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50章 决然献祭

第950章 决然献祭


  “人族,你惹怒了本皇。”吴风远远传来意识,不知道她又驾临哪尊倒霉虫王头顶,这些虫王在她眼中,似乎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随意驾驭的傀儡。

  “哈哈哈,战,战辕南星豪气顿生,即便面对密密麻麻黑虫,也没有先前那种恐惧心理,他已经慢慢战胜虫族合力产生的心理压力,多亏了战皇鬼面让祭皇现世,指明道路。

  祭皇就如同一盏明灯,给心灵送来无限暖意。

  只有至强才能不怕,无惧于生死,在心神对抗虫族气势过程中,战意不断变强。这可比大帝威压高级千倍万倍,不是吓唬人的东西,而是一种血染风采,是大成就,大毅力的无敌显化。

  虫潮化作黑sè海洋,一浪高过一浪扑来,别看祭皇有百米身高,面对虫潮弱小得可怜。

  然而,正是这看似渺小存在,身体绽放出羽翼般宝光。光翅由背后倾力伸展开来,无穷无量宝焰凭空生成,祭皇剑犹如宇宙最坚固战器,坚定不移斩了出去,没有犹豫,没有惧意。

  这一刻极限争锋,战意滔天。

  更加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左右光翅掀起的宝焰与虫潮撞在一起,显现出图腾,左边为一座狼图腾印记,右边为一座鬼面印记,好像原本就在那里,正等着无数虫兵撞击,战斗白热化。

  虫潮被祭皇剑再次劈开,不过这次并非百万级虫潮,而是千万级。

  虫兵数量凝聚到这种程度,兵势已经无法抵挡,即便一尊真正摩根祭皇复活,也抵挡不住。

  “人族,受死。”劈开的虫潮中行来一尊虫王,通体宝蓝sè,折射出幽光。

  这是一尊独特虫王,行动之间有绿光跟从。

  轩辕南星感受到一丝bō动立刻提高警惕,那是将黑暗能量修炼到极致的感觉,称得上晦极而明,由暗生光只不过由于掺杂着特殊能量,形成绿光,而非白光。

  绿光化为星河,笼罩而平。

  这光来得太快,来得太多,以祭皇百米高身躯根本躲不过去。

  紧要关头,轩辕南星于祭皇心窝大吼一声:“战意通天,唯我独尊祭皇血炼宝焰滔天。”

  “轰轰,轰,安,轰!”

  虚空生雷,却并非雷音,而是一道道闪电形宝焰。

  威能好似从天而降,祭皇凝聚出的图腾印记张开大口,冲入虫潮咀嚼虫兵一时之间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虫血,于虚空交织出无数能量脉络,化作通天杀阵yù镇压虫王。

  “哼,当年摩根人为了镇压本皇,付出血的代价,今日你一人就想镇压,狂妄无知。”宝蓝sè虫王发出精神bō动,周身上下燃烧绿光,化作一颗诡异的绿sè大日。

  “呵呵,祭皇之道在于杀,也在于祭。”轩辕南星微微一笑,传达着轻松写意意念,这令昊风更加愤怒,下令虫潮卷住大敌,就算祭皇是神,也要将其围杀。

  虫潮遮掩整个空间,千万虫兵无穷无尽。若非祭皇掀起滔天威势,俨然一片火烧云,且无法靠近,否则千万虫兵早就将其掩埋进去。

  昊风一怒,虫威泛滥。无数虫兵尊崇母皇意愿,看淡生死,不惜用身躯来为后面的虫兵奠定基础。战到白热化,这些虫兵并非白白牺牲,终于将祭皇身影完全吞没。

  轩辕南星意识恍惚,险些与祭坛失去联系。

  虫潮交织成黑暗空间,将祭皇就此封印起来,身处黑暗,处处危机,这里是母皇昊风的天下。

  若非还有一座大祭司妙绝留下的图腾印记没有jī发出去,恐怕意识已经不能留存祭皇体内。

  “怎么样?人族,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了吗?是不是心生恐怖?不管你是谁,不管你们人族在外面取得多高成就,在虫族皇者眼中皆是蝼蚁。”昊风好似扬眉吐气,终于出了。鸟气一样。

  “可以了,你不了解一个人类的决然,我们能够走到今天,是不停抗争的结果。”轩辕南星说着,没有任何迟疑的释放出一座图腾印记,这是所有摩根祭司的印记,为摩根辉煌神纹。

  “什么,是这种祭祀印记。”宝蓝sè虫王看到如同光轮的图腾,不停向后退去,这东西显然勾起了她的回忆,令虫王浑身上下绿光好像倒刺一样站立起来,隐隐形成一丝丝绿sè电光。

  “焚我神躯,铸就天威,灼我战意,凝聚铁血,无上尊威,最高献祭,征战永恒,绝世无敌。”

  轩辕南星双手连续叠加出一个又一个玄奥难懂手印,这是一种能量法则勾勒出的痕迹,叙述冥冥中产生的宇宙至理,为摩根献祭经文。

  母皇昊风万万没有想到,刚刚将这尊有些异常的摩根祭皇埋在虫潮大阵中,这尊祭皇便爆发本源,好像迫不及待想要牺牲自己,以自身和周遭血能作为祭品,换取一次大破灭攻击。

  “大破灭尊皇斩。”祭皇身具无量宝光,好像一根大号火炬,熊熊燃烧到极点,乎中祭皇剑更是将剑势飙升到顶点,整个星空大阵一阵恍惚,祭坛尚未接触过的血海,大片燃烧起来好嘛!仅仅片刻,先前打出来的血海便蒸发近半。

  这还不算,强横力量从剩下的血海中抽取出一缕缕血能,整个虚空爆炸开来,远近空间开始颠覆xìng旋转,没有什么事物可以留存在爆炸核心。

  祭皇自我献祭,即便并非真身,威能也不容小觑。

  在这种超极限攻势下,昊风新近驾临的虫王,连嘶吼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烟消云散。

  此刻,壮阔到极点的虫潮,同样没有逃出劫数,数百万虫兵随着空间瓦解进去,这一击甚至暂时打穿了摩根人布置的星空大阵。

  黑洞引力骤然在战场显现,数万大大小小引力漩涡形成,张开大口吞噬虫兵。已经计算不出多少虫兵被引力卷走,连战场外围低调观战的至尊虫王所部都受到影响,虫兵被引力拖走。

  这一下真可谓死伤惨重,轩辕南星的决然让昊风气得吐血。

  感受到精神层面出现永久xìng损伤,母皇在巢xué中发出怒吼,只觉得这不应该,摩根人的战斗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战到最后确实有可能走极端,却没有见过上来就玩自爆献祭的家伙。

  “噗!”

  祭坛之上,轩辕南星口喷鲜血,意识差点湮灭在无止境冲击之中。

  “南星,南星,你没事吧?”赤道风惊呼,却没有任何回应。

  轩辕南星直接昏mí过去,他的情况只比昊风强一点,弄个不好会出现永久xìng精神损伤,封号徽章输送一丝丝金光,不断向身上攀爬,开始从炼狱之中汲取生命力量,修委生命上的缺失。

  好在有封号徽章,要不然必死无疑。轩辕南星也正是算计到这一点,这才敢铤而走险,因为献祭会bō及到本体,甚至抽取出所有生命能量,这是一条绝路,死路,不死几次不足以抵劫。

  轩辕南星没死,不过却苦了炼狱之中关押的高手,尤其在刻意引导下,异族高手集体老化。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究竟是什么人在抽取我们的生命力量。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有人吞得下如此多生命力,绝对不可能。”正在炼狱中闭关的某位老伯纳人,急然仰天咆哮,只见他的皮肤和毛发快速失去光泽,脱落下去,点点亮光从身体溢出,向高处飞去。

  这是极致刑罚,主控权掌握在新一代审判长手中。

  轩辕南星游走于生死之间,献祭力量拥有持续作用特征,死了一次还不够,必须死第二次。

  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安,反正必须填满一个摩根绝世祭皇的生命力。这种消耗庞大至极,仿佛没有穷尽,刚才在炼狱中发出咆哮的老伯纳人抵挡不住岁月法则侵蚀,已经化作一捧黄上。

  越来越多伯纳人倒下,还有年纪老迈的异族修士,集体死亡,成为人类大帝换回生命的祭品。

  这是一场跨空间献祭,伯纳人在炼狱中建立的城池,死了大半修士。他们死不瞑目,直到意识消散也未想通,不理解为什么有审判长需要如此庞大生命力,还以为可以征战炼狱,等待联邦覆灭,好有重见天日一天,却不曾想这就化为一捧黄上,即便存活,也变得奄奄一息。

  炼狱之中人类星判和执法者,集体老上十岁。

  人类惊慌失措,以为接近毁灭,还好这股吸力对他们并不苛刻,取走相应生命力,便投向其他目标,最终度过一劫。

  轩辕南星气息稳定下来,庞大生命力抵住了献祭余威,隐隐透lù出一股大帝威压,正与一股纯粹战意结合,增添堆厚根基。

  “胡闹,真是胡闹,你差点死掉。”

  赤道风一个劲大叫,却没有半句回应。

  没有办法,损伤超出预计颇多,本以为献祭献的是虚拟祭皇,顺便将祭皇体内那些图腾烙印抹掉,不曾想bō及会如此之大,等到战场方向引力乱流恢复正常,已经见不到活着的虫族。

  死了,全都死了,干干净净,毫不拖泥带水。

  祭坛自发运作起来,冲入残存血海中,淬炼血能。尤其洒落的王血,那是最丰厚回报。

  沉沦之剑也跟着享受起来,赤道风放过轩辕南星,全力吸收已经返本还源的黑暗能量,这是白送的弹药,不吸干净会遭天谴的。

  两位老祖相视无语,眼前战斗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范畴,只能等到南星苏醒,再问个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