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45章 祭坛进化

第945章 祭坛进化


  “走,快走。”火烈老祖叫了起来,随即双拳迅猛出击,在祭坛外面形成炽热洪流。

  钧天老祖反应更快,已经叠加出无穷掌影,于虚空显化,挡住正对面力场横扫。轩辕南星也没有闲着,大喝一声,运转祭坛,释放宝光。

  伯纳古战神制造了一场烟花,缤纷夺目,寂静血冷,刹那芳华。

  虚空中只有微弱bō动传递,折射到脑海中,形成类似声音的感觉,实际上它永远沉寂,没有介质传递震动,无法形成声bō。

  外面无声,祭坛上却有声。

  当力场光芒铺天盖地闪耀之时,有力量隔空渗透,让座台上气体环境受到影响,普通氧气经过撞击成为臭氧,轩辕南星与两位老祖口喷鲜血,受创不轻。

  祭坛有着超强防御,都受到如此摧残,可想而知力场绽放威能有多么强大。

  轩辕南星这是第一次真正“领教”到伯纳战神的风采,他昔日见到的伯纳战神仅为末位,与排名靠前的伯纳战神根本没有可比xìng。更何况,有些伯纳古战神自我封禁,准备在关键时刻为本族镇压气运,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惜一切代价爆发出来的威能,没有几人能够承受。

  人类文明踏上星际舞台的时间终究还是太短,即便手中握有一些底牌,也不如伯纳三族这种老牌势力。就连封号徽章对于伯纳人的了解,也止步于战神之下,无法透析敌方至高存在。

  此刻,古尸因为祭坛灌注血气,加上摩根战皇意志的影响,骤然爆发出百倍实力。所以才有超级震撼xìng一幕,就连避开数十公里的祭坛,都受到冲击,搞得三人大口吐血,精神萎靡。

  “这,这不是噩梦吧?”火烈老祖呆呆的站在座台上。

  回身望去,整个虚空呈现出恐怖一幕,不知道有多少虫壳被震碎,不知道有多少虫血喷射到虚空,就好像打翻了货架,上面的瓶瓶罐罐全都砸下来,让人措手不及。

  顷刻间,形成血海,浪潮向祭坛涌动。

  轩辕南星已经明悟,是战皇鬼脸做下的好事,将伯纳古战神的潜能以及残留战意,一次xìng全部燃烧干净,力场拂过之后,古战神没有半点剩余,化作一滩鲜红血迹,与血海交融到一处。“二位,不要被眼前惨景所吸引,如果不能摆平祭坛某种突然出现的意念,我们三人多半也会成为祭坛对付虫子的武器,随意扔到外面,用自爆清扫虫兵。”轩辕南星苦笑,他万万没有想到,战皇脸谱与祭坛鬼面结合后,慢慢恢复了一丝意识,成为绝世凶器。

  虽然这股意识有些méng昧,却并不代表无知。它不受统属,悄无声息绕开赤道风控制。

  尤其在沉沦之剑施展大灭绝不败剑光之后,赤道风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助剑体恢复。战皇鬼面所产生的意识,遂大行其道,牢牢掌握住祭坛。

  这段意念视轩辕南星三人为傀儡,要不是钧天老祖及时拿出伯纳古战神,让战皇鬼面觉得更有利用价值,与祭坛更为匹配,恐怕它会暗中动手脚,把轩辕南星三人扔出去,让虚空染血。

  血,虫血!

  祭坛从里到外都饥渴难耐,它永远不知道满足,想要将所有黑虫敲碎,想要获得全部虫血。

  如此说来,真是侥幸,伯纳古战神代三人受难,且让轩辕南星洞悉了祭坛上的隐患,他当即就把沉沦之剑插在身前,一道道黑sè剑气向墙壁涌去,试图镇压战皇鬼面。

  这种变故给轩辕南星上了一课,别人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即便落到自己手中,也并不代表完全占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横生变故,让生命受到威胁。

  远远望去,最起码有六七十万虫兵被祭坛搞死,快赶上施展五六次大灭绝不败剑体了,估计就算完整版本的血祭天下爆出来,也没有此等威能,劲爆程度已经无法形容,进一步证明需仰视摩根文明,至今人类也好,伯纳三族也罢,好像都在玩人家剩下的东西,发展成了考古。

  战皇鬼面快速蠕动起来,做出吞咽动作。它并非吸摄整个血海,而是吸收血海中最为精华的部分。

  只见千丝万缕血sè光芒,被战皇鬼面吸入口中,然后它做出一副开心咀嚼的样子,萦绕祭坛基座的血气越来越浓郁,顷刻间就补齐损失掉的十五道血环,随后继续追加,凝聚出新血环。

  “嘶,这种进化速度,真是,真是让人傻眼。”火烈老祖已经目瞪口呆,他望向祭坛下方心生畏惧,仿佛有一尊摩根古神立于身后,信手一指便引来无边造化,可是这也许是一场灾难。

  轩辕南星盘坐下来,心神沉入源空间之前说道:“二位老祖原地静待,只要我本人无恙便不用出手,任由祭坛去。这个时候,我倒是希望虫族来的越多越好,否则战皇鬼面的力量增大至极致,我们没有任何机会夺回控制权。”

  声音渺渺,好似远去。

  “好,守护住南星,不要让他遇到凶险。”钧天老祖跨步到了轩辕南星身边,从储物手环中取出数百面巴掌大小镜子,好像放飞气球一样,全部放了出去,环绕住二人身形,镜光闪耀。

  这时候,祭坛轰隆隆颤动,基座同时滋生出九十多道血环,加上原来的十五道血环,一次xìng达到惊人的一百零八道,它们非常松散的环绕基座转动,从某个时刻开始,突然间向内紧缩。

  血海浩瀚,成为祭坛进化的温chuáng。

  也不知道战皇鬼面吸收了多少血光,将血能积攒到何种程度。只见那面墙壁,因为沉沦之剑攻击,出现一道道裂痕,却以肉眼可见速度弥补回去,完好无损。

  与此同时,沉沦之剑剑身结下一层厚厚血壳,像是受到禁锢,气息消失无踪。

  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同时皱了皱眉,沉沦之剑如此变化,实在让二人心中没底。

  再看轩辕南星,其头顶上升起一缕缕黑白光丝,要不是面部表情仍然泰然自若,两位老祖恐怕心中更加没底了。

  此刻所形成的血海,比轩辕南星施展大灭绝不败剑光还要霸绝。祭坛鲸吞血能,于基座处建立秩序,百余血环叠加到一处,形成非常厚重的环形血sè玉台,缓缓飘浮在祭坛下方,凭空生出绝大力场,汇入天圆地方护罩,让祭坛血气冲天。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变化并未结束,基座处又一次滋生出纤细血环,连续百余道。

  两位老祖看得合不拢嘴,不过他们更加震惊于祭坛散发出来的威势。

  等到第二圈环形血玉台形成,又是循环往复过程,祭坛开始凝聚第三圈环形血玉台。

  战皇鬼面鲸吞豪饮,不放过一丝一毫血能。期间诞生血玉台均以百余道血环作为根基,从开始到结束,一共凝聚出九座。

  第一座血玉台最为宽厚,环绕在祭坛底部,好像大手将祭坛拖住,其实仍然虚悬在基座周围。

  第二座血玉台直径略微缩小,同样环绕基座部分,位置稍稍靠上。除却宽厚以外,玉台上面出现数不清烙印,一丝丝血sè亮光在烙印中流转,让血玉台显得晦暗。

  紧接着第三座血玉台同样烙印缠身,不过照之第二座更加精细,整整九座环形血玉台,模式基本相同,祭坛每层分得三座,血玉台直径依次减少,如同九层虚浮宝塔,环绕住祭坛主体。

  这只是外部变化,祭坛自身也在变化。

  基座部分逐渐拉伸,阶梯之上dàng起血云,给人一种云深不知处感觉。

  祭坛第二层的血sè晶簇慢慢变粗,孕育出一颗颗拇指肚大小结晶,从晶簇上脱离出来,悬浮在左右,数量越来越多,却不显得密集,错落有致排列。

  这些血晶可以抵消外界冲击产生的力道,同时兼具储备血能之用,全部都是精华,结构异常紧密,很难崩溃。

  再看祭坛第三层,变得华美异常,到处飘浮着血sè晶霜,空间发生奇妙变化,好像伸手抬足就能触碰到外界很远的事物,攻击更加方便。地面铺就层层宝光,座台突然升起形成王座。

  战皇鬼面有了质量,它好像一具独特浮雕,慢慢突出墙壁。更加叫绝的是,其面部表情越来越丰富。起初看向三人,带着一种嫌恶。接着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约束,不得不给予一份尊重。

  沉沦之剑发出嗡鸣,紧接着听到赤道风破口大骂:“他***,不就是一道借助祭坛程序产生的意识,比老子不知道低级多少倍,居然也敢出来耀武扬威。你行,让你去找血食,等到虫王纠集更强力量,看你怎么死。”

  “这是怎么了?”两位老祖不明就里,赶忙询问。

  “没什么,被个混蛋气到了,居然先入为主,把我的宝贝祭坛占了去。也好,就让它将祭坛全部威能开发出来,等到直面黑虫大军,看它能威武到何时。”赤道风颇为不屑,没有好气。

  “南星呢?他怎么还没有脱离无意识状态?”火烈老祖十分关切。

  “这个?你们不要问了,到了时间,南星自然会醒过来。”赤道风卖起关子,实则极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