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24章 杀的就是星判

第924章 杀的就是星判


  “走,我们去殿外。”沫沫咬了咬牙,她选择无条件相信赤道风,轩辕南星隔空将自己随身武器送来,证明有着绝对把握,她只是一个行刑者,代替家主来惩罚叛逆,并且主持大局。

  “嘿嘿,还不错,小丫头够果决。”赤道风笑了笑,做好迎战准备。

  再次向大殿外面走去,情形已经完全不同。现在,沫沫考虑的不是如何逃离,而是能否留下星判。即便将如此大敌留下,也不是她一个小小执法者能够处理得了的,要等家主重新聚拢传送通道,跨越层层空间,降临核心大殿坐镇。

  就在沫沫一路势如破竹,向殿外冲杀的时候,聂浩峰迎着三道身影,异常狼狈的说:“诸位星判大人,大「冇」事不好,有一名轩辕家女执法者,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把怪异武器,杀得我们溃败,那些机兽没有抵挡之力,我们投入核心大殿的战力,也损失不小,情形十分紧迫。”

  “去你妈的紧迫,是你害了我儿子。”左边一名马脸星判,忽然间出手,轰击在聂浩峰身上。

  真是出乎意料,聂浩峰想到了各种情形,却万万没有想到,己方一名星判向他出手。

  他在身体倒下之前,有了一个惊人发现。这位星判眉宇之间的气息,似乎与那名黑衣男子有些神似。

  “阿里普瓦,冷静。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他的祖父已经成为星判,且掌握着轩辕家一些重要人物把柄。这个时候撕破面皮,于组织无益。”最中间星判面沉似水说道。

  “对不起,莫克大人。”马脸星判连忙抚xiōng,貌似谦卑的解释:“我的儿子惨死,身为父亲并未尽到职责。这些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公开此事,让他在组织内安心成长,看着他一点点进步,非常欣慰。可是这个人,他害了我儿子,那种源自血亲的精神怨念,久久回dàng不休。”

  “sī生子吗?”右边星判咧了咧嘴笑道:“阿里普瓦卿,您还真是老当益壮,三十几年前高达两百岁,居然到处留种。这要是让尊主知道,肯定会训斥一番的,他最讨厌种马,尤其是组织内部的老种马,你说要怎样才能封住我的嘴呢?”

  “哈尔顿你这个永远生不出儿子的人妖少在一旁说风凉话。即便尊主责罚我也要手刃残害我儿子的混蛋。”阿里普瓦怒火滔天,他没有第一时间结果聂浩峰的xìng命,正是担心身边二人出手阻挠,所以先将其打晕,再用言语试探一番。

  “好了,不成体统,这个人对组织很重要,暂时留他一条小命。等到完成此次任务得到他祖父的信任,你找个机会将其抓住,想怎样折磨就怎样折磨与组织无关。”名叫莫克的星判最终做出定论,此事暂时掀过去,先应对眼前才是关键。

  此时此刻,三名星判同时感应到,一股凝重杀机正向殿外冲来。那种玄妙-的感觉,让他们禁不住汗毛倒竖,无端端产生危机意识。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现象,就算镇「冇」压带着一具万年战偶的轩辕家长「冇」老轩辕乞风,当最后决战之际,也没有此等惊悚之感,难道真有未知大敌出现“你们怎么看?”莫克忽然问道。

  “需要小心谨慎,轩辕家底蕴不凡,听说轩辕南星曾经到过伯纳人领地,大开杀戒。他能在伯纳战神手中逃脱,说明确有独到之处。而且,传闻他得到了封号徽章,有了传承。”马脸阿里普瓦变得格外认真,浑然不似刚才那个喊打喊杀莽夫,说明此人粗中有细,是条老狐狸。

  “呵呵呵,没有星判的气息,聂浩峰说得清楚,是一名得到古怪武器的小丫头,你们觉得她能发挥出那件武器几成威力?我敢打赌,这些个轩辕家死忠,最多坚持五分钟。”哈尔顿liáo起长发,lù出雪白面容,他是一个男人,却生就女人面孔,jiāo柔得让男人我见犹怜。

  “来了。”莫克眼神一凝,看向孤身一人走出大门的沫沫。

  等下必然有一场惊天动地大战,赤道风千叮咛万嘱咐,让琪琪等人不要出来。不过,大殿中仍然有许多敌人,必须小心戒备,所以耗费些许时间,以强崩剑弧模式,留下三道剑气烟岚看护大家,这才慢了些许,让三名星判“处理”了聂浩峰。

  “嘶,好强的一把大剑,光是看上几眼,就让我心跳加快。”阿里普瓦倒吸一口冷气,眼神闪烁,若有所思。

  “岂止是好强,我的感应被这把大剑完全排斥开。真正令我感到心悸的是,此剑定当击杀过数不清生灵,而且大多数是伯纳人,我甚至能够聆听到逝去伯纳高手不甘咆哮。”哈尔顿的jiāo美容颜一连数变,完全没有先前那种泰然自若倨傲,面对如此凶器,心中已经战栗到极点。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此剑虽强,却掌握在一名执法者手中。呼,难道我们三人是好搓捏的?”莫克最为自负,只是一件让人心惊的武器罢了,还无法动摇他的心境。

  “很好,抢过来,好好研究一下,没准能够探寻到突破道路。”阿里普瓦的眼神变得贪婪。

  就在三名星判打量沫沫,重点关注那把黑sè大剑之际,沫沫也在打量他们,并且逐个点指列出排序:“果然是三个,马脸是三级星判,年纪很大。人妖是三级星判,气息深沉。最难对付的应是中间之人,四级星判,已经跨越低级星判通往高级星判的瓶颈,赤前辈觉得如何?”

  “吼吼,弱得可怜,南星若在,一指头戳死他们。不过嘛,换做你来对敌,估计承受不住沉沦之剑的反震力量,等会拼杀起来会很危险,你的层次太低了。”赤道风毫不客气,直接指出沫沫的无力,就像琪琪一样,真若开放沉沦之剑全部力量,根本承受不起黑暗能量反震。

  “那怎么办?”沫沫十分不解,既然赤道风叫她出来迎敌,应该有办法解决难题,她信任的是轩辕南星,而非剑中人工智能。

  “好办,你闭上眼睛,投入全部意念作为引子,南星已经融入一丝战意,足以镇杀一切敌人。”

  话音斩钉截铁,不怕对面三人听到。沫沫在赤道风引导下,坐到大殿门前,她很快便进入深层次意念沟通状态,精气神无限内敛,恍惚间好像见到一道伟岸身影转过身来,与她对视。

  “啊,见到你了,臭南星。”沫沫像梦中千百次呼唤一样,jiāo嗔叫道。

  蓦地,那道伟岸身影化为无上战意,好似活了无数个世纪,转生千百万次,都是在沙场征战场景,顶天立地,踏血而行,辉光普照,心神俱颤。

  这一刻,沫沫才真正意识到,与那个男人的差距。就算她有千百般心思,又能如何?注定她所喜欢的男人,是一尊杀神,是一颗帝星,荣誉伴随一生,高高在上,追他会很辛苦,很难。

  “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你如此不凡?为什么你不能停下脚步。”沫沫在心中千百次询问。

  “傻妮子,南星若是平凡,你会如此爱慕他?他肩负许多大业,不得不一路披荆斩棘,很少驻足停留。人生轨迹各不相同,与他产生交集你会很累。他是战士,更是好男人,不会轻易许诺,无法给你幸福,就绝对不会陷入感情泥沼。他害怕辜负别人一片好心,你痴,他却比你更痴,全心全意守护着梅丽雅。小心珍藏你心中的情感,放开这个痴男人吧!也是放开你自己。叫你看一看,南星凭什么走到今天,他是赤子,他是大帝,他是战神。”赤道风呐喊。

  黑sè大剑插在沫沫身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一人一剑为中心,刮起一道虚幻清风。

  这清风有迹可循,宛如梦境中一袭涟漪,带着沁人心脾之感,迅速蔓延开来。

  对面三名星判起初不以为意,当清风消散无踪,他们同时怔住。

  “剑之领域吗?又不像,为什么总有一种黑白颠倒的谬误感?”哈尔顿皱起眉头,当先抬起手臂,生命徽章烁烁放光,一尊优雅白狼显现在身后。

  “该死,你疯了,这是至强战意,对能量反应最为敏感。”莫克气急败坏,他多少看出一点眉目来,如果自己三人不动,暂时触发不到阵势,一旦泄lù出能量气机,便会遭到疯狂攻击。

  “轰,轰,轰,轰!”

  剑还是那把剑,插在地面上。然而,随着轰鸣声,周遭空间不停颤抖,有一把黑sè光剑凝聚而成,从空中垂落而下,大帝威压同时形成,让三名星判为之错愕,一股恐慌在心中蔓延。

  好像得罪了了不起人物,他们该死。

  在这一刻,哈尔顿自己都认为自己该死,与那神祗般的战斗意念相比,他是如此渺小的微尘。

  非是一道黑sè剑光陨落,整个天空出现恢宏气象。

  左边是成千上万黑sè光剑,右边是成千上万发光巨剑,一黑一白,一暗一明,形成鲜明对比。

  “杀!”赤道风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好似滚滚雷音,万千黑白光剑向下绞杀,陷三名星判于铺天盖地阵势中,沫沫浑身颤抖,闭着双眼,伸出玉指,点在剑柄上,方圆十公里彻底沉沦。

  “啊,你一个小执法者,胆敢对我等星判不敬?”哈尔顿狼狈大叫。

  “奶奶的,叫个屁,今天老子杀的就是星判。”沫沫突然开口,嗓音变得很粗,让对面三名星判愤怒不已,只觉此时情形万分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