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72章 为暗怖续命

第972章 为暗怖续命

  “死了?真的死了?”轩辕南星极为愕然,母皇昊风生命气息全数消失。

  “怎么可能?母皇生命气息再微弱,也不到覆灭边缘,除非她自己了断生机。”钧天老祖凝眉思考,想到诸多可能,却又摇了摇头,觉得难以测度。

  说起来,这座彩釉虫塔太过神秘,虽然一览无余侦测到母皇气息,但是内中究竟隐藏着多少玄机,仍不好说。不能将母皇当做普通虫族来看待,她存活数百万年,绝对属于超自然存在。

  虫族这潭水太深,仅从尚未见到的母皇昊风身上,便可窥探一二。

  轩辕南星仍旧按兵不动,祭坛移动之间,凝聚大片血云,血能如瀑布般冲刷而下。

  发展才是硬道理,祭坛正在迅速壮大,不管母皇想要做什么,需以不变应万变,在谜底尚未揭开之前,不要随意靠近彩釉虫塔。

  祭坛这边自行其是,不拿母皇驾崩当回事,那些守候在战场外围的各路虫王和变异虫兵却再也按捺不住,要知道母皇身边有两尊至尊虫王,母皇遗产若是被这二位继承,各路虫王恐怕都没有好rì子过。再者说,母皇脑髓那是抗击岁月侵蚀的大补之物,得到一块,便惠及万代。

  虫王们动了,它们不去争夺虫卵,为的便是等母皇驾崩,好捞到母皇尸身,借机进化。

  各路虫王,变异虫兵,从战场退下来的小虫王,以及几尊身受重伤至尊虫王,率领麾下虫兵风卷残云向虫塔扑去,yù将母皇拖出分食。

  就在密密麻麻虫影即将靠近虫塔的时候,塔身猛然释放一片火焰浪cháo,将地心火能压缩到极致后,突然间喷shè而出。就像利用高压水枪来喷shè硫酸,所到之处尽皆焚化,虫兵死伤无数。

  “这便是母皇遗留手段?”轩辕南星目不转睛看着虫塔,祭坛悄然之间,飘到几路虫王曾经呆过的地方。

  赤道风嘎嘎大笑,这里有两具庞大虫尸,乃是三十六窟小虫王尸骸。

  先前几路虫王合力夺取小虫王尸身,将脑髓吸得干干净净,还将虫血吸走大半,不过它们无法消受富含黑暗能量的虫血,视作无用之物,随意弃于此地。

  这些黑暗能量沾染上小虫王太多气息,即便其他虫王得到,也并非须臾之间就可利用,眼看着能从母皇身上得到更大好处,自然不愿意守着两具鸡肋虫尸。它们纷纷前往虫塔加入征战。

  沉沦之剑微微一颤,于虫尸上吸取暗能。

  在祭坛强大力量涤荡之下,赤道风快速抽离出jīng纯黑暗能量,沉沦之剑大成以来,第一次出现少许饱涨感,好像一个饥渴的人,终于吃得半饱。

  “哈哈哈,不愧血脉jīng纯虫王,对于黑暗能量的吸收利用,要高过普通虫王许多,不过最好的猎物还是至尊虫王,要不是先行吸收一只至尊虫王的暗能,绝对不会出现半饱状态。”

  “好了,赶紧消化,我有种感觉,随时都会遭遇危机。”轩辕南星仍旧紧盯虫塔,内心当中生出一种悸动,好像随意踏入虫塔威压范围,会有难以估量事情发生,他的预感向来很准。

  “放心,容我消化片刻,再多虫王暗能也能吞得下去。”赤道风笑得癫狂,沉沦之剑剑身纹理开始散发光芒,有大光明泄露而出,正在净化黑暗能量,进行逆天提纯,节省储存空间。

  这一路上不光吸收虫王暗能,普通虫兵之中也有独特存在,暗能堪比幽灵王。

  虽然已经不把普通虫兵放在眼里,但是架不住数量多,动辄便是数十万虫兵,甚至百万虫兵尸身,全部加起来,可要比在至尊虫王身上得到的好处多得多。只是祭坛又要抽取血能,又要帮助沉沦之剑提取出jīng纯黑暗能量,实在有些麻烦,不如血脉jīng纯的小虫王和至尊虫王回报率丰厚。

  祭坛感受到小虫王一身硬甲非比寻常,散发出灼热波动,将jīng华部分剥离下来,加以祭炼。

  处理掉两具尸身,祭坛再次发挥悍然吸力,从虚空中吸来一颗虫头。这颗虫头异常狰狞,是那对合体小虫王的一颗头颅,没想到被大战震波带到附近,成为几十只虫兵竞相争夺的宝物。

  “咦,这颗虫头还有生命波动,它,它竟然没有死。”赤道风惊讶得无以复加,轩辕南星也有所感应,将目光从虫塔上收回来,打量起这颗虫头来。

  “啊!祭坛,是祭坛,我感受到了无量虫血,还有至尊虫王的气息。”虫头已经破损,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然而它还有感应,能够将周围景象投shè到脑海中。

  “虫族好强的生命力,不过你已成风中之烛,随时都会覆灭。”轩辕南星微微一叹,再强横的生命也有毁灭时刻,世间真正的长存之法,恐怕只有踏足绝世领域。

  “不,我不想死,我想复仇。请让祭坛为我浇灌虫血,为我延续生机。我知道很多事,母皇在虫塔中留有诸多后手,我还知道娜迦神树具体位置,甚至可以帮助你对付新母皇。我只求毁灭杀死我兄弟的至尊虫王,它们高高在上,不可侵犯,力压我兄弟俩万年。我不服,我实在不服啊!我刚刚苏醒却发现兄弟死了,它与我相依为命,就算背叛整个族群,也在所不惜。”

  满腔恨意在jīng神层面流转,轩辕南星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说:“你的状态很糟糕,我来为你浇灌虫血,延续生机。让你看到至尊虫王身死,让你瞑目。为此你需全力帮我,获取母皇的遗产,以及娜迦神树。”

  虫头不可视物,只能微微震颤,以此表示决心。

  渐渐的,祭坛靠了过去,在浇灌虫血之前,要先行镇压。基座部分飞出数万颗头颅,将硕大虫头“迎”了进去,禁锢在祭坛之中,为其筑起能量桥梁,让海量虫血流淌而下,为其续命。

  “吾乃三十六窟小虫王暗怖,我与我兄暗恐为三十六窟排行最末位小虫王。由于我们两个出生较晚,吸收转化黑暗能量速度又远远不及那些至尊虫王和其他小虫王,所以经常受到欺凌和压制,卧薪尝胆多年,想要夺取新母皇虫卵,想不到合体之后,还是落败。”暗怖做简单自我介绍,得到jīng纯虫血浇灌以后,它快速收缩虫头伤口,暂时稳固住生机,可以延长生命。

  “这些至尊虫王全都该死。人类,你们搞到的祭坛越来越强,可是我怀疑,母皇有意放任你们变强。说到对生命的眷顾,没有虫族能够超越母皇。正是她的自私,让大圣尊王虫上下变得都很自私。我同样如此,宁肯毁去整个族群,也不让击杀我兄弟的虫王好过。”怨毒声音在脑海中呈现,暗怖竟然异常配合,任由祭坛禁锢。

  轩辕南星行事向来小心,他于微妙处观察,对这颗虫头进行探测。怕这家伙施苦肉计,或者在茫然无知情况下成为母皇棋子,祭坛很重要,还想带出秘境,不能遗失在摩根星空大阵中。

  前后查探多次,又使用摩根秘法禁锢,这才放心,于jīng神层面说道:“现在还不是为你报仇的时候,先让虫王在虫塔中为我们拓宽道路!等到积攒一定实力,再去探看虫塔之中的隐秘。”

  “快些,我的生命已经无多。”暗怖传达着一种急切。

  接下来,祭坛汇聚血海,没有虫王在附近虎视眈眈,想要多少虫尸就有多少虫尸。

  争夺新母皇大战有了结果,暗巫叼着快要破碎虫卵,向母皇虫塔中钻去。看它的架势,应该想要从母皇身上分一杯羹。

  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既然已经获得虫卵,还要铤而走险,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对此,轩辕南星连眉毛都没有挑动一下,仍然驾驭祭坛在虚空中沉浮,汇聚来的血海越发浩瀚无边,血海边缘析出无用紫血,为满目疮痍战场镀上一层妖异的紫sè。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祭坛发出轰隆隆巨响,血光喷涌而出,俨然化作一轮血月。

  “好,基座部分终于稳固,又可以拔升一层。”轩辕南星原本闭目养神,忽然睁开双眼,幽深眸子中折shè出神xìng光彩,随着他弹动十指,祭坛外面掀起层层血浪,开始超负荷吸取血能。

  “哗啦,哗啦,呼啦!”

  隐隐听到波涛声,似幻似真。

  火烈老祖在睡梦中捂住耳朵,身外几层光罩竟然没能隔绝影响。祭坛基座开始拔升,jīng纯血能在更底端汇聚成漩涡,孕育出一块块带有镜面血晶,飞速搭建新的根基。

  轩辕南星有些紧张,不知道能够组合出多少镜面血晶,周围凝聚的血海看似浩瀚,血能含量究竟够不够用,很不好说。

  “八千三百五十八面血晶宝镜,能否先行组合出一部分,全看这一遭了。”轩辕南星洞察祭坛吸力在减弱,连忙将自己的jīng神力量添加进去,助长神威。

  虚空当中,血海zhōng yāng,电闪雷鸣,仿佛有一头神魔即将出世。

  此刻,暗怖呲牙咧嘴,灌注虫血时弱时强,很是痛苦。它知道此刻祭坛到了关键时刻,人类的实力越强,它报仇的希望也就越大,所以苦苦忍耐。

  不知道过去多久,只听彩釉虫塔方向传来怒吼,虫王率jīng锐杀得天翻地覆,昏天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