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77章 方泽镇场

第1077章 方泽镇场


  珍珍带着七小不停转战,向月琴星范围移动,那里有轩辕家的人,只要能赶到地头,后面那些混蛋统统要完蛋。

  自从上次月琴星受到外界势力袭击,轩辕家便抓紧时间进行部署,经过一年时间发展,已经将势力深入此地,并有多位星判在此坐镇,在几处秘境建立了秘密军事基地,成为家族重要培训地。就连轩辕南星收下的两个徒弟和雄屠战队也在,方泽与马义主持大局,壁垒森严。

  不过,方泽近几rì就要前往天龙行省,隐龙要塞换防在即,不知道那位神秘的隐祖会不会出现。此人对审判长有监督职能,活了几千年岁月,恐怕实力早已登顶,却不知道通过何种方式不受现行宇宙排斥,仍然滞留在联邦,等于一把利剑悬在头顶上,使审判长有着束缚。

  方泽刚刚要动身的这一天,突然接收到独特信号。以他今时今rì地位,原本不会过问,可是这信号源自轩辕南星,让他十分关注,亲自赶往查探。

  距离月琴星数光年远的万窟星深处,珍珍张牙舞爪,完全没有神兽风范,嘴角多出一道狰狞豁口,背后漂亮鬃毛烧焦不少,晶莹剔透鳞片被什么东西撕扯下来许多,全身血淋淋,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五条强大影龙在她身边咆哮,同样身负重伤,戒备的看向高处。

  “桀桀桀,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强横的能源兽了。啧啧,真是造化。天大的造化,竟然是宇宙为稀少的空间属xìng能源兽。还有一头寒龙,潜力之强让人嫉妒。”yīn冷声音吹袭。话音就响在耳边,却辨认不出敌人真正方位。

  在高处有黑sè雾气飘浮,他本是一名超级高手。却十分喜欢偷袭,从来不正面对敌,而且每次影龙施展空间传送,都能速摸到门径传送过去,一路上珍珍跑得筋疲力尽。这种层次的战斗早已超脱七小承受范围,到了此地终被堵住,如果不能逃出生天,今天结局会很惨。

  “恶狗。有本事就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是不是丑到无法见人地步?”珍珍吞吐寒霜,想要施展寒能领域,可惜她的实力折损颇多,就算牧兽林中寒能晶石充沛,眼下也已经无能为力。

  “四脚蛇,你还是省省吧!这偷袭便是老夫的道。与别人堂堂正正一战没有分别。你不能找到我,不能辨认出攻击方位,只能说明你无能。”话音未落,热流涌动,只一个刹那。火焰利剑削掉珍珍数十片晶莹鳞片,伤口处冒出毒烟,歹毒异常。

  攻击来得太,半点前兆皆无。纵然珍珍感应能力不弱,是龙蛇所属,对于一切异动都很敏感,却真的感受不到敌人存在。这是从未遇到的困境,即便跟在轩辕南星身边,眼光和见识都不算低,遇到的高手是车载斗量,可是对这种攻击方式却极为陌生。

  如果轩辕南星在此,就会发现这名自称老夫,只喜欢偷袭的星判已然找到了自己的道,绝对是钧天老祖和火烈老祖同时代人物,甚至比进入秘境前的钧天和火烈还要强大。人类有如此高人是福气,不曾想站在了对立面,珍珍和七小受尽折磨,轩辕南星的威名不足以吓退此人。

  谁能想到天马行省隐藏着这种高人?伯纳三族都曾封印过古代强者,可谓底蕴惊人。而联邦藏龙卧虎,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近巅峰乃至巅峰高手跳出来,乍然一闪,让人惊奇。

  “啊!太好了,老尊主在这里,我等前来听命。”声音从外太空传来,显然也是高手,直接传递到jīng神层面,让地窟深处的人听得真真切切。

  “不用下来,老夫一人足矣!”yīn冷声音让那些前来听命之人胆怯,大家赶忙停住,要知道这位老尊主绝非等闲,叱咤风云两百年,如今已经成为传说,没有人知道其去向,要不是白龙将老尊主疼爱的亲孙干掉,除了组织内部几位主事人,下面人几乎不知道此老还活着。

  “听老尊主的话,老尊主要亲自斩杀狂兽。”声音在外间响起,洞窟中的战斗却在电光火石间爆发,轰鸣声此起彼伏,珍珍与影龙并肩作战,爆发出一串串幻彩,将实力催动到高。

  珍珍甩动光尾,一道奇寒无比烟岚旋转式打开,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轰然间炸裂,向着周围大程度扩散,形成寒冷冲击波。

  “哼,还算有些本事,竟然扫到老夫一次。可惜,可惜你不知道老夫此刻存在模式。”声音随着寒冷冲击波渐渐消散,原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老匹夫,我跟你拼了。”珍珍知道逃跑徒劳无功,所以爆发出兽xìng,全身鳞片张开,吐出成千上万道神光,向外爆发无差别攻击。

  这一刻寒霜重若千斤,即便七小被珍珍身体盘在安全地带,又有白东林吸收寒意,仍然感受到无穷无尽冰冷在心中蔓延,如此情景就连思维都要冻结,令人骇然。

  珍珍吐出一颗璀璨金晶,飘浮在头顶上洒下光芒。

  轩辕南星很疼她,从娜迦神树树下采集的大一颗金晶就在她嘴中。

  “什么,竟有如此至宝?”那位老尊主发出惊呼,显然被金晶耀花了双眼。可是无差别攻击瞬息而至,这醒悟过来,大骂四脚蛇yīn损,用宝物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好让这攻击得逞。

  “叮叮,叮叮,叮叮……”

  片刻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根寒针命中,让老尊主勃然大怒,他开始不计代价出手,要灭杀这条拥有至宝的四脚蛇。

  “源能力,大焦炎灼灭斩。”随着声音,一道热力向珍珍斩去。

  这一击何其之强?居然将空间完全融化开来,向着珍珍和七小所在渗透过去,yù穿透而过。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一面金灿灿大盾横在珍珍和七小身前,有人陡然大喝:“盾师固守,超空间壁垒,防。”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洞窟深处波光肆虐,有一股热力激荡,想要将金sè盾牌化开。可是,那盾牌如磐石,任由惊涛骇浪拍打,自巍然不动,没有一丝一毫被撼动迹象,强得令人发指。

  “什么人?竟敢与老夫作对?”老尊主惊怒交加,却仍未显露出身形,正如他所说,他的道便是隐藏,与正面作战无异。

  金灿灿大盾出现得极为突兀,且气势如山,巍峨难测,真的好像一座高山,无比扎实的横隔在面前,救下四脚蛇和七个小混蛋xìng命。

  真正令老尊主心惊的是,他刚施展的绝招从未失手过,那真是想杀谁就杀谁,今天竟然被拦截住,且有着强力反弹迹象,究竟是谁?有着如此实力,巅峰高手不成?或者是……

  不及多想,金灿灿大盾湮灭在空中,徐徐落下一人。

  这人生得极为平凡,身体甚至有些单薄,可是他往那里一站,却生出不可撼动之感,有一种莫名其妙厚重,真的很奇怪,令老尊主忌惮。

  “在下方泽,如若麾下之人得罪尊驾,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若是仇怨太深,那么就到虚空走上一趟,以生死论断。”方泽极为沉稳,每吐出一个字,都好像一座大山,给人无穷压力。

  “嘶,审判长?”老尊主阅历不凡,自然看出方泽的根底,这让他心中打了个结,虽然没有机缘成为审判长,但是他知道无论哪一代,能够成为审判长必然不凡,而且封号徽章能够从炼狱借力,不将对方摧残到一定程度,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量源源不断得到补充。

  “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我的人有什么错处,改rì一定备下重礼道歉。”方泽如今身份高高在上,能说出这些话已然破例。

  “我的孙被这条四脚蛇打杀,你觉得此事能够了结吗?”老尊主何等样人物,即便审判长出现,让他颇为忌惮,却也不愿就此离开。他已经半只脚跨入真正巅峰层次,绝不善罢甘休。

  “好,那就做过一场。”方泽探手一抓,凭空出现一面坑坑洼洼小圆盾,接着他的右脚用力跺在地面上,身体向上跃起,“轰隆隆隆,轰隆隆隆……”

  方泽近两年可不是白过的,时时刻刻都在领悟力量,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武痴,而且这份痴xìng颇为纯粹,他很少受到外界事物羁绊,等若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小时就有自闭症,正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让他走上盾师之路,且越行越远,形成惊世骇俗手段。

  随着轰鸣,小圆盾向高处撞去。

  起先,老尊主心存轻视,可是当身前背后空间震荡,这发现对方有多么难缠,居然用一面颇为可笑的小圆盾,以超频率震颤,撞击着整个空间,让他无法立足。

  “给我下来。”方泽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全力以赴。

  空间都要陷落,无论老尊主以何种巧妙方式藏身,在小圆盾离奇频率震荡下,都难以维系。

  攻击开始,老尊主一个疏忽,令自身气息泄露,结果让方泽抓住机会。拳怕少壮,虽然方泽的层次也许不如对方,但是他年轻,反应速度奇无比,顺着感觉便将手中小圆盾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