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81章 死敌相见

第1081章 死敌相见

  “呵呵,这三位兄弟想必便是智者,机兵,源煞了。”斥候微微退后,与天工,枪霸,血鬼站到一起,隐隐带着戒备之意。

  很显然,这些即将参与换防的审判长已经形成体系。

  轩辕南星这边不算梅丽雅,等方泽,兰新蕊,穆小邪赶到,便是四人,大体上与斥候他们人数相当。不过看血鬼的站位,似乎与另外三人并不熟络,多半是临时加入。而这时走出来的三人,智者,机兵,源煞给人的感觉十分默契,实力未必就比斥候他们差。

  默契与否,只需看相互之间站位,以及jīng神面貌便可见一斑。

  智者是一位白发尖耳男子,jīng灵族特征明显,不过先前角逐封号徽章时,从未见过他。

  再看另外二人,机兵身体完全隐没在粗大钢铁外甲中,面部被黑sè玻璃罩隔离。轩辕南星如今感应能力微弱,无法透过外甲看到此人真实面貌。不过,有一个强烈预感,即便感应能力还在,若不打开九层神眼,也看不到多少底细。

  真正让轩辕南星忌惮的是源煞,明明看到此人在身前,却生出一种远隔崇山峻岭的感觉。

  这位源煞论外貌实在稀松平常,放在人堆里不会引人注意,除了个子稍矮之外,基本上没有其他特点。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人,显得飘渺无痕,仿佛他站在前方,随时都会消失。

  微微一笑,无论这七位审判长有多么强大,他轩辕南星又何须在意?既然意外失去感应能力使自己成了一个“瞎子”,看不出对方太多深浅,那么便以不变应万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殿主位被大帝占据,其他人只好在两旁找位置入坐。

  坐下之后,斥候便问:“葛老前辈,虽说隐龙要塞不能擅自开启虫洞,但是禁忌前哨总归与要塞视为一体,应该能够从前面传回一些消息吧?”

  那位白发苍苍老者听到问话叹息一声,悲苦说道:“前三个月断断续续还有消息传出,可是最近三个月却连一个口信都未得到。所以我们这些老骨头非常担心,按照正常情况,前面的老战友绝对不会相隔如此长时间断绝联系。”

  坐镇隐龙要塞多年,很多年老星判一起修行,感情深厚。想到这一次有可能天人永隔,心中难免升起一片yīn霾。虽说这辈子看惯生死,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又有几人看得开?

  “不对啊!听闻隐祖随同新一代审判长进入前哨驻守,此事在三年前可是颇为轰动。”斥候皱起眉头,显然他知道不少事情。

  “唉!那并非真正隐祖,仅仅是隐祖构建的一具战斗机械人,早在一年前的血战中,就已经打得四分五裂,纵然有着超强恢复机制,也无法再战。”葛老又是一叹,隐祖在二十六位审判长之中太过神秘和超然,像是驻守隐龙要塞这等大事,居然只派来一具机械人,即便这具机械人很强,终究不是隐祖本人驾临,这让驻守此间的星判空欢喜一场,心中不免有些埋怨。

  “什么?那等气势仅仅是一具机械人?”斥候大为动容,越是了解得多,越觉不可思议。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伯纳三族应该已经洞悉隐龙要塞的重要xìng,所以发疯般进攻。驻守在前哨的那些审判长,三个月前并没有人陨落。可是在断绝联系的这三个月当中,实在不敢说仍然无人殒身。所以,希望能够尽快换防。”葛老说出了担忧。

  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声音:“队长,我们来了。”

  轩辕南星看清来者,略微宽心,看方泽他们不像经历过恶战,三人完好无损,风华正茂。

  “我们遇到一点小麻烦,古少华七个小家伙回到天马行省,珍珍带着他们游逛,结果得罪了厉害人物。正巧新蕊和小邪过去找我,三名审判长齐聚将此人镇压,就关押在飞船上。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望化解此老戾气。”方泽三人到来,在jīng神层面简单扼要的将事情讲清楚。

  “镇压了吗?稍后带往前哨,让此人助我抵御外敌。”轩辕南星淡然一笑,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既然家里一切安好,那么接下来就要考虑如何进入前哨了。

  “老大,你的气息怎么回事?竟然变得如此深邃?”穆小邪背着长弓,目光扫视过来,只觉得这位老大如渊似海,已然高深到不可测度地步。

  “侥幸晋升巅峰,找到了自己的路。你们如若努力,在接下来三年也可达成。”轩辕南星并未说大话,以他对能量法则的理解,以及成为巅峰的经验,足以帮助三位战友最终成长起来。

  “我靠,帅啊!兄弟rì后全靠老大罩着了。”穆小邪丝毫不掩饰兴奋心情,他在炼狱那种地方长大,极度渴望获得强大实力,自认世间虽大,能够压他一头的却只有眼前这名强大男子。

  兰新蕊报以微笑,今时今rì的她,身体不再僵硬冰冷,而是充满少女般柔韧,一颦一笑间带着芬芳,很难将她与半机械生命联系到一起。

  要知道轩辕南星登上巅峰意义重大,实际上他已具备豁免权,不用留在隐龙要塞驻防,就如隐祖一般,随意派出一具机械人代劳即可。纵然其他人有怨言,在法理上却说得过去。只是他不想避战,正是心cháo澎湃时,yù借战火淬炼武修之路,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来。

  他心存高远,战意无双。

  轩辕南星当得起人杰二字,封号徽章在他眼中如过眼云烟,从未放在心上。不得不说,这位新晋大帝骨子里有一种疯狂,有一种野xìng,平素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心有乾坤,为千年仅见。

  除了死掉的刀狂,以及长眠于命匣中的梅丽雅,十一位审判长到齐。

  得到轩辕南星命令,不多一会方泽从外面拉进来一块一人多高黑sè硬壳,里面封印着天马行省叱咤风云的老尊主。

  这位老尊主倒了八辈子血霉,百年来不曾出来行走,没想到刚出面为子孙报仇,便遭到三名审判长镇压。光是一个盾师,应对起来就颇为费力,更不要说后面赶到的难缠女审判和拿着大弓无差别攻击的混蛋家伙,差点就把老命给搭进去。

  “咚,咚,咚!”

  大殿响起钟声,葛老和一众星判立刻起身,有些紧张的说:“有人开启闸门,他们回来了。”

  轩辕南星仍然安坐,座位自动旋转起来,让他面向大殿后身一座巨大墙壁。

  墙壁向两边开裂,一道道光子锁密布其中,随着咚咚钟声,所有光子锁熄灭,通道深处密密麻麻激光shè线也在变细,通道尽头一座圆形闸门传来轰隆隆巨响,一点点向两边打开,众人皆是目力惊人之辈,看到那闸门后面还有闸门,大门套着小门,安全措施简直做到了极致。

  当所有闸门开裂,最后只余一条通道。八道身影缓缓向前行来,一股杀气迎面扑来,并非这些身影有意逞威,而是他们杀的人实在太多,已经让杀意形成气场,影响着周遭万事万物。

  “好强。”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得到了几乎所有人认可。

  确实好强,八位审判长回归,代价不可谓不小,有四人永远的留在了前哨,这八人杀出血路活到今天,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外人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那是夜以继rì恶战,伯纳人复活了两尊伯纳古战神,在战场上大显神威,前哨险些失守,打得大部分防御工事破碎,死伤星判不下百人,从未有过的激烈。

  “拓跋宏?”轩辕南星看到为首一人,身长超过两米,双臂垂到膝盖以下,双手险些耷拉到地面,这家伙由于得到远古jīng灵族传承,浑不似人类,身上结出一道道独特线条,很是火辣。

  “轩辕南星?”拓跋宏亦注意到死敌就在前方,他吐出猩红舌头,舔了舔干裂嘴唇,浑身陡然腾起超强气焰,一股令所有人头皮发麻的杀机绽放,不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剑光已动。

  “巅峰?又是巅峰?”葛老等一众星判震惊,他们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最快也要八年才会修成的巅峰星判,被这一届审判长连续打破记录,一个轩辕南星成为巅峰就够耀眼了,想不到又出现一名巅峰,都在三年之内晋升,难道说乱世造就英雄?这将是一个灿烂的大时代?

  就在大家震惊之际,两道剑光碰撞在一起。

  轩辕南星大笑:“好,既成巅峰,就不算我恃强凌弱,这一战打得才过瘾。大帝与暴君二者只存其一,今rì就让我们决生死。”

  话音未落,挡住拓跋宏的那一抹剑光炸开,沉沦之剑仍然在修养之中,拓跋宏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他要一雪前耻。

  剑光炸开,并未消散,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快速裂解开来,左边是光华万丈白剑,右边是漆黑诡异黑剑,就在拓跋宏要轰出第二剑的时候,黑白剑光好似开水沸腾,猛然撞在一起。

  整个大厅都镀上黑白双sè,跟着剑光碰撞旋转起来。

  轩辕南星大喝一声,抬手便是一记无上绝剑,生命徽章犹如辰星烁烁放光,璀璨光柱将拓跋宏笼罩进去,可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真正攻击从这一刻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