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990章 新母皇昊月

第990章 新母皇昊月


  真是一波三折,轩辕南星暗自稳定心绪,谜光和风车已经镇压在祭坛下,以它们越来越孱弱的生命力,不可能再起波澜,层层叠叠灼热波动覆盖上去,将这两尊威猛虫王祭炼成僵尸

  非是真正僵尸,而是祭坛全力压缩产物,宛如一件件艺术品,不似原本那般庞大,却仍然要出人类好多,形似一座座造型特异建筑,且密度大无边

  两位老祖正在合力压制暗渎,这大家伙像泥鳅一样滑溜,想要将其擒住,恐怕还得祭坛施威

  就在这时,脚下空间传来轰鸣,虫塔小世界覆灭在即

  “啊人类,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我们都逃不掉”暗渎居然主动叫停,这还真是一尊比较另类的虫王

  “好,我们暂停,你告诉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虫塔,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挣脱出引力漩涡钳制”火烈老祖极为干脆,说罢手就罢手

  “你们帮我,打穿虫塔顶部极壁,虫塔顶端是最坚硬的部分,只要由我来施展劲力,便可反向飞驰,有一定几率脱离引力漩涡的又或者,你们将母皇玉玺拿出来,那东西是用强空间属xìng材质打造而成,将其爆掉,能够拓展出一片空间,定住一切力量”暗渎在jīng神层面揭开底牌,它以为都到了这种时候,人类若是不想死,为大局着想,肯定要与它联手逃亡

  很显然,暗渎低估了火烈老祖的卑劣程度,它刚交代完这些事情,轰鸣声爆发,火烈老祖悍然出手冷笑道:“虫子,谢谢你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我们将你祭炼,逃脱的机会大”

  “不,人类难道你们不想离开,难道你们有绝对自信?可以逃出劫数?放过我,我可以帮你们离开,臣服于你们”暗渎觉得这些人类疯了,虫塔正在破碎在如此时刻竟然不停手

  “呸,墨迹个什么劲,把你祭炼成僵尸虫王,我们才放心”火烈老祖掀起火海,钧天老祖急忙配合两位老祖全力轰杀由于暗渎体型庞大,纵然二老驾驭僵尸虫王,也需竭尽全力

  火烈老祖耍一只虫子玩,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星盗的世界便是这样,充满尔虞我诈,只能说这些虫子久困星空大阵脑子生锈,很少转轴养成了自以为是的习惯,想当然的猜测人类

  人类是很复杂和矛盾的生物要不然怎么称作情感文明呢反正火烈老祖打定主意,要把暗渎拉上祭坛,成为守护祭坛的死灵

  轩辕南星双眼金光明灭,虫塔每一分变化都逃不出他的感应虫塔小世界已然崩溃,然而暗牧和暗始并未出现,难道这两尊最强虫王已经陨落?

  “南星,出手”赤道风大吼,随后轩辕南星如同条件反shè般,挥舞黑sè大剑,一抹强光从暗渎身侧划过,

  “不,不要杀我”暗渎平时耀武扬威,实则是在虚张声势,它很怕死,没有勇气做最后的拼杀,没有勇气玉石俱焚,所以拖延下来,让轩辕南星三人抓住机会,成为一块踏脚石

  两位老祖拳影交错,将暗渎打得体无完肤,祭坛陡然飞到高处,重重向虫身压下,暗渎发出哀嚎,遍体生满嗜血狂花,祭炼开始,这是第八尊虫王

  “快走”轩辕南星一边快探查祭炼情况,一边将众僵尸虫王收回在祭炼过程中,这些僵尸虫王还要帮忙,用自身气息一点点侵润谜光,风车,暗渎,这样才能加快虫王转变度

  “还缺一尊虫王啊要不然九具虫王齐全,祭坛会有大进步”火烈老祖直咂嘴,他老老实实顺着祭坛底层向上攀爬没有办法,好像除了轩辕南星,其他人想上祭坛,都要走上一遍

  将黑sè玉璧收好,暗渎居然管这玩意叫母皇玉玺,真是难以想象,什么样的种族,会用这么变态的东西来做印信恐怕连母皇昊风都觉得玉璧危险,所以置于此地,而不是随身携带

  太过详细的东西不清楚,也不需要清楚暗渎提供了一些情报,也许里面掺假,但是谜光和风车显然也是冲着虫塔顶层进发,这里肯定有避难之物,或者是某种方法,能够降低虫塔自爆时凶险程度

  僵尸虫王归位,嗜血狂花已经将谜光和风车虫血吸出来大半祭坛分化出灼热波动,将它们的躯体压缩,此刻这两尊虫王差不多是原体积一半大小,而且体积越来越小,相当神奇

  祭坛的度很快,十几秒钟便来到虫塔顶层极壁

  “是这里吗?轰破极壁,可以进入虫塔最坚固的部分”火烈老祖看了又看,探查不出端倪

  “等一下,暗渎没有说实话,进入极壁有窍门”轩辕南星感应力量如rì中天,纵观联邦都未必能找出几人与他相提并论,每次都能洞察玄机,这给冒险带来极大便利,眼下又是如此

  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等待下文

  不等轩辕南星有所行动,虫塔突然剧烈震颤起来,一股强盛到无法形容的力量炸裂,从物质微粒开始毁灭,凭空生出空间颠覆感,连祭坛都受到影响,向着前方倾斜,不停挪移过去

  “咦,这两道气息是,暗牧与暗始都还活着?”火烈老祖与钧天老祖相视一眼,两尊最强虫王并未收敛气息,它们向虫塔顶层火飞来,似乎也想躲入虫塔最尖端,以便逃出生天

  “原来如此,进入极壁需要印信,想不到这块黑sè玉璧帮了大忙”轩辕南星探手虚抓,将黑sè玉璧摄到头顶上来,他抓紧时间送入一段母皇气息,让这块“玉玺”发挥功用

  “嘭,嘭,嘭”

  果然好用,黑sè玉璧吐出凄厉呜咽,前方极壁裂开一道缝隙,祭坛化为金光,飞穿越而过

  就在极壁裂痕恢复之际,两道庞大虫影降临

  “啊怎么会,人类怎么会进入”暗始大发雷霆,方尖碑被它夹在大螯中,暗牧跟在身侧

  “大王,将方尖碑交给我,属下有办法将极壁打开”暗牧不动声sè的说道,身体略微弓起表示尊敬堂堂方尖碑守护者居然臣服于暗始庞大yín威下,真是世事难料

  “将方尖碑给你?哈哈哈,你当我是傻子?将如此重要器物还给你,你在关键时刻好让本王万劫不复,是不是?”暗始冷笑,意态狂傲

  “不,属下不敢,只愿全心全意效忠吾王,此生足矣”暗牧尽量放低姿态,它的战力终究逊sè一筹,不如吞噬过母皇脑浆的暗始,方尖碑被对方夺去,只好灵机一动,假意归附

  再打下去,虫塔覆灭,暗始很清楚,以自己之能未必逃得出去,所以它顺水推舟,接受暗牧效忠实则两尊虫王各怀鬼胎,互不信任

  “嘶嘶,没有时间了,将方尖碑交给我来cāo控”母皇从虫卵之中探出头来,胆怯的说道

  “母皇?对啊我怎么把你给忘掉了?好,好,好,将方尖碑交给母皇大人”暗始觉得难题迎刃而解,所以显得非常开心

  破灭在蔓延,虫塔腰身处完全爆开,引力浪cháo和引力漩涡,竟然被狂猛威力绞碎,如果不是黑洞在起作用,经过如此然爆破,已经足以冲破所有阻碍

  暗牧的想法是用虫塔来破解摩根人星空大阵,除去这百万年封印,然后它便是zì yóu身,带着方尖碑回转母族,身份地位唾手可得,岂不妙哉?

  可惜,隐忍多年,当看到成功希望的时候,却漏算了第一虫王暗始

  好一个暗始,最关键时刻背叛母皇,为了给自己延续生命,竟吸食母皇全部脑髓,成了最为接近万王之王的存在

  面对极壁,母皇自告奋勇,要帮助暗始来cāo控方尖碑,暗始纵然实力强大,却不具备权限cāo控此物

  将方尖碑放在暗牧手中,暗始自然不放心可是交由母皇来cāo控,那就不一样了,母皇刚刚孵化出来,处于最弱阶段,面对两尊至强虫王,她说话都要胆战心惊,不敢有丝毫不满

  暗始很放心,母皇开始集中jīng力,与方尖碑建立联系,随后轰然向极壁碰去

  “噗噗,噗噗,噗噗”

  方尖碑穿shè而入,暗始微微一愣,母皇身影从它怀中慢慢淡去,消失不见,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暗始疯狂咆哮:“母皇,你如此孱弱,需要本王照顾,需要与本王传宗接代你怎么做到的,从本王禁锢中逃出去?是方尖碑对吗?还有我不知道的奥秘?”

  “蠢货,你将本皇脑浆吃掉,叛乱至此,还想活命?哼,本皇很早前便克隆了自己,那些不孝虫王争来争去,本皇就给它们造一个母皇主体已经死去,昊风已经不再,不过我这尊副体昊月却可长存世间”怨毒的声音在暗始脑海中回应

  “还有你,暗牧枉本皇那么信任你,不就是断了你的生育能力吗?居然恨意绵绵,向本皇隐瞒方尖碑秘辛,所以你也该死”母皇昊月发出得意笑声,这是jīng神沟通,外人听不到

  此刻,方尖碑早已进入极壁之中,母皇昊月突然不知所踪,徒留一座丰碑屹立于祭坛近前(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