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082章 越走越远的拓跋宏

第1082章 越走越远的拓跋宏


  轰鸣声大作,两道身影不停碰撞。

  方泽一声冷哼,手中出现一面大盾,挡住对面轰来的火团。

  与拓跋宏共同走出前哨的七名审判长显然已经打出交情,甚至很有可能归附拓跋宏,他们竟然向方泽,兰新蕊,穆小邪出手,攻击来得又快又狠。

  由于轩辕南星和拓跋宏在高处厮杀,二人身下充满能量浪cháo,所以对面七名审判长只能进行远程攻击,并未冲杀到近前。

  区区远程攻击,无论多么狠辣,无论多么浩瀚,只要方泽手中握着大盾,种种攻击皆成妄想。

  “这些人该罚。”兰新蕊向前走了一步,侧脸对着战场,好像少女正在呓语,可是身上却涌起疯狂气焰,一层盖过一层,一层高过一层,最后交织成一棵璀璨光树,宛如一尊远古神祗。

  要说这棵树却不是娜迦神树,而是远古jīng灵族培育的世界树,不过二者之间有些渊源。jīng灵族在摩根族之前很多年诞生,虽说很早便湮灭在历史洪流中,在世间却仍有残留。摩根祭司曾经从远古jīng灵族那里得到借鉴,凝聚出娜迦神树,可吸收一域宇宙能,惠及摩根子孙万代。

  说起兰新蕊掌控的这棵光树,却也不是正儿八经世界树,仅是化作心核的一颗树种。

  想当初还是轩辕南星亲手将树种放入兰新蕊体内,成就了人类史上最特殊存在,今时今rì的树种尽管尚未全面复苏,却聚拢来一丝一缕生机,散发出独特威能,说是独步天下都不为过。

  太多远古文明有过辉煌,却湮灭在虫族铁蹄下,摩根人足够强,挡住了虫族肆虐,却也打得资源匮乏。战争始终是毁灭,是破坏,对于心向和平的人是坟墓。

  光树抖动,树影多姿,洒落亿万点绿光,片片绿叶化作弯刀。这并非真的绿叶,仅仅是树影营造的投影,却在静谧中展开杀机,笼罩向对面七人。

  “轰,轰,轰!”

  待到绿叶杀机破碎,才有轰鸣声传出,七名在前哨历经大大小小数百场战斗的审判长,居然被树影逼得硬生生倒退,更是将防御手段施展到极致,面sè很不好看。

  “臭娘们,这么邪乎?”有人轻声说道,然而更加邪乎的还在后面。

  只见绿叶炸开之后,并未完全消散,而是化作一道道绿纹,宛如淡淡创痕,铭刻进周遭空间。

  对面兰新蕊猛地将面孔转过来,光影闪烁间,出现异状。她那少女般姣好面容快速变白,随着一阵诡异心跳声,瓷娃娃面孔轰然破碎,整个面孔都坍塌进去,化作一抹让人心寒的黑暗。

  “怎么可能?”七名审判长皆是强者,只是略微失神便调整过来,再度看向对面少女,发现她在笑,笑得邪异,并轻轻抬起玉指放在鲜艳似火红唇前,看口型正好吐出一个字:“爆。”

  “轰隆隆!”

  震耳yù聋轰鸣声扩散开来,七位审判长面sè各异,有一种孤零零面对风暴的感觉。

  仅仅半秒钟,七人当中就有三人,身上涌起亮光,随即破碎开来。很显然,这是丧失了某种重要防御手段。他们七人在前哨与伯纳三族对抗,能够保留下来的手段都不算差,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连兰新蕊一击都挡不住,真的如同封号一般,她是异端,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邪异。

  “哼,邪恶异端,魅惑众生,人人得而诛之。”随着话音,从对面七人当中走出一人。

  这位敢于断喝之人气息高炽,身上穿着宽大袍服,头顶上戴着jīng制高帽,宝相庄严,一双白眉如鹰隼展翅,全身上下播洒出祷文,强行定住兰新蕊的凌厉攻击,慢慢化去能量风暴威能。

  “哈哈哈,教宗陛下终于出手了,既然是封号之争,我等六人还是退后为好。”身后一名小胡子审判长打着哈哈笑了笑,率先向后退出去十几步远,显然不想继续参与纷争。刚才他们出手是报恩,拓跋宏几个月来收买人心,对几人十分照顾,可是要看对手实力,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人家轩辕南星的手下便具如此实力,那么头顶上的巅峰之争,拓跋宏未必会胜。

  短短片刻,就让七人心神摇曳,他们与拓跋宏并肩作战,确实打出了一些交情,却不会因为他去得罪另一名巅峰,除非他们七人同样站在巅峰上,俯瞰众生。

  教宗摇了摇头,深知自己秉承之道,需灭杀一切异己。如果让轩辕南星腾出手来,他更加没有机会与对面那个异端决生死,所以必须尽快出手。

  电光火石间,教宗身前出现密密麻麻祷告文,仿佛有成千上万个声音祈祷,身在其中展现出无上神圣,是神是圣,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须臾,万千经文燃烧起来,释放出rǔ白sè波动。

  真的想不到,这位获得教宗封号的中年男子居然有如此手段,运用收集来的众生愿力,化作类似jīng神神焰攻击力量,隔着大概五十米远,便向兰新蕊发难。

  rǔ白sè波动环绕住兰新蕊,时而化为一个个发光符号,想要围拢绞杀,时而化为高山,想要镇压下来,这种层次的较量已经超出普通星判承受范畴,可见能够得到封号徽章成为审判长的人都不简单,必有其独到之处。

  “啧啧,莫问天,不想与我较量一番吗?”穆小邪挑衅的看向对面,莫问天这个悲情男子也赫然在其中,其封号正好是与战王相互对立的军神。

  “还是等rì后再说吧!我可没有拓跋宏的锐气,在前线战了三年还嫌不够,回来就要与大帝决一胜负。再者说,本座为军神,需借助军势才能展现出威力。如若战王想要相拼,今后有很多机会对垒。”莫问天说完,便不再搭理穆小邪,转而看向轩辕南星和拓跋宏,其他几人同样珍惜机会,要知道这可是巅峰对决,两位巅峰星判动用杀手锏,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呵呵,知道小爷的弓厉害,你远程不占优势,选择rì后再战倒是明智之举。”穆小邪浑不把莫问天放在心上,就算对方聚势发挥出军神盖世神威,他定能在大军中取其项上人头,战王需充满勇往直前,无怨无悔的大气魄,方能成为一方巨擘,令所有人膜拜在不世战功之下。

  说到战功,轩辕南星太过耀眼,就算军神和战王再怎样强横,也要被其光芒掩盖。每个时代都有英雄产生,然而在这个种族战争全面爆发的大时代,涌现出更多天骄和人杰,他们好似新生恒星,为人类文明驱走黑暗。却不知在哪一颗星的引导下,才能让人类最终摆脱厄运。

  此时此刻,轩辕南星和拓跋宏打得昏天黑地。二人均是雷厉风行之辈,不可能一招一式先试探一番,再展开凌厉攻击。自打他们碰撞在一起,就已经亮出最拿手手段,yù除死敌而后快。

  死敌,这就好像一种宿命。

  二人皆是天赋绝佳之人,年纪也比较相近,都出自世家,而且晋升速度几乎一模一样。先是在宁园星试炼,轩辕南星和拓跋宏便展现出卓绝之姿,随着两个人的发展和晋升,仇怨逐渐拓展都家族层面,更在许多方面展开较量。

  拓跋宏得到了远古jīng灵族传承,手握一把高等jīng灵符文剑,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不料轩辕南星横空出世,一次又一次超过他。

  真的好像宿命,轩辕南星手握一只能源葫,一点点解开此物谜团,一点点探寻因果,居然是摩根族祭司传承,一条辉煌灿烂的祭皇之路就在脚下。

  他们二人有不少共同点,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不仅仅拥有撼世天资,更有一份特有的疯狂。

  不疯魔不成活,拓跋宏虽然没有轩辕南星那等宏愿,想要踏出一条武修士之路,让无数后人借此崛起,成为盖世武修震慑一切外族。但是他在追溯远古jīng灵族这条路上,似乎走得更加彻底和纯粹,从他的外表就能看出来,他已然走出去很远,甚至再也没有机会回头。

  “轩辕南星,想不到你又和我走到了一个层次。不过,你不了解jīng灵族的伟大,即使梅丽雅在你身边,你也不懂得这一族曾经达到的程度。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看一看这个世界上最为惊世骇俗的力量。”拓跋宏在空中稍稍顿住,jīng神层面传达着意识,随后他整个人变得格外扭曲,身上拓展出许多发光线条,强行将它们连接到一处,就好像营造了一套能量回路。

  “好强,绝世吗?”轩辕南星全神戒备,拓跋宏此刻展现出来的威能,似乎只有从祭皇尸身上看到过,某种极致毁灭力量正在扩散,悄无声息,却足够骇人。

  以葛老为首的那些老星判感受到异种能量波动,急忙合力cāo控隐龙要塞,让要塞向某个方向运转,同时打开大殿穹顶,将拓跋宏与轩辕南星“挪”到外面,这种层次的战斗已劝说不得。

  动了,拓跋宏突然动了。

  轩辕南星神情一怔,耳边响起炸雷般咆哮:“魔神回路,呼唤远古臣民,刹那即永恒,镇杀。”