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17章 祭奠英灵

第1017章 祭奠英灵


  原创烈华空殇二门十分奇异,受到攻击后,居然闪现无穷无尽光焰,宛如一条条烈焰锁链,锁住空间,让其稳如泰山我要

  如此情景,确实称的上烈华二字。

  也正是因为这些炽烈光焰存在,让空间滋生出一丝难以想象韧xìng,所以想要将烈华空殇二门关联空间完全捣毁,倾尽沉沦之剑所有黑暗能量,也未必能够做到。

  轩辕南星战意沸腾到极点,这一刻意志力前所未有集中,眉心耀闪出一团金光,将异度空间情景看到眼里。

  这烈华空殇竟然位于恒星内部,不知道何年何月形成,绝非宇宙初开便存在。只是空间特xìng极为奇妙罢了,并非真正异度空间,与炼狱截然不同,将它们定义为空间断层贴切些。

  有了这种认知,事情便好办多了,沉沦之剑狂斩,与恒星为敌太过吃力,那就斩去敌人与两处诡秘空间联系,拔掉虎牙,让其授首。

  “不,不能破碎,给我冻结。”察觉到轩辕南星看破虚实,这名自始至终没有显露太多信息的生死大敌怒吼,全身上下结出几圈冰冻光环,yù定住烈华空殇二门崩溃。

  剑在叫,如龙吟,如虎啸,那是赤道风的战心,亦是轩辕南星的意志。

  破碎从基本状态开始,抽丝剥茧斩落一道道空间锁链,让敌人浑身冰冷,如同坠入冰窟。

  “有死无生,杀势满天。”轩辕南星手持沉沦之剑,力透万古,仿佛将虚空宇宙全部黑暗能量链接到一起,带着一种悲壮沧桑,用生命谱写战歌。用热血浇灌战场,划出一道逆天轨迹。

  人影划过,烈华空殇二门已经腐朽破碎。

  寒意张牙舞爪,敌人想要反扑,却被决然剑意钉在虚空,只觉得身体空荡荡的,开始飘散。

  “你,你很强。可是。可是以你这种状态。也活不多久。我只恨,没能完成主上任务,让你得到黄金古棺,还有jīng神神液。我怎么会死?不甘啊!实在不甘。”此人仰天咆哮,在身躯完全化为光质飘散前。按向胸前,冷光爆发,毁灭xìng力量席卷。

  这真是到死都要倒打一耙,虚空险些塌陷,光波层层递增,扩散到轩辕南星身边时。是掀起高峰,将他完全拖拽进去,险些被一股寒气冻结。

  沉沦之剑剑身爬满裂痕,赤道风拼尽余力,终于挡住了自爆威能。

  如此大敌,来历神秘,却什么也没有留下。还不如先前在灵虚和灵枢那得到的线索多,真是谨慎到骨头里的家伙。到底在隐瞒什么?

  轩辕南星没有时间去想太多,他拼死了大敌,自己也堪堪到了死亡边缘。黄金古棺静静躺在虚空中,那瓶神液完好如初,只觉得这一切都值得,至少没有让人类文明珍贵遗泽丢失。

  扭曲的虬结身影向前走去,这副身躯已经破碎,每踏出一步,都有血水渗出,惨烈异常。

  活着也只剩下一口气在,然而有这一口气,轩辕南星便不会倒下,他将神液送入棺椁,又将黄金棺盖复原,猛喝一声,抬起黄金古棺,向虚空深处走去。

  祭坛悬在那里,战斗威势太盛,竟然无法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血sè脚印冻结,凝聚着不屈,亦是一种执着。

  对于后人来说,轩辕南星便是前人,如果他留下什么,肯定极为珍贵,万万不希望连前人的东西都保不住,那样人类文明还如何屹立宇宙众族之巅?将心比心,能够感受前人的祈盼。

  无论作为守护联邦的审判长,还是开创武修之路的武修士之祖,他心中有一份坚持,就算身体崩裂,也不胆怯,就算万般痛楚加身,亦倔强的抬起前人古棺,向祭坛走去,准备祭拜。

  “嘭,嘭,嘭!”

  脚步声撼动祭坛,轩辕南星终于踏上阶梯,一个个血sè脚印,蜿蜒向上。

  祭坛轰然响应,降下无边血sè,为祭坛之主镇抚伤势。然而,这一战太凶险,伤势很难依靠外力恢复,不进行长时间疗养,距离死亡会越来越近。

  抬棺登上祭坛第三层,轩辕南星就已经支撑不住,纵然祭坛进行紧急加持和维护,身体仍然速衰败下去,肌肉不再拥有弹xìng,转为一种死灰sè,整个人给人一种暗淡无光感觉。

  沉沦之剑同样不堪重负,好不容易镇住挥之不去的残留寒能,也仅仅是暂时镇住,一旦时间拖延太久,会很凶险。

  娜迦小世界被调动起来,金sè光辉灌入轩辕南星几近枯败身体。他再次迈步,向祭坛顶层走去。这是一种尊敬,亦是一种仪式,不可怠慢,只有坚持心中所想,能登峰造极。

  黄金古棺好似受到感染,慢慢变轻。

  实际上,轩辕南星的感觉已经麻痹,他只是机械般迈动双腿,连意识都有些不清醒,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空白,没有想法,没有心绪,仅仅按照先前惯xìng,一直向上走去,重量根本未变。

  这种无意识状态,还算不错,至少不会觉得太痛。一个个鲜红脚印如同烙铁,永久xìng刻印在祭坛阶梯上,再也不会消失。这是一种撼世重压,代表至强信念,很难被时间和外力磨灭。

  不知道过去多久,轩辕南星神智猛地清醒,这发现自己左腿已碎,就要跌下阶梯。心神略微挣动,黑sè大剑浮现,他将剑锷卡在腋下,当做拐杖来使,继续抬棺而上。

  于是乎,阶梯上响起铿锵之声,每走一步便留下一道剑痕,加深刻,不可磨灭。

  这一路是大考验,祭坛感受到不屈意志升腾,环绕在祭坛外的九座血玉台发出钟音,好似万座古钟共鸣,并非丧钟,而是祭礼,坛分九层,可以登天,祭拜先祖,可以铸就一种大气运。

  脚步声嚯嚯,由下至上,令人钦佩。

  在这虚空之中,没有万众敬仰,没有信众朝拜,轩辕南星走着自己的路。

  这种行为发自内心,没有造作,外人不知,仅是心中坚持。然而,为了这个简单理由,却在流血。

  血气横流,金液灌顶,轩辕南星吃惊的发现,眉心处自然而然显现出jīng神烙印,与黄金古棺传世jīng神烙印极为贴近,如此他能顺利抬棺,不会压塌周遭空间。

  还有一点出乎意料,抬棺过程中,黄金古棺爆发出千古少有祥光,照遍全身。身体没有真正崩溃,除了祭坛与娜迦小世界紧急维护,还与这种古之祥光有关。

  “谢谢前辈庇护,南星心有感怀,愿承前启后,不枉前人铺路。”轩辕南星越发崇敬,心中突然多出许多妙悟,仅仅得到那瓶神液根本没有用处,只有得到黄金古棺认可,发自心底的去缅怀先人,能得到大机缘,能得到逆天好处。

  神情一个恍惚,实在太痛了,轩辕南星又陷入先前那种无意识状态,纵然此刻种种不世手段维护,头顶有一座金字塔沉浮,散发出助益类辐shè,骨骼仍在摩擦,无法恢复原貌。

  这一刻,一人抬棺,即将达到祭坛顶层,连封号徽章都自发响应,从炼狱之中抽取旺盛生命能量,汇入帝星枯败身体,为其续命。

  “嘭,嘭,嘭,嘭,嘭!”

  后五步,轩辕南星走得异常艰辛。

  事实上,后五步每迈出一步,他都会昏迷过去,然而傲骨铮铮,就是不倒。剧痛过后由昏迷状态苏醒,紧接着继续迈步,昂然前进,直到再次昏迷,咬紧牙关,循环往复,痛彻心扉。

  当走到祭坛顶层,将黄金古棺置于祭坛zhōng yāng时,轩辕南星几乎油尽灯枯。

  也许,他知道自己即将步入死亡,所以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好就好在先前在天马行省抓住几只小白鼠,现在恐怕要靠他们,驾驭祭坛离开。留在此地很容易出事,敌人以神自居,不知道来历,不知道背景,非常可怕,或许有高手正在赶来途中。

  将古棺放好之后,轩辕南星嘴中吐出一个“祭”字,身体虽然未倒,整个人却彻底昏厥过去。

  此刻昏厥决然不同,为深层次昏迷,很有可能永远无法苏醒。也许血气很就会枯竭,待到浑身骨骼崩溃,死亡已经近在咫尺。

  这祭祀过程当真简化到极点,仅仅一个字,然而带来的效果却颇为不凡。祭坛响应,空中洒落血sè花瓣,虚空浮现出赤道风翻译过来的祭祀铭文,有萧瑟之意流转,又有一份举世悲哀。

  嗜血狂花花瓣居然是在这种场合下使用,用来制造花雨。血能汇聚成编钟,就在祭坛顶层奏起古朴乐章,几光年外都能听到,绝世祭奠,宇宙悲痛。

  渐渐的,黄金古棺似有所感,浩瀚jīng神威能扶摇直上,好似一尊身影立在血云上,于许久前的幽暗时空,洞彻今时今rì,目光集中在轩辕南星身上。

  “万幸,人类文明仍有百折不挠之人,我辈当可了结夙愿,回归虚无。”冥冥之中好像有人颇为赞许的说道,又好似什么都没有,祭坛仍在祭奠,并没有什么不同。

  黄金古棺突然轻轻一动,一道道金辉从古棺中解放出来。这是一种与世长存jīng神力量,亦是蜕变到极致的jīng神良药,多少高人遍寻世间不可得,却给予轩辕南星肯定,yù全力辅佐。

  棺内盛放的神液瓶体出现一丝裂痕,有蓝sè宝液渗透而出,掺入jīng神力量,向轩辕南星飘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