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20章 为祭坛领航

第1020章 为祭坛领航

  七个小屁孩瑟瑟发抖,向祭坛顶层走去。

  祭坛每一层都不相同,前面战战兢兢走过数以万计机械头颅搭建起来的阶梯,又要面对貌似彼岸花的古怪生物。

  是的,生物。

  钱小盟认定它们是生物,而不是植物。

  就在刚才,她看着新奇,想要摘下一朵彼岸花,结果花朵变得狰狞起来,花瓣一阵开合,差点把她的手指咬断。

  最让她感到心惊的是,手指上的伤处血流不止,血腥气引来成片花簇,几乎要将她淹没进去。

  关键时刻,古少华指向一朵sè泽暗红妖花。

  这朵花好像能够号令群花,钱小盟侥幸从花丛间挣脱出来,再也不敢大意,更不敢随便碰触阶梯上的东西。

  不过手指仍然流淌着鲜血,直到暗红sè妖花喷出一股血雾缠绕住伤口,这才好转过来,伤口快速收缩,其他几名少年望向古少华,目光中带有敬畏。

  “哼,老天真是瞎眼了,怎么就让他控制了祭坛?”杰夫特面sè不善,小声嘟囔。

  “你最好向古少华示好,否则被扔出祭坛,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旁边有人轻轻劝告。

  七名少年分别是古少华,白东林,鹰三,钱小盟,小胖子,杰夫特,还有一名少年总是让人自动忽略掉。因为这名少年完全没有存在感,就算说话也是一走一过。好似漫不经心。过后很容易忘记他说什么。

  此人称作菱角,据说是以一种水生植物为名。

  直到今时今rì,其他六人也没有记住,这个家伙到底来自哪一个家族,好像在天马行省没有多少名气,仅仅勉强站得住脚。按理来说以菱角的身份,不会在这个小集体中出现,不过大家都认为,让他加入是一件可有可无之事,反正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全都无所谓。

  “嗯,你说得有道理。”杰夫特点了点头,没有去关注说话的人。而是进一步思考,该如何向古少华示好,似乎像自己先前那种态度,真的有些不妥。

  不说七人当中少年菱角的怪异,古少华走在最前面,他握有祭坛部分权限,带领大家穿过嗜血狂花地界,向更高处快速走去。

  此刻,古少华心中危机感越来越强烈,总觉得自己要完成某种仪式。好让祭坛尽快离开此地。

  阶梯上雕刻着许多生动画面,先是神人交战,接着又有数不尽怪虫形成撼动银河浪cháo,七小来不及细看,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盈,脚下出现祥云,托着他们向上,虚空踏步,好不逍遥。

  七小刚觉得状态不错,就隐隐听到龙吟声。脸sè“唰”的一下变白。

  这座祭坛实在太过神秘,拥有太多不可思议之物,以他们的层次无法想象,也许古少华同样不知道,始终被牵着鼻子走。这是一条不归路。

  “啊,我不去了。就落在此地好了。”钱小盟晃动身躯,她实在害怕登上坛顶,最可怕就的是zhōng yāng主座上一尊光影,她曾大不敬,恐惧刻在心中,想一想便浑身发抖。

  “真的不去?”古少华回过头来问道。

  “不去,就不去,你们男孩子胆大,我是女孩子,不想冒险。”钱小盟使出全力挣扎,不等古少华做什么,她便从祥云上跌落下去,落在冰冷阶梯上。

  “没有时间了,我们走。”古少华摇了摇头,双脚在光云之中踏动,快速脱离钱小盟视线范围。这祭坛在外面看也许只有三百多米高,内中却恍如一处小天地,高不可攀。

  “哼哼,真是没良心的家伙,难道就不能停下来,好好劝一劝我?”钱小盟执拗起来,她是天之骄女,不过经常伪装成男孩子出行,这次奇遇倒是让她松了口气,至少不用再战战兢兢度rì了,她就要做女孩子,大不了离家出走,在外面漂泊个十几年才好,不用再受制于人。

  这个受制于人很悲哀,是钱小盟的母亲。

  为了在家族中站稳脚跟,母亲不惜将女儿当成儿子来养。钱小盟觉得自己离开那个家,绝对是好事,母亲大概也会松上一口气,这十几年来,她们娘俩过得实在揪心,天天小心谨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小门小户也许更开心些,生在世家大族,从小便要勾心斗角,所以他们这些纨绔子弟有时候心xìng扭曲,有时候冷血变态,都是悲哀产物。他们七人在一起,多少是在找心灵慰藉,别看平素互相不对付,其实关系没有那么糟,真正危险时,还会团结一些。

  钱小盟站在阶梯上,踌躇起来,一个人孤零零,越来越害怕。

  “哎呀,我好笨,古少华跑那么快,也不等等我。”终于想通,如果祭坛坛顶那位存在,有意为难他们的话,不会恢复如初。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有什么可怕的?

  就在钱小盟想要追赶的时候,脚下忽然陷落,龙吟之声仿佛就在耳边,让她浑身一颤……

  “你们听到了吗?好像是钱小盟的叫声。”鹰三回头张望,却什么也没看到。

  “嗨,我说鹰三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那时男时女的臭婆娘,关心她叫不叫做什么?靠他nǎinǎi滴,不会是哥哥你看上她了吧?”小胖子口无遮拦,双脚虚悬晃动,很是享受踏着光云前行的滋味,只觉得浑身舒爽。

  “呸,只是好像听到叫声,看上她才有鬼呢!”鹰三冷冷一笑,故作深沉的转过头去,耳朵却仍然侧耳倾听,没有听到什么,只道自己听错了。

  时间不大,阶梯已到尽头,这里是祭坛顶峰。

  “到了,这里究竟有什么?”大家变得小心翼翼,齐齐跟在古少华身后,即便实力最强的白东林也亦步亦趋,不敢超越。

  令六名少年感到郁闷的是,祭坛顶峰静悄悄的,他们好像有些小题大做。

  除了光影看上去光怪陆离,zhōng yāng主位和左右两边副位,根本就没有人在,先前那种恢弘至极的金光和血光垂落景象,也烟消云散。

  “快看,角落里躺着一具尸体。”小胖墩眼尖,指向一处光幕。

  事实上,这处光幕并非角落,只是几名少年眼界有限,所看到的就是眼前这般大地方。也不能怪他们,毕竟祭坛是巅峰乃至绝世层面造物,以他们的理解能力,很难去思考其存在模式。

  “真的有一具尸体,他身下是什么?好像微缩海洋,金光缭绕,血sè弥漫,好神奇。”鹰三最先跳过去,非是他胆大,而是本能的感应到,此人身下金光对自己有大好处。

  “大家小心,这里突然出现一具尸体,不太正常。”古少华边戒备边凝聚目光看去,并未发现异常,这确实是一具尸体,判断不出还有呼吸,脸sè格外苍白。不过,即便沉寂,身上也残留着无上威势,不容人亵渎。

  “哇靠,太爽了,看样子祭坛肯定经历过一场变故。说不定先前那三个恐怖的家伙,早已经死翘翘了。”小胖子双眼泛出亮光,搓了搓手掌笑道:“嗯,我觉得,这具尸体也许就是曾经坐在zhōng yāng主座上的联邦特使。即便不是,也与之大有关联。嘿嘿,管他呢!估计不是内讧就是遇到强敌,既然古大哥能够在祭坛畅通无阻,那么这宝贝就是咱们兄弟的,不妨把祭坛带回天马行省,交给家族去处置。”

  话音刚落,小胖子便遭到强烈反对,古少华尚未说话,鹰三和杰夫特大叫:“不行,死胖子。”

  “我,我只是提个建议,又没说交给我们家族,大家都有份。”小胖子缩了缩脖子,又看向白东林和古少华,这才惊觉自己犯了众怒,敢情大家都不想把祭坛交给家族去掌握,倒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好处,为什么要交给家族?即便我们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也要谨守秘密,祭坛是我们七个人共同的底牌,谁要是敢传出去,别怪我白东林无情。”白东林神情认真,将祭坛交给家族,他们几个人最多得到口头表扬,绝对捞不到半点实际好处,几个人能够凑到一起,多半是因为身份都很尴尬,不上不下的,才不会去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们七人处在今天的位置,已经不需要出风头来表现自己。上面有高位继承人施压,后面有很多混蛋想要把他们拉下去,除了rì常嚣张一下,通过虚张声势来证明自己还在,其余时间都要奉行低调原则。

  太嚣张就等着死吧!要不是联邦大厦有古韵家族强大势力坐镇,否则他们几个低调大少万万不会撞到轩辕南星的枪口上,所以说嚣张是个技术活,不是每个纨绔子弟都能完美展现的。

  古少华很想去查看一下尸体,看看有没有重大发现,不曾想“嗡”的一道颤音扩散,不知道从哪里弹shè出一道光屏,刷出大量数据流,呈现出一幅星图,让他来做选择。

  “呃,要我马上离开是吗?领航?是了,我学过,应该可以确定星际坐标。”古少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抬起手来,在星图点线面上游走,时不时思考一下,又咬咬牙继续串联下去。

  不得不说,赤道风做的翻译工作很不成功,或者还没有时间做得那么细致,展现在古少华面前的星图,是一副百万年前的古星图,根本没有划分出人类疆域,这下子铸就大错。(未完待续)。.。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