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82章 晶壁战争

第982章 晶壁战争


  血sè光环扩张,三万六千根光羽飘飞。

  虽然镜像分身被娜迦神树吸走了不少能量,但是自爆威能尚在,即便无法动摇至尊虫王,可是对于变异虫兵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百余只变异虫兵在血芒中沉寂,娜迦神树在震力影响下飞向通道尽头,速度非常之快。

  自爆时间刚刚好,阻碍了虫王脚步,又制造出一片混乱,等到虫群稳住阵脚,寻找娜迦神树的时候,通道之中又掀起一片银白sè光焰。

  “轰,轰,轰……”

  银白sè光焰构成火墙,再次阻挡变异虫兵脚步。一只小巧的银凤,叼住娜迦神树,展开闪亮翅翼,向来路逃去。

  如此情形,能够迅速赶到战场的只有阿布。

  轩辕南星在控制镜像分身接近娜迦神树的时候,就分出一丝心力驾驭祭坛向此地赶来,结果路上遇到阻碍,许多变异虫兵现身,发疯般进攻,几乎将前路堵截。

  这时,阿布自告奋勇,缩小身形,在虫影间快速穿梭,终于在最危险关头,叼住了娜迦神树。

  前后相差半秒钟,也许都不能成功。轩辕南星并未抱着太大希望,仅仅作为尝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阿布幸不辱命。

  “嗷,人类,还我娜迦神树。”体型庞大虫王仰头咆哮,接下来它不管不顾向前冲去,这简直是一场灾难,通道中很多变异虫兵被狂霸力道撞开,却不敢反抗。

  “风车,快回来,有至尊虫王发现母皇尸身所在。”冥冥中咆哮声传来,正在向前冲击的庞大身影猛然顿住,气得直跺脚。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如果虫塔没有陷入引力cháo,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虫塔绝对有实力镇压祭坛和至尊虫王。郁闷就郁闷在人类狡猾,轰击引力漩涡,引来引力浪cháo捆锁住虫塔。

  虽然以虫塔神威,当下状态不会持续太久,也许再过几分钟就能挣脱出去,但是轩辕南星太给力了,或者说暗怖把同族卖了个干干净净。

  那么多至尊虫王进入虫塔,只有抓瞎的分。轩辕南星三大分身一出,不但找到了母皇虫尸所在地,更找到了娜迦神树。这三处地点几乎囊括了虫塔腰身处所有秘辛,带路党果然够犀利。

  暗渎叫住风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镜像分身与暗始在母皇晶壁前一战,将母皇气息泄露出去。要不然这气息始终徘徊在一定范围内,外面又有重重迷局,等闲虫王根本找不到。

  多亏了暗怖,这颗大脑袋实在太有用了,轩辕南星要是知道一切,如果有可能的话,肯定将它作为大功臣养起来。

  母皇气息一经泄露,可了不得。那些至尊虫王也便罢了,隐藏暗处的几尊兵王对于母皇更加热切,它们已经腐朽,若想继续活下去,就要吞噬母皇脑髓续命。

  如果母皇还活着,它们作为兵,万万不敢造次。岂料母皇寿终正寝时rì大大提前,让它们看到长生的希望,看到晋升的希望,新母皇虫卵对它们吸引力很小,母皇脑髓才是它们的目标。

  这些兵王很团结,为了与至尊虫王和虫塔守卫抗衡,它们联合到一起,杀向晶壁所在,这里正是轩辕南星爆掉第一具主分身的地方。

  最激烈的大战展开了,兵王,至尊虫王,小虫王齐聚母皇横尸晶壁。

  暗始负责坐镇此地,守护母皇昊风尸身。奈何想要争夺母皇尸身的虫王实在太多了,而这些或强或弱虫王并非孤家寡人,它们总会留下实力最强,也是最忠诚的虫兵,杀气突然间沸腾。

  母皇尸身横卧在巨型晶壁后面,它已经变得冰冷,就算生前再威势滔天,也已经走向腐朽。

  这些虫王在母皇生前便判出母皇星,更不要说母皇死后。

  此时此刻,暗始晃动身躯,背后七道金线逐一燃亮,好像七根直挺挺标枪,有明光轰然向前shè出,明光所到之处,虫王甲壳尽皆燃烧起来,伴随着烧柴火的声音,一尊虫王发出哀嚎。

  “啊!你是谁,如此强大,绝非无名之辈。”名叫暗九的虫王身上涌起一丝丝寒冷,它想用特殊宝物消除明亮光焰,可惜这明亮光焰太过强势,不断向体内穿凿,转眼就要突破虫壳。

  “吾乃母皇诞下的第一尊虫王暗始。”庞大身影发出沉闷声音。

  “不,绝对不可能,第一尊虫王暗始若是活到现在,生命仅次于母皇,以虫王之姿,绝对无法跨越如此悠久岁月留存至今。”得到新母皇虫卵的大块头暗巫失声说道。

  “哈哈哈,你等无知之辈,本王羞于与你们同为母皇后裔。昔年我曾经身受重伤,母皇为我找来冰魄奇毒,一边将我封印,一边助我熬炼黑暗本能。要不然你们以为我背后七条金线是如何产生的?只是想不到,那个人类居然开发出与我有些相似的力量,否则以我之能,你们根本窥探不到母皇气息。”暗始用大螯锤击地面,它站在晶壁前,鼓起气势与叛乱虫王相对。

  “暗始,第一虫王居然存活至今?”名头太大,镇住了一些小虫王。

  “哼,还有我谜光。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母皇不容亵渎,都给我去死。”谜光从晶壁当中走出来,身后是数百尊强壮的死之谜虫,事先没有想到母皇所在这么早就会暴露,只要多坚持几分钟,等到虫塔脱离引力cháo范围,就能分出力量镇压这些乱七八糟的虫王和兵王了。

  “谜光,死之谜虫的老大。”有虫王拥有许久前的记忆,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这两尊虫王是活化石,不知道存活多少年,本来应该是已经作古的存在,却偏偏被母皇强行保留至今,以便在身死后“守陵”。

  “嘶嘶,就算你们是第一虫王和谜之虫王又如何?吾等当尊奉新母皇,按照大圣尊王虫久远族规,吞噬老母皇脑髓可以让种族走向强大,这是周而复始的铁律,不容你们做大。”暗巫捧着破碎虫卵向前,卵壳中探出一颗头颅。

  新母皇被镇压多年,所以显得极为脆弱,不过对于昊风的恨意铭刻在心中,她勉强发出一声刺耳嘶鸣,有着控诉,有着申斥,也有对此地虫王的命令。

  “杀,杀,杀,尊奉新母皇,尊奉大圣尊王虫铁律,夺取母皇昊风脑髓。”很多虫王看向横卧在前方的尸体,双眼变得猩红,它们陷入狂化,要让生命延续下去,只能用母皇之血筑基。

  这一幕太过残暴,母皇自己诞下的诸王,居然反过来要吞噬母亲。相对来说,暗始和谜光要比这些疯狂的虫王有人情味许多,可是它们毕竟是虫族,任何做法都不能用人类来做对比。

  新母皇发号施令,众虫王有了大义,全部集结力量,喷吐出黑光。

  黑光与黑光不同,由于虫王将自己的力量掺入暗能,所以多少会改变黑暗能量的本质。有的黑光夹杂着绿意,有的黑光透着昏红,还有的黑光极致漆黑,种种特异之处,不能尽数表明。

  战局刚刚开始,便推向白热化境地。

  等到风车率领变异虫兵赶到,双方阵营杀得更加激烈,这场大战无法避免,是虫族内部矛盾。

  轩辕南星站在祭坛上,迎接阿布归来。

  “好,很好,这是一次关键xìng胜利。”轩辕南星有些语无伦次,本来没有寄托希望,只是抱着侥幸心理,略作尝试,想不到回报率惊人,达到了此行目的。

  阿布变得非常虚弱,任何形式的能量,好像都可以被娜迦神树化作宇宙能,唯一不同的便是转化速度快慢罢了。侍卫兽是由能量堆叠而成,自然逃不掉转化。

  这也就是审判长的侍卫兽,且与封号徽章完美融合,要不然不等阿布飞回来,就已经破碎。

  放下娜迦神树,阿布来不及说任何话,便回到生命徽章修养,它的损耗实在太大了,也只有黑暗能量能够拖延娜迦神树转化,或者说是整个娜迦小世界的转化,其他能量转化率会很高。

  当娜迦神树落下,祭坛发出轰鸣。

  “嘿,我尝试了半天,都不能将你们勾连起来,现在你倒是发起威来了。”轩辕南星禁不住莞尔一笑,祭坛毕竟是死物,不可能像赤道风那样随机应变,即便得到娜迦神树坐标也没用。

  不过,娜迦神树落入祭坛,这就完全不同了。

  随着一阵巨响,祭坛顶端血海之上呈现出碧绿树影,上擎天,下拄地,尊威万代,卓然不群。

  几乎不需要轩辕南星cāo控,祭坛便与娜迦小世界自然结合,开始演化出种种奇异景观,能量铺天盖地冲来,吸收血能竟然无限加强,只要是虫塔内死去的虫族,便溢出一小团血sè微光。

  再说母皇尸身前,大战正炽。

  有一尊兵王临死前动用了珍藏多年手段,那是一种极致恢弘的引力场,是星空大阵为了契合黑洞,多年来凝聚出来的力量,被它侥幸找到。

  引力场一出,并未勾连黑洞,而是绞杀所有事物,包括挡住母皇的晶壁。

  轩辕南星远远感应战场,只觉得脑海中一暗,接着失去全部画面,不知道晶壁前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