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07章 重回天弓

第1007章 重回天弓

  “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好嘛?人家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古少华他们做坏事的时候,甚至还多次劝阻他们我真的,真的不是坏蛋呀”白发少女一个劲卖萌,在三道身影前装软弱

  火烈老祖放声大笑:“哈哈哈,想不到逮住只小雌猫南星,你下得去手?也不对,以你的jīng神感应,明知她是女孩,还要带回来,是不是有某些特殊嗜好?呃,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女孩好,若是都在男孩身上做试验,我如何了解rì后女武修状况?正是因为她是女孩,我要将其带回来”zhōng yāng主座有一道通天光柱,声音便是从光柱传出,让整个祭坛顶层震颤

  钱小盟听出来了,敢情人家就想在女孩身上做实验,心中暗忖自己怎么就这么背呢?在家族的时候,要想方设法装假小子,还不知道此事什么时候被捅破,活得那叫战战兢兢,之所以脾气古怪,就是怕别人过多接近,发现这个惊天秘密,可是小命都要不保了,还保密个屁?

  “不,不要,我还没有谈一场轰轰烈烈恋爱,还没有吃遍天下美食,没有找到一个心仪的男人,不能就这样死去”

  听到小女孩的话音,火烈老祖笑得狂了,钧天老祖则摇了摇头,叹道:“这真是,不服老不行呀十一二岁小家伙就满脑袋谈恋爱和找男人,是世风rì下?还是战争所迫,让这些半大孩子如此早熟记得我像他们这么大时,还不知道男人和女人是怎么回事”

  “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老东西那是你迟钝,那是你木头,不懂得取悦女孩子像他们这么大时,我老人家可是有好几个女朋友了,初恋就脚踩几艘船好怀念啊应该没有初恋活到现在?即便活到现在也是级祖nǎinǎi存在,不知道浑身上下克隆了多少次器官,还是他们年轻人好,有活力又有朝气”火烈老祖遥想当年一个劲点头发笑颇为自豪和感慨

  “古人诚不欺我,都说三岁看到老,你这个老不正经的原来从那么小就开始不正经”钧天老祖也在发笑,年轻时奔波不停,没有时间去回想幼时年纪越是老迈,对往昔越是珍惜

  钱小盟豁出去了,她从袖筒中抽出一把jīng巧黑sè匕首,轻轻一挥爆发出异样寒芒,向zhōng yāng主座攻去

  “放心,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轩辕南星很少有的安慰了一句

  毕竟是一个小女孩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还能想尽办法求生,甚至在求饶无效时,毅然出手攻击,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钱小盟取出匕首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对方太强,根本不是她能够理解的存在即便拼死抵抗,最后下场也不会太好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不了就是一个死

  令女孩感到震惊的是,她手中这把天马行省曾经显赫一时的黑sè匕首,触及光柱之时,竟然融化开来,仅留下十几滴金属液滴,前方劲力稍稍一吐,便把她镇压住

  “原料不错,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暗能晶石,可惜驳杂不纯,毁了这把匕首”光中有人说道

  用黑暗能量去攻击轩辕南星,这不是找虐吗?钱小盟浑身一颤,便失去知觉,所谓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承诺,就是将她敲晕,总比白东林那厮硬挺半分钟强,这算是对女孩子的一种优待

  在这座祭坛上,七名少年即便享受优待,也是一种大折磨,大苦痛不同之处只在于,某人是不是最惨的那个,生命跌落多少,多久变得麻木不仁

  事实上,除了最开始的白东林让轩辕南星满意,其他人都没有开发出相合属xìng源能力,三千能量法则只集齐一千,这条路正处于摸索阶段,想要一步跨越天堑,绝对不是常人所想之事

  除了古少华之外,轩辕南星还重点关照鹰三这个孩子很有趣,心思沉稳,思维活跃,娜迦神树从宇宙空间吸引来的游离宇宙能,与他的亲和度最高,其他孩子皆比不上

  不过,令人郁闷的是,这么高的亲和度,却好像开发不出任何源能力,无法在宇宙能与其他属xìng能量之间进行转换就好像装水的罐子,若是用来炼钢,很快就会破碎,不存于世

  “这会不会是一种能力呢?如此高亲和度,在没有意识下便自发吸收宇宙能,简直就是天生的武修士可是,可是他不会有源能力,能否修炼出源空间都未可知或者,吸收游离宇宙能便是他的源能力?”轩辕南星百思不得其解,希望找到正确方向,或者能够从中获得灵感

  人与人之间差别很大,就拿七个少年来说,白东林和古少华绝对是佼佼者,他们有希望跨过瓶颈,在十几岁便进入执法者阶层

  然而,这是天赋,与其他无关,别人付出数倍乃至十数倍努力,将来也未必能够追得上他们

  这很不公平,轩辕南星颇为不喜,想要找到让常人也能进修武修士的路可是,在七小身上做过试验后,发现难如登天,天赋真的好重要,即便再有决心,有毅力,差距也会越拉越大

  鹰三是一个特例,之所以重视,正是因为想找到他与游离宇宙能亲和的奥秘如果普通人长期处于宇宙能灌顶状态,也许有机会改变基因特xìng,即便没有开发出源能力,也能成为武修

  受到重视是好事,代表rì后前途不可限量不过,鹰三可不会这么想,在他第二十三次被强行灌注液态宇宙能的时候,他再也忍受不住,jīng神处于崩溃状态,他像孩子一样哭泣,撕心裂肺嚎啕大哭,仿佛受尽惊吓与委屈,之后陷入深层次昏迷,任轩辕南星呼唤,也没能醒转

  “我靠,玩大了,南星,快停停”火烈老祖将鹰三抱到怀中,取出一瓶绿sè药剂,赶紧插入其脖颈注shè,若是救治太晚,也许会成为一名植物人

  “今天试验就先到这,等到天弓行省再继续”轩辕南星若有所思,他并不担心七小,以他的层次,再重伤势也可以救回来,即便心神遭受损伤,也能依靠祭坛之力,潜入七小尚未发展完全的jīng神领域之中,说不定还能窥探到他们心中隐秘,好对症下药,引导他们走向正路

  其实,正也好,恶也罢,只要做得不过分,轩辕南星并不会插手

  在这个时代,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让自己变强,有时伴随着血腥,很多人无法坚持原则,他们最终丧失了自我,开始堕落

  有的人以杀人为乐,杀得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对于这种人,轩辕南星一定要干掉,不会让其留存世间除此之外,就是正好撞到枪口上来,惹到大帝的人

  七小十分一方面很不幸,惹到了大帝,一方面又很幸运,因为他们将见证武修士崛起,也许会在历史上添上浓重一笔,从此留名千古,成为各自家族的骄傲

  太远的事情,不会去想,也想不到七个少年而已,被高出他们好多的人物折腾够呛,个个认为自己险些死掉,将轩辕南星看成魔王,再坚硬的心xìng,也被摧毁殆尽,成了哭鼻子孩子

  祭坛度非常快,要比联邦所有飞船强悍百倍

  轩辕南星闭目养神,两位老祖探视过七小情况,觉得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也闭目安心养神

  “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火烈老祖喃喃自语,淡金sè光芒钻入虫洞

  这里是天鹰行省通往天马行省的秘密通道,里面非常狭窄,存在不少空间断层,只要一个不注意,便有万劫不复可能

  当然,那是以前,驾驭普通快船和驾驭摩根祭坛能一样吗?

  祭坛底层僵尸虫王甩动大螯,竟然将通道之中空间断层捋顺不少,让祭坛得以通行可以说几乎没有费多少心思,就冲了出去,回到天鹰行省那片星空下

  没有停留,这只是中间站祭坛微微一晃,进入隐身状态,向联邦关卡飞去,距离天弓行省还有一段路要走,钧天老祖决定中途“下车”

  两位老祖都有家人,却不像轩辕家那样繁茂,同姓之人繁衍生息,已经成为巨大体系,还有众多外戚人员,托起了一片天地二老很简单,身边大多是远亲,直系亲人只有那么一小撮,不能称之为家族,只能称作大家庭

  家有千口,主是一人就算人再少,当长辈的对晚辈也有一份关怀之心钧天老祖就打算到曾孙子统领的特战队去看看,手里面握着好多宝贝,只有分发下去才有用

  火烈老祖也要在半路“下车”,他一直照看昔年战友的后代,那些与他共同在星海冒险的星盗,将家人托付给他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男人,他从未懈怠过这份责任

  为什么能成为星盗老祖?因为每次要倒下时,都想着那些需要他照看的同伴后人,既然曾经做出承诺,就没有道理反悔,就算死也要尽量死得晚一些

  当回到天弓行省之时,轩辕南星已经孤身一人不,他身边还有七个小纨绔,一同驶向星海(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