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85章 方尖碑守护者

第985章 方尖碑守护者


  祭坛微微一晃,进入另一片空间。「域名请大家熟知」

  “这里就是虫塔小世界吗?”钧天老祖突然睁开双眼,全身jīng气神达到最完美状态,马上动用镜像分身都没有问题。

  火烈老祖很少有的没来凑热闹,仍然接受金光洗练,这是一次难得提升机会,必须紧紧抓住。

  “是啊!这里应该就是虫塔小世界,却没有想过,会如此荒芜。”轩辕南星观看四方,眼中呈现出大量能量轨迹,可是每一道能量都在消逝,已不存于世间,仅仅留下一些细微痕迹。

  钧天老祖皱了皱眉,来之前以为此地金山银山,会是一处金光耀眼所在,母皇必定倾尽全力打造,却万万没有想到仅剩下一片枯寂。

  “虫塔小世界曾经繁盛至极,不知道在历届大圣尊王虫母皇手中传承了多少次。我能够看到昔rì情景,这里亿兆虫族朝圣,万王臣服。可惜,世间万物皆难逃岁月洗刷,昨rì再繁盛的景象,隔绝亿万年也不复存在。虫塔小世界就如同母皇昊风一样,早已经凋零。”轩辕南星感慨之余,认真做出感悟,窥探这片小世界玄机,了悟种种玄妙空间规则,只觉得受益匪浅。

  “那么我们进入此间,是多余的?”钧天老祖眼中只看到一片黑暗,他的层次虽高,却不为巅峰,更不是武修士,看不到昔rì众多虫王残留下来的种种能量法则,仍无法透视力量真谛。

  “不,虫塔小世界并非完全凋敝,还留下一线生机。这也许是宇宙间一种空间至理,小世界有希望重新繁盛起来。却需要牺牲娜迦神树。我估计母皇舍不得娜迦神树,或者说心中暮气沉沉,已经没有勇气去重现昔rì繁盛,她终究老了,不复盛年。”轩辕南星虚空一指,祭坛化作淡淡金光。向某个方向电shè而去,将速度发挥到极限。

  正如轩辕南星看到的那样,虫塔小世界并非完全凋敝,仍能发挥出一些功效。要不然暗渎等虫王也不会在虫塔入口摆下陷阱,试图绞杀并镇压不完整的祭坛。依靠的便是这些残存力量。

  此刻,暗始崛起,爆发出全副威能,虫塔要分出力量与引力cháo抗衡,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另外。母皇尸身被破坏。破坏者竟然是曾经忠心耿耿的暗始。这种突发状况让暗渎和暗冥惊得傻眼,一时半刻没有反应过来,母皇难道就这样覆灭了?那转生的希望呢?母皇真的死了。

  昊风对于虫塔实力太过自信,对于倾力培养的六尊虫王也信任有加。她踏入死寂,觉得有机会恢复过来,最不济也能取得祭坛。成为一尊类似幽灵王的虫灵。

  可是,事情发展与她事先设计好的路线截然不同。一个细微差错,酿成苦果。她并没有道清事实。让暗渎错误的以为祭坛要借空间通道逃离。

  所有一切残留雄心,都在晶壁碎裂那一刻完结,母皇脑浆飞溅,即便体内正在演绎种种玄妙莫测远古虫族法则,遭到如此大祸,焉能复生?

  母皇成就了暗始,让这尊第一虫王几乎成长到万王之王地步,它强大而恐怖,虫塔没有任何办法将其镇压,只能任由残暴虫王击杀在场所有虫族。

  “嘶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与母皇设计的脚本完全不同。暗牧老大,我和暗渎愿意听您的指示行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暗冥与暗渎急忙向暗牧表忠心,因为暗牧掌控着一支最神秘虫族军团,负责守卫一座由来已久方尖碑,连母皇尸身被毁坏时,都不曾擅离职守一步。

  “哼,母皇转生失败,你们两个以后就是无根浮萍。跟着本王吧!带走母皇珍藏,动用最后手段爆掉这座虫塔,让暗始陪葬。”暗牧将目光移向身前光团,上面显现出画面,有祭坛飞速赶来图像,亦有暗始大发神威镇杀所有虫王的画面。

  “什么?放弃虫塔,我们已经落入引力cháo,能走得掉?”暗渎觉得暗牧在鬼扯,再说爆掉虫塔需要多强的力量?也许会将整个引力漩涡打开,令星空大阵就此毁灭,它们都活不到明天。

  “本王说走得掉,就一定能走掉。母皇可以死,然而大圣尊王虫的传承不能断。这座方尖碑凝聚着祖先荣光,记载着许多大事,甚至有回转原始母族的道路。该死的银河系,我早就想要回去,待到积攒足够实力,引吾族大军降临,所有银河生命都是我们的食物。”暗牧声音低沉得可怕,令暗渎和暗冥浑身直打颤,第一次接触到惊天秘闻,心中充满惊疑和难以置信。

  母皇很少提及原始母族,只说虫族是最伟大存在,有着无比辉煌的文明。而且,统治着百座类银河系,并且将一些银河看成牧场,定期派出虫群狩猎整个星系,灭杀一切强盛智慧文明。

  虫族本质便是掠夺与贪婪,所以暗始最终背叛母皇,虽然违背虫族尊卑常理,却也并不奇怪。

  暗渎与暗冥作为母皇信任虫王,居然不知道方尖碑重要xìng。这座方尖碑刻画着铭文,时不时显现出虚幻情景,只是母皇并未传承,大圣尊王虫上下尽皆“文盲”,看不懂这些原始虫纹。

  “难道暗牧懂得利用方尖碑?很有可能。”

  暗渎暗忖之余,又禁不住问道:“暗牧老大,我们愿意尊奉您为主,可是新母皇仍在,如果赶往拥护,再有这座方尖碑震慑,岂不更好?”

  “哈哈哈。”暗牧笑了起来,笑声很苍凉,透着一股子恨意,讥笑说道:“你们大概还想让我率领麾下军团冲锋陷阵,与暗始拼个两败俱伤是不是?告诉你们一件事,母皇为了让我守护本族方尖碑,很多年前就已经将我阉割。所以在六尊守护虫王之中,我只是做做样子,我真正需要守护的东西只有一件,那就是大圣尊王虫传承,而不是母皇。至于新母皇,要来何用?”

  暗渎和暗冥五雷轰顶,它们万万没有想到,暗牧是一只被阉割过的虫王。

  也就是说它们想要效忠的对象,已经失去生育能力,新母皇对于这位暗牧虫王来说,不具备任何吸引力。可是暗渎和暗冥不同,它们很想与新母皇欢爱。

  来自虫族的本xìng无法抹杀,除非挥刀自宫。可是母皇一直留在身边的方尖碑,竟然记载着回转原始母族的道路,以它们两尊虫王的实力,也许可以投效到一名强大母皇麾下。

  “祭坛要过来了,既然你们想留下,那就这样吧!”暗牧感受到某种bō动传来,遂挥舞大螯命令麾下虫军行动,四尊怪异虫兵抬起一座三十米高方尖碑,向前方撞击。

  “咔嚓!”

  随着一声震响,方尖碑释放出一道奇光,强行开辟出诡异传送通道。

  暗牧要带着麾下虫军横跨而去,它不想与人类和暗始争雄,因为没有那个兴趣,它只想快点让虫塔爆发,然后击破整个星空大阵,再借助方尖碑无上定力,踏上一条早就预设好的星路。

  每一代负责守卫方尖碑的虫王,都会得到一些秘密传承,暗牧隐忍不发,等的就是母皇身死。

  死了好,死了痛快,死了就可以由它暗牧来cào控方尖碑。

  历届母皇并不知晓,方尖碑暗藏玄机。这是大圣尊王虫最强盛时期的缩影,绝对不会让传承断掉。这才是“永生”大事,相比来说,昊风想要转生成为不伦不类存在,简直就是小儿科。

  暗牧此刻心绪难平,它终于可以掌控命运,以一个传承者的身份回转母族。

  方尖碑有着自我行动准则,守护方尖碑的虫王会受其影响。母皇如果知道爆掉虫塔,就能从星空大阵中走出,不知道舍不舍得?或者舍得,也要被气死,因为身边竟有这么多背叛者。

  新老母皇死掉,暗牧才有机会继承方尖碑,幸运的是母皇已死,新母皇异常虚弱,方尖碑沉寂百万年,这段岁月太过悠久,且昊风倒行逆施,违背了大圣尊王虫准则,所以才被抛弃。

  就在暗渎和暗冥惊叫,发现虫塔居然启动自毁模式,一道线形空间bō动传来,搅luàn了方尖碑撞出的空间通道,让暗牧与麾下军团从通道中摔了出来,传送失败。

  “什么?怎么会这样?”暗牧惊惧,它观察祭坛画面,这才知道忽略了一种生物,那是身躯细长影龙,虽然不具备开启传送通道,从虫塔直接离去的能力,却有办法干扰方尖碑突破。

  暗冥和暗渎快速退后,它们不想参与到这场战斗,本来是大圣尊王虫雄主,却成了最弱存在。

  淡淡金光落定,轩辕南星坐在宝座上,隔空与暗牧对视。

  “人类,你好嚣张,居然敢阻断本王道路。”暗牧双眼闪着幽光,它暗中cào控方尖碑,略微拖延虫塔自毁,这是一种源自虫塔本源的毁灭,无法逆转,只能延迟。

  “要走,大家一起走,你们虫族做事情总是这样不地道。”轩辕南星大笑,他刻意留下暗牧并非dòng悉了方尖碑内中玄奥,而是因为暗始气息正在向小世界移动,需要这尊强大虫王留在此地,将气氛搅得热闹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