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67章 无限简化

第1067章 无限简化


  整整等了一个月,赤道风缓过劲来。

  “***,老棺材板,要死也不安生。”赤道风大声抱怨:“不,他已经死了,却仍能感应到摩根祭器存在,自发灭去沉沦之剑本源。还好,还好沉沦之剑不是原来的沉沦之匙,已经被我尽量李代桃僵。可是,即便这样,也差点被他搞死。”

  “老赤,既然沉沦之剑无恙,先将此事放在一边。我这里也不好过,祭坛全部破灭。虽然残留下来的东西不算少,但是我可拼凑不出一座祭坛来。”轩辕南星十分无奈,他这个月生活在废墟中,除了当苦工,都变成野人了。

  “啊?什么?你说什么?我们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祭坛,被老棺材板给毁了?”赤道风差点晕厥过去,实在无法接受这种打击。

  “别激动,分身宝镜保留下来大半。此外,不但我们祭坛的虫王还在,其他祭坛的虫王也留存下来。我现在知道,除了虫王外,摩根族喜欢祭炼大型能源兽,用来驮负祭坛。”轩辕南星说着指了指远处堆积如山的石化雕像。

  这些僵尸虫王或者僵尸兽王多半已经无用,有的甚至化作碎片,不过总归数量惊人,这段当苦工的rì,挑挑拣拣一番,总归有些收获。

  “还好,看样我们有机会重铸祭坛。”赤道风刚刚松了一口气,便被轩辕南星下一句话给噎个半死。

  “娜迦神树被时间之熵缠绕。是不是能源方面无法支持重建?”轩辕南星不过随口一问。

  “不是吧?娜迦神树怎么会被时间之熵缠住?老棺材板,rì你板板。南星,你知不知道主要能量来源便是娜迦神树,没有它,我再有能耐。光腚跳舞啊?耍个屁?”赤道风被气疯了。

  “实在不行,我们把远处恒星的能量引过来?”轩辕南星提了一个建议。

  “呃。你真敢想,就靠我们俩?这种工程不亚于建造一座恒星冶炼厂,就算能成。你把这些垃圾带去恒星附近拼凑。至少要十年。”赤道风一阵无语,随即提醒道:“哦,对了,虽然我已经暂时压制住沉沦之剑的本源破碎,但是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温养。”

  “还要温养吗?也就是说,不能出来助战,仅有一些低微的能力。”轩辕南星神sè怔了怔。

  “对,无法助战,仅能施展较低微能力。比如说给生命徽章传达祭坛蓝图。不过,我强烈怀疑摩根人留了不止一手,先前从祭坛中枢复制过来的蓝图并不全面,即便我按照联邦的飞船蓝图进行改造,想要兼容,除非运用超级光脑进行千万亿次的计算。”赤道风道出了担忧处。

  “无妨,不用尽善尽美,只要能回联邦即可。”轩辕南星点了点头,扫向废墟说道:“祭坛有jīng神神焰,这是无法磨灭的东西。所以我能找到一些为零碎的部分,而黑魅虫本来不属于祭坛,所以完好的保留下来,有着它们帮助,应该可以成事。”

  “嗯,我知道,黑魅虫保存下来,可是能量问题需要好好想一想。”赤道风若有所思,确实要好好想一想,难道真的去恒星采集热能熔铸祭坛?

  祭坛是摩根族强战舰,岂是简单事物?每一寸空间都需浇灌无上能量,每一棵娜迦神树都需要一个大星域的宇宙能浇灌,能成长起来,而只有成年娜迦神树,能为祭坛提供能量。

  除了娜迦神树,虫血也是一项选择,而且还是上上之选,比娜迦神树提供能量还要威猛,且祭炼出来的祭坛直指祭皇大道,不是普通祭坛可比,奈何这里不是秘境,虫族已成为过去。

  轩辕南星踏足秘境,灭了好多虫族,换来无上虫血,这侥幸窥到祭皇奥秘。若是一开始便得到娜迦神树,相反不会有此境遇。正如赤道风所说,摩根人在祭坛上留下不止一手,外人即便取得祭坛,也未必能研究出个四五六来。

  虽然轩辕南星意外获得了摩根族祭司的权限,又祭奠一具人族黄金古棺,将祭坛本质压制到极限,却仍然存在差别,不可能完全被赤道风破解。

  重铸祭坛呀!即便通过一个月辛劳,挖遍整个废墟,找出一块块看似有用的残体来,可是真能完成重铸吗?或者应该称之为重组,对此赤道风心中没有半点底。

  姑且不说工作量有多大,自有黑魅虫分担一部分,关键就在能量上面,没有能量,恐怕连黑魅虫都无法正常运转下去。当然,第一步先要敲定建设蓝图,否则重铸祭坛就是一个笑话。

  沉沦之剑在源空间内微微颤抖,向生命徽章传送祭坛蓝图。

  输送速度十分缓慢,了生命徽章承受不起。摩根人的记录方式与人类不同,每个字符都好像人立而起,像是抓住大刀随时扑来的战士。由于包涵的意思太过复杂,所以翻译的时候总要在后面缀上许多说明,无形当中就让资料和数据成几何倍暴增,若非封号徽章帮忙,阿布还真就吃不下去。

  这庞大数据和信息刚刚到了阿布那里,便以加缓慢的速度,开始设计全蓝图。

  当然,重要的事情除了设计蓝图,还需扫描轩辕南星挖掘出来的祭坛残片,真若重铸造起一座祭坛来,也要考虑手中有多少资源可供利用。

  很多资源不是你想有就有的,阿布做事情很认真,连同先前娜迦小世界破碎时,泄露出来的母皇秘藏残屑一起扫描。经过时间之熵涤荡,这些从母皇藏宝库搞到的宝贝全部作废,没有几件完好的,看得赤道风又是一阵心痛。

  大浪淘沙始见金,虽说母皇秘藏仅留下一部分残片,但是这些物质经过时间和空间两种力量考验,发生了一些独特变化。别看外表实在不怎样,黑不溜秋,却极为纯粹,有些成堆能量晶石,是坍塌成为一小块,躺在沙海中散发出微茫,只要找到办法激活,说不定胜从前。

  确有一些能量晶石保留下来,可惜适合黑魅虫使用的并不多,权且算作先期投入,也许能搭建出大概骨架来。不过,想要像玉盘秘境中那样,光靠吸收血能便搭建祭坛,没有那个可能。

  经过七天七夜推演,赤道风也帮了不少忙,阿布终于搭建出一座祭坛虚拟雏形来。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废墟中扫描到的物质种类繁多,甚至还有十分坚固的血能结晶,奈何能够利用起来的东西不及千分之一,轩辕南星瞪眼看着生命徽章,却帮不上多少忙。

  阿布忙前忙后,经过黑魅虫不分昼夜努力,先行搭建出两台丑陋不堪光脑,纯粹追求运算速度,里面掺杂着不少摩根运算法则,兼顾了人类文明计算习惯,经过测试,效果还算不错。

  有了两台光脑辅助,推演祭坛模型速度加不少,要不然没有几个月苦功,别想见到希望。

  每天轩辕南星的功课便是打坐梳理刚刚收集到的能量法则,甚至要在体内,进行一次小规模演化,随着这种推演,参公造化rì渐加深,对于能量运用有着一丝不可多得的明悟。

  尽管心中总能闪过几个电火花,对于cāo控能量之道有着深入理解。可是,轩辕南星仍然不敢冒然接近时间之熵。

  空间力量都没有时间力量这般神秘莫测,进入大殿经历一场战斗而已,竟过去一年,也不奢望再借时间之熵洗练命匣了,谁知道哪些风险蕴藏其中?实在不敢拿梅丽雅的xìng命去冒险。

  又是一个月时间,阿布总算是把祭坛蓝图设计稳妥。

  生成的祭坛无限简化,仍然维系梯形金字塔外形,里里外外却仅有一层。

  是的,祭坛只有一层。轩辕南星认定的道路走到极处需化繁为简,阿布和赤道风把这种模式学了个六七成。不就是化繁为简吗?什么镜像分身,什么血云翻滚,什么血玉台,全都靠边站,大殿外数万座祭坛破灭后,留存多的部分,便是能量转化器。

  看得出,摩根人对这种能量转化器不甚在意。

  这种能量转化器可以转化血能,可以将不同种类能量打散,并还原成游离宇宙能,杂质会以宝光形式排放出去,形成一些威能。原本仅作为祭坛一项不太重要的辅助功能存在,这番却成了重构筑祭坛的良方,将在祭坛内部插满这种没有被毁去的转化器,所以祭坛只需一层。

  本着废物利用原则,赤道风决定将那些僵尸虫王和僵尸兽王全部祭炼一遍,好能够压缩到原体积的百分之一,之后将它们当成雕像放在祭坛阶梯两侧,至于能不能成功,成功后还能保留几分实力,很不好说,现在还没有做过试验。

  就在轩辕南星和赤道风要按照蓝图搭建之时,出现变故。

  时间之熵围绕的娜迦神树忽然间一闪,化为一圈尘烟,就此消散开来,而原地多出一颗晶莹剔透种来,散发出庞大生机。

  “咦,看,娜迦神树化作尘埃,却留下一颗神奇种,它开始生根发芽了。”轩辕南星随着赤道风的声音望过去,果然看到树种探出嫩芽,然后环绕在种外围的深蓝sè光芒好似沸水波动起来,种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发育,迅速成长为一棵参天光树,千万叶片摇曳生辉。(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