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46章 各方反应

第1046章 各方反应


  原创“噗!”

  控制兽王的博山人狂喷鲜血,暗怖释放出母皇气息进行威压,多的是一种jīng神攻击,兽王契约受到影响,近乎斩断控制⒌原创首发]

  反噬程度十分严重,这名拥有半步巅峰气息的博山人神情萎靡。

  他实在搞不清楚,这些甲虫为什么具备如此强横实力?连他们博山族辛辛苦苦培育数百年的兽王都多有不及,而且是在擅长领域输掉,每次撞击都是一次生死磨难,触目惊心。

  短短片刻,四只僵尸虫王就已经对五只兽王展开数次冲锋,且与兽王的战法如出一辙,都是用身体野蛮撞击,没有一丝一毫美感,顺便再撕扯下来一些血肉,大朵颐。

  从这场战斗不难看出,狂化兽王远远不及僵尸虫王,即便它们合力可以达到巅峰层次,却无法将实力完全叠加,对于配合之道是极为陌生,完全依靠本能和一股疯狂在作战,而僵尸虫王就是轩辕南星的战锤,如臂使指,指哪打哪。

  “兽王,顶住,你们是强的,你们是博山族的守护兽。”那博山人发出狂吼,想要借助契约强行控制,然而五只兽王惊慌失措,一退再退,全无战意。

  这五只兽王有着巨大缺陷,要不然博山族早就在天缘星称王称霸了。它们是人工饲养出来的异兽,并没有祖先的凶xìng,所以要靠狂化力量去引导,否则十成战力往往发挥不出五成来。

  想要异兽慑服,并且守护世世代代,哪有那么轻松?真正厉害的异兽,都具有大凶xìng,到死也不会屈服,所以只有找到正在孕育下一代的异兽。抛开母体挖出孱弱幼体,能将其驯服。

  驯养的异兽,即便其祖上是强横兽王,它们却愧对那个“王”字。接受博山族驯养,即便出去狩猎,也是尽量寻找那些弱者,吃不饱就接受供奉,等若过上了饭来张口的rì。生病也有专属医师照顾。实在是娇嫩的花朵,要不然何必如此费事,以狂化之力催动?

  轩辕南星笑着摇了摇头,只觉得这博山族真会唬人,训练出来的兽王完全是样货。第一击将祭坛护罩击破还有些看头,证明潜质不俗,可是真正打起来,却是不堪一击,中看不中用。

  也该着僵尸虫王走运,敌人送来了可口美餐。

  兽王发出怒吼。它们已经感受到死亡,凶xìng一点点迸发而出,不停的撕咬僵尸虫王。可是那冰冷躯体异常坚硬,根本就咬不进去,反而是它们的身体,正在血肉横飞,成为对方的食物。

  这一幕十分血腥。兽王身上全是伤口,祭坛开始吸血喂食暗怖。四只虫王在前方作战,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口嚼着血肉,囫囵吞下。

  五只兽王先是嚎叫,还能激发出一点凶xìng,很就转变为哀嚎,像是在求饶。

  那控制兽王作战的博山族半步巅峰轰然下落,他再也看不下去,这五只兽王虽然不是他从小饲养到大,却经常在一起培养感情,甚至同吃同住。为了与它们气息相近,不得不注shè一种兽卵凝胶,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本以为可以独步天下,成为强驯兽师,不曾想所有梦想在这座祭坛之前,成为泡影。

  没有比这残酷的事情了,明明飘在云端,却被无情事实击落,摔得又重又狠,难道博山族真的没有翻身之rì?难道曾经的希望全部是假的?rì益建立起来的信心,竟然如此脆弱?

  博山族很倒霉,偏偏遇到了轩辕南星,主要是摩根祭坛,可以威压一切巅峰层面以下敌人。

  这博山族半步巅峰,是依靠某种方式,强行达到的层次,并非他自己的力量。就在他轰然攻击僵尸虫王的时候,身上气息开始跌落,由强盛到谷底仅仅用了几秒钟,崩溃来得如此之。

  “不,我不服输。起来,你们是兽王呀?你们的尊严呢?都给我起来。”博山族驯兽师承受不起心理重压,跪在地面上嚎啕大哭,然而僵尸虫王没有太多思维,只有吞噬血食的本能。

  死了,这名博山族高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被暗渎一口吞掉。

  不到两分钟,五只兽王就已经被消化得干干净净,祭坛上有了一丝起sè,僵尸虫王不再像来时那般低迷,浑身上下滋生出的血气,与祭坛逐步构成循环,帮助祭坛缓慢的恢复力量。

  轩辕南星并未露面,却勉强动用源能力,祭坛顶层有大光明闪现。

  “轰”的一声,白衣老者陆北只觉得山摇地动,耳目失聪,心中不由得一沉,抬手就想施展保命绝技,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那种渗透到骨头里的光明,实在强横无匹,没有办法抗衡。

  “放过我。”陆北皮肤溃烂,身体一下蒸发开来,血能和残骸被祭坛吞噬,让紫玉台上面的斑驳痕迹又减少一些,徒留下一身行装。

  “所有人听着,五rì之内,你们需将博山族重要事物拿到祭坛前供我辨别,我只留下感兴趣事物,其他你们自行分配。”轩辕南星一句话传递出去,极地所有人都听到,这是命令口吻。

  很多人震惊之余,又打起小心思,暗道:“哼,这是什么人啊?打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来,你再厉害又能怎样?也许能够屠灭博山族,可是我们这么多人,你难道全部屠尽杀绝?真是笑话,让我们把战利品呈献出来,当自己是谁?”

  只有这么轻飘飘一句话,没有放狠话威胁,很多人并未放在心上,仍然决定自行其是,赶紧回去攻入博山族总部,烧杀抢掠一番是重点。

  轩辕南星就此沉寂下去,并未去管此事后续发展。星际求存向来残酷,如果人类不能在种族战争中胜出,也将被伯纳三族屠尽杀绝。

  真正残酷的厮杀开始了,无论人类势力,还是异族势力,全都迫不及待,当天中午便出重手清理天缘星所有博山族。

  博山族遇到这等祸事,自然要奋起反抗,可是架不住狼多,数百年积攒起来的家当,还未到深夜便被洗劫一空,年轻的博山族被捆绑起来,串成几串,这是上好奴隶,可以卖个好价钱。

  不用五天,仅一天博山族在天缘星就基本除名。

  虽然博山族还有外星分属,却都不如天缘星这一脉。至于尊奉轩辕南星命令的势力,除了东市和西市的两支异族之外,就连人类势力也持观望态度,并未将战利品带到祭坛前,供挑选。

  五天,就给五天时间,轩辕南星说到做到。

  此番变故令轩辕南星始料未及,七个小家伙的试炼就此告吹,所以他决定以强硬手段加在天缘星的进程,然后转移到其他地方再让七小磨合。

  为什么要叫此地势力将战利品呈献出来?轩辕南星大有深意,其一是想找寻一下博山族控制异兽的方法,其二便是找借口动武,好把天缘星势力挨个教训一遍,让他们吐出些好东西来。

  霸道吗?确实霸道,既然不让大帝低调,说明没有这个运势,索xìng高调到底,谁不服就灭谁。

  第三天终于出现一些变化。几支郁郁不得志人类势力投靠过来,在清洗博山族时,虽然他们无甚收获,但是有这个心就好。

  到了第四天晌午,也不知道谁在暗中撺掇,居然有数十家中小型势力齐齐投靠过来,把那些强大势力突显出来。这些中小型势力平时被打压得够呛,反正在清洗博山族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多少收获,而且祭坛主人定下的期限就到来,总要给人家一个说法。

  作为中小型势力,他们觉得自己永远是倒霉的那一批人。

  没有办法,为了自身安危着想,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还想不明白吗?如果祭坛不敢动那些强横势力,肯定可着他们这些倒霉蛋动刀,所以还是先投靠到祭坛这边,再见风使舵吧!

  第四天结束,到了第五天,天缘星的这些大型势力似乎隐隐连接到一处,并未按照轩辕南星的话去做,他们不相信一艘形似祭坛的古怪飞船,有能力灭杀他们所有人。再者说,战场上明明听到话音,祭坛主人有伤在身,而且还很重的样,博山族被灭,那是他们实力不济。

  到手的好处,再想让他们吐出来,实在困难。

  当定下的期限到来,祭坛一飞冲天,向着天缘星东市飞去。

  轩辕南星想法比较单纯,因为在这个方位,有吸引他的东西存在。先前想通过购买,来收取感兴趣事物,经过一连串变化,现在把过程省略掉,直接用威压就行了。

  随着祭坛距离东市越来越近,那些大型势力速调兵遣将,他们并不想拼个你死我活,仅仅是把实力摆出来,叫对方看一看,证明他们可不是软柿,不能想捏就捏。

  “南星,你还真敢约定,五天,五天时间,要是我无法复苏怎么办?”冷不防,赤道风的话音突然在耳畔响起,源空间内传来一丝颤动,那是沉沦之剑全面恢复的感觉。

  轩辕南星一笑,说道:“老伙计,我相信你。另外,没看见祭坛飞得很慢吗?我就是在等你。”

  “嘎嘎嘎,是啊!凑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驴球球的,谁敢不听大帝号令,拿着沉沦之剑干他。”赤道风说不出的意气风发,沉沦之剑似乎不是恢复损伤那件简单,而是另有进境。(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