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55章 直袭母巢

第955章 直袭母巢

  “南星,我们这是去哪?”两位老祖恢复心神,只觉得神清气爽,现在让他们空手轰击虫王都敢试一试,浑身力量澎湃,已经将状态调整至最佳。

  “去母巢,战昊风。”轩辕南星一笑,心念驾驭祭坛狂飙出去,顺利冲过一道封锁线,正在往来巡逻的虫兵,竟然没有发现有东西过去。

  “直捣老巢?呵呵呵,好,省得麻烦。”火烈老祖乐了,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既然种种迹象表明母皇昊风已经垂垂老矣,自然要将优势利用起来。

  两位老祖很赞同这种打法,与其一路征讨过去,还不如主动前往母巢,迎接整个星空大阵的虫族回来救援。祭坛总共要搭建九层,才能回转月琴星,无论如何都要战,那就战个痛快。

  当然,以六层祭坛的实力,就算不敌,也能冲杀出来。如果母巢存在无法承受的危险,那就稳扎稳打,带着虫子打游击,虽然耗费时间会变得漫长,但是总好过死在这里。摩根族强者踏上这条试炼之路,靠的是勇力,而人类相对孱弱,需要运用智慧,却不会硬碰硬死磕到底。

  轩辕南星曾经找到一具战皇古尸,那尊摩根人身体密度之大,无法想象,就连合金打造的机械与之相比,都要逊sè不少。所以,人类无论修炼到何种地步,即便成为半机半人,都不会转变为摩根战皇那等存在,更多的时候靠的还是技巧,靠的是源能力,每个种族都有其特质。

  时间不大,祭坛航行出去数万里。

  由于星空大阵遍布黑洞引力禁制,在这里航行往往不能走直线,需要绕过很多看似无害地界。

  祭坛渐行渐远,距离大阵〖中〗央火炬形态恒星越来越近。

  这是一颗残星,本该消散。却被摩根祭司强行保留下来。不知道当年动用多少资源,又动用多少人力,才修建而成,为绝世手段。

  母皇垂垂老矣,已经步入生命旅程最后阶段,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她将自己的巢xué建在恒星附近。要知道大圣尊王虫喜欢吞噬黑暗能量,而黑暗能量最不喜的便是恒星。数百万度乃至千万度高温周围只容得下火能,其他能量皆退避三舍。

  “为什么巢xué会建在恒星附近?”两位老祖提出疑问,对此轩辕南星最有发言权。

  “有两点可能。

  其一,母皇在许久之前,可追溯到与摩根族大战时期,曾经受过重伤。需要利用恒星光芒来抵住〖体〗内黑暗能量侵蚀。

  众所周知,黑暗能量如同能量中的硫酸,腐蚀xìng不说最强,也能位列三甲,真若将庞大黑暗能量储存在〖体〗内,还要经历百万年那么悠久,再强横的生命也承受不住。

  其二,她正在寻求一种方式蜕变,从当前已经凝固的生命和能量方式中脱离出来。完成一次转化。我们不应忽视,母皇始终是虫,结茧化蝶,也许能成为本源更加高端存在。”

  “重伤好说,是我们的运气。可是蜕变,这可能吗?”两位老祖若有所思,他们习惯于在每次行动前分析形势,然而母皇所在太过神秘,竟推演出两种截然相反情况。这该如何是好?

  轩辕南星同样若有所思。通过观看祭坛记录画面,探知到母皇昊风非常厉害。曾经力敌摩根祭皇而不落下风。虽然当时其实力处于全盛,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破船尚有三斤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究竟还剩下多少威能,很不好说。

  “近了。”沉沦之剑轻轻一颤,提醒道。

  前方出现数十颗行星,最中心的几颗甚至诞生稀薄大气层,有着绿sè植被。

  大阵形成时间实在太久了,以至于虫族有时间改变一些地质地貌以及星体结构,为母皇制造出舒适的环境,以便颐养天年。

  “祭坛,全力隐藏,伪装成虫兵气息。”轩辕南星立刻下令。

  若是摩根人前来,肯定不会如此行事,他们更喜欢挥舞拳头硬攻进去。可是人类不同,讲究策略和方法,既然想要先攻打母巢,就会尽量规避其他风险,直捣黄龙,与母皇先大战一场。

  轩辕南星十分小心,动念之间,祭坛上下暗淡无光,竟然模拟成一只矫健虫兵的气息。

  这并不存在的矫健虫兵,远远绕开几颗外围哨卡行星,再小心避开密密麻麻巡逻虫兵,跨过附近小行星带虫堡,穿过一颗已经被虫子掏空的庞大星体,接近一颗生命气息较为浓郁星球。

  事实上,轩辕南星和两位老祖已经做好被发现的准备,可是被发现之时,最好无限接近母皇虫巢所在,祭坛底部嗜血狂huā蠢蠢yù动,虫血是它们的食物,它们要好好享受一场饕餮盛宴。

  “嘿嘿,不错嘛!都已经走到这里,居然没有引起虫族注意。”火烈老祖lù出笑容,前面祭坛进入行星体系之前,他可是着实紧张了一把,以为不用片刻,就会遭到全方位打击,没有想到屏住呼吸,运了半天的气势,连屁大点的轰击都没遇到,那些笨蛋巡逻虫兵好似摆设。

  “别大意,等一会我要试一试这枚绿晶的厉害。”钧天老祖取出得自战场的绿sè晶体。

  这枚晶体气息神秘,凝聚着一种至强焚化力量,本来想要参悟其中火能法则,结果发现精神感应根本渗透不进去,它犹如一块神铁,好似宇宙大爆炸形成的至纯金属,却又xìng质诡异。

  本来,钧天老祖并不急着用掉这块绿晶,可是隐隐感觉到一丝危险正在形成。

  天晓得这块绿晶是什么鬼东西,看上去很有灵xìng的样子,发现它的时候甚至懂得逃跑,所以准备拿虫族做个小试验,看看是否像心中所想,这是一件大凶之物,并不适合留在手中。

  “到了,就是这里。”轩辕南星提高警惕,前方出现一颗大星,左半球几乎被掏空,到处都是庞大孔洞,在很远的地方就可观测到,右半球则萦绕着稀薄大气,一棵棵古树散发出微光。

  “好地方,宇宙能很精纯。这些是什么树?居然有吸引游离宇宙能的力量。不,是将阳光直接转化成宇宙能,虽然极稀薄,却十分有效。”钧天老祖眯起双眼,看透了这些古树的本质。

  “嗯,摩根人称这些古树为娜迦神树,是摩根祭司掌控的植物,却被母皇抢了过来。如果祭坛没有出错,应该可以找到一棵七彩娜迦神树,若是能移植到祭坛,功用非凡。”轩辕南星mō了mōxiōng口,梅丽雅还在命匣中修养,也许可以通过七彩娜迦神树,加快复苏和修复速度。

  “很好!这里就是母皇巢xué,肯定有许多宝贝。值了,能够在有生之年,挖掘大圣尊王虫积淀百万年秘藏,老子这辈子值了。”火烈老祖缓缓起身,他自然知道此战非比寻常,凶险到极致,所以生出如此感慨。

  哪个星盗不是刀头tiǎn血?能够安享晚年的又有几人?所以他觉得这辈子没有白过。今日即便战死也已经没有遗憾,后人提到他这个老祖宗的时候,肯定会竖起大拇指,叫一声好。

  作为星盗界老祖,实在闲不住,老死才是悲哀,在最壮丽冒险中死去,才是宿命之中的归途。

  “老东西,给我打住,你还不能死,回去需陪我喝酒。”钧天老祖身形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到火烈老祖背后,抬起手来就是一记凶悍爆栗。

  “嘭!”

  “哎呦,奶奶的,偷袭。”火烈老祖呲牙咧嘴,心中那一丝不妙感觉消散无踪,想到这位老搭档,禁不住心头一热,轰然叫道:“好人不长寿,祸害活万年。哈哈哈,我可是天字号的老祸害,怎么能那么容易死去呢?”

  “注意,有东西过来。”轩辕南星负手而立,仰望虚空。

  蓦地,虚空好似掀起一张黑暗幕布,在这颗大星之前显现出五万道灰紫sè虫影。

  这些大圣尊王虫不是普通虫兵,每只体型仅仅十米,恐怕连有些幼虫都比不上,可是它们却爆发出凶戾气焰,让人透不过气来。

  “好强,不是虫王气象,可是百只灰紫sè虫族却有力敌虫王的资格。”钧天老祖微微讶异。

  “寂寞huā开,血染苍茫。”轩辕南星于王座上发出一种洪音,深深刻印在精神层面。

  祭坛底层发出嗡鸣,亿万红sè涟漪绽放开来,嗜血狂huā隔空传送,洒下漫天huā雨。这哪里是什么huā?明明比猛兽还要嗜血,形似彼岸huā,却带着蛮荒杀意,力透虚空,huā影将虫群埋葬。

  “这,这就是祭坛此刻的力量?”火烈老祖瞪大眼睛。

  “可惜,摩根嗜血huā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否则区区五万虫族,何足道哉?”轩辕南星一派帝王气象,于战场之上,他就是王,他就是皇,尊威鼎天。

  沉沦之剑一阵剑鸣,赤道风知道轩辕南星正在压制修为,准备在最关键时刻登顶,那将是最绚丽晋升,独创武修士修行体系,虽然脱胎于执法者和星判,却更为高明,可驾驭无上大道。

  “轰!”

  前方大星有两尊桀骜虫影发威,怒吼充斥天地:“母亲,让我踏上战场,与敌人血拼,虫族神威岂容低级物种践踏?那帮混蛋只知内讧,总有一日,我暗渎要将它们粉碎。”

  “哼,闭嘴,母皇自有算计,不要破坏转生大计。”另一尊虫影说道,眼神却不离前方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