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58章 时间之熵

第1058章 时间之熵

  ****老古这身体快垮了,老婆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要我一人照顾!实在无力维持原来的更新速度了,还望大家谅解。由网友上传==等明年血拼回报大家,现在是一边盼着宝宝,一边构思新书!老实说,当爹真不容易呀!****

  “竟有人?他们如何承受得起漫天压力,整个恒星都好似借那无边大山虚影压下,为什么他们能够安然无恙?”古少华万分惊奇,就在以为要脱离险地之际,他们被一股力量强行拉来。

  轩辕南星眉心出现繁复huā纹,jiāo织成一枚神眼之后,陡然开裂。又深入进去,由繁复huā纹jiāo织成第二层神眼,再开裂,再jiāo织,九破九立,眉心深处有银星扭转,运足目力向茅舍看去。

  这一看之下,嘴角渗出鲜血,反震力量实在强绝。

  “咳,朋友,不必看了,他们尽皆是死难者,要不是你冲破了大阵,恐怕我仍然在时间要素堆砌而成的空间内受尽折磨。只是,从那空间脱离而出,我也没有多久好活了。”语意带着萧瑟,更有悔恨,这声音貌似洪亮,实则虚弱至极。

  “你是一位人类星判?不,还没有登临星判阶层,仅半只脚迈入。奇怪,以你的程度不可能搭建出如此恢弘大阵。”轩辕南星觉得不可思议,他运足jīng神力量所能承受的目力,穿过层层虚妄,这才看到茅舍本质。

  目光所及之处。尽皆被深蓝sè辉光侵染。这些辉光好似匹练。又好似绸缎,将一名枯瘦到你绝对想象不到的老者,缠绕进去。可以看到,自己一方几人也被深蓝sè辉光缠绕,却仅仅是那么几丝,及早从此间退去,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这名老者连骷髅都算不上,仅留下那么一道人形灰烬印记,生机却没有完全瓦解,正是看到如此怪事。所以轩辕南星才觉讶异和惊奇。

  “呵呵呵,人类星判?我做梦都想要达到的层次。正是因为没有达到,这才举家逃亡,仇家对我紧追不舍。一直迫到天缘星(最快更新)。无奈,我只好带上一众老少,进入死地彼岸星,却不知道踏上的是一条死路。”此人意识正在涣散,深蓝sè光辉不断将其磨灭,看起来是那般恐怖。

  “我快死了,你能冲破大阵,必然是经天纬地人物,可不是我一个小小执法者,能够比拟的存在。”那声音强自镇定。继续说下去:“长话短说,我和家人们运气不错,huā费小半年时间从漫漫星空驶入彼岸星,到了这里之后,我吃惊的发现此地并非仅我们前来,还有一小撮在联邦hún不下去之人,各凭机缘和手段来到此地,而他们正从星空挑选铁石,投入到大地之上。”

  “咳,咳。咳,这真是一个宏伟计划,他们想要利用陨铁为屏障,将陨铁排列成山脉,并且进行一定程度的磁化。这样便可撑起一片天地。为子孙后代延续生机,让他们有好rì子过。”

  声音顿了一顿。十分缅怀的说道:“那段岁月,真的很美好,一起为了目标而奋斗。由于我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之人,又曾经破解过危机,救了不少人xìng命,所以奉我为族长,从此彼岸星便有了一支人类部族。亲手在此地搭建出伟大屏障,建立起家园,那是何等幸事?”

  “二十年啊!我们一家人来到此间整整二十年。在此期间,我看着好多孩子长大,因为大家的共同梦想而奋斗,却死在星空中。我的黑发也变成了白发,终于看到一丝希望,一丝美好生活的希望。”此人身体狂震,好像正在承受滔天痛楚,又好似在为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痛苦。

  “没了,全都没了,我们这些梦想家根本不知道彼岸星有多么深邃,就在我们将磁力灌入到阵势之中,自认为成功的那一刻,整个行星都散发出蓝芒。”

  “蓝sè,到处都是深蓝sè。那是举世罕见大恐怖。”

  “我们自认为万无一失的阵势,自认为能够保护我们的阵势,居然反过来将我们全部人拉入漫漫岁月长河中。”

  “老实说,我已经不知道在阵势中存在多少岁月,是几万年还是几亿年,这里不能以常理来描述。思考了很久,我才略微想到一种可能。”

  “这颗彼岸星经过陨石不断撞击,早已充满空间裂痕。每次撞击都会产生裂痕,而空间有很强自愈能力,又很快弥补回去。我们实在不该,制造出这条陨铁山脉,这无疑是在满目疮痍的星体伤口上撒盐。”

  “唉!如果我们不去磁化山脉还好,一旦进行磁化,星体磁场立刻颠覆,释放出镇压许久的东西。我曾经在联邦科学院呆过,对于空间和时间理论有很深研究,这里迸发出来的深蓝sè辉光,应该是一种人类尚未接触的东西,称之为时间熵。”

  “此时间熵非比寻常,能够让时间发生扭曲。它就好像一种病毒,借助空间曲面和空间裂痕向外传递。我们自己亲手建立的哪里是家园?简直就是惊世大磨盘,活活的磨灭我等,你们很幸运,这大阵随着消磨,力量已经不算强,否则真是一处死地,有死无生,断绝生机。”

  说到此处,话音渺渺。

  轩辕南星看得清楚,这人彻底化成灰烬了。除了珍珍,七小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还不具备资格聆听话音。

  “南星,时间之熵,竟然是时间之熵。”赤道风倒吸一口冷气说道:“联邦有科学家早就怀疑时间可以具象化表现出来,奈何苦苦寻觅无果。通过你的眼睛,我能看到这些时间熵,汇聚成深蓝sè光辉,好似炼炉的炉火。这里的居民构筑大阵,却是在打造一座炼炉,非但不能保他们平安,反而遭到意外灭杀。”

  “嗯,确实是一种举世大悲哀,本以为打造出环境优美家园,结果成了他们的陵墓。”轩辕南星摇了摇头,前方竹林和人群,正在化为漫天光点,随着一丝凄凉,纷纷扬扬飘散开来。

  “如果能将这些时间之熵收取过来,为我们所用,那将是举世难寻手段,也许可以轻松镇杀巅峰高手。”赤道风十分眼馋,不过也知道,这东西不好nòng,如果沾染得多了,便如同正在消散的人群,他们还维持着当年开启大阵时的欢快情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逝去。

  看着漫天光点,皆逝去无痕。

  时间是宇宙最神秘元素,空间和jīng神力量与之并存,却能够触及得到。唯独时间,隐在重重幕布后,揭开一层还有一层,人类至今都未能触及其本质。

  “先回祭坛吧!这颗行星里里外外透着神秘,先观察时间之熵的运行规律,再来决定是否将它们收集到一起。就怕我们有这个心,却没有能力办到。”轩辕南星小心翼翼的出剑,破开缠绕在身上的几丝深蓝sè光线,谁能想到正是这些ròu眼难见的光线,将巅峰高手都羁绊住。

  古少华等人看得呆住了,前方明明有一处生态乐园,还有那大片的人群,却在瞬间化为无数光点,好似光雨般洒落下来,却在半空就消失不见,接着整个天地都在消失,崩溃,瓦解。

  “好厉害,快走。”赤道风惊呼,随着大阵完全崩溃,彼岸星处于一种调整模式,试图恢复正常的空间秩序,他们这一行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沾染一丝时间之熵,也成了星体磁场抹杀的对象。这是一场超自然力量与自然力量的争锋,一方质量惊人,一方数量占优,十分轰动。

  “轰,轰,轰!”

  星体至上而下,好多处空间开裂。

  这是在时间之熵影响下,显现出来的空间裂痕,它们全都是巨大陨石造成的后遗症,星体被轰击的次数太多,有几次差点造成绝灭,所以才会形成如此奇观。

  此地不仅危险,还随时有可能塌陷。

  轩辕南星当机立断,沉沦之剑横削竖砍,剑上有大光明绽放,将时间之熵看做物质,用极致黑暗能量去侵蚀。

  事实上,极致黑暗能量对上宇宙最神秘元素,根本不能将其怎么样,唯一能够做到的仅是腐蚀时间之熵周围的空间,将其暂时束缚住,只需短短片刻,以轩辕南星的手段就能挣脱出来。

  还好,茅屋中那位彼岸星族长特意说出那段话,就是为了给后来者留下生机,他已经用自己的生命点破时间之熵部分特xìng,而轩辕南星毕竟不是白给的,能够先行破阵,便证明其实力。

  也就是巅峰高手,层次稍差些陷入进来,肯定随着大阵瓦解,没有机会逃出生天。

  轩辕南星探手一抓,带着七小和珍珍冉冉升起,脚下苍茫大地尽皆化为沙粒,连那些庞大如山峦的陨铁,都在一点点化去,成为铁砂铺展开来。原本此地居民是想造就生命福地,现在却成为浩瀚沙漠,让人禁不住唏嘘。

  沙海之上,层层叠叠蓝光收缩,向zhōng yāng汇去。

  七小皆不够资格观看,连珍珍都不能感受到时间之熵的气机,仅觉得一股危机蔓延,好在逃得及时,要不然无法生离此地。

  “彼岸星经过这一变故,算是恢复了朗朗乾坤,陨石造成的空间裂痕全部恢复。可叹,人类在此地的不懈努力,就这样化为一片虚无,连一道痕迹都未留下。”轩辕南星感叹的同时倾注所有目力,向脚下那团深蓝sè辉光看去,影影绰绰看到辉光之中,显现出一座宏伟大殿来。

  “嘟,嘟嘟,嘟嘟嘟!”

  大气震颤,祭坛从外太空投shè下来一道金sè长桥,通向深蓝sè光辉中大殿,让轩辕南星一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