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89章 镇压虫王

第989章 镇压虫王

  “人类,狡猾的人类,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出来捡便宜。”暗渎大怒,眼看着它就要完全压制谜光和风车,就在这时,祭坛出现。

  轩辕南星懒得回话,挥手便是千万炮光。

  三道庞大虫影都在shè程之内,当它们感受到炮光威力,全都颤抖起来,因为这炮光之中隐隐带有母皇余威,霸道得难以想象。

  得益于暗怖帮忙,祭坛在很短时间内与母皇真身建立起一套能量循环系统,那庞大血能仿佛没有穷尽,祭坛之上血气冲天,威势之强,旷古绝今。

  “轰,轰,轰……”

  炮光堆叠,暗渎不停后退。谜光与风车更是狼狈不堪,它们先前就受到暗始打击,现在已经筋疲力尽,没有力气抵御如此强横攻势。

  轰鸣声开始之后,便没有停歇的意思。

  轩辕南星这是想用祭坛绝对力量压制三尊虫王,嗜血狂花又趁机shè出毫毛血针,让三尊虫王感到束手束脚。

  虫血飞溅,暗渎不敢相信的看向胸前。

  借助炮光掩饰,一道虫影笔直的撞在暗渎庞大身躯上。这是曾经与暗渎一同在母皇身边效力的暗冥,它已经成为一尊僵尸虫王,仅仅保留着各种原始本能,然而有一种恨意无法抹去。

  暗冥恨,在危机关头,暗渎用它来当挡箭牌,成功逃出小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倒霉?如此憋屈的死在弱小人类手中?暗冥死不瞑目,那一丝恨意绵绵,只有把暗渎解决掉,才能平息死亡之时心中怒火。

  轩辕南星让暗冥去攻击,便是想了结一段恩怨,借此让僵尸虫王更加听话,而不是屡屡抗拒。

  风车和谜光遇到三尊僵尸虫王,按说这些近乎尸身的存在,体积比它们小很多。可是身躯坚硬程度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程度,而且每次轰杀全是硬碰硬,以它们的状态,不想打也得打。

  目前,祭坛祭炼的虫王之中,只有暗怖无法驱动。母皇真身能量实在庞大,就算以娜迦神树和祭坛之能,也无法迅速调理过来。另外,母皇身躯相对臃肿,并不适合近战,也许能开发出某些远程攻击手段来,这需要时间去探索挖掘。

  就这样,四尊僵尸虫王与三尊虫王作战,轩辕南星在后方坐镇,并以疯狂炮光支援,打得暗渎浑身上下直冒青烟,谜光和风车的状况更加难堪,如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两位老祖,倾力出手吧!机会已经无多。”轩辕南星感受到虫塔底层正在崩溃,这种崩溃很快便会蔓延到虫塔腰身,进而扩展到顶层,最危险时刻到了,生与死也许就在一线之间。

  “好,出手。”钧天老祖绽放最强战力,全身环绕紫sè和红sè光焰,两种极致光焰相互追逐轮转起来,发出一阵刺耳鸣音,紧接着便在祭坛前方显现出一片昏红,化作瀑流冲击而去。

  很显然,钧天老祖实力提升很快,紫红sè瀑流速度违背常规,仅仅虚晃一下,便浇灌到三尊虫王身上,几乎不给它们时间去反应。

  火烈老祖面sè凝重,嘻嘻哈哈也要看时候,眼看着祭坛就要随虫塔葬身黑洞引力漩涡,钧天老祖既已全力以赴,他也不会屈居其后。

  深红sè火海铺展开来,声势浩大,威力绝伦。

  这是火烈老祖的力量,两位老祖觉得不够,同时将jīng神意念渗入祭坛,制造出六百镜像分身。

  如此时刻,不能给三尊虫王任何机会翻身,如果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其重创,那么就要考虑如何趁着虫塔破碎驾驭祭坛逃跑了。

  轩辕南星没有参与进去,不过沉沦之剑却疯狂震动,一丝丝剑气烟岚如同发丝,向黑sè玉璧快速蔓延,眼看着就要将其覆盖。

  “吼,吼,吼!”

  关键时刻,玉璧呈现出无数鸟兽,还有数之不尽各sè甲虫,仰天发出咆哮,竟然将沉沦之剑镇压力量荡开少许,yù挣脱而出。

  “全力镇压。”轩辕南星面sè一变,伸出手掌向下拍去。同一时间,祭坛正前方,出现一只庞大绝伦黑sè掌印,向玉璧凌空压去,就好像来自神魔制裁,将种种异象牢牢束缚在内。

  沉沦之剑重重一颤,在祭坛加持下,爆发出强光。

  这些强光如有灵xìng,顺着宛如发丝剑气烟岚蔓延开去,片刻之间便将黑sè玉璧从层层空间波动中抓了出来,让其在祭坛前方现形,并且刻下一个印记,那是轩辕南星封号徽章上的帝纹。

  刻下明亮帝纹的那一刻,黑sè玉璧顿时失sè不少,宛如幽深地狱的景象偃旗息鼓。轩辕南星轻出一口气,若非在虫塔内吸收到丰厚血能和黑暗能量,做到这一步会很难。

  “啊!只是暂时镇压吗?我能够感受到,这鬼东西抗xìng惊人,它在不停挣扎超脱。”赤道风觉得有些不牢靠,这块黑sè玉璧太过古怪,不知道收入祭坛会不会有危险。

  “没有办法,时间紧迫,我们从此地出去再另行镇压。”轩辕南星收取玉璧只是顺带,他真正想要收取的是三尊虫王。

  “轰,轰,轰……”

  两位老祖绝对够猛,为了在最短时间内重创三尊虫王,他们连续发起光焰攻击,紫红sè瀑流汇合深红sè浪cháo共同席卷。这还不算,他们拿镜像分身当炸弹用,上去攻击几下便命令自爆。

  血sè光环与血sè冲击波差点将三尊虫王埋葬,再加上四尊僵尸虫王全力攻击,暗渎竟然与谜光和风车联手抗击,它们低估了人类的实力,更低估了祭坛的神威。

  说起来漫长,实则从轩辕南星开始镇压玉璧,连半分钟都不到。

  沉沦之剑再次发出震颤,随着一声惊天动地嗡鸣,一抹淡淡剑光划过,谜光眼神写满不信。

  这一剑太快,太强,渗透着毁灭,勇往直前,无畏无敌,无法阻挡。

  “不,就算本王陨落,也会带着你们一起灭亡。”谜光疯了,身上溢出丝丝灰雾,它想要在临死前施展绝杀手段,可是身体却如同套上枷锁,不听使唤。

  谜光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结果无法调动体内能量,有大光明于细胞中闪现,牵制住它赖以纵横星空大阵的招数,心中充满惊愕和恐惧,它的生命正在消逝。

  这种超然攻击,惊住了暗渎和风车,它们害怕挨上一剑,成为倒霉蛋,所以竭力向后退去。

  斩杀至尊虫王,远没有表面上那般轻松。轩辕南星只觉得手臂酸疼,反震力量太强、赤道风更是全力清除萦绕剑身的一丝诡异灰雾,不敢沾染谜光的力量,因为死之谜虫始终是个谜。

  趁着暗渎和风车后退,轩辕南星虚张声势,驾驭祭坛向前,漫天花雨落下,将生命即将消逝的谜光埋葬,并以最速度带到祭坛脚下祭炼。若是得到一具死尸,将无法转换成僵尸虫王。

  祭坛微微停顿,两位老祖的攻势却并未停下,二老甚至跃身而起,落到两尊虫王背上,展开近距离轰杀,剩余镜像分身更是全数冲上去,不管不顾爆了开来。

  “啊!人类,我跟你们拼了。”风车看到谜光身死,禁不住悲从心生,要知道它身上的伤势比谜光还要重许多,而人类驾驭祭坛实力超绝,甚至在运用母皇尊威作战,若是有同归于尽招数,最好现在就施展出来,以免像谜光那样,憋屈的看着身体一点点转变,成为祭坛帮凶。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所有光芒消失不见,风车身体快速旋转起来,它成了附近唯一光源,发动全力向虫塔撞去。

  “糟糕,给我挡住。”轩辕南星急忙cāo控两具僵尸虫王阻挡,只要有母皇血在,这两具僵尸虫王就能快速恢复,它们密度如此之大,即便不能完全抵御冲击,也能略微拖延风车的冲势。

  须臾,两具僵尸虫王抛飞,虫王风车冲势不减,轰然砸向祭坛,这让轩辕南星始料未及。

  千钧一发之际,暗怖双眼爆发出无尽幽暗,周遭空间浮现出密密麻麻黑线,风车只觉得前路幽深,仿佛与祭坛凭空拉开距离,永远都不会走到尽头。

  “啊!为什么,为什么区区人类能够展现母皇生前能力?”风车发出悲呼,母皇在它眼中是至高无上存在,与母皇力量对阵,首先在心理上便弱上半分,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有些泄露。

  “好机会。”轩辕南星咬牙,不顾臂膀能否承受劲力反噬,隔空挥舞沉沦之剑,一抹亮光从风车双眼进入,直刺这尊顽强虫王脑海。

  通过观察母皇遗体和暗怖头颅,轩辕南星洞悉了虫族大脑部分结构。如此时刻,只需让虫王风车动作僵直,瞬间便可制胜。

  “哧!”

  剑光破开虫眼晶状体,又穿透一种韧xìng超强液体,在完全消磨殆尽前,终于刺入了风车脑海。

  虫族具有超视距能力,它们的眼睛便是天文望远镜。由于虫族祖先经常观测恒星,或者直接进入恒星采集能量,所以凝练出一双双神眼,后世虫族无论外形怎样变化,它们的眼睛却是极强,尤其虫王双眼更加坚硬,等闲手段都穿之不透,已经进化到非凡程度。

  这一刻,无论风车怎样不甘,它确实慢了一线,而且还在变慢,突然一层灼热波动将其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