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75章 虫塔镇祭坛

第975章 虫塔镇祭坛


  第975章虫塔镇祭坛

  “不,还不到使用镜像分身的时候。

  出乎意料,轩辕南星断然拒绝,略微思考说道:“我们继续试探,不过要改变策略,先前往金线幼虫给我们的坐标试一试,那里充满摩根祭司留下的禁制,以我在祭坛的权限,应该能顺利通过。当然,这并非真正目的,进秘境前我曾探测过,yù盘空间mén堵塞,最好的方法仍是铸就九层祭坛。我想看看虫塔反应,母皇若是对这座祭坛有企图心,肯定会迫切的追过来。”

  “嗯,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火烈老祖颇为动心,毕竟镜像分身是三人杀手锏,面对母皇昊风这种存在,留下的底牌越多越好。而且,施展镜像分身需要消耗大量血能,祭坛刚刚搭建出九层雏形,根基仍然不稳,每笔血能都有用处,所以能够少消耗一分血能就少消耗一分。

  钧天老祖表示同意,母皇被镇封这么多年,一定已经调查出空间通道具体位置,好在摩根人设下的通道异常狭窄,祭坛能否通过还是个问题,就更不用说凌驾众虫王之上的皇了。昊风体型应该更庞大,即便攻破禁制,也多半挤不出去,所以即便知道通道存在,也不会感兴趣。

  如此一来,不到万不得已情况,三人还是以铸造九层祭坛为主。可是,向坐标移动,会给母皇造成一个错误假象,认定人类要驾驭祭坛离开,到时候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变被动为主动。

  既然要做戏,就要做得bī真些。

  轩辕南星轻轻拍了拍身边的龙头,这是影龙自己选出来的首领,只需传达心意,便可传送。

  “昂,昂,昂!”

  百龙仰天咆哮,它们凝聚出龙影,拖拽血sè祭坛,向着虚空中行去。不等叫声停歇,有龙影便锁定相关空间节点,晃动身形传送出去。

  走了,走得潇洒,走得痛快。

  虫塔附近除了“消化掉”的虫尸,再也没有半分生机。

  这种突如其来状况,让母皇身边至尊虫王为之错愕,它们实在不了解人类,习惯xìng的与摩根族进行对比,又一次抓瞎。

  当祭坛再次出现时,已经航行出去数千万公里。

  影龙还想继续锁定空间节点进行传送,却被轩辕南星拦下来。下面的路程得慢慢走,总要给虫塔一些机会,从中还可以计算出这艘虫族远古战舰的速度,将数据列入考量之中,好推测虫塔具体实力。

  步步为营,才能最终取得胜利。

  时间不大,虚空中热làng狂涌,彩釉虫塔降临,这份速度竟然不比传送慢多少,威能震撼银河。

  “虫塔来得好快,祭坛听令,全速前进。”轩辕南星隐约感受到两股气息正在cào纵虫塔锁定祭坛,这并非母皇昊风的气息,而是那两尊曾经在母皇星远远看到的至尊虫王。难道说虫塔已经落入至尊虫王手中?母皇气息仍然隐没不出,好像真的死去一样,让整个局面如坠云中。

  思虑一闪即逝,祭坛释放宝光,排开幽静虚暗,向星空大阵某处角落钻去。

  “该死,狡猾的人类,什么时候得到的空间通道坐标?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在入口处设置陷阱,没有将摩根祭坛引进来,反而让人类胆怯,惊慌逃离此地。还有那些叛逆,几时才能消停?”巨大身影蹲伏在翡翠平台上,发出暴躁嘶吼,它的左侧和右侧飘浮着五座翡翠平台。

  总共六座翡翠平台,均有至尊虫王坐镇。

  有四位至尊虫王声名不显,根本不为外界所知,就算曾经在母皇星工作的暗恐暗怖也不知道。

  zhōng yāng两尊至尊虫王负责cào控虫塔,它们不停切换画面,锁定住祭坛方向,继刚才巨大虫影发出嘶吼后,旁边虫影同样暴怒:“我们还要继续等待下去吗?不如联手镇杀叛逆,难道非要圈禁它们,并等祭坛进入?摩根人的祭坛有那么厉害吗?我不相信祭坛能够让母皇复生。”

  “暗冥,不得质疑母皇旨意。摩根人在血能的开发运用方面,比大圣尊王虫更加jīng细,母皇曾经说过,她没有沐浴过母族的光辉,先天上又有缺陷,祭坛是她复活唯一道路。”最左侧yīn影中,庞大虚影嗡嗡说道,即便在至尊虫王面前,也显lù出无上威仪,可见地位不凡。

  “我知道,母皇不甘。可是,新母皇即将出世,我等该当如何面对?”最开始发出暴躁嘶吼的大家伙终于冷静下来,一边锁定祭坛进行追击,一边与身边至尊说话。

  “哼,在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位母皇,那便是昊风。新母皇出世又能怎样,按照我们大圣尊王虫的规矩,又不是非得效忠于她。”又是一个牛气冲天的巨虫,蹲伏在翡翠台上发出呵斥。

  zhōng yāng负责cào控虫塔的除了暗冥,还有暗渎。以它们两位虫王的威势,竟然扛不住旁边四位至尊虫王的压力,遂赶忙闭嘴,老老实实追击。

  旁边这四位老虫王可是母皇真正亲信,最左边的叫谜光,是死之谜虫老大,左边第二位名叫风车,掌管着变异近卫军团。

  最右边的叫暗牧,到现在暗渎也搞不清楚,其手下一众怪异虫兵究竟是何来历,只知道战力深不可测,谜光和风车都不敢造次。右边第二位名叫暗始,是所有暗字辈虫王第一尊,别看身躯不大,背上却jiāo汇出七条金线,个体战斗实力极为强横,打它暗渎和暗冥不费吹灰之力。

  外界虫王都不知晓,有四位至尊虫王跨越悠久岁月,一直活到现在。所以说,母皇想要单独剿灭至尊虫王和三十六窟小虫王,如探囊取物。可是剿灭了又如何?根基不稳就是不稳,无法改变现状,还不如有限放权,让这些反叛虫王帮着管束虫兵,否则连普通虫兵都会暴动。

  当然,母皇还存了一层心思,想让摩根人将反叛虫王祭炼,然后得到一座完整祭坛,至于借祭坛复生,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时刻,不会如此行事。其真正目的,在于窥探到祭坛连接着离开星空大阵通道,如果她转生成功,当可借此离去。

  麾下所有虫子虫孙皆可抛弃,对于母皇昊风来说,只要她不覆灭,就有机会诞下新的大圣尊王虫。到时候篡夺银河各文明积累家当,她的根基会一下子膨胀起来,而且隐隐猜到,摩根族已非星空主宰,百万年来人类为尊,观祭坛上三人所处程度,人类应该没有摩根文明强盛。

  陷入星空大阵这么多年,连一只金线幼虫都能搞清楚传送通道所在,以母皇昊风之能,又岂会不知有两条通道可以离去?

  她更dòng悉,摩根人经常使用的那条空间通道,由于岁月洗涤,似乎已经在另一端堵塞,而发展出九层祭坛可以登天,更适合她带着紧要事物脱困。

  虫塔中六位母皇一系至尊虫王可不知道母皇诸般算计,若是知晓昊风连它们一起卖掉,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多半会心痛如绞。

  不管怎么想,虫王此刻执行母皇遗命不敢打折扣。其中就有一条,不得放过祭坛,它们仅仅知道通道坐标,却不知道这条通道已被人类和母皇放弃,了解情况并不详尽,所以追了过来。

  再说祭坛,风驰电掣,又一次撕开空间节点,与虫塔拉开一定距离,赶到了目的地。

  “真的来了,母皇对我们有企图心。”火烈老祖已掌握了祭坛一些浅显运用方法,他将宝光汇聚成远距离监测屏幕,观看虫塔一举一动。

  轩辕南星默默思考,随后摇了摇头,问道:“二位觉得,母皇是否dòng悉了祭坛有超空间节点的事情?难道就真的如此简单?想要利用祭坛,把自己变为一尊类似机械母皇的存在?还好联邦没有遇到虫族,伯纳三族也未有虫族踪影,说不定百万年后的今天,世间已经再无虫族。”

  “是啊!母皇极有可能相中的不是祭坛,而是祭坛珍藏的空间节点。”火烈老祖和钧天老祖齐齐点头,有些事情仍然想不通,却不妨碍他们大胆猜测。

  “走,进入禁地。”轩辕南星眉头一挑,分明感应都虫塔在加速,他cào控祭坛向前,从一处引力漩涡边缘穿行而过,进入到一片星坟之中。

  这里到处是星体残骸,在黑dòng引力隔空吸引下,于大阵中聚集到一起。却又因体积太大,无法被引力漩涡吸走,经过长年累月堆叠到一起,故称星坟。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虫塔突然将速度提升到极致,无比接近光速,直接从星坟外面引力漩涡碾压而过,轰碎了数颗星体残骸,挟无上狂猛威势,将祭坛bī迫到一处死胡同。

  “妈的,怎么会这样,这虫塔什么质地?怎么敢如此蛮干。”火烈老祖瞪圆眼珠子,以九层祭坛层次都不敢如此行事,这座彩釉虫塔却无所顾忌,抓住机会强行破入星坟。

  “嗡”的一道颤音出现,虫塔以非凡速度出现在祭坛正上方,祭坛与之相比,只是小不点。

  “不好,虫塔要镇压我们。”轩辕南星晃动双臂,jī活祭坛上一道道蜿蜒光纹,这时候虫塔已经缓缓下落,镇封住祭坛周遭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