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35章 生命福地

第935章 生命福地


  “钧天前辈,快些恢复实力,祭坛正在载着我们前往危险所在。”轩辕南星仰望星空,若有所思,手中沉沦之剑轻轻震颤,好像很抗拒这片人工星域,难道沉沦之匙的能量本源在害怕?

  由于黑洞存在,并没有什么星空,仅仅能看到一些朦胧微光。

  “火炬”恒星悬浮在星蜮中央,如此庞大星体数百万年前就已经被黑洞吸走部分能量,在原地留下一段身躯,远远看去如同一簇小火苗,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yīn冷,万物变得枯寂。

  要不是有星空大阵形成浩瀚循环磁汤,以黑洞的力量来抗击黑洞,估计这颗“火炬”恒星或者说恒星残体,早就破灭被黑洞吸收。它能够维持住形体,堪称宇宙奇迹,这是惊天大手笔这片星域暗沉无边,若非三人都有独特观测乎段,恐怕连此地大势都辨认不出。轩辕南星默默推算,虽然火烈老祖有一些推演能力,但是封号徽章与生命徽章叠加,同样具备推算能力。

  获得大帝封号者必定踏上掌控之道,统摄天地万物,讲究言出法随。

  观察星空大阵走向,品味其中的大意境和大气魄,对于未来晋升大有帮助,不管摩根人掌握多少强悍手段,力量发展到极致都会姝途同归。轩辕南星感应到诸多能量法则,其中磁xìng和场能法则居多,还有黑暗能量的吸收利用,以及黑洞吸收法则,摩根人曾在此开启宝贵大门。

  “咳,第一颗星就搞得老夫源能力枯竭,下面若是遇到其他凶险,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回去。”钧天老祖一生冒险无数,却从来没有过,刚刚踏上冒险旅程便去了大车实力的情况。

  “前辈不要气馁,这座祭坛本源强大,又有战皇脸谱加持,相当于一件战略武器。我们此去机会不少,最起码前面遇到的行程可以托庇于祭坛。至于后面的行程,也许会遇到那尊生命从远古时代跨越到今天的存在。不过,从它锻造的黑潮来看,寿命应该无多。毕竟,此地尘封岁月太过悠久,又有各种禁制和黑洞力量逐年侵蚀,而生命终究抵挡不住时间法则磨灭。”

  轩辕南星安抚几句,笑道:“摩根人倒是造了一座好监牢,比我们这些审判长掌管的炼狱可要强横许多。好像最近几年,一直和牢狱脱不开干系。得到摩根巨擘尸骨后,打造的邪器也是监牢。跑到月琴星玉盘秘境,竟然进入摩根人设立的通天大牢,真是有做牢头的潜质。”

  “呵呵,臭小子,都到子这里,你还有闲情逸致调侃。”火烈老祖轻出一口气,只觉得心中压力减轻不少,一方面是对祭坛力量很期待,另一方是被轩辕南星制造的轻松氛围所感染。

  “年轻就是好啊!无所畏惧,踏上征途,心在飞翔,真好。老夫要快些恢复,与你们两个并肩作战。”钧天老祖来了精神,他本人能够修炼到现在,就不是容易气馁的人,感受到前方旅程的瑰丽,觉得年轻不少,危险算个什么,他像轩辕南星这么大的时候,心xìng何其洒脱?

  英雄迟暮,难道就真的没有机会爆发出全新生机吗?两位老者一路跟来,为的便是从此踏出自已的道路,高歌猛进,逆天而行,打破极限,成为至尊,让生命之火燃烧得更加奇幻多姿。

  轩辕南星点了点头,他只是在精神层面传达一种不屈,便让两位老者战意沸腾。经历暗潮洗刷之后,二老情绪bō动强烈,如果不加以引导,他们会消沉下去,而年轻的战意是一剂良药。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火烈老者站在祭坛边缘处大喊,他以这种方式来发泄面对暗潮时,表现出来的胆小与怯懦。曾几何时星盗老祖宗怕过死?心灵居然有着这种匪夷所思缺憾,是他从来不曾想过的事情。这是巨大耻辱,同时也是契机,弥补瑕疵,有望向前迈进。

  其实,火烈老祖怕死是必然,通常能够活得很久的星盗,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他是业界奇葩,战力不断提升,一次又一次战胜对手,更敢于拼命,给人树立高大形象。真相却是世人和他都被méng蔽,在彪悍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怯懦之心。而钧天老祖,心境也并非完美。

  钧天曾经叱咤风云,在那段辉煌岁月中,他以行事沉稳著称。谁又能想到,在稳重的外皮下隐藏养暴虐。

  幼年时期,钧天鲁莽,做下许多错事,因此拖累双亲,这才变得稳重。那是一种逆反,本xìng完全相反,从而留下隐患,自以为心xìng无缺,却不知道隐藏得更深,在暗潮下这才暴lù出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暗潮让三人明晰本质,照见自我,虽然凶险,却有大收获。

  轩辕南星暗自思量,他的心境同样存在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伯纳战意是舶来品,得到伯纳皇都星加持时,觉得信心空前暴涨。却未想到,别人的东西始终是别人的,即便已经受到赤道风提醒,将战意压制在生命徽章中,用来开拓自身与炼狱的联系,却始终没能跳脱出去。

  战意无双,却并非真的无双,越是对精神力量本质领悟通透,越是清楚除去这战意有多难。

  “唉!目前以我的层次,还无法洗练伯纳战意。”

  轩辕南星心中一叹,暗道:“有时间一定回到黄金古棺处,好好修炼一番。就定在三年中的最后一年吧!前面两年先探索源能力奥秘,顺便解决闪灵人,寻找那些奇物。而眼下,自然以探索古地为主,看看这片星域究竟隐藏着多少惊天秘闻,又有多少超出宇宙极限的生命。”

  祭坛上陷入沉静,三人都在思索未来的道路,不知不觉巾接近一颗星体,形似马蹄。

  “咦,这颗星有古怪。”火烈老祖最为敏感,他的生命徽章摄录星体影像,在空中打出大量数据,证明前方各种辐射指标超出常规数据近亿倍。

  真正令人惊奇的是,很多厉害射线汇聚到一起,居然调和出超强增益辐射。

  也就是说,只要到马蹄星上转悠几圈,就能变得强大起来,只要你能承受得住,身体强度可以无限制加强。

  “你们看,在星体辐射最密集地点,有成千上万只巨大黑虫。”轩辕南星指向某处。

  这颗星让人垂涎,即便星判进入,也能得到莫大好处。那些辐射强烈处所,更是增进战力的好去处,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宇宙奇地,封号徽章中记载的一切增益星球,都没有该星强大。

  “过去,我们一定要过去,驱赶虫群,驾临此星,只要几天时间,我便可以恢复,甚至恢复青春重拾全盛威艉……”钧天老祖大吼,宛如见到稀世珍宝,恨不得当即将其吞入肚腹。

  “先不要急,你们看此地,磨砺成马蹄状,像不像一座大池?从虚空接引辐射,将黑洞资源利用到极致,很像一处专门供给幼虫强化的乐园。”轩辕南星目光可照彻九幽,探看出虚实。

  “幼虫?你是说幼虫?”尖烈老祖瞪大眼睛,掐动手指测算起来,片刻后惊道:“果然是提供给幼虫的游乐场,嬉戏逗闹,角逐学习。可是它们天天接受辐射洗练,实力得有多强?”

  “这种体积是幼虫?”钧天老祖同样吃惊不小,原本看到这些黑虫,觉得身躯庞大,便认定是成虫,没有想到仅仅是婴儿房的幼儿。

  “打了小的,势必引来老的,按照昆虫习xìng,周围应当有虫兵镇守。”轩辕南星眉心处突然出现繁复花纹,扫视黑暗虚空,一尊尊黑暗身影映照到脑海中。

  “看来我们最近几十年过得太惬意,反而不如后辈来得谨慎。”火烈老祖跺了跺脚,只觉得进入秘境后,先是乱了心神,接着心绪起伏极大,要不是轩辕南星提酲,他眼中只剩下贪婪。

  “哈哈哈,叹什么气?我觉得进入秘境后,这些经历反而是好事。有没有找回年轻时冒险的感觉?我们在外面太强了,需要相同等级冒险。老东西,把自己当成菜鸟,将南星当成咱们的冒险队长吧!三人小队夺取生命福地。”钧天老祖爽朗大笑,最先从暗潮影响下脱离出来。

  “虫兵五百,把守不算严密。我们可以试着攻一攻,顺便看一看祭坛威力。”轩辕南星面sè缓和不少,虫兵虽然身躯如山岳,且有隐于虚暗的能力,但是数量只有五百,并非没有胜算。

  “好,我们随时出手协助。”火烈老祖把姿态放得很低,老前辈在秘境外好使,在秘境内重拾逝去岁月的感觉,成了一只冒险菜鸟。队长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倾尽全力向前tǐng近。

  “战皇霸天,祭坛舞器,天殒宝焰,镇压万尊。”轩辕南星挥手一指,沉沦之剑剑身形成大量指甲盖大小光符,当所有光符随着话音串联到一起,向鬼面交缠而去。

  “轰!”

  随着爆响,祭坛扩散出去一片光尘,转眼化为光云,扑向虫兵所在。轩辕南星神情凝重,这是他与黑虫第一次交锋,摩根人称它们为大圣尊王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