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18章 长歌当哭

第1018章 长歌当哭


  原创第1018章长歌当哭

  这一刻何其悲壮,身影立于黄金古棺前

  就算身体枯败,生命即将凋零,也要站着死。轩辕南星如同绝世利剑,笔直的插在祭坛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冥冥中有人低语,这是一种jīng神秘术,不曾传世,是移民船队前辈探索蓝线尸虫墓葬区时偶然所得,经历重重险阻,开发出来,当世仅有。

  轩辕南星于深度昏迷状态浑身一颤,额头正中浮现出大量jīng神烙印。虽然没有苏醒,但是在冥冥之中jīng神力量牵引下,体内气血蛰伏下来,外力加持功效倍增,就如同他自行恢复一样。

  如果轩辕南星醒来,肯定会感到惊奇,jīng神秘术居然有着修补身体之用,而且按照特殊脉络淬炼体质,似乎有变强趋势。

  不知道这种变化是抬棺承受压力得到的好处,还是jīng神秘术给予的加持。不管哪样,对眼下来说都是大帮助,令即将崩溃的身躯得到一丝缓解。

  黄金古棺能力神秘异常,那是古蓝线尸虫的隔世大传承,让整整一支移民船队覆没。

  数千年前,仅移民船队领袖一人存活下来,却因为疯狂,亲手杀死了所有亲人。当他于虚空醒悟,流下两行血泪,孤身一人,双手浸染亲族之血,这是怎样一种痛苦?为古往今来大悲。

  活着成为一种痛,这位首领保存jīng神秘法,馈赠给后人,然后自我封印。

  如今已经过去悠久岁月,黄金古棺成为后来者争抢之物。这一战石破天惊,虚空禁断,后世绝代武修轩辕南星,力战异族,独木擎天,唤醒前人留下的机制,令黄金古棺洒下金辉。

  金辉现世,代表真正的隔世馈赠,古棺中留下的神液宝瓶完全破碎,一丝丝淡蓝sè液体被强行抽离出来,脱去宝蓝sè杂质,好似一条条长鞭,向轩辕南星疯狂抽打。

  这并非真的抽打,而是一种独有的jīng神波脉动。

  不为巅峰,根本承受不起如此淬炼。即便上升到巅峰层次,也要吃大苦头能承受。

  进化从来都不是轻松之事,想要一蹴而就完成别人数十年乃至百年苦修能走完的进程,必须拥有大毅力,以及举世难寻大魄力。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也分对谁。

  其实,真正难得的是吃苦机会,轩辕南星算是吃到了。不过,与他所受的损伤相比,这点苦头又不算什么。jīng神秘法刻印在jīng神层面本来极为痛楚,却因为陷入深层次昏迷,连让他痛醒的资格都没有。加之一路抬棺,送上祭坛祭奠,已经吃尽苦头,如今当是苦尽甘来的时候。

  jīng神秘法与金辉同时出现,祭坛震颤起来,奏响编钟,敲响玉台,认定这是大机缘,血能与jīng纯宇宙能至上而下灌注,为轩辕南星调理身体。

  额头烙印越来越深刻,逐渐排列成特定模式,一个个细小蜿蜒符号叠加成神眼。

  虽然绘制而成的图形与眼睛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但是无论谁看到,都会认定那是一颗神眼。

  很神圣,很凌厉。神眼zhōng yāng有金sè波光跃迁。初看不觉得什么,细看心神便会陷入其中,看到神眼中心有金sè湖泊,所谓波光跃迁乃是浪花滚滚,是湖水荡漾,俨然另一世界绝伦美景。

  不要小瞧这颗神眼,它是jīng神海出口,拥有种种不可思议力量,可化腐朽为神奇,可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内中以黄金古棺jīng神秘法作为根基,搭建而成。

  除了jīng神秘法之外,黄金古棺传承的金辉,亦汇入jīng神海之中,化作绝世根基,没有这等逆天机缘,以轩辕南星之能,恐怕要自我修行百年,能达到如此境地,如今可谓一步登天。

  节省百年时间,这是逆天洪福。

  然而,想想轩辕南星付出多少,到现在他的身体还枯败不堪,没有半点复苏迹象,距离死亡仅有一线之隔,恐怕这份逆天洪福还算少的,不能弥补损失。

  花雨洒落,片片嫣红。

  华美篇章终有结束时刻,祭坛发出九声至深至远宏音,祭奠前人的同时,也是一种激励。

  从这一刻起,祭坛折shè出宝光,让半边星空变得美轮美奂。主导一次气势磅礴祭奠,好处多到难以衡量,不但得到了jīng神秘法,还让祭坛退去摩根文明所有影响,这已经是人族祭坛。

  祭坛气息为之一变,仿佛受到黄金古棺感染,宝光转化为漫天金辉,血云化作庆云,就连血玉台也由血sè,转变为紫sè,仿佛洗去铅华,走出血海,卓然傲视,带有浓重的武修士气息。

  轩辕南星之所以顽强走上一趟,也是心有所感,毕竟他被沉沦之匙认定为摩根祭司,祭祀便是他的本能。作为祭司,如果连一次祭奠前人都未做过,那可真是失职,不可能得到认可。

  这种祭奠非比寻常,要看凭吊之人究竟有多强。祭奠之人越强,好处越多,可以说祭坛是被黄金古棺给镇住了,完完全全的慑于古棺气势万千浑厚jīng神力量,对人类祭司再无逆反痕迹。

  黄金古棺失去金辉后,化为点点微尘,向着祭坛之外飘散。古棺完成了使命,将先人遗泽交给认可的后人,它再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遂尘归尘,土归土。

  看来轩辕南星想用黄金古棺镇压隐龙要塞的计划要落空了,如今遇到神秘大敌,方知天下英豪底蕴,也许伯纳三族也有惊天底蕴,有着联邦不知道的杀手锏和王牌,只是不愿意在当世使用。联合三族之力灭绝人类联邦,这是一笔划算买卖,各家都出些力气,不必伤筋动骨。

  实在令人心惊,自称神的存在,隐身星际幕后,又在cāo控着什么?

  人类强盛一时,会否继续强盛下去,要靠今人一步一个脚印努力,若是有半点差池,都会满盘皆输,成为他族踏脚石。

  轩辕南星朦朦胧胧,生出一些感受,待到黄金古棺完全消失,他的气息终于被理顺。

  正是气息被捋顺,以至于他失去了先前气势,无法再支撑身体,重伤之躯轰然倒地,大剑横隔在身侧,自然而然按照jīng神秘法引导,将所有力量放在体内,开始调理,也许有希望复苏。

  实际上,祭奠时间并不长,种种异象皆如云烟,来得,去得也。

  黄金古棺能做的全都做了,可是轩辕南星的伤势远远超过所能想象的程度。如果敌人后没有自爆,引发超常毁灭,将其身体吞没,结果要好得多,坏就坏在那玉石俱焚的一击,让人遍体生寒,心中发颤,即便战斗结束,也要心悸。

  毁灭力量太强盛,纵然在jīng神秘法引导下,正在缓慢排出渗入脊髓的极致寒能。可是,这种秘法终究不是上帝,不能决定一切。

  所以,轩辕南星的伤势刚刚见到恢复曙光,便被一连串生理机能恶化打败,口鼻眼向外渗出血丝,就连皮肤也渗出血珠,触目惊心。

  这一幕太惨烈,太凄惨,难道完成了祭奠,终不能救助自己?

  似乎又一次无比临近死亡,肌肉组织大面积坏事溃烂,祭坛落下的光芒亦失sè不少,额头的jīng神海神光逐渐暗淡下去,赤道风感应到什么,沉沦之剑发出哀鸣。

  祭坛重敲响钟声,好似在为人送葬,又似一种人xìng眷恋,也似大声呼唤。

  纵然大剑与祭坛齐鸣,王者并未归来,轩辕南星的状态加低迷,好像随时都会化为虚无。

  体内存在毁灭力量,即便有jīng神秘法引导,一时半刻也剔不干净。这是要命的地方,骨髓深处还有寒能趁机兴风作浪,可谓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赤道风大叫:“醒来,南星,你不能死去,我们还要并肩作战,还有未完梦想。难道你不想杀得伯纳三族大败?难道你不想看看和平胜景?你这个懦夫,你这个胆小鬼,给我起来。”

  任由外界如何呼唤,也无济于事。

  这一次,南星的伤势实在沉重,即便得到隔世遗泽,却无力回天。要知道,他刚刚登上巅峰层次,便与一位积年巅峰作战,那种活了很长时间的老妖怪,实力太过骇人,层次存在差距。

  以轩辕南星的逆天战力,弥补差距并不算难。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在使用寒能之余,居然以独特空间作为武器,每次碰撞都需要粉碎虚空,以至于消耗超出极限颇多,身体匮乏到极点。

  危难关头,一道亮光从轩辕南星身体升起。

  这是他到死都要守护的东西,一只闪灵人皇族特有命匣。

  感受到爱人即将逝去,梅丽雅从长眠中苏醒,要不是得到母皇秘藏,以种种宇宙奇珍来帮助恢复,恐怕她还做不到这一点,于睡梦中感知外界不幸。

  “南星,为了你,我愿奉献生命。”梅丽雅落泪,若说世间有能力救助南星之人,也只有医皇能够做到,可是这需要付出很大代价,也许未来数百年都处于封印状态,与现世之人永隔。

  没有选择余地,梅丽雅在命匣中动用全力,从手中清净玉瓶中抽出娜迦神树枝条,甩出一滴滴闪着微光神液,命匣之中储存的幻星砂破碎,一颗,两颗,三颗,越来越多。

  这真是长歌当哭,为了心爱之人,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让那辉煌永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