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86章 二次祭炼

第986章 二次祭炼


  “开炮。”轩辕南星用剑一挥,祭坛第三层释放出道道光束。

  数万颗狰狞头颅喷吐亮光,攻击对面的虫族大军。暗牧麾下军团十分诡异,每尊虫兵都各不相同,就好像将大圣尊王虫浸泡在硫酸中亿万年,再将尸体亮出来晒干,方有这支奇葩虫军。

  看看这些怪虫,有的身形细长,有的身形扁平,简直就是一队队怪胎组合而成的军团,几乎找不到正常一些的虫兵。它们的气息也很诡秘,浑身上下萦绕死气,俨然没有生命的机械。

  不,这些虫兵有生命,且非常强大。

  它们负责守卫方尖碑,是大圣尊王虫死士。在它们眼中只有方尖碑,而没有母皇,是暗牧搭建的直属军团,十分铁血。

  祭坛发起攻击后,做到了无差别轰杀。

  暗渎和暗冥想要避让,却同样在轰杀范围内。这还不算,嗜血狂花喷shè出一根根毫毛细针。

  如今,得益于娜迦神树加持,嗜血狂花快速成熟,花蕊中心凝聚出一根根血sè细针。

  千万不要小瞧这种小玩意,它们异常犀利,穿透力极为强悍,且神出鬼没,只要在虫兵身上打出一道伤口,成千上万血sè细针就会钻过去,以最为残酷的方式,从**中萃取出血能。

  这些血针有着娜迦神树的力量掺杂其中,一旦侵入虫血,便会融化进去,毒发前很难被感知。

  如此一来,虫族受伤时,会发现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想一想,进入祭坛杀伤范围内,便会莫名其妙失去能量,这是虫族的悲哀。要知道大圣尊王虫大半实力都来自血液,如果血液出现问题,等于已经丢掉半条xìng命。

  祭坛爆发攻击,每过半分钟就会停顿一下。毫毛血针正是趁着这个机会侵入,附着到虫王或虫兵的伤口上在伤口快速复合之前,死命渗入虫血。

  “呃,呃,呃!”

  仅仅两分多钟就有虫兵倒毙。不过,死伤数字远未达到轩辕南星要求,有的怪异虫兵竟然通过体内庞大气机,压制住血针爆发。且它们的虫壳很厚,关键时刻还能爆发能量罩,抵御超强攻势,真是一支十分扎手的虫族军团。

  “人类,你们居然敢轰杀本王手下?好胆真的好胆让你们瞧瞧本王颜牧从虫兵那里取过方尖碑它用螯足钳住方尖碑挥舞起来,俨然挥舞一把惊世大剑。

  “轰隆”一声响,祭坛遭到未知攻击,天圆地方能量护罩竟然向内大幅度凹陷,祭坛外面九座血玉台急速运转,一个个血红sè和碧绿sè铭文烁烁放光,为护罩灌注能量,修复损伤部位。

  然而暗牧的攻击才刚刚开始,它再次挥舞起方尖碑。

  这次没有响声,只有无休止湮灭所有声bō湮灭于无形,虫塔小世界好像要崩溃坍塌掉一样。

  轩辕南星面sè一片凝重,这尊虫王把持方尖碑,居然变得如此恐怖。保守估计,战力已经超越灭去镜像分身时的暗始,就算与现在的暗始相比,也不遑多让。

  瞬间估算出形势,祭坛化作一抹金光,向左则荒芜飞去。

  与此同时,庞大气场降临,虫王暗始托着新母皇半破碎卵壳冷哼道:“真有出息,连如此虚弱的外来种族都能骑在你等头上做大,不就是一座祭坛吗?大圣尊王虫威势何在?看我的。”

  黑亮甲壳一晃,暗始竟然追上祭坛,悍然发动攻势。

  “轰,轰,轰……”

  这攻击来得太快,暗始已经超脱至尊虫王范畴,成为最为接近万王之王的存在,它的攻击让祭坛不停倒退,天圆地方护罩向内凹陷,眼看着护罩爬上一丝丝裂痕,有着破碎迹象。

  “怎么回事?好大的虫子。”火烈老祖感受到震bō,睁开双眼。

  “不要愣着了,赶紧与我一同攻击。”钧天老祖身形飘飞而起,头顶上垂落点点金光,他在娜迦神树加持下,向暗始发动猛攻。

  祭坛全力运转起来,无论第三层诡异头颅搭建的炮塔,还是第四层亿万嗜血狂花,还有祭坛自带宝光,全都轰向这尊可怕虫王,只有轩辕南星尚未出手。

  情形岌岌可危,暗始震破了天圆地方护罩,仅仅用了五秒钟。

  九环血玉台转动起来,设下一层又一层空间防御。这样做虽然消耗极为庞大,却不得不如此。

  “镜像分身,攻击。”

  轩辕南星并非坐视不理,而是观察暗始弱处。可惜,这尊强大虫王极尽完美,好像一块黑sè美玉,没有半点瑕疵。

  六百分身扑了出去,不等触及暗始,就接连爆破。

  在暗始身体周围,有一圈无形劲力环绕,这是它的自我防护,炮光和血针都无法破防,分身所能起到的作用仅仅是让祭坛与暗始拉开少许距离,而非攻击。

  好家伙,拿分身当炸弹用,也就轩辕南星敢这样做,好在有娜迦神树这层强硬后盾,否则祭坛非得能量枯竭不可。

  炮光仍然轰击,祭坛转变方向,化为一抹淡淡金光,冲入暗牧麾下军团。

  这些形貌丑陋甲虫,是最佳挡箭牌。在虫族看来,人类狡猾大大滴,可是在轩辕南星和两位老祖眼中,这仅是常规做法。

  “轰,轰,轰!”

  暗始杀入虫军,这是暗牧的心血,岂能旁观?

  真正的旁观者是暗冥与暗渎两尊虫王,不过轩辕南星看中了它们,觉得这是绝佳祭炼材质。

  祭坛还缺八尊僵尸虫王,只要凑够了九尊虫王,就能开启超空间通道,说不定可以从虫塔内直接回转月琴星,危难关头可以救命。目前虫塔所在太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陷入引力漩涡。

  “人类冲我们来了。”暗渎已经看出,祭坛今非昔比,那是娜迦神树的力量,无穷无量宝光向外绽放,将它们的身影埋入其间,还有数百道人影席卷,拿着破破烂烂武器,狠命劈砍。

  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召唤镜像分身,每个人三百尊,和在一起便是六百尊。这还不够,轩辕南星友情赞助三百尊,总共九百道身影冲向暗渎与暗冥,再加上祭坛全力以赴,两尊在母皇星曾经不可一世的至尊虫王,只剩下抱头鼠窜的份。

  与此同时,暗牧咆哮:“暗始,你应该去追击人类,而不是与我为敌。”

  “哼,本王想杀谁就杀谁。”暗始强势到底。

  “混蛋,看看小世界,我已经启动自毁模式,很快虫塔就会破碎,掀起大圣尊王虫史上最绚烂的爆破。与本王一同离去,可保xìng命。”

  “离去?哈哈哈,确实要离去。

  不过,我吸收了母皇脑浆,掌握了母族虫纹,知晓你无非是依靠这座方尖碑的实力,才能破空传送。而这座方尖碑体积十分有限,估计只能让很少虫族活下来。吾乃万王之王,你还不低头臣服?”暗始惩意放纵,它通过母皇记忆碎片,知道方尖碑的重要xìng,里面记载着种种秘闻,等若一本至高无上虫族秘典,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你这个蠢货,不知道方尖碑只有守护者可以读懂那部分隐藏内容。”暗牧发出咆哮。

  “大胆!竟敢说本王是蠢货,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以本王的实力,以及继承知识,难道还奈何不得一件死物?如今新母皇在我手中,再取得方尖碑。我便是大圣尊王虫数亿年岁月当中,至高无上的王。”暗始威势滔天,它刚刚获得强大力量,还无法心平气和驾驭,突然站在虫王极致巅峰,稍稍积累实力便是万王之王,让它自高自大,对暗牧这种存在不屑一顾。

  “好,好,好,你是至高无上的王。那么本王就让你见识一下,大圣尊王虫历史上最强盛阶段的力量,看看你这个至高无上的王,是怎样被踩在众圣王脚下的。”暗牧全力运转战力。

  “轰,轰,轰,轰!”

  方尖碑被暗牧大螯钳住,如同一把惊世大剑,它就好像虫族剑客,身形时而旋转,时而飘渺无踪,时而璀璨夺目,让暗始的气息为之一滞。

  “怎么会?方尖碑还可以当做武器来使?”暗始有些清醒,因为它在母皇记忆碎片中,从未看到过这种情景,难道说暗牧真的掌握某些不为母皇所知的隐秘?或者应该假意与之合作?

  就在暗始发愣的时候,祭坛之上,轩辕南星抬起右臂。

  生命徽章烁烁放光,折shè出一种神秘韵律。阿布陡然喝道:“我准备好了,主人,可以开弓。”

  并没有什么“弓”,所谓开弓是指借助封号徽章以空间障壁为弓弦,将浓缩后的阿布给全力发shè出去,这招若是运用得好,可shè杀虫王。

  “嘣”的一声震颤,一支银sè利箭穿出。

  轩辕南星还维持着搭弓shè箭姿态,寂灭之火却已经刺入暗冥身体,阿布及时播洒火种,暗冥浑身上下颤抖,只觉得体内每一个细胞都热得要命,却又冷得要命。

  暗渎看到同伴受难,非但没有出手相救,反而趁机逃逸。

  祭坛太厉害了,人类变得强大,已经不是一尊区区虫王能够力压的存在,不跑更待何时?

  “呃,没义气的家伙。”暗冥的思维停顿在此处,随后整个身体被嗜血狂花埋葬,轩辕南星凌空抓去,开始祭炼第二具僵尸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