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83章 母皇真的死了

第983章 母皇真的死了

  虫塔重力场倾斜,无法维持平稳。&&塔内也就算了,塔外同样受到影响,塔身向引力cháo偏转。

  “糟糕,这个可恶的兵王,死就死!还要拖累我等,虫塔已经再次落入引力浪cháo,恐怕短时间内都无法摆脱引力纠缠。”暗渎暴怒,眼看着虫塔就要zì yóu,偏偏出现这等祸事,让它应接不暇,有一种挫败感。

  轩辕南星站在祭坛,重新运足感应力量,探测虫塔下虚实,待到看清塔外情景时,发出感慨:“好强横的一击,竟然让虫塔继续陷落。保守估计,刚才的绞杀要比祭坛全力攻击还要强大百倍。不知道母皇晶壁有没有损伤,这面晶壁看起来很像一座巨大棺椁。算了,等到虫王们拼尽最后一滴血,而祭坛与娜迦神树完全融合的时候,再去战场看看能否捡到便宜。”

  “呵呵,是啊!虫族内部纷争,就让它们好好斗一斗。”火烈老祖点头表示赞同,刚才祭坛所在大厅还有好几具虫王尸身没有收取,他惦记着祭坛生成储物空间,好储存更多奇珍异宝。

  钧天老祖宝相庄严,抓紧时间恢复jīng力,头顶有点点金光洒下,那是最为jīng纯宇宙能,娜迦神树加入祭坛后,好处多到无法想象。

  轩辕南星安下心来,回到宝座之修持,血云之直接垂落一条金sè瀑流,看去要比钧天老祖头顶的金光壮观万倍。

  非是祭坛搞特殊对待,实在是即便给钧天老祖充沛宇宙能,他也没有办法消化。别看五级星判与巅峰星判只有一步甚至半步之隔,层次与境界却如同天堑一般,想要跨越过去太难了。

  先是得到封号徽章。再借鉴摩根祭皇之道,轩辕南星才有可能在这种年纪晋升,否则他无论如何也难以脱胎换骨,最多在各方面修为远超同阶,实力等若那些积年老鬼,仅此而已。

  封号徽章是人类文明传承。截止于绝世之下。祭皇之道源自摩根族,十分了不起,直接通往绝世层面,给轩辕南星很大启发。

  当然,能够如此快晋升。与轩辕南星的刻苦努力和超强悟xìng分不开,所以他能够承受得住充沛宇宙能洗涤,金sè瀑流洗练身体,在原有基础继续伐毛洗髓,整个人呈现出旺盛生命力。

  得到娜迦神树的好处突显出来。得益于灌注宇宙能金液。jīng气神迅速调节到最佳状态。先前战斗留下的后遗症与暗伤也在缓慢恢复,轩辕南星有种回到母体重新孕育的感觉,十分神奇。

  “轰隆隆”一声响,娜迦神树与祭坛完全契合,血云翻滚,托起巨树。树脚下一团七彩芒光慢慢隐没,消失无踪。

  娜迦神树主体在祭坛之中另行开辟空间。原来的娜迦小世界化为一道道翠绿条纹,快速融合到祭坛顶层。血云之苍翠巨树正在淡化。最后化为一丝丝碧绿,循着玄奥轨迹,渗入祭坛。

  当所有异象消失,祭坛之又恢复到血云压顶的情景。要说有什么变化,外围九环血玉台冒出一些诡秘符号,它们泛着绿光,代表着生机,代表着凌驾,代表万代尊威。

  “很好,契合度非常完美。”轩辕南星好似从睡梦中醒来,喃喃自语一句,接着无声。

  火烈老祖也沉寂下去,任由金光灌顶,这是逆天机缘,可以让修为爆棚,达到现阶段最大值。

  在祭坛中枢之中,正在孕育产生一座璀璨金sè大门。祭坛堆积的形形sèsè宝物,各大至尊虫王珍藏,全部飞入这座金sè大门,并且分门别类排放好。

  娜迦神树主体掐断了自身气息,除了轩辕南星知道其具体位置,其他人皆不可寻。

  神树与祭坛完美契合以后,互相借势,祭坛吸收血能的速度再次加快,娜迦神树吸收游离宇宙能的速度也骤然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境界。

  更加神奇的是,通过娜迦神树,血能能够迅速转化为jīng纯的宇宙能,而宇宙能可以为祭坛提供能量,隐隐形成玄妙能量循环。

  祭坛回到虫尸堆积如山大厅,释放出几大团金光,将几具普通虫王尸身吞掉,之后缓缓落在地面,沉沦之剑发出轻吟。

  四面八方皆有黑暗能量涌来,这是先前尚未消化掉的黑暗能量,如今要利用这几具虫王尸身作为盛器贮藏,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候,重力场完全失效,虫塔内呈现失重状态,很多虫尸飘浮到空中,随后一股匪夷所思震波从大厅外面通道传来,好似浪cháo推动虫尸。

  对此,轩辕南星三人看都不看一眼,全力恢复实力。

  那面挡住母皇尸身的巨大晶壁出现裂痕,晶壁所在辽阔大厅碎裂大半,甚至形成断层,厚重石壁倒塌,很多虫尸都已经湮灭。

  战斗层次太高,波及范围太大,纵然虫塔有一定能力压制爆破,还是无法避免造成一片惨景。

  谜光身插着一根十几米长粗壮犄角,这是一位形体特异支系虫王做的好事。统领变异虫兵的虫王风车,全身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而暗始更惨。

  刚才那尊兵王是暗始独力击杀,所以它承受了大半绞杀威能。

  这可是黑洞与星空大阵磨合百万年的产物,非比寻常,一旦展露威能,很难阻止。

  母皇昊风诞下的第一尊虫王暗始浑身布满伤口,它倒卧在晶壁前,一动不动,似乎仍然有微弱生命气息流动,却宛如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这是无差别杀伤疯狂大招,兵王十分自私,若是有虫王要它死,就将周遭敌我双方所有虫子拉下水,全部陪葬。

  很多魁梧变异虫兵连完整尸身都未留下,直接绞成细碎尸块,地面铺层层殷红。令人惊奇的是,如此惨况有虫王发出兴奋吼叫,拖着伤痕累累身躯向前撞去。

  “轰隆隆!”

  晶壁破碎,数尊至尊虫王红着眼睛,冲入母皇昊风的“棺椁”。

  然而,以母皇小心谨慎心xìng,又怎么会不留下后手?晶壁破碎之后,有黑sè浪cháo涌动,是母皇生前驱使的黑cháo,轩辕南星三人刚刚进入秘境时,就曾经受到黑cháo冲击。

  无边无尽黑cháo蔓延,这是百万年间,所有虫兵死亡后,残留下来的jīng神力量碎片,它们非常忠诚可靠,死后也要代母皇剿灭叛逆,谁敢亵渎母皇遗体,只有一个结果,死。

  “啊!这黑cháo失去母皇jīng神力量引导,为什么还能发挥威力?”有至尊虫王发出咆哮,实在想不通,难道母皇诈死,为的就是清理它们这些叛徒?

  母皇尸身冰冷寂静,没有任何反应。

  她真的死了,步入无边寂灭,生命走到终点。就算留有一些后手,有希望重获生机,可是有这些惦记她躯体的好儿子,却也徒叹奈何。

  “真的死了吗?”轩辕南星站在祭坛遥感,那种yīn冷的沉寂,在晶壁破碎以后,非常清晰。

  “嘎嘎嘎,母皇没有诈死?是真死?”赤道风发出大笑:“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看她先前气机,好似可以延续生命,借祭坛转生。可惜,啧啧,实在可惜,祭坛好好的,而母皇的好儿子们迫不及待跳出来争夺遗产。若是虫塔没有陷入引力cháo还好些,依靠虫塔小世界完全镇得住局面。可是虫算不如天算,虫塔必须抽取力量抗衡引力cháo,母皇复生彻底没戏了。”

  “虫塔小世界吗?”轩辕南星沉吟道:“既然虫王忙着争夺母皇遗体,我们应该趁机赶往虫塔小世界探看虚实,到现在运气还算不错。可是母皇深不可测,不知道留有何等后手,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不应该掉以轻心。”

  “南星说的对,我总觉得这里面还有蹊跷,母皇应该不至于这么快死去,她的死亡也许暗藏玄机。再者说,为什么她不把遗体放在虫塔小世界中保存,非要放在一个明显的地方?还有母皇留在母皇星的宝藏如此丰厚,而这座虫塔是她的老巢,为什么不用宝物来陪葬?难道要留给新母皇?我可不信。”钧天老祖分析得合情合理,让轩辕南星陷入沉思,这确实是疑虑。

  祭坛缓慢飘起,有娜迦神树支撑能量消耗就是爽,微微动念之间,化作一抹金光,已经不在原地,等到再出现时,从虫塔腰身部位已经潜入底层。

  这里空间极为宽广,处处透着诡秘玄机,行将踏错半步,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就在祭坛深入虫塔的时候,围绕母皇躯体展开一场大战,谜光和风车对阵数十尊虫王,麾下变异虫兵死得很快,这是最残酷的击杀,连至尊虫王都无法幸免,有至尊虫王倒下,再也没能起来,小虫王仅剩下十八尊,是原来数字的一半。

  突然,血光飞溅,一尊兵王挥舞大螯破开汹涌暗cháo,用尽全力敲碎母皇脑壳,洁白脑浆泄露而出,它刚要吸食脑浆,不曾想身体一颤,被一股狂暴力量扯成两半。

  黑sè身影扔掉兵王尸身,步履蹒跚走到母皇身前,它伏下身体狂吸脑浆。

  “啊!暗始,你在干什么?她是我们的母亲,你是守护者,怎能亵渎?”虫王风车疯狂怒吼。

  “闭嘴,与其便宜这些蠢货,还不如我来享用,这样才能活得更久,屠杀叛逆。”第一虫王暗始把持母皇脑壳,身伤口快速复原,实力狂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