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15章 血染古棺

第1015章 血染古棺

  原创第1015章血染古棺

  “你,你真的是刚刚晋升至巅峰吗?”

  神秘人物定睛观瞧,片刻后点了点头,笃定的说“不错,应该是了,你的气息仍显稚嫩,却似乎得到过某种传承,让实力很稳定下来,要不然会有一段岁月,战力忽低忽高我要从来没有哪个审判长做到你这种程度,我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你是天纵奇,或者有大机缘啊!”

  “哦?其他审判长达到巅峰后,战力很不稳定?”轩辕南星目光冰寒刺骨,冷声道:“我很奇怪,你是如何得知这些信息的?连封号徽章都没有相关记载,你却给人一种熟知的感觉。”

  “哈哈哈,不算什么,在巅峰层次呆得太久,很多秘密都不能称之为秘密了,你还太嫩。可惜,你没有机会活下去了,除非你能将我完全挫败。”这名强大敌人舒展身形,背后双翅突然打开类似炼狱的空间大门,非是一座,而是两座,黝黑空洞,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皮发麻。

  “怎么可能?”

  轩辕南星几乎失神,这名神秘巅峰高手在空间领域方面有着极深造诣,居然找到类似炼狱的异度空间,用来炼制独门武器。此人背后双翅便是两处绝伦空间,每一次扇动均是空间碰撞。

  虽然沉沦之剑拥有破空之力,但是敌人掌握着两座浩瀚异度空间,接下来的战斗,肯定炽烈到难以想象,岂止是两败俱伤那样简单?落败者百分之百会死亡,而胜利者也会付出代价。

  也许,他们会一起死去,只是巅峰战意无我无敌,那是大气魄,从不知道退缩为何物。

  对方亮出真正力量的同时,两道身影再次碰撞在一起。

  一边是yīn阳轮转,一边是举世寒能,碰撞之时又掀起超限次空间殒灭。

  剑光所到之处,空间分崩离析。

  然而,异度空间太过深邃,那是宇宙深坑,拥有不灭特xìng,据说流传自宇宙初开之时,坚固稳定,玄之又玄,每当剑光破开一星半点,瞬间便恢复原状,真让人抓狂。

  轩辕南星浑身颤抖,敌人比想象中强大数倍,看样真的驻留巅峰好多年,每一个动作都暗含至理,战斗经验异常丰富,将出手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

  “嘭,嘭,嘭!”

  敌人三拳隔空袭来,竟然来不及封挡。

  “啊!祭坛在哪里,***,轰死这个混蛋。”赤道风狂叫,轩辕南星的身体被击飞,口鼻洒落鲜血,受了严重伤势。

  “哼,就知道开启烈华空殇双门后,你承受不起。”敌人倨傲,俯视人类大帝,认为区区联邦审判长不过如此,就算有着些许机缘,在他面前也翻不起风浪。

  “你究竟是什么?异族?半人?甚或是伯纳三族细作?”轩辕南星身后空间碎裂,这三拳让他血流不止,胸口几乎凹陷进去,若非封号徽章撑起空间障壁,他的伤势会重。

  “想要死个明白?你认为我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吗?只告诉你,我们以神自居,伯纳三族又算什么?总有一天,要将他们灭绝。”声音带着无尽自信,仿佛真的不把伯纳三族放在眼中。

  难道世间有一大族?可以凌驾伯纳三族之上?或者摩根文明从未终止过,一直在暗处活动?

  这人非常小心,没有得到有用信息。

  轩辕南星站了起来,身上有淡青sè光焰燃烧,不等对方有任何动作,淡青sè光焰便将肌肉虬结身躯笼罩进去,隐隐形成一只神凤,于火中涅槃重生。

  “三元大涅槃,辐shè淬金身。”随着jīng神层面一道意识扩散,金光四shè金字塔高高悬挂在南星头顶上,有强大辐shè垂落,速助其恢复损伤。

  “咦,还有这种手段?准备倒是很充分。”此人背后打开双门,称之为烈华空殇双门,实力强大得令人发指,虽然刚刚战斗时,在沉沦之剑无双锋锐面前吃了点小亏,损伤却不是很大。

  此刻,轩辕南星用力一踏,虚空震动。

  空间翻转,走出来一道道身影,每道身影都有轩辕南星百分之五战力,足有八百之数,其中为强大身影,气息磅礴程度几近轩辕南星的一半。

  “这是什么?用血液能量铸造的镜像之躯?”神秘人物感到很吃惊,赤道风称其鸟人,真正特征却在额头,燃烧起拳头大小一团银焰,双眼亦变成银白sè,瞳孔似乎勾勒出银sè十字星。

  如此强敌,一眼便看破镜像分身虚实,可谓卓绝。

  轩辕南星作为祭坛主人,与祭坛中枢有着超强联系。在祭坛认知中,主人是不败王神,居然有人胆敢冒犯主人天威,不可饶恕。

  出乎意料,祭坛竟然开启自发护主机制,将镜像分身派了过来,期间借助了影龙的传送能力。

  八百镜像分身傲立虚空,这是祭坛认定的“及时雨”。

  祭坛如此做,实在是表错了情,它不知南星心中战意正盛,想要凭一己之力挫败敌人,不断磨砺自身,来达到升华,好进入巅峰中期。

  滞留巅峰底层,让人有一种难以描述束缚感。总觉得每次出击不能尽兴,受到空间法则刁难。

  不等轩辕南星发出指令,对面大敌扇动背后漆黑双翅。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双翅,应当称之为空间底蕴,好似两处浩瀚空间在虚空中投影,令人悚然。

  碰撞在这一刻愈演愈烈。

  此人当真蛮横嚣张,不在乎镜像分身为数众多,他觉得人类大帝实在像一滩烂泥,糊不上墙。

  “哼,竟然想要以数量取胜,你的路已走到尽头。提升迅猛并不代表明天就有辉煌,看得出你很执着,不过在追求力量上如此急躁,终究落入下乘。”身为敌人,做生死之战,居然说教起来,真是让人无语。

  轩辕南星微微一笑,这敌人深不可测,能够看破一切,却看不破武修之路。看来,对方不是摩根文明遗族,也许另有身份,而且应该隐藏在人类族群中,否则不会对人类隐秘如此熟悉。

  审判长便是石破天惊大秘密,世人皆不知有二十六人执掌联邦铁幕,类似长老团。他们拥有生杀予夺大全,不光审判异族,还可审判联邦所有人,只要表决者众,就算联邦统帅亦可镇压在炼狱中,让其永远不得翻身。

  战场上生死一瞬,来不及思考太多。

  轩辕南星条件反shè般爆掉分身,与其让敌人冻结粉碎,倒不如先行爆掉,可以让自己多些时间恢复,好迎接下面的生死大战。

  烈华空殇双门威能盖世,每一次晃动便粉碎数十分身,就连自爆也被限定在一个狭小范围内。

  这真是狂绝,无法匹敌,转眼间便丢掉数百镜像分身,没有任何出手机会,只是在机械式的自爆,令人郁闷。

  “主分身,给我自爆。”轩辕南星无计可施,敌人过于强大,分神cāo控分身是在找死,祭坛送来分身非但没有帮助,反而损失不小,也许能收回部分血能,却让胸中全盛战意为之一滞。

  总之,不划算。

  “南星,你走上武修之路,为盖世强者,绝代至尊,被人压制到这种程度,是耻辱。用你的强大,用你的狂暴,来轰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瘪三吧!***,和我们作对,不将其永远镇封起来,不足以泄愤。”赤道风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过,他在认真的时候,往往代表动了真怒。

  大敌咄咄逼人,带走了黄金古棺,赤道风作为沉沦之剑器灵,亦感到悲哀,绝对不能让前人宏愿蒙尘,绝对不能让隔世遗泽落入异族之手,那会是人类文明大不幸,亦是衰落的开始。

  轩辕南星吃赤道风一激,胸中战意沸腾到极点。

  下一刻,敌人挟持无上神威,粉碎了分身自爆大半威能,从血雾之中冲了出来。

  虚空突然一晃,巴掌拍向轩辕南星面门,想要一击让人类大帝毙命。想法很美妙,然而在施展过程中,却遭遇疯狂反击。

  不单单赤道风怒了,轩辕南星也怒了。

  对方不但夺取人类前辈遗宝,还想着赶尽杀绝,真当堂堂审判长是吃素的?可以任人搓捏?

  “去你祖宗一百零八代,想杀老,老就让你尝尝剑爆的滋味。”轩辕南星在这一刻与赤道风达到完美契合,他便是沉沦之剑,沉沦之剑便是他,根本不考虑身体承受能力,从此刻开始肆无忌惮的震动手中大剑,发出残暴鸣音,好似心底敲响丧钟,rì落黄昏,走向衰败。

  “轰,轰,轰,轰……”

  无匹剑光出世,每一道都有百米长,旋即爆了开来,刮起剑刃风暴。

  这是全部jīng气神凝于一体的血拼,亦是巅峰力量的角逐,就连轩辕南星与对面大敌,都不知道碰撞之后会有怎样结果。

  二人同时鼓起战意,狭路相逢勇者胜。

  空间破碎仅仅是表象,真正意义上的破碎在深层次展开,大到虚空界面,小到芥微粒全都泯灭,无法负荷超强威力碰撞,这是一场灾难,掀起宇宙劫数。

  光波顺着空间传递,渗入周围空间节点,让波及范围猛然扩展到遥远所在。

  这是神战,很多行星上莫名其妙多出一道剑痕,或者环形山般巨大拳印,让人以为神明在战。

  “轰!”

  劲力狂吐,轩辕南星带起一溜血线,向后方落去,刚好落到黄金古棺附近,洒下一腔热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