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30章 光暗同行

第930章 光暗同行


  第930章光暗同行

  “好凶险的古道。”火烈老祖面色低沉,不停掐动手指,生命徽章投射出一片幻彩,测算空间褶皱密集度。

  从上方向下望去,先开始的时候,空间褶皱宽大且尖锐,有一种嶙峋之感,大概延伸出去两到三千褶皱,这才趋于平缓。然而,那片空间看似平静,经过反复推算,却蕴藏着大凶。

  想一想,能够令空间产生褶皱,附近的挤压力量得有多强。

  三人依稀感应到,此地之所以出现空间褶皱,与整个深渊中竖立的秘境大门有关。单独来看秘境大门,实在不算什么。然而,每座玉盘形态大门会产生一股空间力量,当人们通过大门的时候,这种力量骤然增强,其中一部分消散在虚空,而另一部分蔓延开来,渗入深渊蛰伏。

  “哼哼,不凶险,本座还不来呢!”钧天老祖双眼放光,喷射出两道赤红射线,向下方来回扫动,想要看破此地虚实,不曾想深处空间褶皱微微一颤,赤红射线便弱了九成,近乎消散。

  钧天老祖一怔,面色很不好看,他已经尽力高估此地,却没有想到,比想象程度还要凶险。

  轩辕南星双目金光明灭,看了半刻钟,这才说道:“数十万年来,此地积攒了大量偏向空间属性的能量。都说空间充满恢复力,如果毁灭力量不达到极限,无法将空间彻底破碎。就算所谓的破碎虚空,以宇宙空间延展性来说,总能恢复过来,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小子,你想说什么?痛痛快快说出来。”钧天老祖收回赤红射线,神色多了几分凝重。

  “二位前辈大概已经注意到,此地褶皱时刻处于恢复当中,又时刻被压力扭曲,依我对玉盘秘境的了解,摩根人当年建立此地,在深渊上层树立起那么多宏伟的玉盘传送门,为的便是形成阻碍,牢牢锁住深渊最深处三处古秘境洞口。”轩辕南星话音未落,头顶上沉沦之剑绽放大光明,好像一面超级光镜,向幽深所在照去,顿时种种禁制无法遁形,在明光下显现。

  “嘶!的确镇压三处古洞无疑。”火烈老祖依照沉沦之剑照出的光影推算,禁不住皱起眉头。

  “难道说,这三处古洞之中,有什么绝世大凶不成?连摩根文明都要将其镇压,而无法彻底消灭。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冒然闯入,不是自寻死路?”钧天老祖有些踌躇起来,毕竟他还有几十年好活,甚至还能活个百八十年,不像火烈老祖,年轻时搞得一身暗伤,寿元无多。

  “妈了个巴子,老子肯定要下去看一看的,要不然不死心。”火烈老祖拍了拍坐骑,现如今破灭魔种已经被他收服,只待古洞一行之后,若是没有找到其他机缘,便以魔种为基,追寻那虚无缥缈生机,只要再踏出半步,屹立于五级星判顶峰,寿元便可增加,继续逍遥自在。

  “狗东西,深渊底层异常凶险,不是还有破灭魔种吗?大不了,本座拼着损耗本源,助你完成转换,替换魔种本源,并非没有机会成功。”钧天老祖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来之前就算轩辕南星,也没有想到整个深渊林立玉盘,都在镇压三处古秘境,实地观察才看出端倪。

  摩根文明曾经盛极一时,居然如此小心,可见三座古洞不凡,隐藏着绝世之秘。而且,深渊玉盘是后来循序渐进修筑而成,说明摩根人一直没有放弃镇压三座古洞,甚至将这项浩大工程当成一种传承,更有摩根祭司负责坐镇,从各处节点大殿遥遥监控,看起来像是一座监狱。

  “大帝无畏艰险,即便有什么不测,以我们三人之能,定当可以全身而退。”轩辕南星泰然自若,实则骨子里的冒险因子正在萌动,总想进入古洞探秘,说不定有机会搞清摩根文明退出这片浩瀚星海的原因,或者找到勘破六级瓶颈的契机,让修为猛增。

  通过连日来修持,轩辕南星消化天鹰行省一战所得,越发觉得不可小觑伯纳三族,若是没有沉沦之剑血祭,若是没有战皇脸谱镇压闪灵人祭坛,个人战力面对浩瀚军势,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天鹰行省一战是奇迹,不能当做常规手段来展现,引发如此强威势,估计伯纳三族也会怀疑,是否还有实力再引发一次。毕竟力量越强,所要承担的反噬和负担也就越强,各族都有大规模杀伤性战略招数,而沉沦之剑真能镇压人类文明气运吗?轩辕南星觉得不可能。

  至少,沉沦之剑还需成长,赤道风的宏愿在未来,并非在当今。然而,想要扶摇直上,必须从今天开始努力,探索三座秘境古洞,便是契机,有望转化为强盛源泉。

  这世间,除了黄金古棺宝蓝神液,已经没有多少东西能够对轩辕南星起作用。就算钧天老祖馈赠的进化神液,对于赤道风整合沉沦之剑能量烙印以及本源有好处,对于他这个新鲜出炉的大帝来说,却还不及封号徽章起到的增幅功效强。

  当然,进化神液对于疗伤也有好处,还能迅速恢复体能,两位老祖想借剑逞威,以天眼组织磨砺自己,拿出的东西自然宝贵异常。

  轩辕南星曾品尝一滴进化神液,发现这东西已被联邦无限神化,对他的源能力没有丝毫帮助。

  虽然自己拿来无用,却借花献佛,送入命匣九滴,放在梅丽雅身边,供妻子偶然苏醒时使用。

  钧天老祖叫道:“疯子,你们两个就是疯子。一个老杂毛星盗,一个不着调家主,凑在一起真是绝配。我刚才动用了葬空歼星宝光,无法透视万阶古道。是,我承认轩辕小子一手暗极光明确实了得,可是这大光明照彻禁制尚可,没有亲身尝试,你们始终不知道古道有多难走。”

  “我靠,老梆子,你刚才施展的目光将葬空歼星宝光用掉了?那可是你的杀手锏。”火烈老祖显然知道一些情况,一脸震惊。

  “没有什么可惜的,命只有一条,现在不用掉,我担心之后没有机会用。”钧天老祖揉了揉眉心,这葬空歼星宝光并非他自身修炼而成,乃是一位前辈临终前馈赠,可以帮他渡厄解难。

  “葬空歼星宝光?难怪。”轩辕南星点了点头,刚听到这个名字,封号徽章就有反应,这种宝光是先前联邦一位大高手修持的源能力,战力直追当时的老牌审判长,有人甚至认为这位前辈已经突破,成为审判长之外的真六级星判,实际上能够闯下偌大名头,靠的是宝光本质。

  宝光灼灼,葬空歼星,是火能发展到极致的表象。

  然而,这种宝光真正可贵之处,在于它的焚空之力。可以焚化空间,让空间近乎永久性破损。

  如此宝光,完全有能力压制寂灭之火,称之为葬空歼星不算夸张。然而,那位修有宝光的大高手昙花一现,因为无法承受反噬,这种威力无匹宝光遂消失在历史尘埃中。想不到,钧天老祖保有宝光余韵。

  “原来如此,用宝光试探虚实,焚化洞穿幽深处种种玄机。我借源能力只能远观,而葬空歼星宝光却可亲临其境,虽然只剩些许余韵,本质尚在,已代我们先行走上一遭。”轩辕南星极为敬佩,老字辈就是老字辈,一生冒险无数,懂得在什么时候,使用最有效的招数。

  火烈老祖转过头去嘀咕道:“老东西,就知道显摆。宝光无法洞穿古道又如何,就算明知道有死无生,我也要闯上一闯。”

  随着人类文明飞速发展,远古遗迹越来越少,就算挖掘出一两处,有没有自身级别之上的力量还不好说。最常见的探索结果是没有,轻轻松松踏破遗迹,能够找出几块看得上眼的稀有合金,就算不错,想要寻找强盛契机几乎不可得。

  要知道火烈老祖在星盗界地位尊贵,可是多少年下来,却也没有找到一处地点能够与月琴星深渊底层三处古秘境相提并论的遗迹。而隐修又不管用,他就是一副漂泊的性子,必须经历风雨击打,才能走得更高,反观钧天老祖就坐得住,于巨峰星火山深处厚积薄发,实力猛增。

  轩辕南星突然向前走了几步,说道:“有没有机会进去,且让我来尝试一次。虽然葬空歼星宝光底蕴惊人,但是始终是一丝残留下来的余韵,今人瞻仰古人威势时,却也不应该示弱。”

  这话听着狂妄,意思是说,宝光无法达成的事情,以今人的实力未必不可达成。大帝封号便是如此,追求极致掌控,讲究万事随心,绝对不会向别人低头,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不行。

  时至今日,轩辕南星已经摸到一点攀升到六级巅峰的门径,那似乎属于一种精神状态,封号徽章赋予的正是一条有形之路,不至于让人从头摸索起,茫茫然不知前路。

  “轰”

  轩辕南星身上腾起黑炎,转而滋生出一缕白光。这白光越来越多,与黑炎相互追逐,围绕身体旋转不休,光明与黑暗尽皆呈现,向下方古道落去。

  “这是?好一个光暗同行,玄妙无方。”钧天眉梢一跳,旋即露出笑容,与火烈紧跟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