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71章 血能进行曲

第971章 血能进行曲


  至尊虫王是无敌存在,即便身受重伤,也不会屈服。

  祭坛全力镇压,整个过程异常血腥,先是千万颗诡异头颅吐出光束,接着虫王身躯开遍妖花。

  磅礴血能被嗜血狂花抽取出来,直接送入祭坛。

  轩辕南星抬起沉沦之剑微微一颤,混杂在血能之中的黑暗能量尽数脱离。赤道风在笑,随着祭坛力量稳步提升,已经可以剔除黑暗能量之中,那些来自虫族生命本源的杂质,几乎瞬间返本还源成为最jīng纯的黑暗能量。要知道至尊虫王堪比中古级幽灵古王,此次收获实在不菲。

  “哈哈哈,不愧至尊虫王,一身是宝。快,快,快,多镇压几只至尊虫王,它们是宇宙间少有的大礼包。”赤道风叫嚣到极点,也只有他如此敢想,将至尊虫王当成大礼包,强行吞并。

  “怎么那么吵?”火烈老祖蜷曲在宝座上,仍然呼呼大睡,周围气血翻腾,在为他洗髓伐毛。

  只要在祭坛上建一尊位,就可以得到无数好处。

  轩辕南星已经想好,还剩下六座尊位。梅丽雅肯定要有一个位置。方泽,兰新蕊,穆小邪都要留下座位。罗红是启méng老师,当有尊位。最后一个位置,却要好好再看一看谁更适合加盟。

  火烈老祖并未醒来,身上突然弹shè出几道光罩隔绝祭坛之上所有声响,让自己睡得更加踏实。

  “老东西,真是丢人。”钧天老祖哭笑不得,不过大抵知道,老朋友正处于玄妙境界,由人推己。思考片刻,隐隐得到一点启迪。

  晋升似乎要靠一种jīng神状态支撑,对于某些人,挖宝挖到极致,也能进步和晋升。那么他钧天的道又在哪里?是追寻战场杀伐之道?还是火山沉寂喷发自然之道,又或者走其他道路?

  想不明白。钧天老祖在悟,在冥冥中抓到一丝线索,横隔在头顶上的巅峰天堑,已有些松动。

  轩辕南星没有想太多,他将全副心神放在镇压至尊虫王上面。祭坛虽然厉害。但是至尊虫王抗xìng惊人,不知道动用了何种能力,虫壳上所有伤口开始收缩,吸收虫血变得断断续续,庞大虫躯内部响起爆鸣声。大半嗜血狂花被震开。

  “老赤。震晕它。”话音未落,沉沦之剑兀自嗡鸣。

  这鸣音犹如百鸟朝凰,犹如龙吟九天,充满了大气势,大气魄。

  须臾,剑身上形成一股盖世震力。无畏无量,顺着祭坛地面构成的能量通道向下蔓延。

  整座祭坛闪耀出宝光。虚空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发光烙印,震力每经过一道烙印。其中蕴藏力道便壮大一分,等到震力从祭坛顶层蔓延到基座,已成旷世镇杀之力,浩瀚无边,无匹绝伦。

  “咔”的一声,震力化为一颗帝印,直接印在至尊虫王头顶上。

  震dàng来得太快,也太强,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此刻,至尊虫王正在消耗本源生命力量进行紧急恢复,这是以燃烧悠久寿命作为代价,换取短暂全盛战力的jī烈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会使用。

  轩辕南星出手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至尊虫王正处于新力不生、旧力已去时刻,如果让它再坚持几秒钟,真有可能翻盘,可惜沉沦之剑震力已到。

  剑鸣声突然大作,至尊虫王被震得发晕。

  没有办法,谁叫轩辕南星现在手段通天,又有祭坛进行加持呢?沉沦之剑本就是祭器,借助祭坛血能推动,震力从顶层延伸到基座,也不知道增幅多少倍,就算至尊虫王也承受不起。

  虽说这晕眩只是片刻,却让嗜血狂花抓住机会,再次附着上去,更加疯狂的抽取血能。祭坛散发出一丝丝神秘灼热bō动,缠绕向庞大虫躯。就在这时,沉沦之剑又是一震。

  前后间隔不超过三秒钟,至尊虫王刚刚清醒些,结果震力又一次蔓延而下,比刚才那一下还要强横,只觉得头痛yù裂,身体发颤,无法冷静。

  “嗷,嗷,嗷!”

  至尊虫王第二次清醒过来,立即发出吼叫,其中更掺有一丝jīng神攻击。可惜,祭坛对于jīng神攻击有着很强抗xìng,也许无法抵御黄金古棺演化时空聚变,一只受伤至尊虫王却不放在眼里。

  轩辕南星泰然自若,前面两次震力全是沉沦之剑自发攻击,他仅仅发出一道命令而已,此刻却给予一定重视,伸出手臂做击打动作,剑身陡然绽放无穷光明,“嗡”的一声响彻虚空。

  大光明生,虚空剧烈颤动。

  这是大帝挟巅峰之威倾力一击,没有正在孕育的无上绝剑那般夸张,然而借祭坛施展,却也惊世骇俗。

  震力顺着祭坛凝聚的能量烙印传递,当轰击在至尊虫王头顶上时,所有能量烙印化光爆掉。

  “嘶,好强。”钧天老祖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若是由他来承受这一击,肯定没命。不由得暗叹:“这便是五级星判与巅峰星判的差距吗?一rì不为巅峰,一rì便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这尊倒霉的至尊虫王完全晕了,已经找不到方向感,mímí糊糊如坠梦境,恍惚间好像回到幼虫时期,看到令万虫生出无边敬畏的母皇,画面又一次旋转,它站在虫巢中,成了星空王者。

  醉生梦死,幻世无常,万般沉沦,难以清醒。

  短短片刻,至尊虫王好似重新经历一遍生命,直到一道人影突兀出现,手持黑sè大剑,向它的头颅斩来,这才心生惊悚,猛然间醒来。

  醒了,它确实醒了,却也错过了脱出镇压最后时机。

  “不,不要镇封我,我愿意做牛做马,任由你驱使。”至尊虫王不愿意就此沉寂,想要暂时安抚人类,取得信任,再逃出生天。

  没用,祭坛上淡漠眼神扫来,根本不为所动。

  轩辕南星越是挖掘祭坛潜能,越发感到不可思议。只要镇压住一尊至尊虫王,耗费些血能进行祭炼,完全可以制造出僵尸虫王,从此听令行事,不必担心反噬主人,不必担心临阵反水。

  这僵尸虫王并非死亡,而是与祭坛结为一体,以祭坛血能进行供养,祭坛便是心脏,保留其基本意识,犹如一件大型战争器具,可以驮负祭坛冲锋陷阵,亦可暂时脱离祭坛,争雄战场。

  如果能够将九尊虫王尸身全部祭炼出来,那么祭坛的速度将提升到强绝程度,还能开发出超强战略能力。

  只需稍稍测算一下,便能得到一个结论,伯纳人开发的母舰虽然十分强悍,却承受不住九尊僵尸虫王合力打压,除非伯纳人出动那些名动星际母舰,否则普通母舰只有被祭坛碾压的份。

  “啊!我不甘心,不甘心,不想死。”至尊虫王的气息越来越低沉,祭坛倾力镇压,一道道灼热bō动全方位炙烤虫体,就连轩辕南星也不能完全透视这些灼热bō动的实质。

  这座摩根祭坛太过神秘了,即便掌控中枢,也不能尽数掌握其中暗藏原理。幸好,随着祭坛节节攀升,摩根文明探明的诸般能量法则,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为轩辕南星收集三千法则大业添砖加瓦。

  如今已经洞悉一百多种能量运行模式,这就好像化学分子公式,每当掌握一种法则,对于宇宙的理解便加深一分,可惜这些法则太过难得,妙悟一种都难,更不要说三千法则。

  真应了那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轩辕南星发宏愿,要踏出一条通往绝世的道路,可是他过去容易,再想带着其他人进入,困难呈几何模式增长,不是那么好达成的。

  再说眼前,随着灼热bō动不断渗入虫躯,这尊至尊虫王竟然开始缩水,由五百米身长逐渐缩短到四百米,接着三百米,两百米,直到一百多米才停下来。

  令轩辕南星感到诧异的是,如此收缩,至尊虫王身躯非但没有破损,相反还因为压制,变得更加结实,身上伤口也在血能反哺下恢复如初,身体密度疯狂飙升,简直就是一场奇迹演化。

  “这便是摩根族特有的祭炼模式吗?消耗不可谓不大,甚至让祭坛成长迅速减慢。到头来还是缺少虫血,血能越多越好。”轩辕南星感叹片刻,驾驭祭坛向战场冲去,要补齐祭炼消耗。

  虫王展开决战,真正的白热化决战。

  虫卵上出现一道道清晰裂痕,新一代母皇气息疯狂涌出,这让虫王们分外眼红,无法自控。

  诸位虫王带来的虫兵厮杀在一处,战场范围辽阔至极,不多时祭坛又聚起一片血云,拖拽着刚刚祭炼好的僵尸虫王,游走于虫cháo与虫cháo之间的缝隙,若是有虫兵敢于侵犯,立刻轰杀。

  有着至尊虫王气息加持,祭坛吸收血能一帆风顺,虫兵们只有昏了头才会冲上来,那些独特的变异虫兵则避得远远的,绝对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铤而走险。

  有一些小虫王暂时退出战场,不愿意死在战阵中。几尊老兵王一直保持着冷静,它们并未参加白热化争夺战。还有遥远所在赶到的庞大虫王,它们与大圣尊王虫有着血缘关系,却不受待见,一直被排斥在外,母星出现惊天变局,它们也来凑凑热闹,希望从中捞到一些好处。

  就在这时,出乎所有人和虫预料,虫塔将地心能量吸尽,周围虚空温度骤降,母皇气息突然壮大,就像最耀眼烟花绽放,之后又突然沉寂下去,很多虫王身躯一颤,意识到母皇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