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873章 宇宙神液

第873章 宇宙神液


  第873章宇宙神液

  数千年前的古棺,突然冒出生机,即便轩辕南星也吓了一跳。

  “难道说有东西要复活不成?或者它根本就没有死?”轩辕南星提高警惕,手中剑在空中连续圈引,将无意识精神波动卸掉,这玩意实在难缠,若非沉沦之剑几近大成,还真不敢靠近。

  “嘭,嘭,嘭,嘭!”

  剑光夹带精神波动划破空间远去,轩辕南星松了一口气。虽然古棺散发出旺盛生机,却没有进一步动作,仍然悬停在虚空中,也许这生机另有原因。

  轩辕南星刚要伸手,阿布叫道:“主人,你千万不要冒险,由我出手,将黄金棺的棺盖打开。”

  说时迟,刹时快,阿布身体膨胀。

  并非膨胀到战斗形态,仅仅两米多高,鸟爪抓向棺材盖,随着一阵“噼里啪啦”乱响,棺盖被阿布移开,用寂灭之力塑造出来的鸟爪,竟然一点点消逝,这是精神波动引发的时间之力。

  其实,时间才是真正的寂灭之力,经过千百亿年洗刷,任何物质和能量都承受不住。

  阿布怪叫一声,连忙把爪子收了回来,其身形重新收缩成宠物鸟大小,回到轩辕南星肩膀上。

  还好寂灭之力是宇宙间少有的能量类型,发展到极端,可以引动宇宙枯寂。

  即便时间法则凌驾于寂灭之力,却有相似之处,至少阿布刚才能够抵挡一二,要不然甭说移动棺盖,就算碰触一下,也会灰飞烟灭。

  “阿布,你没有事情吧?”轩辕南星心头惊骇,实在没有料到,连移动棺盖都如此危险。

  “呵呵,还好我是能量组成,主人只能在旁观察,不能随意碰触。”阿布拍打翅膀,让体内能量快速贯通,消失的鸟爪重新生长出来,看来并未受到深层次影响。

  “我知道,放心吧!”轩辕南星运足目力,看向棺椁之中。

  这棺椁之中一片幽蓝,好像有漩涡搅动,又好像惊涛拍岸,给人的感觉自成世界,勃勃生机泄露而出,让人拿捏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轩辕南星几乎将三位一体感官施展到极致,眉心生长出繁复花纹,感应力量快速提升上去,达到一个极其夸张的程度。

  不知道过去多久,应该不算太长,却有种头晕眼花的感觉。

  轩辕南星面色苍白,他从未如此认真的感应过一种事物。这黄金棺实在太奇异了,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说不定对日后登上巅峰有很大帮助。

  六级星判便是巅峰,然而这个巅峰很不好达到。

  生命徽章认可的六级,仅是准六级,事实上只有封号徽章认可的六级星判,才是巅峰强者。

  另外,还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成为六级星判以后,才能称为审判长。现在嘛!最多算作预备役,虽然联邦承认其合法地位,却与铁幕掌控者差得很远。

  确实是预备役,要不然在前往隐龙要塞这件事上,不会没有自主权,被动接受上一届五个老家伙的安排。话又说回来,如果轩辕南星能够在三年内成为真正的六级星判,那么即便不去隐龙要塞,联邦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甚至还会主动接洽,将其引往太阳系,坐镇地球母星。

  所以说,身份地位完全由实力决定,轩辕南星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这也是战争学院要告诉每一位学子的处世宗旨,它已经扎根在每位联邦公民的心中。

  黄金古棺摆在面前,释放出庞大精神力量,引发种种神秘属性,别看轩辕南星已经是一位高级星判,同样好奇,同样眼馋。就如同侯锐想要打开宝库一样,因为那里面有吸引他的事物。

  太古怪了,太神秘了,如果能够得到这种精神力量,什么伯纳战神,什么天眼组织,恐怕连脚边的蚂蚁都不如,举手抬足间就可杀灭无数。

  穿过幽蓝幕布,穿过惊涛骇浪,穿过重重玄机,轩辕南星仅看到一眼。

  是的,就是一眼,还想多看一些,却觉得头痛欲裂,他的层次居然不够,无法承受那滔天的精神波束,无法将棺椁内部查看仔细。

  虽说只是一眼,却也有很大收获。

  黄金棺之中躺着一个人,一个浑身裹在蓝色外壳中的人类。

  不敢保证他是人类,不过从某些特征判断,最起码是一名变异人。另外,轩辕南星将看到的景象铭刻在脑海中,发现黄金棺椁内壁篆刻着几大段文字。

  “星海茫茫,何处是我家?”

  开篇八个字,是一种自问,也是一种迷茫,从这八个字就不难推导出,此人是先代移民。

  “船队行进十年零四个月,仍然没有发现大气层行星!不知道其他方位几支移民舰队有没有收获?就在大部分人进入冬眠状态之后,发生了一件难以估量的大事。”

  “我们在航行途中,发现一处墓葬地,到处都是蓝色甲虫尸体,它们不算巨大,脑部之中却流淌着神性液体,让人痴迷。”

  “探险队收集了虫尸,将它们搬运到船上,同时从虫尸之中抽取了神性液体,进行研究。”

  “当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些东西具有致命吸引力,一旦脱离那片独特的墓葬区,会给移民舰队带来多少不幸。”

  “航行继续,却变得一波三折,先是一头如同水母的宇宙怪物来袭,给舰队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损伤。接着舰队中有人精神失常,最开始仅仅几人,随后仿佛瘟疫般蔓延,十分可怕。”

  “这是一段最为黑暗的时期,很多人从冬眠中醒来,发疯般攻击同伴,我毅然下令,将精神失常者隔离开来,却不料,自己也开始产生幻觉,经受几个日日夜夜折磨,总算挣脱出来。”

  “令我万分沮丧的是,在我产生幻觉期间,曾经下达几个错误命令,让舰队损失惨重,兄弟们不再信任我。我不断自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上天对我们如此不公。”

  “经过仔细思考,一切的一切应该是从得到那些虫脑神液开始的,这东西非常危险。我下令将它们倾倒出去,让它们远离舰队。然而,下面的人发生暴动,我们丧失了一次重要机会。”

  “那一天,连星空都显得昏暗。成群结队散发着阴冷气息的惨白色生灵冲来,它们也是受到神液吸引,想要占为己有。”

  “太恐怖了,我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只知道它们很恐怖,被它们缠绕上,就会产生种种负面情绪,移民在互相残杀,船体在破碎,连太空堡垒都受到波及。”

  “危难时刻,来自联邦的首席基因大师,公布了研究数据。舰队所遭遇的不幸,果然是受到虫脑神液影响,这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开启,祸患无穷。”

  “这也许是对人类贪婪的惩罚,发现神液的时候,我们还在欢呼,计算着日后带回联邦能够换取多少好处,计算着因此对联邦产生的推动。然而,宇宙是神秘的,宇宙让人琢磨不透。”

  “危险在持续,惨白色生灵越来越多。不,不应该把它们称作生灵,它们完全是死灵,引导我们走向死亡,再吸收我们的生命力与恐惧,有人开始倾倒神性液体,却没有用处,反而让死灵变得异常强大,毁灭一座又一座堡垒,整个移民舰队完全搁浅。”

  “没有办法,最后基因大师提出一条解决方案,那就是由我,来融合神液,将所有神液融入体内。因为整个舰队只有我一人,受到影响后,还能活下来。理论上来说,这东西之所以被基因大师称作神液,是因为能够帮助人类改善体质,迅速进化,脱去凡躯,成为神体。”

  “当然,理论上的东西从来不作准。”

  “为了移民,为了兄弟,为了儿子,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想来,真的很无奈,同时也很无知。都说无知是原罪,我承认这点。”

  “日日夜夜承受神液洗涤,我开始蜕变,变得超级强大,仅仅几个小时,就将那些不是很厉害的死灵碾碎。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站在巅峰之上,足以俯瞰众生。很难想象,只要我的念头一动,那些该死的东西便灰飞烟灭,若不是有死灵变得异常强大,也许结果会好得多。”

  “我并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迷失,为了闪念便能做到一切的力量而疯狂,不断的想要变得强大,连虫尸都融入自身,成了怪物。”

  “最终,我战胜了所有死灵,将他们打散,却没有料到强大的力量让整个舰队灰飞烟灭。”

  “我恨啊!我的妻子,我的兄弟,我的儿子,竟然都是我杀害的,他们原本应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我自残,我自杀,却没能死掉。我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好像一只虫子,一只可以统治宇宙的虫子,然而那不现实,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的。”

  “只有一个方法能够杀掉自己,我毅然回到虫尸坟冢,将所有虫尸碾碎,将所有没有采集到的神液吞噬掉,精神力量开始狂飙,空间甚至无法承受我的存在。最后,我回到舰队曾经存在的地方,自我封锁在黄金棺中,以这种孤寂的方式,与家人聚在一起。”

  轩辕南星久久无语,原来有这种事情发生,刚才感应棺椁的时候,似乎看到一瓶蓝色液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