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49章 正是祈愿时

第1049章 正是祈愿时


  “jīng神神焰,这是只有巅峰高手才能修炼出来的jīng神神焰呀”赤道风感受到波动,那不停涌现的朝拜声,带有强烈jīng神波动,有恐惧,有茫然,有渴望,种种jīng神意念纠缠在一起

  “想不到祭坛还有此等功能,只要跪伏下来,他们这辈子算是完了,心中已经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需以祭坛为尊”轩辕南星并未说出全部,以祭坛为尊,要以他为尊,rì后提升受到很大限制,只有踏入巅峰领域,才能消除影响,了结今rì因果

  太多人朝拜,有些人并非自愿,命令来自他们的顶头上司,反正人越多越好,为的只不过是让祭坛上那位大高手息怒,有道是法不责众,人类已在天缘星开枝散叶,希望不要随意毁灭

  轩辕南星哪有心思降罪?他为的无非是威压一番,好借着此地多方势力查找有用资源,那矿脉边缘的神物,差点脱出感应,遂赶忙从银sè焰火中收回心思,全力以赴进行擒拿

  “嘭”

  地下深处某处岩石断层留下大手印,一溜乌光挣脱而出,朝着一处早已干涸的地下河床冲去

  “想跑?是生物还是植物?”轩辕南星眉心闪过一丝金线,好像睁开又一重天目,脑海闪过层层景象,心念一动,影龙发出龙吟,侦测周围所有空间节点,以防神物具备破空能力

  这一声龙吟发出那些冲着祭坛朝拜之人心头一颤虽然很多人不情不愿跪拜但是战舰群顷刻间覆灭,却是不争事实,还有祭坛涌起的万丈光芒,以及在心中投下的伟岸身影,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正在徐徐产生

  龙吟声起,很多人吓得浑身颤抖,再也不敢心存不敬,好像举头三尺有神明,正在检视他们

  轩辕南星完全料想不到随随便便一声龙吟,会有如此效果,宝座前方正在熊熊燃烧的银sè光焰变得炽烈起来,将一张张面庞显现出来如同众生相

  “轰”的一声炸响,大地震动,气场翻滚,从幽深剑痕中腾出一股冲天气焰,一条条火蛇由地面冒出,蜿蜒向上,在空中聚拢成红彤彤火球

  “我去,这什么东西?好霸道,居然把地下所有火能晶石粉碎,强行抽取能量祭坛能不能防住这一击?看样子很难”赤道风十分吃惊,谁能想到一颗域外行星,会有如此稀世奇珍

  “动手,无上绝剑”轩辕南星看出来当空火球不简单,那火焰正在向内坍塌和压缩,如果让它成功,以此时祭坛的状态,可万万承受不起,所以出手便是震撼天地绝招

  生命徽章与封号徽章同时散发光芒,轩辕南星犹如托着一颗星辰升起

  须臾沉沦之剑脱颖而出,悬浮在主人头顶上,修长有力手指伸向剑柄,“嘭”的一声抓牢

  庞大能量灌注向剑身,整个空间为之震颤天缘星大气出现波动,一圈又一圈难以想象涟漪向外脉动这才是轩辕南星的真正实力,即便他的伤势尚未恢复,却可以借助外力,来施展准绝世层面力量,就算巅峰高手立于面前,也要避其锋芒

  剑势已成,轰然炸裂

  炸裂的并非剑光,而是天缘星臭氧层

  这一剑威势太烈,煌煌不可直视,大气层甚至无法负荷,天空向两边翻滚,星光悬于头顶上

  “轰,轰,轰……”

  剑光与火球碰撞在一起,轩辕南星衣袍猎猎,还好他出手很有分寸,而那火球只懂得向内压缩力量,所以造成的影响并不算强

  不过,这个并不算强,也仅是在轩辕南星眼中

  火球方圆数千米范围,所有建筑物倒塌,化作尘烟,空中扩散出去的震波为强烈然而没有无上绝剑出现时,造成的景象震撼人心,因为天可是都裂开了,什么叫开天辟地,这就是

  轩辕南星负手而立,风姿绰绰,对面传来一种原始脉动,他身后自发显现出大帝身影,厚重如山,尊威难测,无边伟岸,顶天立地,与之对峙

  “这是审判长气度?”天缘星那位苍老星判,曾经有幸见过审判长,一生受其影响,苦苦攀爬巅峰而无法越,今rì再次见到巅峰意境,老泪纵横,竟然“噗通”一声跪倒,顶礼膜拜

  “什么?我等为星判,怎可以跪拜?老人家,您是天缘星第一人,而天缘星是蛮荒星域万众瞩目之地,如果建立行省,便是省会行星,再向他屈服,也不当如此”有人脸上无光斥责

  “你们都跪下来,此人是我联邦审判长,是帝星,是巅峰,是人类文明终极守护者”老者边说边行三拜九叩大礼,显得极为虔诚,上一届大帝就曾在他心中留下印记,这个印记经过数百年岁月,非但没有磨灭,反而加清晰,今时今rì重见到一颗帝星升起,心cháo澎湃

  人类世界居然又有大帝出现,这是星际大事,他们这些蛮荒之地星判,应当尽皆归服,以沐浴文明辉光,重回联邦怀抱,为战事尽一份力

  “老糊涂虫,你害怕,却不要把我们带上”仍有不愿归顺者,他们话音一出,冷不防天空响起炸雷,由于无上绝剑与火球碰撞,一丝只属于绝世层面的气机外泄,自动甄别方圆万里内所有敌对者,进行最深层次威压,这近乎强行将一种烙印刻录上去,让敌人在帝威下颤抖

  “啊”刚才出言不逊者,双目爆出血泉,竟然被那绝世光芒刺瞎,膝盖碎裂,当场跪倒

  什么叫无上绝剑?既然由封号徽章增幅发出,便带有浓浓的大帝气息,即便轩辕南星的道不在此中,却架不住威压辐shè,谁好谁坏自行辨别,为什么说大帝尊威,纯粹和唯一才是“尊”

  这一下子非常彻底,即便星判级人物,还有那些目光yīn冷的异族高手,也全都跪伏下来,他们没有任何选择余地,人类大帝封号传承已久,每次出现都在尝试绝对掌控,万族都要拜倒

  “我等愿尊奉帝尊,即便奉上生命,也在所不惜”那苍老星判异常激动,回想起孩童时代看到的无敌身姿,只觉得整个人都变得年轻了,却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张口就是愿奉上生命

  好嘛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骂老梆子,心说话:“老匹夫,你都多大岁数了?不要说半只脚迈进棺材,恐怕连双脚都迈进去去就差咽气你这是要干什么?向这种人物敬献誓言,等于把这辈子都搭进去nǎinǎi的,早知道如此,我们抵抗个屁啊现在是把自己给彻底坑了”

  星判还好说,即便威压再盛,他们已经跪伏下来,却始终维持着清明,不会心神失守可是他们那些手下,jīng兵和执法者层面却不同,对于大帝威压没有半点抵抗能力,等到老梆子出言蛊惑,那是有样学样,全都恨不得掏心挖肺,脑海中只剩下一腔热血,随时都可奉献生命

  太疯狂了,所有人的思维状态被调动起来

  即便古少华七人站在祭坛上,可是声浪一波接着一波掩盖而来,他们也跪拜下去,双眼时而茫然,时而觉悟,时而坚毅,实在抵抗不住来自外界的侵蚀,迷迷糊糊的就跟着祷告起来

  “愿吾主将光辉遍洒银河,愿吾主驾驭诸天万界,银河再无疆域之分,脚下即吾土,归附者jīng神得永存,叛逆者打入炼狱,尊奉吾主,荣耀不朽”老头十分神棍,三拜九叩后,硬是编出一段祷文,将人类大帝彻底神圣化不过,不得不说,他这个样子搞,才是真正的祭拜

  “轰”的一声,祭坛zhōng yāng腾起三米高银焰,而且越来越高,火势高燃,收都收不住这件事已经完全出轩辕南星预料,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可不想找一大堆拖累,那样太束手束脚了

  “还想跑?”此刻,轩辕南星抓住沉沦之剑,剑光破开层层空间,向北方追了下去,由于他的度实在太快,威压又在上空徘徊,所以跪拜的那些人,并不知道正主已经离开

  这东西很刁钻,若非用jīng神感应强行锁定,又监测空间节点,恐怕已经破空逃走

  “郁闷,究竟是什么?不像有生命气息的样子,为什么会逃?”沉沦之剑切割空间,触及前方乌光,赤道风十分奇怪

  “yīn阳轮转,镇封虚空”轩辕南星一看不是办法,竟然一路追踪到虚空,身上有伤,实在耗不下去,若是再慢些,就快让这件神物跑掉了

  黑暗和光明同时出现,在浩瀚虚空轮转起来,如此大范围施展源能力领域,轩辕南星觉得异常吃力,不能持续太久,所以出手一定要快

  手中沉沦之剑晃动,切入空间节点,直接传送出去

  身影再度出现时,已来到一片朦胧星空,光明与黑暗齐齐发力,定住zhōng yāng拳头大乌光,不让其破空飞走

  “这是,是宝玉?是人参?还是……”轩辕南星抓住乌光后用力一捏,顿时碧光荡漾,身前背后多了一份异样光彩,极为瑰丽,却不刺眼,柔柔弱弱,却又坚韧无比,让人琢磨不透(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最最全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