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06章 试验进行时

第1006章 试验进行时


  古少华擦掉嘴角鲜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堂堂天马行省一等一大家族的顺位继承人,刚过十岁就成为高级jīng兵的“潜力股”,居然被掳劫到一艘古怪飞船上,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做小白鼠的自觉。

  不过,身为大家族子弟,都有一定分析能力,古少华之所以如此大胆,也是冒险尝试,想要摸索这位前辈的脾气秉xìng,好寻找机会。

  “咳,咳,赶紧选人吧!这人出手好狠。”古少华大口吐血,看起来伤势极重,可是他真正受到多少伤害,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祭坛顶层,火烈老祖收回目光,吧嗒吧嗒嘴叹息:“唉!现在的孩子啊!好攻于心计,我们那时候,有个三瓜俩枣都会乐上半天,若是突然被擒住,多半会六神无主大哭一场,再瞧瞧他们,一个个都快chéng rénjīng了,尤其是这个古少华,仅仅受了一点轻伤,却好像快要死了似的。”

  “呵呵,咱们那是什么年代?怎么能和今天相比?再者说,他们是世家子弟,而且看穿戴都是刻意挑选出来的竞争者,从小就开始角逐少主之位,不chéng rénjīng早就被残酷淘汰,看他们的反应程度,都是不错的苗子,将其毁掉,有些可惜了。”钧天老祖摇了摇头,看向zhōng yāng主位。

  “无妨,他们是钢是铁,不好好捶打一番,rì后成长起来,也是不成器的东西。正好让他们尝试目前还不完全的修行体系。放心,我心中有数,不会摧残太狠,如果侥幸将其中一二人引向正途,也是一件功德。”轩辕南星双目微闭,手中多了一丝鲜血,正是刚才出手所得。

  祭坛第二层出现微弱震动,七个小家伙打得热闹,用武力来决定位次,谁输,谁就先行过去给神秘人物做实验,十分钟好短暂,不能有所保留,当即便要拼命。

  十分钟对于轩辕南星三人很短暂,可是对于祭坛第二层的七名少年,却漫长得可怕。他们用尽心机,耍尽聪明,将暗藏杀手锏一项一项施展出来,为的只是让别人先一步去做小白鼠。

  令少年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所有攻击轰击在血sè宝镜上,连一道划痕都无法留下,这直接证明了心中猜测,掳走他们的神秘人物无比强势,而这艘超级古怪飞船,更强横得令人发指。

  身为大家族纨绔子弟有一点好处,眼界绝对不差。纵观整个天马行省,找不出一艘可以超越这座古怪梯形金字塔的飞船,对方自称联邦特使,而且发布了好多合成公式,身份必定惊人。

  “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轰击,最后巨响沉默下去,听声音应该已经分出胜负来了。

  时间不大,那个冷酷的大个子少年白东林,被轩辕南星摄到祭坛顶层,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哈哈大笑道:“真是出乎意料,你在他们之中实力最强,怎么成了第一只小白鼠?害得我们两个全都没有猜中,等会一定要多多折磨你这个半大小鬼。”

  “呃,我不服,他们联手攻击,单打独斗,我会输?”白东林仍然嚣张,却也不看看地方。

  火烈老祖本以为那个小胖墩会成为牺牲品,而钧天老祖认为古少华和钱小盟不和,第一只小白鼠也许会在他们二人之中产生。

  别看小胖墩实力最弱,却比古少华还会演戏。他确实很弱,却没有看上去那般弱。而且小胖并非没有保命手段,而是费尽心机先让别人将其看扁,再搞突然袭击,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即便钧天老祖看穿小胖子也没用,因为古少华和钱小盟这对奇特组合突然联手,带领另外几人攻向最强的白东林,硬是把实力最强的大个子逼成小白鼠。

  轩辕南星坐在光中,祭坛上空垂落金光与血sè,看上去既神秘又威势无边。

  “轰”的一声响音,大个子少年被一股绝伦力量横扫出去,当即肋骨便断了三根,耳边响起话音:“你叫白东林,知道自己的错处吗?连合纵连横都不会,只是一个无用武夫,先前表现得冷酷无情,觉得自己很帅是不是?七个人落难,不团结一致对外,却无情的坐视战友在眼前死去,你可以去死了。”

  声音戛然而止,白东林大叫道:“不,前辈不要,他们不是战友,我们平常胡乱勾结,顶多臭味相投罢了,大难临头,首先顾的是自己呀!”

  光中人影不听解释,仅仅弹出一指,白东林便惊悚大叫。

  谁也不知道白东林经历了什么,就连两位老祖也看不分明。

  这名健壮少年全身痉挛,好像正在承受难以形容苦痛,嘴角直吐白沫,气息一下子跌入谷底。

  轩辕南星略微思考,又连续弹出几道光晕,笼罩住白东林身体,让他稍稍好过一些,也仅仅是好过,身体仍然发抖,且抖得要命,双眼翻白,浑身冰冷。

  “咣当!”

  白东林直挺挺倒在地面,就好像一大坨冰柱一样,浑身上下结出片片白霜,竟然在如此短暂时间内,遭遇大不幸,看样子似乎已经活不多久。

  “我靠,南星,是不是太狠了,他还是个孩子。”火烈老祖有些看不下去,为白东林叫屈。

  “呵呵,这孩子状态不错,近千种能量法则中,筛选出一种极致寒能。二位,你们不觉得他的存在,已经隐隐威胁到你们吗?”轩辕南星无良的笑了笑,并不觉得自己出手有多么狠辣。

  “开什么玩笑,我们这种程度,会觉得一名奄奄一息少年有威胁?”火烈老祖一百个不信。

  钧天老祖却皱起眉头,说道:“不,是有一丝若隐若现排斥现象。我们身具高级火能,无论修持到何种境界,多多少少都会受寒能克制。可是这少年身上似乎有些古怪,怎么会演化出极致寒能的影子?这太不可思议了,很不科学,南星你是如何做到的?”

  “很简单,母皇昊风体内正好有这么一道能量法则,与这孩子契合。只是我没有想到,契合度会如此之高。这只是第一步尝试,后面还有好几步要走,至于是好事还是坏事,必须多多观察,看看有没有不良反应,暂且无法下定论。”轩辕南星对于第一人十分满意,并且迫不及待想要多尝试几人,看看能否以人工手段引发出源能力,好直接跨过晋升执法者的门槛。

  直接成为执法者,这绝对是一种梦幻成就,不切合实际。然而,轩辕南星正在努力,yù打通巨大天堑,而且要想方设法避免细胞出现病变,让几名少年直接在这种年纪跨越极限,成为类似高级执法者的存在,要无比贴近武修士,之后再看他们对源空间的开发与运用情况。

  钧天老祖用尽全力去感受,过了半分钟,他猛然睁开双眼点头道:“不错,此路若通,人类将迎来发展黄金期。会有很多孩子在成长之时步入执法者阶层,这是最易塑型的时期,成龙成凤要比我们轻松不少,未来进军巅峰层次也有充裕时间去领悟。不要像我和火烈,苦哈哈的熬到七老八十才初见曙光,而且到现在还无法踏出那最重要一步,不能校准路在何方。”

  “是啊!现在看来,这些小鬼一点都不可怜,反而是幸运儿。”火烈老祖忙不迭点头,开始转变思维,羡慕嫉妒恨,恨自己怎么就没有晚出生个两百年,好让轩辕南星也拉来做试验。

  “去吧!看你最后能有多少收获。”轩辕南星大袖一挥,已经昏迷不醒的白东林,忽然悬浮到空中,就好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托住,向祭坛下面几层快速行去,冻僵身体洒下片片雪花。

  两分钟过后,“铿锵”一声响,白东林被一股力量甩到地面上。

  直挺挺冰冷身躯就落在另外六名少年眼前,很具震撼xìng。难道这就是他们的下场?真的没有缓解余地?那位自称联邦特使的高手如此狠毒,罔顾联邦法规法制,竟然拿活人来做试验。

  “怎么?在想我肆无忌惮,拿活人来做试验,是吗?”

  耳边响起悠然话音,正好戳中六名少年心思,轩辕南星淡淡的说:“这有什么大不了?天理昭昭,恶xìng循环,就许你们耀武扬威,拿别人不当人看,难道就不准别人也拿你们不当人看?”

  “不,我们家族有权有势,那些贱民如何与我等相比!”许是受了刺激,钱小盟突然歇斯底里大叫起来,声音变得尖细无比,若是换做平常时候,也许这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咦,钱小盟,你怎么回事?”瘦弱少年鹰三指向白发少年,瞠目结舌。

  “女孩子家家学男孩当纨绔子弟,你终于不伪装了吗?这样,下一个参与试验之人,就暂定你来完成,希望不要像那个无用的家伙,连片刻工夫都坚持不到便晕倒了。”声音依然淡漠。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不是有选择机会吗?这不公平。”钱小盟深深呼吸,可是她呼吸不到多少氧气,反而觉得有些窒息,再看白东林的下场,她无法保持平静,毕竟年纪还小。

  十一二岁小丫头,只要发育不是那么早,再刻意往男xìng化方向打扮,看起来与男孩没有多少区别。钱小盟颤颤巍巍,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份命运,豆蔻年华还未迎来jīng彩,便要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