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44章 战神异变

第944章 战神异变


  第944章战神异变

  若是没有祭坛,轩辕南星三人在星空大阵中将寸步难行。圣堂最新章节

  这些黑虫不但实力高强,还尊奉数量至上宗旨,且悍不畏死。虫王一个命令拂过,虫群便向前发动猛攻,俨然一部生化机械,完全摒弃自我存在意识,让意识汇成群体,铸就无上兵锋。

  伯纳古战神化作ròu筋巨人,冲向密密麻麻虫影。他推动双拳,好似两颗彗星,陨落在虚空中。

  光,无尽。

  势,无双。

  如此霸绝双拳,让两位老祖为之侧目。

  轩辕南星则暗自领悟伯纳战意,想由古战神窥视这一修炼体系。不得不说,那是一代又一代伯纳人的积累,主战场生杀之道,很难勘破。

  沉沦之剑微微一震,赤道风传来若干信息。

  这些信息十分重要,是借助祭坛窥探到的伯纳战神本源,并透视战意运行痕迹。

  从伯纳子爵开始,便踏上一条追求无上力场的道路。他们以力证道,突破到jīng神层次,凝聚出滔天战意。然而,这并非终结,而是全新开始。

  伯纳战神可以cào控战意,让战意不断冲击自身气血,给人的感觉很像以自身化作摩根祭坛。

  “血ròu为祭血,身躯为祭坛。战意循环,达到微妙平衡,这是伯纳人的道。”轩辕南星无法看得更清楚,可是有这些已经足矣!

  他拍向封号徽章,将镇压在徽章中的战意chōu取出来。来自伯纳皇都星的战意,就如同战皇脸谱给祭坛带来的增幅一样,可以让伯纳人超水平发挥实力。圣堂另外,都说伯纳人好战,从今日窥探到的本质来看,这是无形当中在聚集血气,杀伐越多,实力越强,每位战神都踏血而行。

  轩辕南星揣摩战意,想要找到使用方法,既然已经得到原型祭坛,便不再需要此物。不料就在此时,虚空掀起狂猛暴动,战火烧至白热化。

  伯纳古战神徒手厮杀,身后凝聚出实质血环,宛如神明复生,双眼冒出宝光。附近黑虫受到húnluàn战意感染,开始调转方向,攻击同族。

  如此变故,出乎意料。

  古战神是一具死尸,哪来的滔天战意?之所以威势狂飙,是因为受到祭坛血气jī发,将残留在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具象化,这才模拟出战意,征伐虚空。

  这战意来自记忆碎片,本就húnluàn不堪,各种残念jiāo织,以至于刚刚进入战场,便失去联系。

  “他失控了,战意化成杀意,黑虫受到杀意侵蚀,也变得嗜杀起来,我们应该暂避。”钧天老祖微微皱眉,失控代表再也别想命令古战神,只能拉开一定距离,希望能够吸引部分虫军。

  “且战且退。”轩辕南星点了点头,经过最初的爆发,古战神已经被黑虫埋了起来,杀意仅让部分虫兵陷入húnluàn,并非全部。

  祭坛爆发出一轮宝光,向左侧杀去。这个方向有一处摩根人留下的禁制,虽然极为遥远,却总归是个希望,虫王正在迅速增兵,从黑暗处飘来几朵黑压压虫云,将大军数量补齐到百万。

  百万低级星判,再结成阵势,放在人类联邦,足以轻松灭杀天龙行省全部人口。

  这是多么惊人的力量?轩辕南星从未想过,宇宙间会有如此强横族群存在,连炮灰虫兵都能跨越执法者通往星判的关口,更不要说那些虫王所具备的实力。(《》)

  当然,虫兵之间也存在差异,就像进入秘境后,最初遇到的看护幼虫兵甲,只是最低级的星判阶层,可称为散兵游勇。路上见到的虫兵要比它们强一些,虫壳稍稍厚重者,可称战兵。

  好在摩根族禁锢了黑虫一族,虫兵除了战兵,还有一些独特存在,它们甲壳无比厚重,身影绽放黑cháo,不动如山,威能撼天,可称jīng锐战兵。

  目前见到的虫兵之中,jīng锐战兵十分稀少,却足以与高级星判对抗。而且以虫军那庞大基数而言,每千只普通虫兵就能产生一只jīng锐战兵。那么百万数量级,便有千只jīng锐战兵坐镇。

  可不要忽视这些jīng锐的重要xìng,它们就像整个围攻大阵的突,让阵势牢不可破,凝聚出超然防护力,限制住祭坛突围。再加上阵势外围,有八尊虫王虎视眈眈,结成一座无敌战阵。

  “快看,古战神发威了。”火烈老祖望向身后。

  祭坛还没有飘出去多远,后方便涌起漫天拳光,虫兵如遭重击,不停向后退去。伯纳古战神浑身上下ròu筋暴突,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他完全化身为一头怪物,向着虫群冲撞,不断发出咆哮,撕扯虫身,侵染虫血,速度越来越快。

  轩辕南星觉察到不对,连忙向祭坛下达指令:“加快速度,实在不行,就主动冲入虫群。”

  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同时发现不对,古战神冲着祭坛而来,并没有与虫兵纠缠的意思,难道是祭坛血气吸引了他?或者牵扯到摩根族留下的本源力量?此中必隐藏玄机,却探测不出。

  玄机什么的,无关紧要,眼下最重要之事,还是抗击虫群。并且不能让古战神靠近,要知道这尊大家伙完全没有理智,行动间一派野兽风格,若是真的垂涎血能,非把祭坛给拆掉不可。

  “虫子啊!你们看我年纪大了,老朽不堪,可怜可怜俺吧!不要拦截我们,有种去对付后面的伯纳古战神。”火烈老祖嘟嘟囔囔,做出一副祈求上天赐福的样子。真难为他,这种时候还没个正经。不过大多数星盗好像都是一副没有正经的样子,也许是一种另类的减压方式。

  “好猛。”钧天老祖向虫群中看去,只见数十只虫兵被古战神生生扯掉脑袋,真不知道那得需要多强的力量,血水从脖腔中喷shè而出,如同野兽的ròu筋巨人狂吸虫血,速度稍稍变慢。

  “哈哈哈,老子开发的大祈祷术见效了,你们瞧周围虫兵,居然暂时放过我们,前去对付伯纳古战神了。”火烈老祖手舞足蹈,开心不已,浑不知旁边二人对他有多鄙视。

  在虫兵眼中,抵抗越凶狠,越能jī发出它们的斗xìng。而古战神硬生生扯下虫头一幕,比轩辕南星三人出手更具震撼xìng。

  如此野蛮的战斗方式,将虫王jī怒,认为是一种挑衅。而祭坛并未爆发出强烈攻势,遂稍稍转移攻击重点,成千上万黑虫将伯纳古战神笼罩进去,凝聚成一团,恍如小行星,镇压其势。

  拜古战神野蛮击杀虫兵所赐,附近虫兵变得稀少起来,让祭坛得以顺利前进数十公里,与后方战场逐渐拉开距离。

  然而,也仅仅拉开数十公里,这个距离对于身材庞大的黑虫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几个起伏便追到近前,渐渐包围过来。

  祭坛重生后,体积有所扩充,却也仅相当于两只黑虫叠加。

  与整个虫军相比,祭坛看上去非常单薄,而轩辕南星和两位老祖,更是渺小如微尘。要不然最初那几天,以虫兵反应能力,也不会任由祭坛轻松壮大。

  正是因为瞧不上轩辕南星这些外来生物,这才导致贻误战机,战斗规模一再扩大,虫王率领百万虫兵前来征讨,在损失十数万虫兵后,眼睛都不眨一下,召唤更多虫兵前来,加入战场。

  放眼望去,到处是黑云,到处是虫影,无穷无尽,远古神话描述的地狱与之相比,犹如天堂。

  “吼吼!”脑海中出现咆哮声。

  那是伯纳古战神残留的战意,虽然húnluàn不堪,却渗透着一种不屈。

  接下来出现惊人一幕,随着咆哮声,战意几近沸腾,产生通天变化,令虫血熊熊燃烧。

  真的是在燃烧,血气在整个空间冲撞,随即受到一种力量引导,被伯纳古战神吞噬入腹。

  数十万虫兵发出嘶鸣,想要镇压巨力,却反而炸了营。只见一团犹如实质浩瀚力场,高高悬挂到战场之上,核心处坐着一尊神祗。

  这尊神祗气息古拙,肌ròu高耸,血管虬结,背后结出血环,腾绕氤氲血雾。那血雾好似一条条游龙,环绕身体很有秩序的脉动,宛如星空下不灭至尊,自古就曾威压一切,为不败神话。

  “怎么会这样?”轩辕南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旋即闭上双睛默默感应,任由祭坛飞速向前,冲过一bō又一bō黑虫làngcháo,绝不愿多留片刻。

  虫兵的注意力,已经被完全吸引过去,尤其那八尊虫王,更是获取久远记忆,就像发现世代死敌般,任由祭坛前冲,它们发动百万虫兵,紧紧包围伯纳古战神。

  火烈老祖和钧天老祖老老实实站着,等着从轩辕南星那里得到答案。他们已经看出,古战神状态发生颠覆xìng转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祭坛运转,现在很不好说。

  “好可怕!这尊古战神来历久远,曾经触及伯纳人修炼体系源头,那更加贴近于摩根人深渊战皇的晋升之道。祭坛强行灌注血气,让他成为一尊死亡战皇。如果仅仅这样,还不至于出现如此异变,问题出自战皇脸谱和祭坛鬼面。”轩辕南星望向祭坛上翘起的墙壁,目光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