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44章 极地立威

第1044章 极地立威


  第1044章极地立威

  祭坛底层,万炮齐发,真的要展开一场大战,天地间到处都是粗大光柱,以及隆隆巨响。~~

  “轰,轰,轰……”

  这巨响仿佛没有穷尽,一旦出现便无法敛去。

  整个天空都燃烧起来,什么战车,什么博山族高手,还有那些磁光和乌云,都承受不住摧枯拉朽力量冲击,纷纷破碎,纷纷溃败。

  博山族没有任何抵御之力,眨眼间便分崩离析,好似将画面撕碎,一块块战车残骸纷如雨下。

  不过,还没有结束,层层金光以祭坛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出去。这是以血祭模式,最大程度燃烧周遭宇宙能,借此换取毁灭力量。

  这种攻击与反物质轰炸有些相似,渗透力却更为强悍,同时对异族高手有着极强制约作用。

  那盘坐在空中,装神nòng鬼的博山族族人遭遇大劫。他们距离祭坛越近,受到冲击越强,当即便有数千道身影炸开,洒下漫天血雨,成为祭坛猎物。

  丝丝血能向祭坛汇聚,祭坛无血不欢,每次出击,必然见血。

  坐在外围的博山族族人急忙逃窜,他们终于知道惹来了大敌,对方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存在。

  逃有用吗?一道道黑sè镰刀在空中闪现,开始收割生命,数千颗头颅高高抛起,身上的防护装备竟然全无用处,攻击来得太快,眨眼便做无头鬼。

  轩辕南星小小的利用一下黑暗能量而已,这些诵经的博山族并不是很强,厉害的也不过执法者层次,真正厉害人物隐藏在云中,一直都在暗中窥视祭坛。既然动手,当然要永绝后患。

  “嘭,嘭,嘭……”

  乌云中有黑sè气泡形成,随即传出一声声怒吼,几名强大的博山族被强行bī了出来。

  黑暗能量在宇宙中十分广泛,可是却很少有人去使用,因为这种能量充满腐蚀xìng,并非腐蚀细胞血液那般简单,很多时候会腐蚀jīng神层面。

  轩辕南星无知者无畏,这才莽撞的修习黑暗能量。如果是纯粹的黑暗能量还好些,由于黑暗能量很容易沾染负面能量信息,比如怨毒,诅咒,等等与死亡有关的意念,所以很容易堕落。

  修习黑暗能量的过程,除了身体细胞需要承受极大负担,jīng神意志也要与负面信息进行对抗。

  实际上,连轩辕南星自己都不知道,他的jīng神力量在不知不觉中rì渐提升,虽然每天只提升极其微小的成分,但是架不住rì积月累。能够顺利成就巅峰,正是得益于这种长期对抗。

  很少有人抵抗得住黑暗能量,博山族高手研修磁能,虽然可以略微抗拒,却终究抵挡不住超绝侵蚀。死的那些博山人皆不算什么,被bī出来的这几道身影才是大鱼。

  “尔等给我下来吧!”随着话音,天空绽放一丝丝光明。

  别看这光明极其微弱,却恍如一把把神剑,对着博山族所有人斩来。

  轩辕南星毕竟有伤,在没有完全恢复之前,想要远距离击杀星判级对手,有很大困难。因此他的攻击并非为了击杀敌人,而是伤人。

  血水再次喷洒而出,死的人都是些小角sè,那些大鱼皆被划出伤口。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极为恐怖,让那些远方观望者看得头皮发麻,神情发木。

  此时此刻的祭坛非常饥渴,巴不得吸取更多血能,正好博山族撞到枪口上来,合该成为祭品。

  博山族高手根本收摄不住伤口,一股强横吸力冠绝长空,血液顺着伤口喷shè而出,真是没有任何道理,有东西在吸血,尤其在吸收血中的能量,一身磁能被封锁大半,已经来不及逃逸。

  “拼了,为了吾族荣耀。”身材高大博山族向祭坛撞去。

  他不撞还好些,这一撞让环绕祭坛的紫yù台震颤,发出悠扬钟音。人们皆感到一种兴奋之意在流转,竟然有如此古怪飞船,喜欢异族上前拼命,如飞蛾扑火撞个头破血流,更是欢迎。

  “轰”的一声巨响,博山族星判级高手撞在了yù台之上。不过,很可惜,他连yù台这层防御都突破不进去,反而血溅yù台,尸骨被一道道血纹缠绕,转眼间消失不间。那原本显得有些斑驳的yù台,经过一撞之后,反而光鲜不少。

  “妈的,这是什么鬼飞船?”白衣老者陆北几乎是眼神一错不错看着博山族高手撞死,心中惊骇到无以复加地步,双tuǐ禁不住有些颤抖,实在搞不清自己究竟踏入了何地,这是魔窟吗?

  轩辕南星也未料到,异族血xìng碰撞,居然jī发了祭坛独特反应。略微感应,神sè变换,只觉得摩根人十分变态,最赞赏这种同归于尽行为。

  敌人越是jī进,越是想碰个鱼死网破,在临死前产生的那种旺盛血气,越能够让祭坛受益。

  另外,还感应到,摩根族存在时,经常外出征讨,简简单单便屠灭一族,哪里会像联邦那样留下自留地?几乎一直都在赶尽杀绝,若非大圣尊王虫出世,银河系恐怕早已没有其他种族的生存空间,每一颗生命星上都是摩根人,即便荒废,也要血祭,jīng髓全在虐杀上面。

  “为什么会这样?再这样下去,不需要三分钟,血就会流尽。”负责此次行动的博山族首领面sèyīn沉,即便他的能力很强,却仍然控制不住失血,只不过比手下的情况要好,失血速度没有那么快罢了。

  “尊者,投降吧!对方深不可测。”旁边一尊高大身影正在颤抖,他是一位大高手,隐隐能感受到祭坛顶层异样空间bō动,总觉得bō动后面隐藏着恐怖存在,现在投降也许还能让博山族继续苟延残喘下去,如果投降得慢了,会很悲惨。

  “哼,我等已经没有颜面回去见族长,今rì就算死,也不能退缩。”不得不说这位博山族尊者很有骨血,在屈服与对抗面前,他毅然选择了对抗,也许要宣泄百年来的憋屈,他的身后展开硕大翅膀,那是由磁能汇聚的羽翼,带着一种凤翔九天之上的气势,决然向祭坛冲击。

  “轰隆隆”一声震响,博山族尊者就此陨落。

  他的作用仅仅是让祭坛紫yù台变得更加光鲜,从头到尾都是博山族上mén找不自在,作为此次攻击行动首领,为博山族引来祸患,他难辞其咎,所以只能去死,别人能投降,唯独他不能。

  还有一点,这位尊者够义气,只要他一死,那些手下皆可投降,约束力已经不在,并不阻止跟着他多年的老兄弟寻找生机。

  “尊者。”几名博山族流下血泪,尽管知道人类被伯纳三族压得抬不起头来,可是仍然不是他们小小的博山族能够抗衡的存在,仅仅一艘联邦来的飞船,便能够镇杀博山族大军,扼杀博山族高手,他rì若是联邦大军到此,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现在死,与rì后死没区别。

  想到悲惨处,博山族高手纳头便撞,浑身燃烧炽烈气焰,将磁能运转到极致。然而,他们的牺牲没有半点用处。

  层次差距太过悬殊,他们根本不具备影响祭坛的实力。

  恐怕也只有巅峰层面的卓绝人物,才有能力突破防御,给祭坛带来一定bō动。不过,随随便便登上祭坛,即便巅峰同样不会有好下场,那里是轩辕南星的地盘,实力再雄厚,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而眼下,就有一名星判傻傻的站在祭坛上。

  三级星判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了不起存在,可是在轩辕南星眼中,什么都不是。三级星判那叫低级星判,还没有触及到源空间的jīng髓,更不知道巅峰层次是怎样一种状态,可谓天壤之别。

  白衣老者陆北倒霉了,不是普通的倒霉,那是倒八辈子血霉,仿佛一身罪恶,要在今天一起清算。无量金光从上空镇压而下,天缘星的星体磁场被祭坛扭转过来,仿佛整颗行星的重量都yù压在他这个三级星判身上,当真苦不堪言。

  现在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吗?这艘飞船肯定来历不凡,有不世出高人驾临,怪就怪他陆北一双狗眼白长,没有看出深浅来。也是这些年太顺,并未遇到太多险阻,rì渐滋生出自大之心。

  “大人,饶过小人一命,小人愿全力辅佐。”陆北看到最外层光盾和光茧瞬息碎裂,就知道再不表态,他这条小命就没了。能够活到现在,除了够狠,最重要一点是能屈能伸,威风的时候全天下为尊,真若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立刻装孙子。

  也难怪陆北这么多年都无法突破,这份心xìng首先就形成修炼途中障碍,没有半分锐气,此生算是截止到三级星判,再也别想迈进哪怕半步。

  还真别说,求饶似乎起作用了。那翻滚而下金光微微一晃,不再突破防御,仅仅镇压住他身体左右扑克牌形成的漩涡,恍如一只巨兽将其抓住,禁锢起来,并未伤害。

  陆北心神稍安的同时,突然愣住,因为气息不对。

  空气中充满肃杀之气,让他浑身汗máo立起,所有博山族都已受死,对面唯独站着一道身影。

  “你是谁?或者应该问,你是什么?”轩辕南星的声音在天地间回dàng,万万没想到博山族还有杀手锏,使此战出现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