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19章 七小当家

第1019章 七小当家

  祭坛震荡不小,古少华,钱小萌,白东林,鹰三先后苏醒过来,他们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摸向自己身体,发出一声声惊呼。

  “咦,我没事?我怎么还好好的?难道那一切仅仅是场噩梦?”钱小盟看到长发垂下,面sè陡变,心中惊奇自己怎么恢复了女孩装束?脸上凝胶易容面皮也已经不在,这么说噩梦中的事情全是真的?

  “哇呀呀,还好,小**还在。”小胖子坐起身来,直拍胸口,他是七人当中级别最低的小混蛋,没想到比另外两人提前醒来,摸了摸胯下,顿时眉开眼笑。

  “安静,我们仍在祭坛上。”古少华神情凝重,他知道在天马行省作威作福的rì子,一去不复返了,不过对于这种结果,他非但没有感到惶恐,反而有着一丝希冀。

  别看做纨绔十分威风,有执法者跟班在身边,实际上古少华恨不得古韵家族败亡,所以专门去联邦大厦那种地方耍横,为的就是引来一位能够与家族抗衡的强者。只是没想到,居然引来联邦至尊存在,挥挥手便将古韵家族镇压,这让他激动之余,又痴迷于那种绝对权威。

  古少华并非少不更事,相反他很早熟。母亲于幼年时死去,是被他爷爷活活掐死的,家族中没人敢提及此事,只说意外,却不知道,机缘巧合下,当年他躲在暗处,亲眼见到这一幕。

  后来才知道。是家里要父亲迎娶一位大家族嫡女。那位嫡女亲口提出要求,要父亲将母亲活活掐死,她才会嫁入古韵家族。

  这简直就是变态,母亲与这位嫡女曾经要好,情同姐妹,就因为母亲将其比了下去,与父亲双宿双飞,让这个恶毒女人妒忌心膨胀,利用几年时间筹谋,让父亲不得不迎娶她。所以恨意从小便埋藏心中。他恨不得将这个只知道利益的冰冷家族亲手埋葬,没有一个好人。

  在这种家族生存,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种仿佛要窒息而死的感觉,必须戴上面具做人。而且要蛮横不讲理,大家族自有一套判断标准,如同笼子里的幼狼,通过互相啃咬判定哪只更健壮。

  所以,就算落入那位神秘人物之手,最终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古少华心中也没有恨意,只有快慰与茫然。他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甚至在受到金sè光束洗练后,觉得自己已经死去。再也不会醒来,那一刻十分安详,了无牵挂。

  “你们快看,那些血sè身影不见了,这些宝镜也变成了紫红sè,看上去不再血腥。”钱小盟发现新大陆,站起身来,用力跺了跺刚才静卧的虚悬宝镜,结果没有任何动静,依然沉寂。

  “是啊!我听两个老头说。那血sè身影好像叫什么镜像分身,这里是祭坛第二层。”白东林晃了晃脑袋,迷迷糊糊说道。他受到轩辕南星特别照顾,因为侥幸开发出源能力,这种际遇在五级jīng兵期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白东林大吼道:“你们六个居然联手对付我。让我先做小白鼠,无耻啊!”

  “老白,不要那么小气!现如今我们可是患难兄弟,你在咱们当中实力最强,你不第一个出面打冲锋,换我们去都白扯。再者说,大家不是都没事吗?呵呵,团结最重要,我们不能先内讧,应该一致对外。”鹰三翘起二郎腿,坐在一面虚悬宝镜上,一边说话一边眯眼睛扫视。

  原本,祭坛第二层有着数百道神秘身影,七小在决定名次,大打出手时,曾经见到过,不曾想现在全部消失,十分离奇。

  就在这时,“嗡”的一道颤音释放,古少华吓了一跳,一块光亮晶体宝镜,正好掉到他面前。

  “这是?”古少华微微一愣,旋即目光变得痴迷,宝镜上叙述的事情,居然如此离奇,竟然向他开放部分权限,可以驾驭祭坛。

  “怎么了?古少华。喂,古少华。”钱小盟在旁边大声呼唤,古少华回过神来,再看向身前宝镜时,愣在当场。

  哪有什么宝镜?鹰三维持着翘二郎腿姿势,还在与白东林黄嬉皮笑脸调侃,其他几人也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好像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接收到的信息,总共不超过一秒钟。

  “没什么,刚才我只是稍稍愣神。”古少华摇了摇头,不过心中却有种急迫,好像有一个声音要他尽快驾驭祭坛离去,否则会有大祸降临。

  “切,早知道就不叫你了,刚才痴痴傻傻的样子,比现在可爱多了。”钱小盟直撇嘴,利落的将头发挽起来,显得干练不少。

  “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大家跟我走。”古少华有一种强烈预感,刚才他看到的镜面,以及接收到的神秘信息,不是幻觉。尽管觉得不可思议,却非常固执的认为那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呦,古大少,这又是发生疯?要不是你小子非要到联邦机构大厦耍子,我们六个人在家里好好的。你让我们吃尽苦头,还在发号施令,我呸。”最后一名苏醒的少年叫嚷起来,他的名字叫杰夫特,面皮白皙,头发柔顺,大家喜欢叫他小白脸。

  “哈哈哈,我说小白脸杰夫特,刚才老子说的话,你当是废话吗?如今这个局面,再不一致对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鹰三目光yīn冷,他还是很佩服古少华的,知道在古韵家族那种变态氛围下,能够活到今天,并且拿到顺位继承权不容易,换做是他,很可能会失败。

  “呦呵,老子这小白脸是你叫的吗?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爷们。”杰夫特刚想过来,冷不防遇到寒流,白东林身形一展,居然踏着冰霜,滑行出去,抬起拳头,便是轰然一击。

  “轰!”

  这一幕惊呆了其他少年,更惊呆了白东林。

  “我?这是我做的?”白东林傻傻的看向自己拳头,手指上还有丝丝冷气升腾,难道说意外触发了超能力?这个触发几率据说在高级jīng兵中仅仅千万分之三的概率,他居然这么好运?

  “咳,咳,白老大,我可是向着你说话,这个姓古的何德何能?把我们带进险境,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让我们唯命是从。”杰夫特捂着胸口,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冷得要命,却没有察觉到,若是换做先前的他,未必承受得起这一击。

  “大家是一条绳子上蚂蚱,只有把力气往一处使,才能共度难关。我的武力还行,可是头脑远远不及古少华,这在对战中就可见一斑,所以需要他站出来拿主意。另外,大家在一起胡混已经有几年了,谁是什么**样,心里都有本账。我不信任古少华,难道信你?”白东林挺起胸膛,觉得自己现在说话非常硬气,以前总有些心虚,总怕被人超过,现在却一片豁达。

  实力可以改变许多事情,当你达到一定程度,先前一些斤斤计较的事情,放在眼里再也不觉得有什么,白东林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力挺古少华。

  鹰三看到白东林发威,并未表现出太多吃惊,而是若有所思。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无比轻盈,呼吸更加顺畅,祭坛上好多细小微粒,无时无刻不渗入体内,带来莫大好处。

  有白东林震慑,古少华的行动非常顺利。

  这一刻,古少华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他伸出手去,触及一块半插在地面的巨大水晶镜,前方突然冒出强光,让少年们睁不开眼睛。

  待到强光消失,镜面变成液态,透过缓缓蠕动的水帘,能够看到外面有一条路,尽头显现出无量祥光,阶梯上布满中正平和光幕,如同置身童话世界。

  “哇,好漂亮。”钱小盟早就关注着古少华,当她看到水帘后的阶梯世界,发出一声赞叹。

  “你们还要在这里呆下去吗?不想死,就跟着我走。”古少华此刻有种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只有他,只有他一人,懂得cāo控这座威能不可思议祭坛。

  不过,古少华更想称之为飞船,只不过外形有些另类罢了。现在他可以确认,刚才接收到的信息全都是真的,而且上面有许多神奇功能,等着他一项一项去验证。也许从此就可以天高海阔任遨游,至于天马行省古韵家族,让那个家族见鬼去吧!自己就要做灾星,为母亲报仇。

  话音未落,古少华便迫不及待向水帘外冲去,令他感到十分诧异的是,眼前景象一晃,他看到了星空,就在祭坛外面,九圈好看的紫玉台悬浮在外围,撑起气派能量屏障,阻挡着虚空的寒冷。空气和温度都很适中,转身便是陡峭阶梯,前方似乎长满红花,那是鲜红的彼岸花。

  时间不大,白东林和另外几人也踏上阶梯,他们同意吃惊于祭坛外的景象,真担心能量护罩破裂,以他们的程度,在虚空之中肯定无法存活。

  “喂,这个家伙不等我们,快跟上,他好像知道些什么。”小胖子屁颠屁颠追了上去,鹰三晃动身形,只觉得身轻如燕,这种感觉实在不错。(未完待续)。.。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