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46章 对话摩根

第946章 对话摩根

  第946章对话摩根

  此刻轩辕南星正目光冰冷的看向身前,他的源空间内出现一道墙壁投影。TXT电子书下载**

  “祭司,你这人类,怎么会成为摩根祭司的?真是想不通,要不是你掌握了一段伯纳人修炼的战意,我已经将你从里到外,侵蚀得一干二净。”墙壁投影发出人声,很尖细,又很虚幻。

  “你瞧,我们对峙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尊驾怎样称呼。”轩辕南星同样是以投影显化,不过这里是在他的身体内部,我的地盘我做主,星判对源空间的掌控向来随心所yù。

  如果将场景放大,就会发现无论轩辕南星,还是yīn阳怪气墙壁,全都处在一把大剑的剑尖上。

  大剑左方为光明,右方为黑暗,剑体如同大地,透出无上尊威。

  修炼至今,化繁为简,源空间只存一剑,即便有光明形成白日,有黑暗形成黑夜,它们同样是巍峨大剑的一部分,不分彼此,同生共存,无有分别。

  再看墙壁形成的虚影,刚好处于大剑最前端,而轩辕南星盘坐方位,如果将剑体倒转,剑尖冲下的话,正好聚拢庞大剑势,yù将墙壁钉死。

  “啊哈哈,人类,我承认你的祭司身份,不知道后世摩根哪个环节出问题,居然让这么恶搞的事情发生,如此弱小的生命种族,居然走出一尊祭司。要知道在吾族,即便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祭司,也能代表诸天,统摄万族,威势凛然。”墙壁上幻化出鬼面,不过转眼间就抹去。

  “答非所问,我在问你怎样称呼。”轩辕南星气势不凡,以坐下大剑镇压对面这段墙壁投影。

  “哼,告诉你又何妨,在摩根文明强盛之时,本尊有多个身份。其一为大祭司妙绝。其二为血图腾战皇厉破天,其三为鬼图腾战皇成裂天,其四是?其四不记得了,怎么会不记得呢?”

  这段投影显然不能尽数来源,陷入短暂的思维húnluàn。不过听称谓就知道,前面三种意识来源极为不凡,他们代表摩根族一段辉煌岁月,必定是让银河诸族颤栗的人物。

  轩辕南星无所谓的一笑,无论战皇鬼面多么嚣张,他都淡然相对。说起来,人家摩根族确实比人类强,统摄诸天万界,征战星空大族,更封印黑虫大军,制造出绝世大阵。所以,就算残留下来的意识把尾巴翘上天去,也情有可原,让它骄傲一下,只要钉住这段“尾巴”即可。

  此前,轩辕南星与战皇鬼面为了争夺祭坛控制权,已经连续征战数个月之久。当然,这里的数个月是指jīng神层面,于现实当中不超过数分钟。

  赤道风也曾参与征战,大骂对方卑鄙龌龊,趁着沉沦之剑消耗剧烈,chōu冷子占据祭坛,难道摩根族尽是这样yīn损之辈?何以让万族慑服?如何统领诸天。

  不知道摩根人的心xìng是什么样,反正赤道风的骂声很起作用,战皇鬼面居然划下道来,要与轩辕南星这个怎么都想不通的外族祭司比一比。

  结果比来比去,战皇鬼面中了赤道风的算计。

  这满口摩根族武勇的夯货,居然分出一段投影进入源空间,却不料进得来出不去,被大剑死死钉住,不得不让出一部分祭坛控制权。

  直到此刻轩辕南星才意识到,战皇鬼面思维体系主要来源于三名摩根强者残留意识。这三人肯定做不到黑虫那样,淡薄自我意识,寻求整体思维,所以时不时的会冒些傻气,并不奇怪。

  心中禁不住大叹侥幸,如果是一种意识作用于战皇鬼面,很难将其投影引入源空间。赤道风打着人类修行体系另辟蹊径,将无敌于天下的幌子,这才将这位诓进来,否则没有一丝胜算。

  压制住战皇鬼面投影,等于捏住它的一处命mén,虽非死xùe,却也有共通之处。本来战皇鬼面继承的意识就非常稀少,再失去一部分,如非必要,它绝对不会如此行事。

  那样做损害极大,也许从此打回原型,浑浑噩噩,没有意识,只是几段莫名其妙电流,难以维系bō动,便会烟消云散,最终永远灭亡。

  正是jīng神层面一系列jiāo锋,才让战皇鬼面暂时妥协,不会将轩辕南星和两位老祖送出祭坛去做炮灰。不过这只是暂时的,随时会撕破协议,必须镇守源空间,让墙壁投影无法回归本位。

  为了达成眼前这种局面,轩辕南星甚至将伯纳战意送入祭坛墙壁。虽然赢得一时妥协,却也助长了战皇鬼脸气焰,这伯纳战意与摩根族某种手段似乎颇为匹配,两相结合,威能无穷。

  “鬼东西,你说你叫妙绝好呢?还是狼图腾战皇厉破天,甚或鬼图腾战皇成裂天?不知道他们到底谁厉害,或者你把这些名字串起来,也许会很有意思。”轩辕南星稍稍放松,用意念调侃道,反正也出不去,只能以这种方式镇守,而沉沦之剑越来越稳固,倒是不担心它跑掉。

  赤道风离开前,曾jiāo代尽量引起战皇鬼面逻辑húnluàn,好在关键时刻,夺回祭坛控制权。轩辕南星的问题看似简单,却是最容易引起思维hún论的话题。

  “人类,不要白费功夫了,本尊纵横之时,人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话音微顿,继续说道:“妙绝也好,厉破天也罢,甚或成裂天,都是符号而已。无论它们曾经代表哪一位摩根族至尊,如今都已经湮灭在历史洪流中。我为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血冥,你说好不好?”

  “血冥?冥冥中造就的嗜血者,听名字就很血腥。”轩辕南星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目光微沉说道:“你从远古走来,更应该知道黑虫凶xìng,为什么还要迎击而上?难道就为了敲碎虫壳,汲取血能吗?与你jiāo谈,发现你并非鲁莽之辈,难道此中还隐藏着什么秘辛不成?”

  “呵呵,你这个人类,竟敢套我的话。”墙壁突然变得虚幻,像是要破空离去,不过脚下大剑微微震颤,剑身两边黑暗与光明快速轮转,产生一条条或光明或黑暗锁链,锁住源空间。

  “啧啧,既来之,则安之,来者是客,何不多留片刻?不用妄动心机了,人类苦心发展出源空间,到了我这种层次已经收发随心,所以你跑不掉。”轩辕南星róu了róu眉心,暗道好险。

  “源空间,这空间确实厉害。”锁链哗啦哗啦直响,墙壁虚影不停挣脱,却接连失败,重新由虚转实,只是隐去的战皇鬼面,那才是最本源投影,从未真实显现。

  沉静片刻,墙壁语调沧桑,好像自言自语说道:“意识流的高层次运用吗?我们摩根人也曾经追寻过这条发展路线,可惜此法不适合吾族大多数人体质。想要让整个族群进化,必须要开发大众化修炼体系,想不到弱小的人类,身体孱弱不堪,仅是驳杂碳基,居然有此造化。”

  “你说什么?难道源空间是一条通天大道?”轩辕南星耳朵很尖,突然问道。

  “自然极高明,有意识才有生命,才有意义,尽管吾族也在发展jīng神力量,可是看看我们的祭司数量吧!已经稀少到何种地步?不知道后世遭遇何种劫难,居然让人类繁衍壮大。而我摩根族今夕又在何方,何方呀?”墙壁意识到说得太多,立刻停住话音,让源空间归于寂静。

  “你的意思是说,源空间是一条jīng神与自身意识的发展道路,并不局限于此番境界。”轩辕南星多聪明的一个人,由点窥面,他灵机一动,便猜测出战皇鬼面对于源空间的涉猎,恐怕比当今人类还要全面,也许多说一些话并不是坏事,反而是一次举世难得机缘,可对话摩根。

  “不要猜测,那于你无益。”战皇鬼面憋了半天,就说出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双方处于敌对关系,居然说出于你无益,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逻辑húnluàn大大滴,这也许是座宝山。

  “嗯,于我无益。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倒要请教,以我祭司尊位,能否踏上一条源空间成长道路?”轩辕南星收起冰冷目光,取而代之嘴角出现一丝笑意。

  “用祭司的力量去开辟你们的源空间?确实有望窥探到这条道路上的隐秘。然而……”声音戛然而止,再思维húnluàn也知道,上了对方的当,有心发出最强一击,却被沉沦之剑紧紧钉住。

  祭坛之上,两位老祖急成热锅上的蚂蚁,看向外面。

  吞噬血海需要时间,祭坛的进化并未结束,却被虫兵中途打断。短短十几分钟,虫王聚集起数十万虫兵,风卷残云,亲自督阵,裹挟而来。

  伯纳古战神施展绝世一击后,不同方向有虫cháo翻滚推至,它们比虫云快得多,看样子很快又能达到百万之巨,真是杀不胜杀,杀多少就来多少,让两位老祖浑身luàn颤,心情极度低落。

  怕啊!不论什么样的盖世英雄,看到这一幕都会怕。

  虫子多得令人想呕吐,偏偏身量还那般巨大,真是没有天理的生命。眼下只能寄希望于祭坛再度大发神威,离开祭坛反而更危险,只能凭天由命,等待命运裁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