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47章 一尊绝世祭皇?

第947章 一尊绝世祭皇?


  第947章一尊绝世祭皇?

  “这是什么?”钧天老祖为之愕然,祭坛上镶嵌战皇鬼面的墙壁浮现出千万道细纹,每一道细纹都蕴含着宝光,起初并不明显,有些暗淡,片刻之后光芒越来越强,刺得人睁不开眼睛。书mí群4∴⑧0㈥5

  黑虫大军迅速汇聚,又聚集起百万军势,由虫云蜕变成虫cháo,好像一层层jī涌大làng,向祭坛所在拍来。

  这是难以抵抗的绝伦进攻,任何生命在撼世虫cháo下皆如微尘芥子,转眼便可化作云烟,其结果只能是消失碎裂,不留半点痕迹。

  “天啊!虫cháo如灾变,可碎裂行星,可侵蚀日月,威能无边。”火烈老祖发出惊叹,心情无比压抑,他感受到自己,从未像今天一样,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覆灭便在下一刻。

  虫cháo并非虫兵简单堆叠,而是所有虫兵庞大身躯dàng起黑cháo,虽然能量有强有弱,却完美的链接到一起,就像电子数码粘贴出一幅立体画面,海天一线,冲势极快。

  眨眼间,虫cháo便到近前,撞击在祭坛外围。

  天圆地方护罩在虚空中拓展出一圈圈bō纹,时间好像变慢,虫cháo每次变换,清晰可见。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只觉得身体被定住,无法动弹。

  “噼里啪啦。”

  身后墙壁上出现的细微纹理好似导火索,全部燃烧起来。

  感觉只是恍惚了一下,便血气冲天,镇盖八方,宝光绽放,势不可挡。

  两位老祖惊骇,看到惊悚一幕。循着宝光脉动,从祭坛那面三角墙壁上,走下来一尊百米高虚影,他浑身充满宝光,血气在背后结成血sè大光明,额头刻画着三道玄奥纹理,双眼好似黑dòng,手中持一把尊威大剑。

  随着巨人鼓点般步伐一路向前,虚浮身形越发凝练起来,他好似远古摩根族战皇复生,踏出血染风采,刚刚步出天圆地方护罩,祭坛尚未消化的血海便开始沸腾,仿佛在迎接尊皇驾临。

  “宇宙独尊,唯我祭皇。”巨人张嘴发出啸声,当即就吼碎了数千虫兵甲壳。

  接着,巨人晃动尊威大剑,直面虫cháo冲击,无论那làng有多高,触及此剑威势,全都分崩离析。

  这是难以置信大溃败,这是巅峰之上绝世一击,成千上万虫兵身体当即湮灭,待到无上剑势扩充出去,庞大虫体不再灭为物质微粒,却好像打碎无数水罐,虫壳蓦然碎裂,虫血四散。

  百万黑虫组成虫cháo,然而当巨人出现后,虫cháo顷刻间覆灭,再也凝聚不出半点威势,虫王和jīng锐虫兵快速撤离,它们是虫群高端力量,不愿立于危墙之下,yù逃出生天。

  想跑,却已然太晚。

  尊威大剑再度挥舞,自称祭皇的巨人傲世独立,泯灭一切。

  “嘶嘶!”

  虫王发出痛叫,它的身侧凹陷进去,留下一条恐怖剑痕,宝光顺着伤口蔓延。旁边还有一尊虫王被剑势斩为两段,当即血洒当场。它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绝敌人,心中产生怯意。

  “这就是摩根祭皇?”轩辕南星仍然盘坐于源空间,眼前却打开一幅画卷,将外界战斗情景投shè进来,当看到巨人剑斩虫cháo,击杀虫王之际,只觉得战意沸腾,恨不得提剑冲上战场。

  “呵呵,不为正宗祭皇,只是借助你手中的那段多年积蓄战意,强行jī发祭坛神威,将曾经辉煌显赫的大祭司妙绝,与血图腾战皇厉破天和鬼图腾战皇成裂天残留意识融合,模拟出祭皇无敌之姿。威能方面或许已经达到,堪称绝世,细节方便却还不够,远远不够,且无法持续多久。等到本尊皇攻克即将寿终正寝的虫皇昊风,当可回转摩根族。”对面墙壁竟然显现出战皇鬼面,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知是何缘由。

  “你说你要回转摩根族?摩根族难道仍然存在于浩瀚星空中?”轩辕南星心神狂震,要知道摩根族是银河曾经盛极一时大族,百万年前就比人类文明强大许多,残留下来遗迹对后来者造成许多影响,伯纳人和闪灵人应该是受到摩根遗泽,这才有今日之势。

  “不知道吾族是否存在,而在这悠久岁月当中,又遭遇了哪些大难。就如同虫族,是银河系最凶悍存在,若非吾族强盛到极点,恐怕诸天亿万星宿已成虫巢。不管怎样,摩根族所在便是吾之家乡。虽然本尊皇以血冥为号,却负有永远祭奠英灵之责。你以为祭坛是什么,战略武器吗?哈哈哈,它是一座丰碑,乃吾族英雄坟。”血冥在笑,不再隐藏,与轩辕南星摊牌。

  “祭祀英灵,不败王坟,永恒丰碑,摩根万盛。”

  轩辕南星脑海划过这句话,他突然眯起双眼看向身前,冷声说道:“好,我承认,摩根族曾经叱咤风云,为浩瀚星域共主。可是辉煌岁月已经过去许久,当年雄威镇盖天下,在岁月洗刷下却也变得默默无闻。而我人类当兴,崛起速度何其迅猛?你挣脱不出源空间,就想打感情牌,倒是好算计。摩根英灵再是高不可攀,也只剩下一座孤寂祭坛。我为人类大帝,便要逆天夺取摩根造化。”

  “人类,你好狂妄,在这片浩瀚星空下,从古至今无人敢蔑视摩根族神威。与你摊牌,是想联合你们三人力量,拿下昊风至尊虫塔。哼,这是一次难得机会,只要为我血冥所用,必赐汝等绝世根基。”墙壁上的战皇鬼面一阵扭曲,lù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然后做出吞吐动作。

  与此同时,祭坛上真正的战皇鬼面,做着同样动作。不过,不似源空间那样没有结果,而是吐出璀璨亮光,化为三团jīng血,如同喜人硕果,飘到轩辕南星与两位老祖面前,气息神秘。

  “怎么样?帮我战胜虫皇,本尊皇便可荣归。今日送你们绝世机缘,不可错过。”这声音极尽yòuhuò之意,在两位老祖心中回dàng,种种修炼妙法呈现脑海,朦朦胧胧,却看不透真谛。

  轩辕南星还好些,毕竟年轻,还有大把机会可循。可是两位老祖不同,他们需要一条可以跨越极限的通天之路,让老迈身躯重新焕发生机。脑海中浮现出诸多宝贵信息,正是他们所需。

  “你很狡猾,看破了我们人类诸多心思。”轩辕南星目光冷峻,突然起身:“我承认,你目前状态已达巅峰,百万虫cháo都不是你的对手。然而,你忽视了人类自强不息信念,我们人类走到今天,绝非侥幸,而是必然。”

  “咔嚓!”

  源空间黑白光sè轮转,脚下大剑骤然发动。轩辕南星竟然选择战皇鬼面最强状态发难,难道他疯了不成?

  “停手,你无视逆天机缘,可知若非虫族出世,吾族祭皇可活万载?未来你若为绝世,也可福寿绵长,即便身体腐朽,也能转化成能量生命,与天地同存,与日月同辉。”墙壁尖叫道。

  “你***,还在骗我。”轩辕南星暴了句粗口。

  无匹剑势在源空间内形成,全力镇压下去,墙壁变幻成虚影,想要逃走,周遭空间黑白锁链发出响声,将其镇锁住。

  同一时间,钧天老祖冷哼:“你太了解我们的心中想要什么了,南星还没有苏醒,便急着向我们传达好处,说明你已经luàn了方寸。一座祭坛而已,将你捣烂,自然能获得想要的东西。”

  轩辕南星对战皇鬼面投影出手之际,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没有迟疑,向真正战皇鬼面轰出炽热洪流。区区一段腐朽意识,想要yòuhuò两位经验丰富,闯过无数死关的老牌星判,只能说它很可爱,或者说摩根人完全没有领略过人类的尔虞我诈。

  总之,这丫的太小瞧人,脑海中冒出来的yòuhuò越多,越说明此刻有问题,所以不打它又打谁?

  辕南星感受到异常bō动,禁不住为两位老祖叫好。

  先不说两位老祖战力如何,单就这份反向猜测敌人心思的能力,堪称绝顶。还有他们毅然发动攻击的时间,妙不可言,帮助巨大。都说姜是老的辣,确实没有请错人,有机会化解此局。

  关键时刻,靠的还是轩辕南星。

  作为大帝,可审判异类,眼下的异类非是虫族,而是这座摩根祭坛。只有先把它摆平,才能在这条古路上继续行进下去,否则会成为炮灰。

  “你们,吾乃祭皇,不容侵犯。”战皇鬼面愤怒咆哮,想要将释放出去的祭皇巨大形体转移回来,然而虫王不是好欺负的,八尊虫王一死一伤之后,其余虫王被jī怒,潜藏在血液中的凶xìng完全爆发出去,疯狂扑到近前啃咬。

  不光虫王,虫族大军中绝大部分jīng锐战兵保留下来,它们听到虫王发出嘶鸣,悍不畏死向祭皇发动冲锋,这是一场血战,至死方休。

  轩辕南星心头一喜,暗道自己赌对了。黑虫大军的彪悍程度果然像预先设想的那样,并没有被祭皇完全打残,还有实力进行反攻。能否控制住祭坛,下面几分钟至关重要,成功便可成就无上尊威,唯我独尊。不成,那便悲惨了,会mí失在星空大阵中,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