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42章 虫威难测

第942章 虫威难测


  秘境之外七天七夜,秘境之内暗无天日。

  幽暗之中忽然爆发出一团亮光,犹如闪光弹,将周围虚空照得纤毫毕现。

  “活祖***,这里也有,好多。”火烈老祖看得头皮发麻,他们一路前行,不知道干掉多少虫兵,起先虫子们对他们三人并未重视,可是杀的虫子超过五万后,便触发了某种底线。

  整个星空大阵中,黑虫不聚集到三万只以上,就不会出来活动。更有甚者,几个小时前遇到数十万黑虫过境,要不是祭坛刚好隐入一处绝地,外面看不到光影,三人怕是已经恶战不断。

  本以为逃过一劫,不料向前走了不久,轩辕南星忽然叫停,用祭坛照彻虚空,竟然看到密密麻麻虫影。到处都是黑虫,将祭坛包围在中心,就算没有百万,也有**十万,令人惊恐。

  “靠,这***,什么时候我们被包围了?”钧天老祖破口大骂,小心小心再小心,结果仍然没有逃过劫数,如此多巨虫足以把祭坛埋起来数日,就算他们三人战力无穷,也冲不出去。

  “这次跑不掉了,准备战斗吧!”轩辕南星干净利落,晃动沉沦之剑,发动大灭绝不败剑光。

  经过连续几日厮杀,收集了好多虫血,祭坛在重生基础上,又有独特变化。基座部分慢慢滋生出十五道血环,由虚到实,细细长长,环绕住基座部分,代表一种成就,也代表一种威能。

  向祭坛中间层看去,只见原来的血色晶簇越来越黑,并非黑暗能量引起的变化,而是血能堆砌太过雄厚,就像伤口结痂,先是变为红褐色,然后色泽越来越深,乃是一种能量的沉淀。

  要说变化,祭坛最上层变化最大。

  三人脚下四方平台硬生生叠起来一角,成为三角形平台。

  这三角平台面积不过百余平方米,给人的感觉好像在原来基础上向上拔高不少。实际上所谓拔高,是因为叠起来的一角化作直角墙壁,“翘”在空中。

  轩辕南星下达终极指令,让鬼面和战皇脸谱完全融合。

  新生成的战皇鬼面血气缭绕,上面布满狰狞血痕,吞噬之力提升到极致,为原来百倍。待到战皇鬼面嵌入三角墙壁顶端,顿时变得异常稳固,好似墙壁上的装饰品,又如一尊战皇复苏。

  经过测试发现,新生成鬼面可以直接提取虫血内能量物质,不必再吸收血河,总是搞得轰动异常,离得多远都能观测到祭坛吸血情景。

  祭坛威能越来越强悍,借助祭坛来发动沉沦之剑,杀伤力也越来越不可思议。

  为了在此行之后将祭坛带出秘境,赤道风毫不吝惜,将剩下的所有进化神液汇入祭坛。

  随着整整三十滴神液灌注,祭坛气息为之一变,在浑厚基础上又诞生出一丝灵动,战皇鬼面在墙壁上扭来扭去,双眼部位闪出亮光,好像有了灵魂一样。

  只是,赤道风觉得这些变化仍然不够,所以厚着脸皮,将钧天老祖手中存货掏得一干二净。

  没敢打火烈老祖的主意,因为这个老家伙需要进化神液夯实基础,不像钧天老祖已经磨砺到六级以下极限状态,寿命悠久,生命趋于大圆满,又有此番生命福地好处,再活百年也轻松。

  即便如此,也有五十几滴进化神液进账,依次点入祭坛,助赤道风勘破更多本源,对于祭坛的控制,可以说得心应手,当厚积薄发达到一定程度,终于有所突破。

  眼下,以祭坛消化过的虫血来浇灌沉沦之剑,可展开简化版本血祭天下,赤道风将这种状态称之为大灭绝不败剑体。很炫的状态,令两位老祖眼馋,希望沉沦之剑早日能够演化出完整版本血祭天下,他们好拿到闪灵人面前爽一把。

  虚空遍布虫影,这次是大危机,很难再冲破重围,找一处绝佳点位迎敌。所以,只能以实力强行厮杀,踏着鲜血一路前行,让黑虫伏尸百万。

  “杀!”两位老祖站在各自战台上,借由祭坛构建的攻击通道,将爆裂拳光送入虫群。他们丝毫也不顾忌身体能否承受,钧天老祖头顶火山,火烈老祖头顶星盗船,皆是精神力量投影。

  随着攻击展开,火山与星盗船向下垂落千点万点光彩,犹如甘露化雨,抹去疯狂催动源能力给身体带来的隐患。

  以两位老祖接近审判长的实力,每次出拳均能令虫壳破碎,让黑虫血肉模糊,虚空温度快速提升,忽而两轮火光融合到一起,爆发出叠加威能,杀得虫群无法靠近祭坛。

  真正的主攻手是轩辕南星,大灭绝不败剑光在虚空演化开来。起初不见任何威力,好似随风潜入夜春雨,不着痕迹。

  如果仅仅这样,又怎称得上大灭绝不败?

  两位老祖拳势刚刚收敛,酝酿下一波疯狂攻击。虚空绽放血色纹路,犹如一道道血痕,遍布密密麻麻虫影之间。

  蓦地,心神随着虚空血痕变得恍惚,接着血色剑光大行其道,于虚无处衍生,于深邃黑暗中判决生死,黑虫这时才感受到血痕大阵有多么恐怖,急忙聚集到一起,滚做巨球,与之抗衡。

  究竟什么时候布下如此杀局?黑虫事先竟没有察觉。

  它们发出愤怒虫吼,挟恐怖气息向祭坛撞来。大灭绝不败剑光杀伤范围内,黑虫以聚沙成塔模式组成数十颗“虫球”,犹如雪团滚动,一路碾压壮大,融合零散黑虫,让空间为之震颤。

  这些黑虫十分团结,颇有奉献精神。

  为了保证群体有效攻击,“虫球”最外层黑虫,宁肯牺牲自己也不妄动分毫。而内层黑虫紧紧钳住已死同伴,用同伴庞大躯体做挡箭牌,阻挡血剑凌空激射,让“虫球”不断靠近祭坛。

  “嘎嘎嘎,臭虫子,如果只有这么点能水,我敢打出大灭绝不败的名号吗?”赤道风为剑中生灵,嚣张大笑,顾盼自威,毫不在意。

  “咔嚓!”

  也不知道是祭坛上响了一声,还是精神层面出现异常,总之听到震耳欲聋雷音,即便仅仅是脑海中一个感觉,也让两位老祖汗毛倒竖,讶异的看向漫天剑光。

  暗沉浮动,剑海生波,无敌灭绝,震古烁今。

  短短片刻,所有剑光化作剑气烟岚,犹如一道道不着痕迹的淡淡血雾,见缝就钻。

  别看黑虫以聚沙成塔之势,叠加出数十颗彗星般虫团,虫与虫之间并非严丝合缝,没有一点间隙可循,大灭绝不败剑气烟岚顺势而入,如旌旗招展,于虫球最深处炸了开来,杀意如霜。

  “好,大灭绝,杀,杀,杀。”两位老祖看得双眼神采奕奕,他们经过片刻喘息,已经全数恢复过来,如神尊立于座台之上,双臂幻化出千道虚影,如同千臂同时出拳,悍然轰击虫群。

  祭坛一路向前,黑虫原本严阵以待,颇有军阵之势,眼下却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向外崩溃倒塌,溃败之势想止都止不住。

  外围黑虫与阵势之中退下来的黑虫相撞,这是突破而去绝佳时机。

  然而,轩辕南星仰望虚空,倒吸一口冷气,并未莽撞破阵,而是进一步借助祭坛操纵大灭绝剑光,在已经崩溃的虫群中奋力厮杀,而且专向黑虫密集处钻去,摆出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

  如此境地,非是轩辕南星狂妄,在百万数量级的黑虫中,也敢杀出杀入。实在是,黑虫大军边缘处,隐藏着八道了不起气机。

  这八道气机的存在,绝对可以生杀予夺,跨越极限,成王做祖,是黑虫的王,是黑虫的祖。

  “***,虫王啊!好神秘的虫体。”即便嚣张如赤道风,也突然间冷静下来,透过祭坛远远观察,却发现对方深不可测。

  若非最近几天来,祭坛力量提升迅猛,根本就察觉不到它们潜伏,而且这些虫王堵死了所有突围路线,随时都可相互策应,俨然黑虫大军指挥官,暗中号令虫群,快速调整相应部署。

  不出两分钟,纷乱黑虫归位,如同横跨虚空连绵起伏小山,又如一条黑色小行星带,将祭坛重新困在阵势中,消磨三人战力。

  “唉!无穷无尽,这些黑虫偏偏又厚重如山,让人杀得手软脚软。”钧天老祖叹道,他单腿立于座台之上,另一只腿如同机关枪突击,接连不断踢出光焰,金属靴已经破碎,掉落地面。

  尽管祭坛可以吸收虫血,用来壮大自身。但是轩辕南星三人的战力总有穷尽,大灭绝不败剑光带走十万条虫兵鲜活生命,就此偃旗息鼓,沉沦之剑陷入死寂,赤道风正在全力恢复威能。

  这已然是不朽战绩,要知道每一尊虫兵都相当于低级星判,单独一两个无所谓,数十万乃至百万结成阵势,让威能无限制叠加,想杀一只黑虫都难,更不要说杀伤十万只。

  借助祭坛之威,沉沦之剑俨然将血祭天下威能爆发出小半,可惜终究不是完整版本,而且距离沉沦之剑上次施展,并未过去多久。所以仍需恢复,强行开启血祭,容易给剑体造成破损。

  “嘶嘶!”

  看到祭坛暂时沉静下去,那八尊虫王发出嘶鸣,它们知道已经被外来者察觉,所以再不隐藏身形,纷纷走出黑暗,让流线型山岳般身躯暴露眼前,更引发出浩瀚威压,令轩辕南星三人面色一连数变,只觉得虫威难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