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36章 祭坛斗虫兵

第936章 祭坛斗虫兵

  i第936章祭坛斗虫兵

  黑暗之中,突然冒出炽烈宝光。

  这光,红艳似血,瑰丽如宝,让人不敢直视。

  轩辕南星穿着银色战甲,立于祭坛中央,黑色大剑悬浮,鬼面与战皇脸谱结合,心中腾起异样感觉,好像自己变得格外高大,仿佛远古巨人,脚踏星辰,摘星捞月,浑厚气势铺展开来。

  “好强。”初步借助沉沦之剑与祭坛产生联系,更进一步确定心中想法,这座祭坛能够留存至今,确实是一件了不起大器。

  它拥有战略级威能,承载着摩根族鼎盛时期荣耀。

  它是一座刑罚战台,在那段逝去岁月中,引导摩根强者一路向前。以深渊战将为根基,攀登战皇尊位。也许战皇到此也能磨砺,于星空大阵中游历,磨练至强战意。

  它也许还拥有血祭能力,就像沉沦之剑展现的血祭天下,那是摩根族祭司的一种本源之力。

  神秘的祭坛,神秘的大阵。

  从古至今,真正秘境只有一处,那便是此地。

  必须逆天行伐,让自己精气神完全蜕变,才能攀登高峰,高歌猛进,不断向前。

  轩辕南星通过祭坛,感受来自远古的脉动。逝去岁月印证兴衰,不管摩根族去了哪里。他们曾经生活过的星空,渗透着奇迹,残留种种不解之谜。这亦是种子,成就后来者踏巅峰。

  年少历险,有幸得到能源葫,这是摩根族遗泽,祭祀天地,震慑寰宇,透视生命起源。

  “嗡”的一声响,祭坛释放出威能,宝焰为之一变,化作漫天光刃,如莲花花瓣绽放,向外轮转开来,刺入虚暗,快若闪电。

  “嘶,嘶嘶!”

  精神层面传达着一种原始嘶鸣。

  有虫兵受伤了,它们的庞大身躯在宝焰切割下出现裂痕,血水喷涌而出。

  接下来出现令人惊奇一幕,这些血液无视宇宙超低温,化作大片血雾与血团,并不冻结。

  血中隐隐有微光闪现,起初它们飘浮在太空中,很快如有生命般,缓缓蠕动起来,轩辕南星甚至感应到,血液想要倒灌回伤口,为虫体抚平宝焰造成的伤势。

  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命本源?居然强横到血液回流,虫体伤口正在快速愈合,五百虫兵发出怒吼,向祭坛扑来。

  在攻击之后,祭坛做了一件让人心安的事,那便是吸血。

  黑虫不愧大圣尊王虫之称,它们是虫中之圣,宇宙至尊,演绎生命奇迹,几乎成就不死之身。

  火烈老祖看清形势,不由得仰天感叹:“多亏有祭坛镇压,吸取虫体外涌血液,要不然它们战力始终处于顶峰,想要将其消灭,谈何容易?”

  祭坛之,鬼面狰狞,张开大口,吞噬精血。

  轩辕南星面色微微一变,他通过祭坛感受到一些具体情况。这些精血富含宇宙能,对于能量和物质的运用接近完美,可以说是宇宙法则限定下的极限状态。

  单是血液便宛如艺术品,堪称生命史巅峰杰作,难怪摩根人对大圣尊王虫如此忌惮。黑虫数量如此之多,身体进化品级高高在,若是与人类争夺银河资源,会是何等惨景?

  还好摩根族在黑洞附近造就星空大阵,或许他们当初征战,只是为自身安危考虑,然而人类却从中受益,并未遭遇来自蛮荒岁月的凶险,否则内忧外患之下,将失去整片星空的统治权。i

  五百虫兵冲到近前,它们愤怒,它们咆哮,它们不允许其他生物在面前耀武扬威,更不允许被其他生物伤害。它们是宇宙最尊贵物种,在它们眼中,其他种族才是虫子,而它们是神明。

  “嘶,嘶嘶!”

  黑虫全身下充满流线型质感,虫壳折射金属光泽,成虫身长二百米,宽度五十余米,身体略微发扁,有脉络从头部延伸到虫肢,仿佛叶脉。

  五百虫兵趴伏虚空,形似一艘艘小型战舰。它们在宝焰光刃冲击下,齐齐张开口器,喷射出幽光,阴冷气息弥漫四周,使祭坛轻轻颤抖。

  “唉,隔绝时间终究太过久远,而且祭坛在那段岁月受过冲击,伤痕累累。如今岁月,只能发挥出小半威能。”轩辕南星心念及此,双手猛然抓住大剑,用力向虚空挥去,顿生大光明。

  黑虫喷吐出来的阴冷气息,触及光明,烟消云散。

  “不可思议,这些虫子居然能够调动黑暗能量,它们是一群恶魔,如果挣脱出去,会让联邦走向万劫不复。”钧天老祖面色很不好看,尽管看到伤势快速恢复的希望,非常高兴,但是黑虫的恐怖远在估量之,此刻再也不敢轻视,大圣尊王虫正如其名,为圣,为尊,为王。

  轩辕南星摇了摇头,解释说:“不,这不是纯粹的黑暗能量,似是而非,逆转本质,掺入了异种生命力。也许那尊控制暗潮的存在,正是借助幽灵生物存世之道,让自身生命介于死与生之间,才能循环往复,游走于宇宙法则边缘,存留万古,延续生命。”

  “今日确实大开眼界,宇宙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宽广,数不尽奇迹诞生,人类文明连沧海一粟都做不到,生如夏花,死如秋叶,也许会如同那些逝去文明一样,仅留下些许痕迹,被强大物种抹杀。而这些强大物种,只是沧海鱼虾,总有一天会被更加凶猛物种吞食。”火烈老祖望向虫兵,感慨颇多。

  赤道风不干了,大吼大叫道:“喂,两个死老鬼,你们老气横秋,暮气沉沉无所谓,可不要把我们家南星给带坏,他是正当午的太阳,如日中天,而且未来很长一段岁月,都会光照联邦,大帝封号慑服天下,莫敢不从。如果敢把遁世之类的情绪传过来,老子肯定和你们没完。”

  “啧啧,臭小子好运道,有你这么个异类看护,可以少走不少弯路。”火烈老祖唏嘘:“当年若是有一尊如此人性化智能陪伴左右,指点迷津,也许比今天走出去的道路更远。对,你说的很对,暮气沉沉有什么意思,南星正是生如夏花,最灿烂的时刻,应该走出一条无敌大道。”

  就在赤道风和两个老鬼交流的当口,轩辕南星目光微沉,虫兵冲过了大光明,它们并不惧怕黑暗能量,真正忌惮的是祭坛散发的宝焰,久远的记忆告诉它们,曾经有生物驾驭祭坛逞威。

  时间太久,除了那些活了无穷岁月的黑虫,对那段逝去的岁月仍有记忆,它们这些陷入星空阵势才孕育出来的新生代,对于外界十分陌生,对于外界的生物也不甚了解,全凭本能作战。

  对于轩辕南星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面前的虫兵并非百战之师,没有经历过战火硝烟洗礼,它们见到吐息无用,便单纯的冲去,犹如一盘散沙,并未相互策应,俨然一群农夫。

  是的,农夫。

  正规军与农夫间存在极大差异,不是拿起锄头便能当正规军,那需要反复磨练,在烈火之中锤炼斗性,这里的虫子除了互相厮杀,几乎就没有发起过像样战争,所以它们属于没落之族。

  “全功率增幅。”轩辕南星站在祭坛轰出一拳。

  这一拳并非攻击,前方突然呈现出艳丽四射能量脉络,拳头击打去,显示出读数,祭坛边缘镶嵌的紫色宝石与蓝色宝石一颗一颗燃亮,刺眼夺目,能量汇聚,为宝焰添加无穷威势。

  赤红色冲击波以祭坛为中心,向外围拂过。

  五百虫兵发出哀嚎,它们身泛着金属光泽的漂亮甲壳,被赤红色冲击波融穿,整片虚空都陷落进去,明明热力沸腾,却让人遍体生寒。

  “好霸道的一击。”火烈老祖眼神闪动,对祭坛爆发的宝焰非常眼馋。他本来就是想利用破灭魔种的能量本源,来更换自身源能力种子,从而踏另一条道路。没想到这祭坛散发的宝焰同样本源惊人,拥有不可思议潜力,也许比替换破灭魔种本源的路要宽广些。

  “老东西,这祭坛终究是死物,比不得破灭魔种,只有有生命的能量本源才符合你。”钧天老祖笑骂,大凡星盗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据为己有,这是一种通病,倒不用太过责难。

  “嘿嘿,职业习惯,我自然知道死物不适合。”火烈老祖尴尬一笑,搔了搔白发。心中微微放松下来,祭坛力量足以镇压黑虫,这颗行星将落。

  “吸!”轩辕南星隔空出剑,将五百虫兵身躯割出剑痕。

  不得不说这些虫子恢复力惊人,祭坛无法形成宝焰全副威能,它们即便浑身赤红,却并未当场身死,仅有几只生命消失,在虚空中沉没。

  虚空闪出一个又一个细小光纹,好似一篇经文,实际是宇宙间能量运转回路,虽然祭坛宝焰无法爆发全盛之姿,但是鬼面与战皇脸谱结合,形成骇人吸力,比原来强数十倍不止。

  “嗤,嗤,嗤,嗤!”

  头顶光芒万丈,鬼面张开大口,做出吞咽状,将虫兵血液吸引过来,虫身血泉狂涌,虫兵根本收拢不住伤口,嗷嗷怪叫,发起最后撞击。

  祭坛灵巧躲闪,好像斗牛士,任由公牛在身边擦过……

  !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