剑光开始轮转,他就好像蝼蚁一般,被瞬间斩成一滩肉泥,同样化作漫天血雨飘散,惨不忍睹。

  还没有完呢!剑光既出,谁与争锋?

  少东家麾下那些精兵,同样绞碎。只有那名持剑执法者借助祖父留下的一件保命装备,逃出去百米远。却也被剑光扫到,下半截身体绞碎,成了残废。

  “这,这是怎么回事?”兰香愣愣的看着一切,她实在想象不到,手臂上的纹身具有如此骇人威能,前一刻那些坏人还在欺负她,后一刻便化作血雨,这血雨甚至没有落到地面便消散。

  “嗡,嗡,嗡!”

  剑鸣声扩散,兰香手中多了一把激光剑,看上去锈迹斑斑,却能够抵抗圣山压制,锐意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